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且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季子强猜出了自己和徐海贵有着不可分割的利益交往,就像当初他离间了纪悦,让自己白白的丢掉了百分之30的股权一样啊。

    杨喻义的后悔是沉重的,但除了后悔,杨喻义还有另一个担忧,季子强能猜出这一切,他就有办法对症下药的对自己随时展开攻势,在徐海贵的事情没有解决之前,自己的头顶永远都有一柄锋利的钢刀在悬着,这把刀只要落下来,自己定然是身首异处。不行!这怎么能行呢?自己要阻止这把钢刀的落下。

    杨喻义很快的就把思路转到了这个环节了,要想让自己摆脱危机,只有除掉徐海贵,等待是救不了自己的命,只有徐海贵死了,自己才能彻底解脱,虽然这样依然是一个危险的举动,但总比坐以待毙要强得多。

    想到这里,杨喻义再不敢犹豫了,他第二次拿起了电话,给那个上次帮自己的缉毒大队的副队长黄成德挂了过去:“成德,我杨啊,今天忙吗?”

    “杨市长好啊,今天不忙,市长有什么吩咐?”黄成德最近都是躲着杨喻义的,上次的事情没有办好,让他很里很是紧张了几天,好在杨喻义没有怪他,今天杨喻义来电话,他还是心里很不安的,不知道杨喻义会不会骂自己。

    “成德,要是今天不忙,晚上找个地方见见面把?不,不,不喝酒了,我们就晚上见见。”

    “那要不晚上我到市长家里去一趟?”黄成德很是小心的问。

    杨喻义摇着头,这个关键的时刻是绝不能让黄成德到自己家里去了,办公室也不能让他来。。。。。。杨喻义想了好一会,说:“还是在外面找个地方吧。”

    黄成德也不敢多问了,忙说:“行,行,晚上我来安排,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很安全,也没有监控什么的。”

    看来黄成德是猜对了杨喻义的心思,杨喻义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了,他再也不能让自己有一点差错,特别是和黄成德这样的见面,更是不能留下一点线索来,万一将来黄成德在徐海贵这个件事情上出了乱子,自己要置身事外啊。

    杨喻义就连续的“嗯,嗯,嗯。”最后又强调:“晚上不要带人,就我们两个。”

    等那面黄成德答应了,杨喻义这才挂上电话。

    夜色来临了,杨喻义在家里吃完了饭,提上了一个很大的包,离开了房间,老婆是很有点舍不得的,因为她知道,那里面装了整整的一百万元人民币啊,一百万啊,想一想就心疼,到不是说家里缺了这钱会怎么样,问题在于那可是到手的鸭子,这样的飞了,多可惜。

    但杨喻义是不这样想的,要是这一百万能解决掉自己心头大患,那还是很划算的,所以他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提着一百万,倒像是里面装着几件衣服而已,他上了车,离开了家属院。

    外面的夜色更浓郁了,过去杨喻义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夜色的。

    一路而去,杨喻义发现别人都很快乐,唯独自己在忧愁心焦,在这座人满为患的城市,快乐似乎随处可寻,或者这句话要这样说,在这个不缺少快乐的城市,快乐随处被大批大批的制造和批发零售着。

    他的车走了很长的时间,这里应该已经是城郊的城乡接合地了,不过对杨喻义来说,这个城市他太熟悉了,熟悉的可以闭上眼睛找到任何的地方,从小的时候,他就每天在外面瞎跑,后来他又成了这个城市的管理者,这里的每一点变化他都熟悉。

    所以他很快找到了黄成德说的那个地方,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楼房,好像是一个因为资金没有到位而停放了几年的烂尾楼吧,从外面看,这个楼里黑乎乎的,只有当车都到了跟前,才发现在搂的侧面有一个向地下延伸的斜坡里面有灯光。

    杨喻义就把车开到了斜坡里面,原来这里是最早大楼设计的地下停车场,到了里面,杨喻义就看到了黄成德,他正在地下室东张西望,当见到杨喻义的车的时候,他才笑着快步跑过来,这个时候的黄成德,一点都没有了那次在茶楼对付徐海贵的那个凶恶的样子了,他笑的很乖,就像是一直哈巴狗。

    杨喻义皱了皱眉头,关上了车灯,但毫无疑问的说,这里很安静,也没有其他地方无孔不入的监控探头。

    “市长来了,请请。”

    “请?还往什么地方请?”

    黄成德就嘿嘿的一笑,说:“请市长跟这我走。”

    杨喻义对黄成德到时绝不会有怀疑和戒心的,他就摇下头,拿上了那个皮箱。

    黄成德一看,哪能让市长提东西呢?就赶忙伸手过来,杨喻义稍微的迟疑了一下,便把箱递给了黄成德,自己跟在后面走了。

    从这里有很多拐弯的路,但黄成德像是很熟悉,一手打开手机,照着路,一面带着杨喻义转悠了几圈,一下停在了一个很小的门前,敲了几下门,就听里面有了动静,们一下开了,这时候杨喻义突然的受到了惊吓,这里面和外面截然不同,整个里面充满了喧嚣的电子舞曲,还有闪动的激光灯,那些喧闹的人群,象在烤箱中膨化的面包般的**。

    开门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他只是看了黄成德一眼,就让开了路,黄成德并不往最里面那人群的地方去,他们从旁边一个楼梯下去,杨喻义想,原来这里还有一层啊。

    到了下面,就安静了许多,走道有壁灯,装修却也很是高档,地上都是实木地板,黄成德把杨喻义带到了一个门口,推门進去,一个很豪华的包间就出现在了杨喻义的面前。

    杨喻义真的有些惊讶,这外面看上去如此破败的大楼,怎么下面还有这样华贵的包间:“这是怎么回事?”杨喻义也是有好奇的。

    黄成德一笑,说:“这里是建筑商的一个朋友开的,已经一年多了,但知道的人很少,基本都是圈子里的人,所以从安全的角度来说,这是最好的。”

    “这样啊。”杨喻义一面打量着四周,一面说。

    不过不得不说,包间真的很不错,整个墙壁都是用木质的材料全部包裹,地面也是实木的,在包间的最里面有一张床。

    “你可真会找地方。”

    “嘿嘿,这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弟弟曾经被抓过几次,都是我帮着捞出来的,所以我偶尔的来一两次,他也不收钱。”

    杨喻义心里想,只怕他不是偶尔的来一两次吧,但今天杨喻义不准备批评这个黄成德:“好吧,我们先不说这里了,你知道你手里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黄成德摇摇头,说:“什么?”

    “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黄成德疑惑的看看杨喻义,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箱子,但就是那打开的一霎那,黄成德一下张大了嘴,差点没有喊出声来:“这。。。。。这么多的钱?”

    杨喻义不动神色的说:“是啊,是很多,整整一百万,都是给你的。”

    “给我的?但是,但是杨市长,上次的事情我并没有办成。。。。。”黄成德说道这里,咽了一口唾沫,这钱可真多啊,他内心说。

    “没办成不要紧,现在徐海贵不是还没有被抓住吗?这就算是提前给你的奖励吧。”杨喻义淡淡的说。

    黄成德早就有点心不在焉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怎么多的现金就放在自己的面前,面对这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谁都会心动的,何况这黄成德还是一个很贪婪的人。

    “市长的意思是说,这事情还要继续做下去?”

    “当然了,我不管你们用多长时间,但就是一条,不能让他被其他人抓住。”

    黄成德咬咬牙,眼中露出了一股很劲,说:“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从明天起,我带几个人,就算是翻遍北江市也要找到,另外,我还有铁哥们在刑侦队,他们有什么消息,我也能知道,就算真的我们被他们抢了先手,哪怕就是徐海贵進去了,我也能让他说不出话来。”

    杨喻义露出了微笑,他就是要的这个效果,看来黄成德很理解自己的想法,这也是自己想过的不得已的办法,真要是黄成德没有得手,那就只能在里面动手了,但那样的风险会更大。

    杨喻义该说的花叶都说了,就不想在这个地方继续待下去了,站起来准备走,却被黄成德挽留起来,说:“市长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杨喻义吻:“还有什么事情?”

    黄成德一笑,说:“请市长品尝一下这里的特色。”

    说完,黄成德也不等杨喻义说话,就合上了那箱子,把箱子放進来身边一个柜子,然后转身出去了。

    杨喻义还在莫名其妙的时候,却见门推开了,从外面走進一个很漂亮的女孩。

    要说杨喻义还是见过一些美女的,但这张扬如此地步的女孩杨喻义还真的没有见过,和他接触过的女人,都是知道他的身份的,所以在他面前无疑列外的都是温驯和乖巧,但这个女孩一点都不会是那样,她肆无忌惮的围绕着杨喻义转了好几圈,像是看着一个待宰的羔羊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