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说:“怎么看你有点像个商人。 ”

    季子强再一次笑了说:“商人和政客本来就有很多的相似,或许真的哪天我干不下去了,我就做个商人,养大肚子,开个宝马,那也不错。”

    叶眉就说:“你怎么尽想些好事啊。”

    季子强说:“在艰难的时候,梦总是要做的。”

    叶眉无奈又有点好笑的挂断了电话。

    事态的转变让洋河县的人们一下从一个震惊走到了另一个震惊中,季子强没事了,他又开始谦逊而威严的出入在政府和县委的办公大楼里,他和煦的笑容让他的仪态更为潇洒,他再一次的为这个死气沉沉的洋河创造了一个话题和奇迹,这不得不让每一个人开始思考。

    哈县长也在思考,他想想的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费尽了心机的一步好棋,就这样又被季子强给破解了。

    他就有了灰心和沮丧的感觉,真倒了八辈子的霉,怎么就摊上一个这样的属下,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话,就隐隐约约的出现在了哈县长的耳边。

    这个对手太过强大和狡诈了,他滑的像泥鳅,贼的像斑鸠,对付起来太费力了。

    但就此罢手,只怕也不能了,战端一开,不见输赢不回头,这是官场的规律,自己想要收手,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还是做好防御准备,季子强吃了这个暗亏,他是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他的反击一样会很凌厉,因为季子强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

    然而,这次的反击不知道他会从何处发起,是不是还会从那个案件起手呢,他有没有知道自己在那个案件中起到的作用很难说,但不管怎么样,还是提高警惕,防患未然。

    吴书记也在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他一点都不敢大意,自己这次明白无误的出卖了季子强,这口气他是要出的,好的一点,他还有一个更大的强敌,就算他季子强想要报复,至少自己还排在第二位吧,但自己还是要小心。

    吴书记现在面临的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直接和哈县长联手,坚决压制季子强,让他无还手之力,但这样作,其实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哈县长和季子强的仇比自己大的多,他们是两个派系的斗争,自己难道需要帮助他吗这次坑季子强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是华书记亲自出面,自己是宁愿帮助季子强的。

    还有一条路就是帮助季子强,打击哈县长,这是自己一直想要做,没有做成功的事情,一但获得成功,自己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但这个里面有两单问题要考虑,第一,自己不能亲自出面,不能让华书记提前对自己动手,在一个就是季子强经过这次的事件,他还会不会再来联合自己呢

    吴书记一时是无法判断的,于是,他又转换了角度,站在季子强的立场上想了很久,假如季子强想要反击,他没有办法来两线作战的,何况这两线的人都是比他更有实力的人,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联合一方,进攻一方,那么他会选择联合谁,显而易见的,联合自己是他最为有利的一种策略。

    当然了,一旦哈县长真的在他的反击中落败,他没有了后顾之忧,他也是极有可能调转枪口对自己开火,可是,真的击败了哈县长,洋河县的形势难道允许他季子强张牙舞爪吗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就可以手握重权,独霸江湖了。

    在吴书记认真的想通了所有问题以后,他反而有了一种兴奋和期待,他渴望着季子强不要默默忍受这次事件的伤害,他盼望着季子强能拿出血性男儿的气概尽情的反击起来,这种渴望没有想到越来越强烈了。

    是啊,季子强哪能就此罢手,他不得不准备组织反击了,哈县长的频频攻击,虽然暂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伤害,但隐患已经为自己埋下了,而且自己的时间也所剩无几,等一切平静的时候,新的在灾难又会再次的降临,季子强可不希望自己跌倒了站起来换个好看的姿势再倒下去。

    季子强就想起了拿破仑的那句话:最好的防卫就是进攻。

    那就先从杀人案着手吧,季子强电话叫来了公安局的郭局长,他要发起一次对哈县长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郭局长是带着由衷的欢欣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就在前几天,他几乎已经也和所有人一样的断定季子强没救了,然而,事态的演变就再一次的展示出季子强坚韧和顽强的生命力,他就如那红岩上的松树一样,傲霜斗雪,巍然挺立。

    这样的一个领导是很让人有安全感的,郭局长也决心在季子强留在洋河的这段时间里,和他一起创造一个辉煌。

    因为他们两人都很明白,他们已经抓住了那辉煌的尾巴,只要再使上一力气,在仔细的用上一点功夫,哈县长就会在公安局的庆功宴上作为一到聊天的佳肴,不错,只需要找到一点证据,就完全可以解开这个压在专案组头上的谜团。

    季子强招呼他坐了下来,微笑着说:“一切又要开始了,老郭啊,这次有没有信心。”

    郭局长淳厚的说:“要是和别人干,我没有多少信心,但是和你一起,我信心百倍。”

    季子强就很欣慰的笑了,但也仅仅是让笑容稍作停留,他就换上了严峻的表情说:“老郭,我还是那句老话,你有没有勇气来和我一起揭开这个谜团。”

    郭局长庄重的说:“有,你指示吧,我应该怎么做。”

    季子强眯起了眼说:“我需要哈县长和北山煤矿范晓斌的一次有用的通话”

    郭局长不得不紧张了,这已经超出了他想象的范围,他是有勇气,也准备着为这件事情拼上一把,但这完全的不是正常手段,季子强所说的一次有用的通话,那意思很明显不过,只能安装窃听设施了,这和自己受到的这些年组织教育是相抵触的,一个下级,在没有更高一级的组织授权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是要承担政治和法律责任的。

    郭局长犹豫不决,季子强也不说话了,他的胜败,他的反击,也或者不完全是他个人的,这还有个公理,都在郭局长的一念之间。

    郭局长抬头说:“要不我们越级给上面反应一下,一边获得他们的支持。”

    季子强苦笑说:“如果可以那样,我有何必如此,问题是真的那样了,也许我们会更加失望。”

    郭局长也知道哈县长的背后有强大的支撑,汇报到上面,自己和季子强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很多事情是很难分辨,如果有一个人稍微的不慎,稍微的把这件事情划入到政治层面,那么永远这个迷都不会在揭开了,不管是自己,还是季子强,都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两人都沉默了,他们不断的抽烟,让房间中的烟气弥漫到所有的角落,时间在一分一分的过去,烟蒂也在慢慢的堆积,郭局长突然的抬起了头,他目视着前方,说:“我先挑选一两个可靠的人员再说,这个事情要慎重,但我今天给你保证,任务我会尽快的完成。”

    季子强想了想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的人一定要选好,也绝对的可靠才行。”

    郭局长点头说:“这也是我最难解决的一个难题了,局里倒是有几个人选,但我还是有点单担心。”

    季子强邹了一下眉头说:“你感觉王队长这个人怎么样”

    郭局长:“这人胆子倒是没问题,只是我对他有点吃不透,我在想想。”

    季子强说:“这样吧,我抽时间和他谈谈,他要是能行的话,以他的经验和能力,这件事情局容易了很多。”

    郭局长是了解季子强的水平的,他的判断和计谋,自己是早就领教过,既然他这样说,那就最好,让他网络这个人,比自己的效果就更好了。

    他就说:“好,只要把可靠的人员确定下来,后面的事情我来办。”

    季子强点点头,他知道,哈县长离完蛋已经不远了。

    送走了郭局长,季子强没有丝毫的得意,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和完善,在最近这几天里,他做过很多设计和计算,他的时间没有多长了,所以他就要把每一个步骤构想的更为精确,一步错,就会步步错,而在这个地方,其实也用不着步步错,只需要一步错,就足以让你抱憾终生了。

    在这次事情过后,所有的人都发现季子强变的低调起来,他的笑容个总是挂在脸上和嘴角,可是细心的人还可以发现到,季子强在很多时候,开会,吃饭,听取汇报等等的时候,他都有点神情恍惚,是因为他受到了太多的惊吓吧。

    连吴书记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对季子强很关心的人,季子强不够强大,这会让他失望,季子强太过强大,又会让他紧张,他在这样的进退中徘徊着,他不断的判断着季子强下一步会不会出手,但还几天都过去了,各种信息汇聚以后,吴书记有点失望了,季子强连哈县长的一句责备他都没有听到,真的有点不可思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