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内心里已经对杨喻义充满了蔑视了,在人事权上,季子强绝不会迁就和忍让杨喻义,他觉得自己要像痛打落水狗一样让杨喻义受到打击,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底线,不给他一点点机会干预自己对干部的管理,这样才能在以后干部调整中少一些障碍。

    季子强眼光冷凝起来,他采用了一种过去他从来都不愿意采用的方式,说:“好,我知道了,既然有了分歧,那我们也必须正视,下面我来表态,这个决定,是我安排的,我当然是赞同的,我是書記,负责市委的全面工作,当然,我也要遵循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下面请龚部长和田書記,还有舜华同志表态,不需要说理由了,喻义同志已经带头,大家直接发表意见。”

    组织部长龚自正:“我同意。”

    纪检委書記田展照“我也同意。”

    屈舜华一下就很为难了,在他的设想中,季子强已经是摆事实,讲道理,让大家讨论和发表看法,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还是可以见机行事,从侧面来支持杨喻义的观点,最后达到保护莫树春的目的。

    但现在的状况却绝不是如此,季子强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的就進入了表决程序,这牌出的也太乱,出人意料之外啊。

    屈舜华现在就進入了两难的境地,支持杨喻义的话,就摆明了和季子强对着干,这是屈副書記这几个月来一直力图避免的,他总觉得现在的时机还不够成熟,现在季子强正在势如破竹的气势中,谁都难以阻挡季子强的脚步,现在和季子强明刀明枪的干,绝无胜算。

    但自己就算勉强附合了季子强的想法,这会让杨喻义怎么看,今天的事情本来是自己求着杨喻义帮忙的,自己在临阵倒戈,以后在想和杨喻义联手,彼此心中也都有了隔阂。

    所以屈副書記有点迟疑,他在沉吟着。

    季子强眼光一闪,对屈副書記的心情,季子强当然是很清楚的,这也是他今天为什么突然采用这个方式的一个想法,他就是要让屈副書記从幕后走到前台来,以自己现在对北江市的控制力度,足以面对任何的挑战。

    屈副書記还在迟疑,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喻义也感受到了屈副書記的为难,杨喻义心中想,屈副書記表态支持自己的话,其实对这个决定也没有太多的效果了,因为一但季子强启动投票程序,不管是書記会议,还是常委会议,自己都占不到多少便宜的,算了,这事情自己也努力了,也算给屈副書記有个交代了,自己在拉他一把,好人做到底,送佛到西天。

    杨喻义就看着屈副書記,淡淡的说:“老屈,我知道,你也肯定会支持,但就算你们都支持,我还是要保留我的看法。”

    屈副書記心中对杨喻义充满了感激,他明白,杨喻义这是给他递话,杨喻义也体会到了他的处境了,这就好,想到这里,屈副書記也说了一句:“是啊,我肯定是同意季書記这个决定的。”

    季子强眉毛一条,这杨喻义真会做人,那好吧,今天就这样吧,季子强说:“好了,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这个决定通过了,喻义同志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不过我还要再次的强调一下,在以后日常的工作中,大家要各司其职,市委的主要职责,是把握发展方向,做出重大决策,政府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好具体的发展工作,大家有分工有协作,只要我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没有做不好的工作。北江市的领导核心,是常委会,常委会的核心,是書記办公会,所以说,我们在座的,担子很重,我是从基层上来的,历来希望班子能够团结,有战斗力,干部是最主要的,让我们共同努力,齐心协力。”

    季子强真有趁胜追击的气势,他**裸的宣示了自己的主权,让杨喻义和屈副書記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年轻人真是很疯狂,几乎从来都没有见过官场上有他这样的人,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都在玩笑里藏刀,都在耍袖中乾坤,独独这个季子强,可以很大气的把这些扔在一边,随心所欲的,高调的展示自己的雄心和目的。

    连龚部长和田書記都在暗自的惊讶,这个季子强真是霸气的厉害。

    季子强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散会后,喻义同志稍等一会,田書記你马上将决定整理好,待会开会有用,还有,安排办公室,通知各县市和北江市副县级以上领导干部,明天上午参加干部大会,具体的会务工作,你亲自落实安排一下。”

    这些人都点头答应这,离开了,杨喻义寒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他倒要看看,季子强又想玩什么花样。

    办公室只剩下了季子强和杨喻义,此刻,季子强恢复了微笑的面孔,说:“喻义同志啊,说起来我们两人平常都忙,交流的还是少啊。”

    杨喻义稳稳的说:“那是,特别是書記你,更是忙的紧啊。”

    季子强并不在意杨喻义口吻中的挖苦,一笑说:“是啊,是啊,我也不想忙,但北江市的事情太多了,你看看这大半年来,那一件事情不是让人费神的,现在总算好了,很多事情都理顺了。”

    “呵呵,这应该是季書記年轻有为啊,可是说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轻松过,这或许和岁数有关吧,季書記年轻,什么事情都想得开,也拿得起放得下,我就不行了。”

    季子强哈哈的大笑两声,说:“杨市长的意思是在说我年轻不懂事吗?”

    杨喻义淡淡的说:“这我可不敢,我不过是就事论事。”

    季子强却点点头,说:“要说起来,我是有的时候喜欢义气用事,但事情都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了,意气用事未必都是坏事,就说这次峰峡書記莫树春的事情吧,我觉得还是要义气用事才对,且不说他到底好还是坏,就说他儿子那么嚣张,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喻义闪动了一下眼神,好一会没有说话,他有点摸不透季子强今天留下自己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他还是想说峰峡書記莫树春的是吗?这似乎大可不必,刚才的决定已经出来了,再说就是啰嗦。

    杨喻义就用一种疑惑而疑问的眼神看了季子强一眼,说:“季書記,这个事情就不说了吧,既然已经决定了,我肯定也服从组织。”

    季子强却摇摇头,沉吟了一下,说:“好吧,那我就直接说主题,莫树春的处理只是一个引子,下一步我还要对北江市中层干部做一个调整,我希望这个调整能有你杨市长的支持。”

    杨喻义这才明白了季子强的真实意图,好小子,你这是来给我下战书的吧,可以想象的,下一步你会动的干部肯定大部分都是我的人,你怕我会给你设置障碍,提前来给我显示你的决心和意志,但季子强啊季子强,你看错人了,不要只是认为你年轻就什么都敢干,我也是一样的,我也一样有决心让你的干部调整最后弄不下去。

    杨喻义就笑了笑,心中的不以为然从这笑容中也流露了出来。

    季子强一直在观察着杨喻义的神情,不错,和杨喻义想的一样的,季子强是准备对北江市做出一些调整来,而且也可以毫不掩饰的说,调整对象大部分都是杨喻义的人,这不是季子强想要排挤和倾轧杨喻义的势力,主要是季子强本来在北江市就没有什么嫡系,而那些表现不好的干部又大多是杨喻义的人,这就会出现这样的一个局面。

    杨喻义真的感到有点好笑,这季子强有时候怎么就如此的天真,就这样吓唬一下我,我就能好好的额配合你的干部调整,你异想天开吧,我好歹也是洞庭湖的麻雀了,见过一些大风大浪,不至于如此不济吧。

    杨喻义就不想和季子强浪费时间了,说:“季書記,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到会议室去了,这常委会马上也到点召开了。”

    季子强微微的摇下头,说:“不急,喻义同志你还没有谈谈你对下一步干部调整的看法呢。”

    杨喻义轻描淡写的说:“我能有什么看法,刚才季書記也说了我们彼此的分工,这人事调整从来都是書記的专利吗,哈哈,我一定配合。”

    话是如此的说,但到时候杨喻义字有字的办法来对付和干扰季子强的干部调整的,凭自己在北江市这些年的经营,会有很多干部追随自己给季子强设置障碍的。

    “这话是你自己说的,一定配合。”季子强追问了一句。

    “当然了,我怎么会不配合呢,是不是,季書記。”杨喻义反问一句。

    季子强很凝重的点点头,说:“好,要是这样的话,我在一些事情上也是可以配合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