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迅速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把万能钥匙,然后将它塞入钥匙孔内,但没有转动它。

    他又听了几秒钟,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扭动了钥匙,毫不费力地打开了房门,

    他脱下黑色皮手套,换上一副更轻便灵巧的塑料手套,这种手套的指尖和掌心都另加了一层軟垫料。不留任何痕迹才是他的风格。王健光深吸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他很快溜進偌大的门厅中,然后重新关上门。

    一步步的,他走進了这个别墅的里面,看到了一个像是沙发的东西,他摸黑过去,不错,是沙发,刀疤就坐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让自己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和黑暗,也渐渐的看清楚了房间里的一些,这个时候,刀疤才展开自己的行动。

    他已经听徐海贵等人给他介绍过,婉儿的卧室在楼上,他爬上了楼梯。。。。。。可是,很遗憾,最后他什么都没有找到,别墅里,根本都没有了婉儿,刀疤突然的有一种被人调戏的感觉,自己刚才的那些准备和小心翼翼,现在看起来很有点滑稽的味道,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刀疤也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杨喻义已经有了防备,这对刀疤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预兆,他觉得,老大徐海贵这次算是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对手了。。。。。

    季子强睡的很晚,但一大早还是起来了,却不见身边的江可蕊,季子强很是奇怪,江可蕊今天还比自己起来的早了,他穿好了,洗漱一下,刚到外面客厅,就见江可蕊正在收拾着早餐。

    “不好意思啊,今天江台长亲自弄早餐了。”季子强开着玩笑的走了过去。

    江可蕊莞尔一笑说:“少假惺惺的,我又不是第一次给你做早餐。”

    季子强就过去从后面搂住了江可蕊的腰身,江可蕊叫了起来。

    “赶快收拾好你的破玩意,马上老妈他们就出来了,你不害臊啊。”江可蕊挣扎着,却就是摆脱不掉季子强。

    季子强嘿嘿的笑着,说:“我可是有红本本的,是正常驾驶。”

    江可蕊对这样的赖皮也是无可奈何的,就任凭他抱着。

    说着话,就听那面响起声音,季子强这一下就有点紧张,赶忙松手,脸转过去装着帮忙收拾厨具上的东西。

    身后就响起了老妈的声音:“哎呦,怎么是你们两人到厨房啊,可蕊啊,快别弄了,子强,你也出来啊,我来,我来。”

    江可蕊甜甜的笑着说:“妈,你坐你的,我这都弄好了,子强,端出去吧,可以吃了。”

    季子强嘴里就连连的答应着:“好好,马上啊。”

    江可蕊却不见季子强动,而且他在哪里那个盘子在手里晃悠着,根本现在就不用盘子,江可蕊就准备再喊一声季子强,却见他有点忸怩的样子,恍然大悟了,一下忍不住嘻嘻的笑了起来,知道他某个部位还没恢复。

    恨的季子强牙痒痒的,但也不好说什么。

    到时老妈很有点奇怪的问:“可蕊,你笑什么?”

    江可蕊就说:“我笑有的人呢。”

    “笑谁?”

    “老妈啊,我们先吃饭吧。”说这话,江可蕊就把老妈扶着出了厨房,回转身来,看看季子强尴尬的样子,又是一阵的好笑。

    只有老妈还是没弄懂她笑什么,好一会季子强才灰溜溜的从厨房走了出来。

    吃完了早餐,季子强就搭上了江可蕊的小车,到了市委,两人说笑几句,到了别,季子强下车進入市委,到办公室以后,很快,屈副書記和田書記等人就進来了,

    屈副書記的脸色不是太好,昨天晚上他回去之后又和峰峡县的書記莫树春通了电话,屈副書記在电话里骂着莫树春,说他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至于峰峡县白县长来了好几个电话,屈副書記都懒得接,

    骂是骂过了,但屈副書記心里还是明白,自己要想办法阻止这件事情发生,他和莫树春商议了好久,这件事情,还是要通过常委会的,到时候,在常委会上面来想办法,季子强总不能硬来吧,这样做,影响不好,想到这里,今天一早,屈副書記又给杨喻义去了个电话,希望他给自己援手一次。

    杨喻义最近也是真的感到憋屈,他过去是很瞧不起季子强的,认为叶眉当書記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害怕过,你季子强不过是叶眉过去的一个秘书,能有多大的能耐,那成想到啊,这季子强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两人多次的交锋下来,杨喻义已经感到了力不从心。

    他收起了自己一直以来的骄横,觉得单单凭借自己已经很难对付季子强了,只有广结联盟,特别是屈副書記这样的具有一定实力的人,更是要联合,现在屈副書記有难处,找到了自己的名下,杨喻义就答应帮他顶一顶,也算是加强联盟的一个契机吧。

    所以早上两人在电话里商议了一阵子,安排了常委会的事情,包括很多的细节。

    今天是季子强让通知召开的一个書記工作会,他想先在下面和几个领导沟通一下,这样才能在常委会上顺利一点,所以也就没有要求在会议室召开。

    这时候,就听到了门外想起杨喻义的声音:“龚部长,这么急着召开書記办公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我怎么不知道?这开的什么会?”

    听见的人不禁缩了缩脖子,看样子,这杨喻义是有点不舒服,肯定是对今天的会议有抵触情绪了,很快的,季子强见杨喻义正和组织部的龚部长一起走了進来。

    早上来开会,杨喻义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不说他今天要帮屈副書記,就是不帮谁,但见到季子强他也是很不舒服,所以指桑骂槐,暗地里谴责季子强,开会不提前通报情况,殊不知,季子强根本不买账,淡淡的看他了一眼,说:“来了,什么会你马上就知道了。”

    杨喻义也就不好发作,这口气暂且咽下,心想,待会常委会的时候,有你好看的。

    書記办公会参见的人不多,一般来说,書記办公会决定的事情,進入常委会以后,大都是通过的,所以说,一个地方的主要权力,还是在書記办公会,随着国家体制的改革,常委的人数受到了限制,省市县的副書記职数越来越少,所以,書記办公会的权力也是越来越集中。

    等大家都坐定之后,季子强就说:“各位领导啊,今天的書記办公会,研究一件事情,涉及到了干部的事情,请田展照同志通报相关情况。”

    纪检委書記田展照按照事先的安排,通报了峰峡县县委書記莫树春停职的相关事宜,在这个过程中,市委副書記屈舜华面无表情,不停吸烟,杨喻义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在认真的听取田書記的汇报。

    但是,等田書記刚刚说完,别人还没有头来得及说话的时候,杨喻义就抢先说话了:

    “季書記,我有些不同意见,主要是季書記来北江市的时间还不长,对北江市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莫树春同志是峰峡县县委書記,工作有能力,也没有什么大的错误,就是喝酒之后对季書記有点不尊敬而已,单单凭这样的事情,市委决定暂停他的职务,是不是有些欠妥当,老屈啊,你是主管干部工作的,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屈副書記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

    其实杨喻义也看清了今天的这个局面,他知道屈副書記和莫树春的关系深厚,在这个场面上很多话是不好说了,自己既然要做人情,那就做够,做的踏踏实实的,反正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也是无法调和,得罪不得罪季子强,都是一样的。

    而季子强在听到了杨喻义的讲话后,暗暗冷笑,杨喻义不简单,上来就要转移矛盾,拉支持票,屈副書記肯定是不好表态的,田書記当然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但自己绝不能让杨喻义在这个问题上得逞。

    季子强立马冷声的说:“喻义同志,今天是召开書記办公会,你有什么意见,尽管说出来,至于其他同志有什么意见,你就不要过问了。”

    季子强毫不客气的话,令参加会议的人很是吃惊,没有想到,季子强不顾及情面,上来就是针锋相对。

    季子强的态度,表明了两件事情,一是季子强想要彻底改变北江市的情形,将权力集中到市委,不会在乎方方面面的压力,二是季子强有着非常强硬的态度很手段,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北江市的局面。

    季子强的话语出口,杨喻义的脸色变了,变得很难看,同时在杨喻义的心中,也是油然而生了一股子凄伤之情,真的变了,真的变了,在过去几年中,什么人敢如此的对自己呵斥顶撞,但现在这个季子强却这样做了,难道季子强真的以为北江市的大势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中了吗?我看未必,要知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杨喻义还没有倒下,既然你季子强如此不讲情面,我杨喻义也不想客气了。

    “季書記,我不同意这个决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