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将沙采佳扶上床,拉被子覆在身上的那一刻,杨喻义的眼睛被平坦坦的置于床上的这个躯体线条分明、体态优美的女人烧得烫红,谗得杨喻义只好梗一口唾沫在喉咙。

    照看好沙采佳在床上躺稳,杨喻义正要直起身离开,这时,沙采佳竟一伸手,两只胳膊勾住了杨喻义的脖子,可巧杨喻义的整张脸被勾贴到她那两只优美的凶体上,近距离的目视与接触,加上酒劲的冲力一下子使杨喻义的情感失控了。。。。。。

    终于,激情消耗怠尽。

    杨喻义困乏地闭上眼睛倒在沙采佳旁边,点滴的睡意已朦胧中爬上脑际,但朦胧中却似乎又忆起这好象并非自己的居室,也并非搂了老婆或婉儿在床上,回忆罢刚才的情景,追索起竟是搂了秘书小张的老婆在一起,便惊得杨喻义猛地从床上站直了身子。

    正当杨喻义陷入自责之中时,突然沙采佳从床上清醒过来,竟传出这样一段令杨喻义惊愣十分的话来:“杨哥。你不必这么内疚的,妹子愿意为杨哥付出,即就是那小张晓得了,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我们能有今儿的这番光景都是杨哥给的,为杨哥付出这么一点儿算得了什么呢。只要杨哥开心快乐就好。”

    “我视小张为小兄弟,兄弟之妻怎可欺?”杨喻义言毕匆忙走出卧室神情沮丧却又慌张地离去。

    到了第二天,杨喻义在办公室都打不起精神面对时常出现在面前的秘书小张,小张到像往日般和自己亲近,但杨喻义却内心总似蒙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郁,纠纏得他怏怏不乐。

    好在另一个消息让他一下子高兴了起来,那就是刚刚上面传过话来了,说今天晚上省委要召开常委会议,专门研究新屏市火灾和季子强的问题,据苏良世说,李云中書記已经默许了他的想法,不仅要对季子强做出处理,还要把北江大桥的招标方案从新调整,一个身有严重火灾问题的公司,根本没有资格在继续承建这么重要的工程了。

    这个消息就彻底的让杨喻义快乐起来了,他忘记了自己对小张的那一点点愧疚,马上叫来了小张,开始发号施令,让小张召集几个嫡系过来,准备安排一下后面的工作。

    小张依然是谦恭的记录着杨喻义的所有指示,然后赶快的去联系了。

    要不了多长时间,一些局长,副市长们就都汇聚到了杨喻义的办公室,杨喻义很自豪,也很骄傲的给他们宣布了这个消息,让他们都感受到了自己无法撼动的强势。

    而建设局的杨局长在听到了杨喻义的宣布之后,心中也是暗自惊讶,没想到结果是如此,看来自己上次给季子强的投诚有点早了,不过这样也好,嘿嘿,季子强肯定是不会说出来这些事情的,到时候自己两头讨好,实惠多多。

    当然了,这次的事情自己就要装着不知道,不用给季子强去通风报信了,到了晚上,季子强也就威风扫地,威望大减,自己何必去捧他的臭脚。

    想到这些,杨局长就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觉得他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啊。

    其实这次的事情季子强也不需要他来通风报信,当季子强一接到晚上召开常委会的时候,他已经心里很是清楚了,苏良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动手了,自己也无法回避这次遭遇。

    同样的,在省委的叶眉也在接到会议通知的时候,一下子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她不想和对方硬碰硬,因为这不是叶眉的性格,她从来都是以柔克刚,以退为進,向这样真刀真枪的,火药味十足的对垒,过去很少有过,更何况将要面对的是两个自己最直接的上级领导,这对叶眉也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她再一次的和谢部长做了一个电话沟通,虽然谢部长已经感到胜出无望,但他还是坚定的做出了支持的表态,对他们来说,这已经不完全是一场针对季子强的事情了,唇亡齿寒,在这个权力之场,很多东西是要依靠自己来争取,包括尊严和威望。

    放下电话后的叶眉才稍微的安心了一点,至少自己不是孤军作战,就算最后没有获胜,但还是要拼一把。

    应该说他们确实胜算不大。

    当夜幕降临到了北江市的省城的时候,或许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都准备好好的休息和感受生活的乐趣了,对一个省城这样的大都市,夜生活也才刚刚的开始。季子强坐在自己的小车里,正往省委赶去,车窗外是大大小小的商店那五颜六色的灯光,还有逛商店的年轻人和在路边空地唱歌跳舞的老年人,看到他们这样轻松的生活着,享受着季子强真有点羡慕不已。

    季子强感觉白天的人流没有晚上多,白天的景色没有晚上美丽,白天的商业气氛没有晚上浓,晚上是:灯红酒绿,繁华至极络绎不绝,人潮如海旅游观光,游车穿梭,拍照摄像,忙碌不停叫卖声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热闹非凡。人们悠闲地在大街上消遣着,紧张工作的大都市人们就用这样的方式扫除着一天工作的身心的疲劳。

    但季子强却无法去享受这样简简单单的生活,因为他选择的道路不同,他选择了一个最为艰难的权力之路,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既然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那就必须放弃很多简简单单的幸福。

    车穿行于人流不息的街道,时快时慢,用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季子强到了省委大院。

    走進这肃穆森严的大院,季子强自己也一下子变得庄重而沉稳起来,这个大院的后面,正聚集着北江市几千万人中的那几个佼佼者,偌大的北江市,都在这些人手中变化着,而他们的性格,脾气,爱好和习惯也都决定着很多事情的走向,这不得不说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但现实就是如此。。

    季子强踏進了小楼中的常委会议室,会议室不大,但很凝重,不管是装修的风格,还是里面家具和摆设,都走的是一个格调,但就是厚重,大器。这个时候,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了,包括叶眉也坐在里面,季子强对所有的人笑了笑,然后和叶眉打了一个招呼,说:“秋書記今天看起来很精神啊。”

    叶眉一笑:“少乱拍,我有什么精神的,你才是我们这些老太婆,老头子里面最精神的人,是不是啊,老谢。”

    谢部长呵呵的笑着,说:“是啊,是啊,年轻就是好。”

    旁边坐着的省宣传部的秦部长就搭了一句话:“老谢,你就是年轻的时候,我估计也精神不起来,你看看你都长的有多园了,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没苗条过。”

    谢部长哈哈的大笑,说:“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想当年啊,那时候我老谢也是风度翩翩,潇洒英俊的。。。。。。”

    门口就响起了李云中一声话:“你算了吧,不要到这吹牛了,又不是没见过你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比现在还难看。”

    会议室一下就响起了一片哄笑声,笑声中,李云中和苏良世也跨入了会议室。

    谢部长就嘿嘿的一笑,说:“云中同志啊,咱们不带这样揭短的,你还说我,你年轻的时候,唉,也是惨不忍睹啊。”

    李云中笑着从谢部长身边走过,拍拍他的肩头,就到了季子强的身边,也是用手摁了一下季子强的肩头,说:“是不是你引起的比美大赛啊。”

    季子强很无辜的说:“他们都想和我比,我也是没办法啊。”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李云中就和苏良世一起坐了下来,等省委办公厅的工作人员帮他们把水泡好离开之后,李云中才微微的扫视了一眼所有在座的领导,说:“大家平常都忙,今天就占用你们一点休息时间,一起讨论几个问题吧,因为会议开的比较急,所以也没有提前送发议题给大家,大家谅解一下吧,下面就请良世同志谈谈今天会议的议题。”

    李云中的话一开始说,刚才这些人都一下收敛了随和的表情,每个人都变得认真和严肃起来了,不要看李云中说的轻描淡写,但这里的人几乎都知道今天所要涉及的议题是什么,对他们来说,这无疑是一次难以避免的遭遇战,当然,看一看那端然入座的叶眉等人,也都在脸上挂起了冷峻,只怕事情会很棘手啊。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咳嗽,会议室很安静。

    苏良世低垂着眼睑,谁都不看一眼,从放在桌上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材料,缓慢的翻开,依然并不抬头的说:“今天的常委会是我提议要求召开了,本来不想惊动大家,但涉及到我们这里的一个同志,所以我们不得不慎重一点。”

    说到了这里,他才抬头,用深不可测的眼光看了一眼季子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