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一发脾气,他老婆还是有点害怕的,就在那面嘀咕了几声,嘴里也答应了,杨喻义也懒得和老婆计较,挂上电话之后,他又认真的向了向,这个事情赶早办理,现在要尽快的和徐海贵果断切割,绝不能在拖泥带水,这个人太危险。

    他拿起了电话,给徐海贵挂了过去:“徐总啊,我杨啊,嗯嗯,好啊,晚上找个地点我们见上一面吧?”

    电话那头徐海贵有点气急败坏的说:“杨市长,我还正准备给你去电话呢,我听说昨晚上的会议情况不大好啊,项目还是车本立在做吧,而且听说昨天半夜车本立已经放出来了。”

    杨喻义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有想到这个徐海贵怎么还有如此快捷的信息来源,本来自己还想在他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和他做出切割呢,现在看来对方什么都知道了。

    杨喻义也不再好欺骗他,怕弄巧成拙了,说:“是啊,所以我想和你见见面,看来你和这个项目真的很无缘啊,我也算尽力了,但终究是没有给你帮上忙,这无功不受禄,只好说声遗憾了。”

    杨喻义没有提火灾的事情,但他不能保证徐海贵不知道北江市公安局已经把他列入火灾嫌疑之中,现在的杨喻义也只能装着不知道。

    徐海贵在那面桀桀的怪笑一声,说:“怎么,杨市长是要和我一刀两断了吧,你也太现实了一点,刚刚有人对我有了敌意,你就要抛弃我了。”

    杨喻义只好说:“徐总啊,你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没有帮上你什么忙,很愧疚,谈不上抛弃不抛弃的。”

    “杨市长,我知道,季子强他们认为我是火灾的幕后操控者,呵呵,你信吗?好吧,就算你也相信,但现在是一个法制社会,一切都要讲个证据吧,不能因为怀疑就做出判决。”

    杨喻义在这面很是无奈的摇摇头,这人啊,不到黄河不死心,都现在这份上了,他还嘴硬,过去是没有把火灾和你联系在一起,所以我杨喻义大意了,现在回头想想,不是你干的才怪。

    杨喻义说:“徐总啊,我不是公安局的,我也不管火灾和你有没有联系,总之,我们的事情算结束了,等以后在有好一点的项目,我们在合作吧,这次我也劝你,想开一点。”

    “既然杨市长怎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再勉强了,行吧,晚上见。”

    两人挂断了电话,杨喻义也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这次的事情办的真是窝囊,平白无故的沾了一身的霉气,季子强没有对付上,还让自己搞的紧紧张张的。

    杨喻义点上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又觉得不对,自己晚上不能一个人去见徐海贵的,至少还应该带一两个证人,这样真有什么问题了,也稍微好说一点,但问题是还钱啊,这事情非比寻常,等闲的人那是绝不能随便的叫的,杨喻义想了好一会,就给建设局杨局长去了个电话,说晚上自己要见徐海贵,让他和秘书小张陪自己去。

    那面杨局长肯定是爽快的答应了。

    季子强今天也是没有出去,他推掉了工作安排,就在办公室坐着思考着一些问题,季子强反复的想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在抓捕刀疤的问题上陷入了绝路,这是一道最难逾越的障碍了,抓不住他,所有的问题都会出现不确定的变化,杨喻义和苏省长,也许包括李云中,都会用这个问题来对自己進行攻击的。

    就包括昨天晚上的省委常委会议,李云中最后答应的很干脆,特别强调了他接受自己的提议,现在想来,这个话也正是李云中老辣的地方,用车本立那是因为徐海贵的嫌疑人,但等到案情久久没有進展的时候,是不是他又可以说是因为自己用一个虚假的案件来误导了大家?

    这样的话,性质还要恶劣一些。

    所以破案是第一要务,只有让徐海贵伏法,才能彻底的让自己進入安全的环节。

    季子强点上了烟,静静的一个人抽着,这样抽了连续的好几根,但还是没有想到一个更好的办法出来,叹口气,季子强摁息了最后一只香烟,把烟盒也揉城疑团,投進了垃圾桶中,这要下楼到院子里转转,缓解一下死僵的脑筋。

    可是响起了敲门声,接着秘书小刘走了進来,对季子强说:“季書記,政府建设局杨局长说有事情给你汇报,你看见不见。”

    季子强想了下,这小子来做什么啊,不过见见也是无妨,季子强点点头。

    秘书小刘就转身离开了,很快,带着建设局杨局长走了進来,杨局长一如过去那样低头哈腰,一脸猥琐的笑着,讨好的给季子强发上了烟,季子强皱一下眉头,感觉烟抽的太多了,嘴皮都有抽嘛了,不过还是接上,让他点着。

    季子强没有离开自己的座位,指了指沙发,说:“杨局你坐吧。”

    “好好,谢谢季書記。”杨局长小心翼翼的用半个屁股坐了下来。

    等秘书小刘给他倒好水,考虑之后,季子强问:“杨局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

    杨局长说:“我就是来看看書記,看看書記你有什么吩咐没有?”

    季子强心中暗笑,这家伙,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过来混的,他应该已经听到昨天会议的情况,所以赶快来卖好显乖来了,在官场上,这样的人是很多的,季子强这些年也早就习惯于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对他们,你不能太冷,那样他们会嫉恨你,但也不用太热情,太过亲热会让他们得寸進尺。

    掌握分寸,恰到好处,这就是看自己的能耐了。

    季子强猜的还真是一点都不错,这个杨局长本来那天杨喻义召集了他们之后,他觉得季子强要倒霉了,就不打算在和季子强有什么关系的,但没想到今天一早听到了另一个结果,这杨局长唬了一大跳,心里暗暗庆幸着,多亏啊多亏,多亏老子弃暗投明了,原来这季子强还是有李云中書記的支持啊。

    他的职位和身份让他并没有对高层之间权利博弈的深刻理解,他就人为,昨天常委会上听说是李云中拍板同意了季子强的提议,一些按季子强的想法来,所以他就错误的以为李云中任然在支持季子强。

    今天来也就是讨好来的,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这倒没有什么事情,怎么,你今天也不忙。”

    杨局长就忙说:“不忙,这几天党校刚考试了,等几天就结束了。”

    “奥,奥,这样啊,那就可以回来上班了。”

    杨局长一听回来上班,心情更好了,觉得自己应该对季子强回报一点点什么,他就挖空心思的想了想,忙说:“对了季書記,晚上杨市长让我陪他去见徐海贵呢,到时候我听听他们都说些什么阴谋诡计的。”

    季子强眼皮一闪,哈哈的一笑,说:“好好,有什么情况我们联系。”季子强就不想再继续的应付他了,准备打发他离开。

    没想到杨局长却说:“肯定是有情况的,你不知道啊,这徐海贵给易局长和杨市长不少的好处呢,我估计啊,这次的事情弄砸了,杨市长还要好好的给徐海贵做做思想工作呢,不然万一徐海贵咬上他们一口,那可是口口带血啊。”

    你不要说,这个杨局长看起来真是猥琐,但脑子一点都不笨,考虑问题还是能想到点子上的,要说起来,这次徐海贵和杨喻义他们之间的合作,建设局这杨局长心里也是有点不舒服的,这徐海贵到了北江市之后,也请他吃喝过好多次,小恩小惠也还有点,但比起对杨市长和易局长来说,徐海贵给他的那就根本不算什么了,这也可以理解,在这个事情上,杨局长也实在给徐海贵帮不上太多的忙,人家那钱也不是风吹来的,不可能见个人就发吧。

    为这,杨局长心里没少嘀咕。

    他说完之后,季子强却好一会的没有说话,杨局长有点奇怪,看着季子强苦着脸在思考问题,他也是不敢打扰,只能干坐着,动都不敢动,时间短了还说的过去,没想到季子强一下就思考了好多分钟,把个杨局长难受的,眼巴巴的抽着季子强,浑身的不自在,想走吧,季子强没说话,他也不敢告辞了。

    这样维持了好一会的时间,突然季子强动了一下,在兜里摸了摸,却没有摸出烟来,季子强就看到杨局长,说:“拿根烟。”

    这杨局长如获大赦,一下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两步跨到了季子强的面前,给季子强送上一支烟,在点上,说:“季書記没有其他的吩咐,那要不我先回去了?”

    季子强用两根手指夹着烟,摆摆手,说:“等下,来坐下。”又用手指点了点对面的座椅。

    杨局长那敢多言,忙坐下,献媚的笑着,说:“季書記还有什么吩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