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几天里,季子强回避着周敏,看见周敏,季子强就有了犯罪的冲动,但季子强还知道,自己是不能和周敏发生任何事情的,自己也不是过去的那个随随便便的人,在目前复杂的北江市政治生态下,没有一点的自控能力,那是很危险的。

    而且自己还有江可蕊,还有叶眉?

    季子强就考虑着用一个什么方式来应对周敏,既不让她想入非非,又要让她知难而退。

    这样到了吃完晚饭之后,季子强就对正在收拾厨房的江可蕊说:“可蕊啊,我准备出去转转,你去吗?”

    江可蕊看看外面还没有头退尽的残阳,说:“算了吧?外面那么热的。”

    这倒也是,最近的天气很热了。

    季子强却还是要叫上江可蕊的,他就过去很是殷勤的帮着洗碗,拖地什么的,江可蕊摇摇头说:“季子强同志啊,你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说什么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啊,还不是想多陪你一下。”

    “真的?”

    “真的,这是我的心声。”季子强信誓旦旦的说。

    江可蕊就笑了,说:“好吧,好吧,我收拾一下,就陪你出去看夕阳。”

    季子强眼中也是露出了一种纯情和浪漫的眼神,似乎很向往一样。

    但是不是这样呢,后来江可蕊才知道,压根就不是如此,两人出了小区之后,没走多远,季子强就提出要去政府招待所看望一个基层的干部,江可蕊就觉得奇怪的很,过去季子强这样的工作一般是不带自己去的。

    到了之后,江可蕊发现这个周敏原来是这样的一个美女,而且,作为经过这青春年少,情窦初开的江可蕊,很快就从周敏的眼神中看出了她那懵懵懂懂的心思。

    江可蕊也一下明白了,自己不过是季子强找来演戏的一个托而已,不过江可蕊的心中还是很欢喜的,至少她看到了老公的一种态度。

    于是江可蕊就一下开始表现出了一种贤妻良母的姿态,当着周敏的面,对季子强是百般的呵护,关爱,季子强也很快的投入了進来,两人配合的恰如其分,直到季子强和江可蕊从周敏的眼中看到了那种失意的落寞,两人才亲亲热热的挽着手离开了周敏的房间。

    回去的路上,江可蕊一下松开了刚才一直挽着的季子强的胳膊,严肃的问:“你和她有没有什么问题?”

    季子强忙说:“有问题还带你过来啊?这就是我想你表白我的心迹。”

    “哼,你给我小心一点,不要让我发现你什么问题。”

    季子强嘿嘿的笑着说:“那是不是只要没发现我,今天晚上就可以那个啥一下。”

    “你讨厌啊,”江可蕊一把拧住了季子强的胳膊,季子强疼得歪起了嘴,光吸凉气了。

    季子强突然想起了那个颜教授的女儿,季子强问:“对了,那个颜菲菲的工作解决了吗?”

    “早都解决了,等你现在才想起,黄花菜都凉了。”

    “你知道,我最近太忙啊,对了,我看你最近饭量也下降了,你也多保重身体,不要像我这样老想着工作。”季子强说道这里,挽留挽江可蕊的腰,满脸都是爱惜之意。

    “你也一样啊,”江可蕊了一口气,“唉,我知道你担心我,也知道你关心我,在乎我,好了,你放心吧,我以后多休息一下,少加班。”

    “我心疼你,觉着对不起你,我一点家里的事情都帮不上你”,季子强毫不掩饰地说出心里此刻的感受,“可蕊,要不,请个保姆吧?”

    “不要!”江可蕊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们不要请保姆,现在小雨上幼儿园了,我自己能行的,而且,我不想有个陌生人在我们的空间里,这是只属于我们的空间呢。”

    季子强说:“那,你一定要听话,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的,不要有一点点的不好,好吗?”

    “嗯!”江可蕊答应着,“我答应你,一定好好听话,一定做你听话的好宝贝,不让你担心,不让你着急。”

    这情景,是如此温暖,如此动人,如此让季子强挥之不去,他深深被江可蕊吸引了,心里产生出如此多的情愫。也许,这就是爱情和亲情吧。如果不爱,做任何事,都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产生不了心底的波澜而如果爱,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足以拨动心底深处那根最軟最牵动心扉的弦。

    季子强久久地沉浸在这种温暖和疼爱之中,忽然觉得,这种感觉,真好!

    季子强从来都不缺女人,可是,却从来就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这个晚上,季子强和江可蕊很晚都没有睡觉,他们突然像是有说不完的话要倾述,江可蕊讲她的过去,讲那些很久远的事情,讲那些过去一直没有给季子强说过的东西,有时候,江可蕊会感情喷发,泪眼婆娑。

    季子强心里忽然就一軟,静静地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轻轻地拍了拍,江可蕊也就无声地顺势偎到季子强怀里来,双臂环绕了过来,搂住了季子强,她把脸放在他的胸前。

    季子强低下头,看她。她微闭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在微暗的灯影里依稀可见。

    季子强亲了亲她的额头,说道:“谢谢你。”

    是的,季子强似乎只能对她说这三个字,除此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

    她点点头:“嗯。”脸上现出满足的样子。

    她更紧地搂住了季子强,将脸抬起来,开始吻着他的脖子。

    她说:“给我吧,今晚,好好地给我一次。”

    季子强笑了笑,用嘴唇覆盖了她的嘴唇。

    当肌肤相亲时,季子强的心里是一份颤栗,这种颤栗,与他与其他的任何一个女子在一起时的颤栗是不同的,包括与叶眉在一起,也不曾有过这种颤栗,和别的女子,那是因为性的冲动而与江可蕊,当他们赤身相拥,除了性之外,更多的,是心里的那份亲近和释然,拥着江可蕊在怀里,季子强的心情是如此的温暖和坦然,如同一只流浪的猫,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安静的窝,又如同一个流浪的孩子,终于有人可以给我一个温暖安全的“家”了。

    季子强把脸贴在莲儿乌黑潮湿的长发上,闭上眼睛,感受那一份当所有的紧张、压力、困惑、焦愁都离自己远去的放松和安定。

    江可蕊也轻轻地拥着季子强,过了一会儿,季子强故意在江可蕊的耳边打起了呼噜。

    “讨厌啦你!”江可蕊用手在季子强的后背上轻轻地打了一下。季子强笑着亲她的耳垂。

    江可蕊躲着笑道:“痒痒呢。”

    季子强说:“原来你也有怕我的时候啊?”

    江可蕊却说:“谁说我怕你了啊?我可以反抗你啊,可以让你怕我呢!”

    季子强知道江可蕊所说的是什么,就说说:“不准咬我。”

    江可蕊笑道:“你说不准就不准啦。”话还没落音呢,她便一口咬住了季子强的胸口。

    季子强忍着,偏不叫疼。

    江可蕊抬起头看着季子强,问:“咦,奇怪了呢,你怎么不叫疼了呢?”

    季子强没说话,他看着江可蕊如花的红唇,看着她因为说话而露出的洁白的牙齿,他低下头,吻住了那小嘴儿。温润香甜。

    浪漫在延续着,只能说,整个的过程,轻柔而美妙,爱的气息弥漫着,轻漾着,营造着一种如烟如雾的情境,应该说,更多的时候,他们是在享受,而不是在做,他们已不是为了解决身体和生理的**,而是在作一种情感上的交流,

    当那最快乐的时刻来临时,江可蕊却一动也不动了,她只是紧紧地搂住季子强。他抱着她的光滑的身子,亲着她的脸颊,用一只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

    过了一会儿,那股劲儿过去了之后,江可蕊哧地一声在季子强的怀里笑了,她说:“你哄孩子呢,再过会儿我就被你拍睡着了哦。”

    季子强说:“没错啊,你就是我的孩子,是我最最疼爱的孩子。”

    江可蕊说:“你一定很困了吧,都快12点了哦。”

    季子强打了个哈欠:“是啊,这两天忙死了,今晚要好好地睡上一觉。”他躺倒床上,全身放松,江可蕊拉过一张毯子,躺在季子强身边来,钻到他怀里来。季子强搂住她,掖好毛巾被,关灯,睡觉。

    可是,当灯光一灭,黑暗来临,季子强却又一下子异常清醒起来,在那黑暗里大睁着两只眼睛,毫无睡意了。

    江可蕊就问他:“咋啦,不是困了吗?怎么不睡?”

    季子强叹了口气:“睡不着。”

    江可蕊就说:“我总觉得你心里有什么事儿,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呢。”

    季子强翻了个身,面朝向她,搂着她,他犹豫了一会儿,不知该不该对江可蕊谈自己工作中的很多事情,因为多年的“政治斗争”经验,使季子强早已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习惯,尤其是,很多事能不对女人说就尽量不对女人说这一条“铁律”,季子强也是一直遵守着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