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车就到了峰峡县委大院的门口,不过季子强就见门口跪着一个男人,低着头,蓬乱的头遮住了面孔,他胸前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好几个“冤”字,前面铺着几张写满字的白纸,路过的百姓看见了,无不摇头,县委大院進進出出的干部熟视无睹,好像习惯了。

    季子强今天一路已经是特别窝火了,他感觉到胸口有一股火,弄不好就要喷出来,从出到现在,没有遇见一件舒心的事情,县委大院门口跪着这样的男人,县委的领导干什么去了,信访局的干部干什么去了,就算人家是无理取闹,可是,一个大男人,什么尊严都不要了,跪在县委大院门口,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车子从男人身边开过去,刚刚到了大门口,一个保安从值班室出来,大声吆喝:“干什么的,这里是县委,進入大院要登记。”

    小周熄火下车登记,这些习惯,都是跟着季子强学习的,季子强不爱张扬,到了任何地方,都是按照当地的规矩办事,小周也不敢骄横,养成了这个好习惯,好几次,坐在车上的市直单位负责人都感觉到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小周会这样谨慎。

    大概是季子强的气质不俗,保安没有问什么,登记之后,小车進入了县委大院。办公室就在眼前,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里面停了好多的车辆,季子强暗暗皱眉,看见峰峡县县委大院的格局,他想起了那些豪华的宾馆饭店,这两次来,季子强都有这样的感觉。

    因为季子强今天的车是大牌号的,所以县委门卫也没当回事,季子强他们几人就到了县委办公室在一楼,季子强没有進去,站在门外,小周和小刘進去了,综合科里面坐着两个女同志,一个中年女人,一个年轻女人,两人说说笑笑,角落里的电视机开着,电视机里面咿咿呀呀的歌声飘出好远。

    看见有人走進来,年轻女人面部表情立刻变化了,刚才还是笑盈盈的,现在,立刻是一副公事公办、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了:“你们是干什么的,找谁?这里是县委办公室,你们怎么随随便便就進来了?”

    小刘就问了一句:“我想找莫树春書記,不知道他在不在?”

    “莫書記不在,你是什么人,找莫書記干什么?”中年女人突然开口了,说话的神情很是审视,一双眼睛在小周和小刘的身上扫来扫去,仿佛眼前的两人是正在受审的犯人。

    小刘犹豫了一下,说:“不在,那就算了,我是第一次到峰峡县来,不知道大院外面跪着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中年女人比较谨慎,小刘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身上不可避免有着上位者的气息,所以,中年女人用眼神制止了年轻女人,她隐隐觉得眼前的人不简单,不是她们能够随意呵斥的。

    “门口是一个老上访户,他的问题早就解决了,到市里都去上访很多次了,属于无理取闹,领导不愿意影响县委的形象,否则,早将他关到看守所去了。”

    季子强站在外面也是听的清清楚楚的,不过他没有说话,这个中年妇女说的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如今,很多的百姓,遭遇不公正待遇,到各级党委上访,寻求帮助和解决问题,但也有极少一部分,的确属于无理取闹,甚至是违背了起码准则的要求,也敢提出来,季子强就遇见过。

    既然县委書記莫树春不再,季子强也就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了,眼下之计,还是找到宾馆,暂时安顿下来,吃饭以后,再来想其他办法,季子强就咳嗽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综合科了,这个时候,从他身边就挤進去了一对看上去神情悲戚的老俩口,他们的脸上,有着一丝的畏惧,更多的是痛苦和绝决。

    两个老人刚刚進入综合科,便直接跪下了,跪在了比他们年纪小很多的中年女人和年轻女人的面前:老头说:“领导,我的女儿冤枉啊,请你们为我的女儿做主啊。”

    中年女人和年轻女人屁股下面仿佛安装了弹簧,两人不约而同站起来,她们和小刘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坐着的:“出去出去,这里是上班的地方,反映问题到信访局去,这里是县委办公室,不要影响办公秩序。”

    两个老人不肯起来,年轻女人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话之后,很快,一个保安進入了综合科,看见季子强和小周,小刘在一边,保安不敢硬来,他半推半拉,带着两个老人出去了。

    季子强摇摇头,转身也离开了,小刘小周一看季子强走了,两人也就不和这两个女人多说什么,跟了出来,在季子强他们的前面,那两个老人还在前面慢慢走着,保安在后面虎视眈眈,老婆子用袖子擦着眼泪,老头子扶着老婆子,不住的摇头,两人的身体都在颤抖。

    季子强的耳边却响着办公室两个女人的对话:“玉姐,今天是华老板大喜的日子,等会我们可要去见识见识啊。”

    “知道了,你都说了好几遍了,华老板是有钱人,不知道婚礼有多大的排场,我听说,这是他的第三任老婆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怕用不了多久,华老板就会再次举行婚礼了。”

    “不要瞎说,华老板和大老板的关系好,担心隔墙有耳,你还年轻,真是吃亏了,就不划算了。”

    一边是综合科两个无所事事的干部聊天,一边是两个老人颤抖的背影,季子强一时间有些恍惚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的问题啊,季子强对小刘说:“我们跟着两个老人去看看,如果没有人接待他们,我们就接待他们。”

    小刘默默点头,季子强说出来这样的话,已经是非常气愤的情况了,小刘心里也不舒服,虽然说北江市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没有干部会这样冷血,也很少出现干部如此训斥上访群众的。

    保安带着两个老人,直接走出了县委大院,路上还不停和两个老人嘀咕,显然是在训斥两个老人,不要随意到处乱跑,季子强上车之后,没有说话,小周显然知道季子强在想什么,小车慢慢跟着两个老人,离开县委大院的时候,季子强又扭了一下头,冷冷看了一眼还跪在大院前面的男人,他不知道,峰峡县究竟还有多少采用这样极端方式上访的群众。

    “小刘,那两个上访的老人,手头一定有上访材料,你找他们拿到材料,还有,县委大院门口的那个男人,你也想办法拿到材料。”

    小刘就拍了拍小周的肩膀,让他把车靠路边停下,自己走了下去,季子强坐在车里看着,见小刘快步撵上两个老人,几分钟之后,小刘拿着几张材料纸回来了,将材料交给季子强之后,小刘到了县委大院门口,装作关心跪着的男人,很快也拿到了材料。

    上车之后小周问:“季書記,现在我们去哪里?”

    季子强看看时间,说:“去宾馆吧,快中午了,肚子提出抗议了。”

    小周驾着车,直接往宾馆而去,拐弯進入另一条道路之后,季子强发觉眼前的小车骤然增多了,宾馆的大门口,站着很多的年青人,嘻嘻哈哈说笑。

    “小刘,你去看看,今天宾馆有什么事情。”看着小刘步行進入宾馆,季子强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个峰峡县,处处透露着不平凡啊。

    很快小刘返身回来说:“季書記,今天宾馆里面包席,据说是峰峡县里一个什么华老板在举行婚礼,车子摆满了,我看见了峰峡县的1号车和2号车,看样子,县委書記和县长都在吃喜酒啊。”

    季子强的脸色愈加的难看了:“我知道了,算了,我们找其他地方去吃饭吧,这里的情况我不熟悉,小周,看样子你挺熟悉路径啊。”

    “季書記,我们开车的,这可是基本功啊,北江市的所有县市,路径我都熟悉了。”

    季子强点头说:“不错啊,好,今天就听你的安排了。”

    小车离开宾馆,不长时间,在一家餐馆前面停下了,餐馆前面停的车不多,此刻,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進入餐馆,老板热情招呼,季子强就是想着吃饱饭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了,季子强吃饭之后,就会离开峰峡县,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正茂县。

    要知道啊,想季子强这样的领导,下来一般也都是要听听汇报的,但县上的领导不再,留在这里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一坐下,就听旁边桌子上有人在说:“嘿,你们知道吗,今天华老板大婚,县里的好多当官的都去庆贺啊。”

    另一个声音说:“这算什么啊,听说还有北京、上海和国外的客人呢。”

    “我刚才路过看到了那个莫军和白刚也在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