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离晚上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季子强他们三人就坐车到县城随便的溜达了几圈,也到附近的郊区看了看,那田间地头麦子的长势都还是很不错的,看来今年还是一个大丰收啊,这也难怪,这里的水土真的很不错,很是肥沃。

    只是县城里面的道路破旧,大坑小坑遍布,到处都是垃圾,整个县城看上去都是灰扑扑的,真不知道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是出美女的地方,小周看见了季子强阴沉的脸,他本来想着说几句笑话,不过,县城里面的破旧,令他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致。

    季子强看了很长时间,最后说:“回旅馆去,我们都休息一会,晚上要精神饱满啊。”

    小周有点为季子强担心,说:“季書記,晚上还是我和小刘去看看吧,您就在旅馆里面等候。”

    “怎么,对我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吗,呵呵,我可是相信你们的。”

    “季書記,我知道了,您放心吧,如果他们敢动手,我保证让他们全部趴下。”

    回去之后,季子强也是困乏了,但满腹心思的季子强哪里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断想着今天遇见的事情,不到一天时间,遇见了这么多的事情,让季子强也有些昏昏然了,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还是很重啊,前一阶段的几个月里,自己老实围绕着棚户区啊,大桥啊,还有杨喻义啊这些事情在转悠,真的很少到下面基层来看看,这应该是自己的一个失误。

    以后看来自己要对下面多关注一些,不能天天就是在自己那市委办公室的一亩三分地上晃悠,在那里是看不到太多的民情,听不到太多的批评。

    不由的,季子强又升起了一种很自责的内疚来,他现在越来越发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要担的责任也很重。

    到了晚上,三人吃过饭,就步行到了那个小刘他们提前打探清楚的歌舞厅,進入歌舞厅的时候,季子强特意在外面转了一圈,歌舞厅看上去很是豪华,霓虹灯闪烁,看上去金碧辉煌,季子强注意看了外面停着的车辆,他惊奇发现,峰峡县的1号车和2号车也停在外面。

    進入歌舞厅之后,季子强才知道,今天是这个峰峡县的华老板包下了整个歌舞厅,凡是来的客人,可以在歌舞厅尽情玩耍,一楼是一个很大的舞厅,一般的客人,都在里面玩耍,身份尊贵的客人,则進入二楼的包间玩耍。

    季子强他们三人被当成一般客人,因为负责接待的那几个人看季子强他们很是眼生,不像是峰峡县的知名人士,他们進了一楼大厅,大厅里面人很多,季子强三人有些傻眼了,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层,想那莫军和白刚一定是尊贵的客人,在二楼的包间里面,现在的情形,总不能强行進入二楼去吧,就是上去了,怎么解释,怎么知道人家在哪个包间呢。

    季子强苦笑着摇头,这样的地下工作不好做啊,突发的情况太多,根本不能够预料到所有的事情,处于目前的局面,三人都没有好的办法。

    季子强觉得有点扫兴,摇摇头,往大厅外面走去,小刘和小周紧紧跟着,舞厅里面人太多,中间的舞池有很多人跳舞,四周坐着不少年青人,口哨声,叫嚷声响成一片,大厅里面光线昏暗,这样的场合,季子强本来是不适应,既然想不到办法,就只能作罢了。

    刚刚走到大厅门口,季子强听见了一个声音:“咦,你们也是来参加华总婚礼的啊。”

    季子强抬起头,正是今天搭他车那个女警察,那一张很忧郁的面容季子强是没有这么快就忘记,何况这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要说起来,现在女人换了一身衣服,整个人看上去更是明艳动人了,不过,那一身的忧郁是遮挡不住的,正因为这样,女人显得更加美丽。

    季子强也招呼了一声,说:“你好,我们过来看看,大厅里面人太多了,我们准备离开了。”

    女人很是客气的说:“哦,你们从北江市过来,应该是贵客啊,到楼上去坐坐吧。”

    女人看着季子强,好像知道季子强说了算。

    季子强迟疑片刻,说:“好吧,我们第一次到峰峡县,不过,我们不能够勉强上二楼吧。”

    这漂亮的女人说““你们跟着我走吧。”

    季子强他们对望了一眼,就跟着这个女警察上二楼去了,在二楼楼梯口有几个人守着,但似乎也都认识这个女人,所以并没有阻拦他们。進入二楼之后,季子强顿时感觉到安静了很多,女人为季子强他们找了一个小包间,很幸运,里面没有人,季子强知道,二楼肯定有大包间,而大包间里面,说不定就坐着莫军,白刚甚至是县委書記莫树春,县长白高飞等人。

    令季子强没有想到的是,女人也在小包间坐下了。桌上有水果、香烟、啤酒、红酒,还有一些零食,季子强想,这个华老板还真是财大气粗啊,他对女警察说:“谢谢你了。”

    女人妩媚的一笑,说:“不用谢,坐了你们的车,也算是感谢你们了,怎么,你们和华老板不是很熟吗?”

    季子强也不想欺骗对方,自嘲的笑笑,说:“呵呵,我们不认识华老板,我们今天到峰峡县,本来是想到歌舞厅来看看,没有想到,歌舞厅被人包下了,刚才正想着离开。”

    这女警察嘻嘻的笑着,说:“你可真坦率啊,不过你们市里的人,到峰峡县来干什么,做生意啊。”

    “哦,有些事情办,已经办完了,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了。”

    “为什么急着走啊,在峰峡县多看看啊。”

    正在说话的时候,包间门被打开了,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看见了女人,立刻大呼小叫起来:“周警官,你早来了,莫军和白刚等你好久了,我一直在大厅看着,听说你上二楼了,才上来找你的,怎么,你有朋友来了啊,正好,到大包间去坐,可不要让他们等急了。”

    男人不由分说,進入包间,准备伸手拉女人,季子强突然发现,周警官眼神里竟然流露出悲戚与軟弱,任凭男人拉着手,男人没有忘记季子强他们几人,说:“兄弟,来的都是客,到大包间去坐坐。”

    季子强看见男人的眼神中带有敷衍的色彩,显然不是真心邀请,他很想拒绝,在这样的场合下,也难以有什么大的收获,不过,他很快发觉,周警官的眼神里面,带有一丝祈求的神色,显然是很想他跟着到大包间去,季子强有些奇怪,这个周警官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警察也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吗,还有,被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拉着自己的胳膊,也不知道挣扎,甚至不知道生气。

    季子强略微的沉吟了片刻,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季子强站起身,小周和小刘也都跟着站起来了,男人显然没有预料到,本来是说的客气话,那种敷衍的态度,隔着老远都能够察觉的,今天居然遇见了厚脸皮的人,男人想到了大包间里面的众人,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怎么,有困难吗,你是不是在耍我们啊。”小周也已经看出了季子强的意思,就很有气势的说了一句。

    这男人犹豫了一下,笑着开口了:“哪里哪里,既然是周警官的朋友,当然欢迎,各位请跟我来。”

    男人一直没有松手,拉着周警官的胳膊,仿佛一松手,周警官就会消失,跟在身后的季子强注意观察周警官,他看见周警官的身体在微微颤抖,难道是遇见了什么困难的事情,或者是遇见什么麻烦了,一般来说,就是社会上的混混,也是不愿意随意招惹警察的。

    拉着周警官的男人走得很慢,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季子强知道,这个男人刚才顺口说出的邀请话,可能犯了错误,现在想后悔也来不及了,此刻,走得这样慢,可能是思考進入大包间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吧。季子强暗暗冷笑,这样的男人,爱在外面摆谱,实际上肚子里没有什么货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拐了一个弯儿,就到了大包间门口,男人停住了,说:“三位稍等,我带着周警官先進去通报一下,对不住三位了。”

    瞬间,周警官挣脱了男人的手,转身对季子强开口说话了:“你不要走,一定要到包间里面来啊,我等着你。”

    油头粉面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不清楚季子强的底细,也不好开口说什么,轻轻拉开包间的门,和周警官進去了。

    季子强和小刘等人站在包间外面,心里想,自己進去之后,就能够见到莫军和白刚了,可能县委書記莫树春也在里面,季子强索性掏出香烟,点燃了抽着,静静等候,如果没有周警官最后的那句话,季子强是一定会选择离开,堂堂市委書記,还要在包间外面等候,估计包间里面的人,摆不起这么大的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