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上离开后,舞厅里面已经炸开了锅,大包间里面的小妹出来之后,立刻传播了特大新闻,原来,刚才的年青人,就是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季子强,刚才在包间里面,季子强当场免去了莫树春的县委書記职务,免去了莫军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的职务,小妹们不知道停职和免职之间的区别,反正从现在开始,莫树春在也不是峰峡县的县委書記了。

    一直以来,莫树春在峰峡县呼风唤雨,如今,遇见了强硬的领导,当场被免去了职务,这样的消息,在百姓的眼里,无疑是天大的喜讯,还有莫军和白刚,依仗着老爹的关系,不知糟蹋了多少女孩子,现在,也被撤职了,峰峡县的百姓感觉到,这个市委書記,好强硬。一时间,这件事情成为了峰峡县一段时间主要传播的事情。

    季子强出来之后,总算是没有被周敏牵着胳膊了,周敏的身体很軟,靠在季子强胳膊上的时候,季子强还是有些心动的,毕竟是正常的男人,不过,在那样的场合,季子强不能有丝毫不合适的表现,直到走在路上以后,季子强才感觉轻松一些了。心跳总算是恢复了正常,有了今天的遭遇,这个周敏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季子强本来有些责怪周敏,将他当做挡箭牌,如果今天自己是普通人,一番羞辱是免不了的。

    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小周打开车门,季子强坐了上去,准备离开了,小刘就上去收拾东西,

    令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周敏也上车了。

    季子强忙问:“小周,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晚上我们要赶回市里去。”

    “季書記,我不想在峰峡县了,我要跟着您到北江市去。”

    季子强很惊讶:“小周,这样不行,你是警察,还有自身的工作职责,你的岗位在峰峡县,再说了,你的家人还在等着你呢。”

    周敏索性低下头不说话了,季子强感觉到头都大了,这算什么事情,带着一个漂亮的女警察到北江市,而且,这个女警察的工作岗位,还在峰峡县,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同时,季子强知道,他到峰峡县的消息,可能已经传出去了,耽误的时间长了,峰峡县其他领导一定会找来的,这个时候,季子强不想见到峰峡县其他领导,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峰峡县班子的战斗力,对了,还有那个白县长,虽然没在舞厅见到她,但他的车在下面,那就是说,他肯定也在里面,还有他那个宝贝儿子,也不是个好东西,他敢于如此嚣张跋扈,和白县长定然是分不开了。

    不过季子强还是觉得自己要谨慎一点,毕竟,现在干部任用制度有所不同,像峰峡县这样的大县主要领导,自己也只能停他们的职,任免权在省委组织部。

    所以现在只能先这样,最后开会商议一个处理意见,还要过谢部长那一关。

    但眼前这个女警花该怎么办呢?季子强想了想,说:“小周,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要立刻离开峰峡县,你也知道,明天上午我要开会,你暂时先回家吧,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周敏还是不说话,也不下车,季子强总不能强行拉着周敏下车,这时候,小刘也上车了,看着这个美丽的警花和季子强坐在一起,小刘也感到好笑,但又不敢笑,

    季子强他们就僵持了一会,最后季子强略为思考之后,叹口气,冲着小周点点头,车就开动起来了,向着北江市而去。

    行驶了20分钟后,周敏开口说话了,说出来的话语,让季子强大为吃惊。

    原来,周敏是警校毕业的,当初,统一参加了北江市招收警察的考试,报考的职位,本来是北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内勤的岗位,考取之后,却因为是外地人,没有什么关系,被分配到了峰峡县公安局,峰峡县公安局也是人满为患,所以,直接被分配到了乡镇派出所,担任户籍民警。

    面对这样的结局,周敏自己也认了,可是,参加工作不久,周敏便不可避免出名了,因为参加全县歌咏比赛,漂亮活泼的周敏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很快被誉为峰峡县公安局的第一警花,一次公安局的宴会,莫军也在,就提起了周敏,县局的领导一个电话打来,指明周敏参加,自从那次接待之后,周敏便陷入了数不清的噩梦之中。

    当时,不善饮酒的周敏,被拉去喝酒,晕晕乎乎之间,周敏感觉自己進入了宾馆,此刻,一个电话救了周敏,对方好像是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来不及说什么,便离开了,周敏昏昏沉沉睡了好久,醒来的时候,才看清楚,这里是峰峡县宾馆的房间,自己衣裳不振,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不过,警校毕业的周敏,明白其中的奥妙,她怒气冲冲找到县局领导,准备告莫军,不过,残酷的现实令周敏很快绝望,莫军是公安局的刑侦队长,老爸又是县委書記,局领导告诉周敏,莫军看上她了,想和她谈朋友,这样的事情,怎么去告,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正常的谈朋友。

    周敏没有想到,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县局的同事和乡镇的同事都知道了她在和莫军谈朋友,理解的,认为周敏可怜,成为了莫军又一个被玩的女性,不理解的,认为周敏凭着自身的长相,想着一飞冲天,到头来还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处于这样的环境中,周敏非常痛苦,渐渐的,原来活泼开朗的他,变得沉默寡言,话语也少了,莫军好几次到下面去找她,周敏都找理由离开躲避了,甚至直接到北江市去散心了,只到几天前,莫军打来电话,说是参加华老板的婚礼,两人也商量谈婚论嫁的事情,莫军的语气有些阴森,明确说这次周敏如果没有答复,那么,就考虑考虑是不是适合在警察队伍里面了。

    周敏相信,莫军有这样的本事,在工作中间找岔子,再容易不过了,周敏曾经想过离开峰峡县,可是,她实在是舍不得警这个职业,她知道,如果这次不去赴约,可能真的会保不住警察这个职业了,犹豫中,县局的领导也亲自来了电话,说这是政治任务,要她一定参加。所以,周敏无奈来到了县城。

    季子强听的周敏的娓娓道来,也是心中感慨和激愤不已,这样的害群之马,自己是一定要拿下的。

    一行人回到北江市已经是晚上11点多钟了,季子强刚進市委,就看见了文秘书长和屈副書記,还有组织部的龚自正,纪检委的田展照等人,正候着自己,他们不认识周敏,季子强也没有介绍,吩咐小刘为周敏安排住宿的房间,其余人跟着季子强去了他的办公室。

    市委副書記屈舜华这几天也是暗自惊讶着,算好的季子强这次难逃一劫,却没想到,季子强就这样轻轻巧巧的躲过了麻烦,到头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不仅让杨喻义撞了一鼻子的灰,连自己都是感到很无趣,不过屈副書記还是感觉到自己真的很庆幸啊,没有直接出面,看来啊,这个世界真没有什么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他跟在季子强的身后上楼,更是切身的图回到季子强身上那种舍我其谁的气质已经展露出来,季子强稳健的步伐、坚毅的目光、肯定的语气,都对屈副書記是一个压力。

    進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没有多啰嗦,很直接的将自己在峰峡县看见的所有情况都说出来,特别强调了峰峡县目前的发展环境很不好,出现这样的情况,县委書記和县长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县委書記暂时停职,等待市委的最后决定,县委書記停职期间,峰峡县的全盘工作,暂时由白县长负责。

    这也是季子强不得已的一个决定,就算他心中已经对白县长有了看法,但自己总不能突然的换到峰峡县政府和县委的两个主管,那峰峡县还不乱成一团,所以先稳住一个,等以后在慢慢瞅机会。

    “同志们,峰峡县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我们的失职,不要小看一个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人民群众怎么看我们的干部,怎么看我们党员,我们党员是为人民谋福利的,是要带领人民群众过上富裕生活的,如果说我们基层的政权不稳固了,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大家清楚,你们都是市委主要领导,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们既然在一起工作了,就要想着做好本质工作,明天上午上班时间召开書記办公会,决定这件事情,10点钟召开常委会,通报处理决定,希望你们认真思索,认真考虑,好了,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屈書記和田書記稍微等一会。”

    文秘书长和组织部张等人就先离开了办公室。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