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你是不是值得我为你奉献。”女孩带着嘲弄的语调说。

    “你很骄傲,但你恐怕忘记了你的身份。”杨喻义有点不舒服的说。

    “忘记身份,哈哈,若是在古代,也记不清应该是东周列国还是春秋战国时代,我这样的女人一定是那种烽火戏诸候狐狸精级的吧,可是我天生命贱,多少有权有势挥金如土的官老爷公子哥想养我呢,可我就是不干,我不想做笼中鸟,那多没趣呀,不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还要本小姐喜欢,愿意,要是我看不上,就算你是给我美金英磅钻石,我也爱干不干,什么叫自由?这就叫自由,懂吗?”

    杨喻义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他有点瞠目结舌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了,看来这个女孩对杨喻义还是有点兴趣的,她慢慢的贴近了杨喻义。

    可是杨喻义今天实在是没有一点的想法,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一点动静,看来自己真的太焦虑,太困惑了,也有点力不从心。

    杨喻义最后还是离开了,他不能在这里做,他更不想让这个女孩待会嘲笑自己的无能,他摆出了最为矜持的态度对女孩说:“我也很挑剔,不管是唐朝的杨贵妃,还是三国的貂蝉,总之,要我喜欢才行,你并不适合我的胃口,你很瘦。”

    杨喻义这很是违心的话彻底的击碎了那个女孩的骄傲和自尊(如果她有自尊的话),她几乎是用愤怒的眼神在看着杨喻义,但杨喻义却感到心头一下舒服,敞亮了许多,这几天来心中的压抑和焦虑也似乎减轻了。

    在回去来的路上,杨喻义有了一种战胜自己,内心变得强大的感觉了。

    第二天的干部大会在市委大会议室召开,几百个干部整整齐齐的坐在了下面,今天季子强主讲,这个讲话,颠覆了以前的传统,季子强没有总结工作,没有说出什么客气话,一是提出了实实在在的工作要求,二是关于峰峡委書記莫树春停职的决定。

    这个震动是显而易见的,下面开会的人,谁都知道莫树春是屈副書記的铁杆支持者,季子强居然说拿下就拿下了。对于这种停职的干部,大家心里是很清楚的,几乎没有复出的机会了,谁都知道,停职之后,等待的就是审计,调查等等,这年月,谁没有问题啊,就怕有人查,一查肯定完蛋。

    季子强的目的也是借着峰峡县的这次事情给所有人一个警示,他要让这些人都明白一个道理,不管你后台多么强硬,只要你不合格,自己一定会把你拿下。

    这一次的会议,让不少干部心理也都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今天的北江市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北江市了,季子强也不是叶眉,他会用更为大胆和强悍的手法来对北江市進行管理。

    而且季子强在这个会上,也是做了一点点的暗示,暗示了下一步可能会对北江市干部做出一个适当的调整,幅度不会太大,但有的人必须要动。

    这更让下面几百名干部心中紧张起来,他们都开始反省自己,掂量着自己是不是会在接下来的调整落马下课。

    在这个会议之中,显然的杨喻义变得低调了许多,他没有在对季子强展开挑衅,因为他看到季子强,就想起季子强对他发出的那若隐若现的威胁,是的,自己要咬紧牙,度过这个难关,直到除去徐海贵。

    在会后,季子强的办公室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就是峰峡县的县长白高飞,他从莫树春,莫军和自己的儿子白刚被停职之后,心里一直都在惶恐中,他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那天舞厅之中自己的包间离的远,没有在莫军他们旁边,不然说不上自己也过去看看,自己过去恐怕和莫書記过去的情况大抵相同。

    但自己的儿子却在其中,这一点是白高飞最为气恼的,最近网上正在流行坑爹的儿女,莫書記就是很现实的一个,自己会不会步他的后尘呢?要说起来,自己的儿子也太不争气了,这万一查出一堆问题了,自己真的很难置身事外。

    好的一点,后来有一个通知说让他暂时代理峰峡县的書記一职,这让白高飞多了一点希望,现在他不求真的当上县委書記,只求自己儿子的事情不要拖累到自己,那就算是万幸了,但能不能像自己想的这样,现在还不好说啊。

    所以他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从外表看,这个峰峡县的白县长也算的上器宇轩昂,没有电影中那些反面人物的猥琐和难看,到有几份领导的模样,笔挺的西服一尘不染,铮亮的皮鞋咯咯作响,在看到季子强的时候,他也没有其他那些下级那样露出一脸奴才相。

    季子强对这个县长还是比较熟悉的,北江市就这么几个区县,县长都算的上是一方诸侯了,季子强肯定熟悉,但这样的熟悉又只是工作上的熟悉,对白县长的生活和另一面,季子强就不得而知了,假如时间长点,季子强肯定能清楚,问题是季子强来北江很短暂,而这半年来季子强基本都是攻的北江市市区的几个大活,下面就去的少。

    实际上这个白县长从来都不是个什么好鸟,现在倒不是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但他儿子白刚变成一个峰峡县的花花公子,这和他真的是很有关系,他自己就是一个风流中人,县政府和下属部门长相好一点的女人,他一直也都在捕获和觊觎着,在经济方面也是有很多问题,这其实也是难怪的,风流总是需要金钱和权利做后盾。

    没有钱,谈什么风流,那是扯淡。所以不要老说当官的,还有那些老板们色心重,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们有钱,等那些一直都算是好男人的人有了钱之后,结果是一样的。

    季子强心里对这个白县长已经是有了一点反感的,主要也就是得知白刚是他的儿子之后,这个反感才尤为明显,但季子强还是很客气的招呼了一声,在这个问题上,季子强有自己的理性,他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反感就把峰峡县弄乱,就算这个白县长真有问题,收拾他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白县长,坐吧。”

    白县长就先过来给季子强发上了一支烟,还帮季子强点上,然后用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说:“季書記,我来是给你承认错误的。”

    “奥,白县长你有什么错误啊。”季子强不紧不慢的说。

    “季書記,我在对家属的管理和教育上是存在问题的,这次接到通知之后,我立即就停止了我儿子的工作,对她也進行了深刻的批评,但现在晚了啊,不过我会坚决的贯彻市委的决议,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绝不姑息养奸。”

    季子强点点头说:“好,有你这样的一个态度就好,我们的目的不是说处理哪一个人,关键要教育所有的干部,要让他们明白,国家和人民给与的权利不是让他们用来作威作福的。”

    白县长连连的点头,说:“是,是,回去之后我马上就按照今天的会议精神召开一个全县干部会议,传达市里的意见,做到防患于未然。”

    “好,希望你们峰峡县的干部作风能有一个改观,从现在起,我会一直关注你们峰峡县的。”季子强很认真的说。

    白县长嘴里连连的答应着,但心中却更是没有了底,季子强的表情根本都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像潭水一样深蔽,摸不准,猜不出。

    他这次来是带了一张银行卡的,上面有几十万元钱,就在刚才他快要走到季子强办公室的时候,他还在心里默默的鼓励自己,一定要把钱送给季子强,但此时此刻在面对季子强的时候,他胆怯了,季子强表现出来的神情和过去他所接触过的所有领导都不一样,所以白县长不敢造次,临走,他也没有敢于把那张卡拿出来。

    峰峡县的事情季子强都安排好了,接下来田書記会带人对莫树春等人调查,现在季子强很头疼周敏的事情,这个女孩子完全变了,整天笑嘻嘻的,住在政府宾馆不走了,吃饭住宿都不要钱,峰峡县的领导根本不敢说话,召开干部大会之后,县长和公安局长还专门来看望了周敏,态度可好了。

    而周敏的真实想法,就是想陪着季子强,短短几天的接触,周敏发现,自己依恋上季子强了,每天看不见季子强,就不舒服,周敏也知道,季子强是有家室的人,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可是,周敏不求和季子强在一起生活,只要能够陪着季子强一些时间,她就满足了,周敏很害怕自己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认为,自己不是三岁小孩了。不过,周敏的心情很好,如今,她已经不是那个忧郁的女孩子了,已经成为了白天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