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哎呦,这两个混世魔王来了,不知道哪家的姑娘又要遭殃了。”

    “小声点,不要乱说,小心人家找你算账。”

    季子强他们几个都听见了这几句话,他们没有坐包间,老板也不会情愿,现在的天气不冷不热,坐在大堂里面,也是蛮舒服的。,但季子强就有些好奇,莫军和白刚是谁,为什么这么大的名气,难道他们可以任意妄为。季子强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凉,这峰峡县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吃完饭,小周准备发动小车的时候,季子强开口说话了:“小周,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我看看材料,再决定下一步的安排。”

    有了小周的安排,季子强他们很快在一家旅馆住下了,这家旅馆的条件不错,不过,峰峡的消费水平,出乎季子强的预料,普通的标准间,住宿费用是200元,比北江市还要高,吃饭也是50元钱一个人,高于北江市的平均水平,季子强有些不明白,难道峰峡县的群众很有钱吗,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般来说,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当地的百姓普遍比较富裕,生活倾向于享乐,要么是当地的物价水平有些畸形,这种畸形的形成,恰恰说明了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大问题。

    小周去给车加油,同时,找地方洗车,中午的时间,季子强呆在房间里面看刚才小刘要来的材料,看着看着,季子强坐不住了,他感觉到怒火正在冒出来,特别是两个老人的遭遇,据老人的上访材料反映,两个老人有一子一女,女儿长得很漂亮,长大以后,是县城里面的一枝花,不过,随着女儿的长大,麻烦也就来了,县城里面,垂涎女孩子的人不少,老俩口非常疼爱女儿,不愿意女儿受到伤害,可是,意外还是出现了,女孩子学习成绩不好,参加工作的时候,老是找不到如意的工作,县城只有那么大,好的工作少得可怜。

    这个时候,有两个年轻男子出现了,一个叫莫军,一个叫白刚,这两个年轻人他们帮着老两口的女儿很轻易在华老板那里找到了工作,做公司办公室文秘,月收入3500元,清闲,地位高,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有些虚荣心的,两个年轻男子很多时间陪着女孩子,一时间很是风光。

    很快,女孩子和其中的一个男子莫军的关系就突破了防线,那段时间,女孩子倍受爱宠,可惜,另一个叫白刚同样有这样的心思,女孩子不同意,认为自己是在和莫军谈朋友,不能和白刚乱来。

    谁知道,一天晚上,喝醉之后,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女孩子醒来的时候,发觉了赤身在床上,身边睡的是白刚,女孩子拼命苦哭闹,最后,莫军出现了,轻描淡写告诉女孩子,他们不过是和女孩子玩玩,不必要当真,女孩子崩溃了,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随着莫军,白刚的离开,女孩子很快失去了工作,一切不过是一场梦。遭遇重创的女孩子,心如死灰,开始自暴自弃,混迹于县城的娱乐场所,终于有一天,被公安机关抓获了,无辜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被指控组织卖淫罪。

    经过公安机关的调查,检察院起诉,法院判决女孩罪名成立,女孩的父母想尽办法,到处打点关系,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女孩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如今正在服刑。后来有好心人提醒老俩口,之所以有这样的遭遇,一定是莫军和白刚的原因,被他们两人玩过的女孩子,哪里会有好的结果啊。

    两人去找莫军和白刚,想着帮助女儿,殊不知,莫军和白刚根本不见他们,手下的一帮人还威胁两人,不要找麻烦。

    两老人对判决不服,开始到处上访,没有丝毫的效果。今天季子强看到的,就是老俩口到县委办公室上访,这样的上访,已经有很多次了。

    季子强的手在发抖,他突然想起来,今天华老板的婚宴,听吃饭时候那些人说,这莫军和白刚也来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如果能够见到这两个年青人,起码可以知道,老俩口上访材料中说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根据啊。

    不过,莫军和白刚到底在哪里,会在什么地方娱乐,季子强不知道,他想,这样的年青人,有着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去歌舞厅,那里面的女孩子多。

    想到了这些,季子强有些坐不住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定要看到莫军和白刚,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季子强叫来了秘书小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让他去楼下找到小周,到外面打探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这个莫军和白刚。

    小刘答应之后就离开了,季子强接着看那个在县委门口跪着的男人的上访材料,看着看着,季子强的神色凝重起来,这个男人以前居然是国家干部,在民政局工作,他的妻子长得很漂亮,一次偶然的机会,男人发觉自己的妻子和法院的副院长通奸,男人异常愤怒,不过,从各个方面说,男人都不是副院长的对手,为了维系自身的尊严,男人选择和妻子离婚。

    妻子不同意离婚,居然还和那位副院长保持住关系,女方的离婚要求很高,几乎要家里所有的财产,男人当然不会同意,男人是外地人,本地没有什么亲戚,结婚以后,没有小孩,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快恶化,带着绿帽子的男人心情苦闷,一次喝酒之后,和单位的同事去按摩,按着按着,和按摩小姐按到了一起。

    正在这时,警察突然出现,男人被抓住了现行,不知道为什么,县里很是重视这件事情,纪委监察局立案查处,很快做出处理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此刻,男人的妻子提出了离婚,离婚的过程中,男人本来就有过错,妻子因为有法院副院长的帮助,得到了几乎全部的财产。

    男人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财产,生活几乎没有了来源,男人当然不会服气这样的处理结果,于是,到县里去上访,上访的过程中,说出了妻子以前的过错,谁知道,这下子捅了马蜂窝,男人很快被找到问话,男人哪里能够拿得出来证据,法院副院长直接找到男人,威胁说要告男人诽谤罪,令男人气的吐血的是,副院长的旁边,站在自己的前妻。

    男人到了这个份上,完全死心了,准备在县里找些事情做,总是要吃饭的,谁知道,男人根本无法找到事情做,谁都不要,包括那些小的餐馆,很快,男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到了吃了上顿无下顿的境地,他索性横下一条心,直接去找县委莫書記,在莫書記的办公室,因为情绪激动,发生了争吵,公安机关很快来人,将男人拘留了,拘留15天之后,男人完全变了,对一切都充满了仇恨,他写了材料,开始到县委去上访,信访局不接待他,于是,他就开始在县委大院前面跪着,天天如此。

    有一些百姓和干部知道这件事情的蹊跷,暗地里给这个男人一些钱买吃的,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开始在县委大院前面跪下的时候,县委大院里的干部不报警了,公安局也不理睬了,于是,县委大院前面,就有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季子强有些气苦,如果说这两封上访材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那么,峰峡县的综合治理工作就是一塌糊涂,如果说是个别的干警以权谋私,情况还好一些,如果是峰峡县的整个官僚机构都出现了问题,那么,就是大麻烦了,好比说流水受到污染,放过那一段流水就可以了,如果是水源受到了污染,吃亏的是所有人。

    峰峡县也不大,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小刘和小周都回来了,一進门,小刘就给季子强汇报说:“季書記,我打听清楚了,晚上这个华老板有个歌舞招待晚会,莫军和白刚肯定会去,还有,莫军是峰峡县委書記莫树春的儿子,白刚是县长白高飞的儿子,再有就是那个华老板,是峰峡县的风云人物,和市里不少领导关系也不错,主要是从事煤矿和房地产生意,很有钱,这次举办婚礼,是迎娶第三任老婆。”

    季子强脸色沉了下来,默默抽烟,想着这一系列的事情,莫军和白刚难怪敢这么跋扈,仗着有老爹在背后撑腰吗,如果说这些事情峰峡县的两个主管都不知道,季子强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如果说知道,还要这么做,那么,这两个峰峡县的最高领导就有大问题。

    小刘问:“季書記,您想着晚上会会莫军和白刚吗?”

    季子强点点头说:“嗯,我想,今天晚上接触了,就知道上访材料的真实性了。”

    “季書記,您暂时不见县委書記和县长吗?”

    季子强说:“不见,过了今天晚上再说,我倒要看看,这个莫树春和白高飞究竟是怎么治理峰峡县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