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三位,对不起了,年青人不懂事,不要放在心上,请问尊姓大名啊?”那个韩阳市公安局的科长过来打圆场,想套一下季子强他们的口气。

    “先不要问我名字,今天这件事情,你们说,该怎么处理啊?”季子强一点都不客气的说。

    “各位兄弟,我看还是算了吧,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就算是一场误会,真要闹起来,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情啊。”看来这个韩阳市的警官不想把事情弄大了。

    正在这里说这话,包间外面响起了一个声音:“干什么,干什么,谁闹事呢?赶快把人弄走,不要闹的乌烟瘴气的。”

    随着话声,从季子强身后就走出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人来,季子强没有转身,但已经知道,是峰峡市的莫書記来了忙着莫書記和季子强也是见过好多次面,说过好多次话了,季子强记得他第二口音。

    季子强就冷冷的说了一声:“莫書記,你都不问一下情况就让把人弄走,看来你平时的工作,也是这样开展的吗?”

    “奥,呵呵,我的工作,还轮不到你来评价,等你到刑警队了慢慢评价吧。”

    季子强就慢慢的转过身来了,看着峰峡县的这个莫書記,若无其事的说:“很好,莫树春同志,你已经表态了,现在,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代表市委宣布,你暂时停职,具体的通知,我回到北江市以后,马上开会研究下发。莫军,你是峡峰公安局的队长,本来不该我管,不过,我今天就越级了,从现在开始,你停职接受审查,至于白刚,普通干部,财政局会处理的,今天所有進入包间的人,全部给我报出名字来,如果不想报名字,就脱掉身上的警服,回家种田去吧。”

    要说别的人不认识季子强,那是情有可原的,但峰峡县的莫書記那是对季子强认的清清的,刚才也是他在季子强的背后,现在季子强转过身来了,虽然包间的光线不好,但这依然不能让他人不出季子强来。

    莫書記就有了一种全身发軟的感觉,两个小腿肚子嘟嘟的乱颤起来,一种想要立马跪在地上的感觉也就油然而生了,那头上,背上的汗水也是哗哗的用了出来,他用结结巴巴的声音说:“任,季書記。。。。。怎么是你,是你啊。。。。。。”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他有些晕,眼前好多好多的小星星的忽闪着。

    作为一个在官场混了怎么多年的人来说,他太明白权力的重要了,官场男人,离开了权力,什么都不是,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季子强处理事情竟然是这样霸道,莫書記只觉得天旋地转,他明白,遭遇到大麻烦了。

    包间里面死一般寂静,季子强的话语说出口,所有人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了。

    莫军已经呆住了,他万万想不到,所谓周敏的护花使者,竟然是市委書記季子强,莫军当然不傻,如此冲撞市委書記意味着什么,他完全明白,他也明白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现在的情形,谁也保不了他,如今,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而且还跳進去了,接下来有一连串的麻烦,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精力来处理这件事情,如果季子强认真处理这件事情,还不知会是什么结局啊。

    那白刚已经不知道脸上的疼痛了,挨了一巴掌之后白刚曾经想着,跟着到公安局,亲自去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在峰峡县有老爸的撑腰,这样的小事算什么啊,白刚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委屈,不过,到了现在这种情势,白刚知道,今天他遭遇的,不仅仅是这个小委屈,更大的麻烦,可能跟在后面了。

    周敏的反应是最为突出的,她一直紧紧挽着季子强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白天上车的时候,周敏就对季子强产生了好奇和依赖,在车上的时候,虽然没有说什么,不过,周敏觉得,坐在后座上的这个男人,有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今天她之所以来,是接到局里的领导点名要她作陪的通知的,周敏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情,莫军和白刚的好色远近闻名,不知道糟蹋了多少的女孩子,去陪着莫军,无异于羊入虎口,可是,周敏不能够拒绝,她是外地姑娘,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她不想轻易失去,下车之前,周敏一直想身边的这个男人能够说话,那样,她也许会寻求帮助,尽管和这个男人还不认识。

    但这个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当然了,他也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下车之后,失望的周敏回到宿舍,痛哭了一场,她不知道怎么应对晚上的舞会,浑浑噩噩来到舞厅,周敏第一眼就看见了季子强,那一刻,她觉得老天都在帮她,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周敏的预料,莫军和白刚竟然想着羞辱这个男人,周敏一直替季子强担心,觉得这样将他牵扯進来,是不是太自私了,眼看着不可收拾的时候,周敏已经决定了,牺牲自己也要保护这个男人,必要的时候,她会采取极端的手段,保护他。

    没有想到,自己挽着的这个男人,竟然是市委書記季子强,周敏决定自己仿佛是在做梦,有着很不真实的感觉,她不由自主挽紧了季子强的胳膊,整个身体几乎靠到了季子强的胳膊上,周敏知道,现在她是安全了,有了季子强的保护,整个峰峡县,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包间里面其他人非常安静,没有人说话,那个做新郎官的华老板看着季子强,很想打破眼前的僵局,今天,毕竟是他大喜的日子,可是,莫军和白刚的表现太过分了,而莫書記也太狂妄了,过来不问青红皂白的,就要抓人,到了现在这个状况,他也是没有能力救场的,何况,市委書記季子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也只听过传说,并不清楚和了解他的性格,如果这马屁拍错了地方,今后还想不想在峰峡县做生意了。

    最为尴尬的是县刑警队的一帮干警,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乖乖站在包间里面,看着小刘拿来纸笔,一个个将名字写上去,到了这样的时候,还是老实一些的好,反正是莫军叫来的,前面有莫書記顶着,他们不会吃多大的亏。

    “文秘书长吗,我是季子强,我现在峰峡县,有件事情,你马上办理一下,找到屈舜季書記和组织部长龚自正同志,起草一个决定,峰峡县县委書記莫树春暂时停职,明天我回市里,召开会议研究,下发决定,这件事情,不需要通知其他人,好了,马上按照我说的办理。”

    季子强打出了这个电话之后,包间里面更加安静了,莫树春和莫军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他们思考着,离开这里之后,想办法挽回,可是,季子强的强势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安排得如此之快,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意见,这次,可能真的要倒霉了。

    “莫树春同志,明天上午上班时间,到市委办公室听候通知。”

    “任、季書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季書記给我一个机会。”

    “不需要解释了,明天上午准时赶到市委办公室。”

    季子强看见小刘已经登记完众人的名字,他不想耽误时间了,这个地方,他一分钟也不想呆了:“我们走,回市里去。”

    季子强朝着门口走去,周敏紧紧挽着季子强的胳膊,跟着往外走,包间里面,没有人说话,大家默默看着季子强他们几个和周敏离开,莫树春甚至忘记了送送季子强,只有华老板反映敏捷,迅速跟着出了包间,同时,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极品熊猫香烟:“季書記,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您了,我也没有想到啊。”

    “华老板,我知道,今天没有你什么事情,对不起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却遇见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扫兴的,你多多包涵。”

    “季書記,看您说的,今天的事情,都是我不好,让您受惊了,要是我不选择今天办喜事,就不会出现这些麻烦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见气啊。”

    季子强调侃了一句:“华老板,你可真会说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走出舞厅的时候,小周警惕看着周围的一切,舞厅里外都很热闹,发生在大包间的事情,还没有传出来,不过,华老板认识的人太多了,众人看见华老板在一个年青人面前点头哈腰的,态度极为恭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更猜不透年青人的身份,很多人和华老板打招呼,发觉华老板心不在焉,眼神没有离开过年青人,年青人的身边,竟然是峰峡县的警花周敏,好事者纷纷开始猜测,不知道这个看上去英俊的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