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本来不怕查的,但形式的发展却不得不让他担心起来,因为调查组显然是很有针对性,他们也找王稼祥,岳苍冥,吉琼玉等人了解情况,可是在和他们的谈话中,调查组是漫不经心,也是简单短暂的谈一谈。

    只有在和杨喻义手下的那些局长们,包括常务副市长杭正固谈的时候,不仅问的详细,而且还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并且在谈话调查记录上,大都采用了他们的谈话内容,这一且都是调查组里面一个钟菲依的关系户偷偷给钟菲依说的。

    钟菲依把每天调查组的最新進展都不断的回馈给了季子强,但季子强是越听越心惊,里面已经是隐隐的有了一个雏形,那就是在招标的过程中,季子强给与招标组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他依靠他市委書記的权利,推翻了最初招标组定下的方案,力排众议,把车本立推了上来,对此,很多同志是有看法,也有意见的,但都顾忌于季子强的权利,只能忍气吞声接受这个现实。

    面对这样的状况,就是季子强知道了情况,现在他也一时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个现状了。

    而且就在第三天中午,季子强又接到了一个更可怕的消息,省公安厅亲自出面,控制了车本立,可以想见,连北江市的公安局都不使用,这就是已经对北江市领导产生了怀疑。

    正如暴雨之前往往先要打雷一样,这些动作季子强把他们都看成是一种造势,是的,这是苏良世在对季子强发出最后攻击前的一种造势活动,他要用这样的形形势,让北江市那些徘徊和犹豫的干部都赶快站到一个准确的定位,让他们在季子强的问题上多添一把柴火,同时,也要看看叶眉等人的反应,以便做好应对的准备。

    为这个事情,叶眉是专门的找到了李云中,这天下午,李云中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有坐定,叶眉就敲门走了進来。

    李云中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许多的副手,心中是有点羡慕的,多年轻啊,就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想当年自己在叶眉这个岁数,还在下面市里做市长呢?对了,那个时候乐世祥是市委書記,那些往事回忆起来真的很遥远了,特别是乐世祥啊,自己和他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也真搞不懂两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有时候李云中觉得自己从乐世祥那里学到了很多经验,应该感谢一下乐世祥的,但又有的时候,李云中觉得也正是因为乐世祥一直压制着自己,才让自己变得晋升艰难,但不管怎么说吧,往事还是值得回味的。

    李云中脸上有一种迷蒙的神情,看的叶眉有点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服装不对,但好像没有啊,自己还是这身经常在办公室穿的灰色套装,那李云中書記的眼神怎么会这样。

    叶眉有点局促的看着李云中,她的心里实际上对李云中还是有些畏惧的,这些年了,李云中给叶眉的感觉都是朦朦胧胧的,从来叶眉都没有摸清过李云中的想法,他过于的沉稳,过于的沉默寡言,给人都是有些不自觉的压抑的感觉。

    可是今天叶眉却也准备豁出去了,从这几天的局面来看,苏良世真的准备对季子强下手了,叶眉觉得自己不出面干预一下,那会助涨苏良世的胆量和冒险精神,而且叶眉还看出了,在这件事上李云中似乎采取了默许和认可的态度,这和前几天自己与谢部长设想的一样,李云中是站在了苏良世和杨喻义一遍,那就加重了季子强的危险程度。

    从理智的角度来说,叶眉其实不应该来找李云中,因为大家都看得懂形势,只怕找了也是白搭,但从感情上来说,叶眉是一定要管一管的,她不能任凭别人对季子强的践踏和打击,就算是没有什么效果,自己也必须走这一趟,就算是对自己心灵的一种安慰。

    在叶眉看着李云中的表情,自己很奇怪的时候,李云中一下就收拢了自己对往昔的缅怀,笑一笑,说:“秋書記来了,坐吧,坐吧,我也刚回来。”

    叶眉就在李云中的对面坐了下来,李云中的秘书在给她泡着水,叶眉随意的问:“書記到什么地方去了,看你很疲惫的样子。”

    “是累啊,今天到好几个工地去看了看,检查了一下,北江市大桥的火灾让我寝食难安啊,所以到棚户区工地和省钢新厂都转了转,安全第一,这一点很重要。”

    事实上李云中从叶眉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了叶眉要说点什么了,所以他也不想绕弯子,就直接的提出了安全事故问题,为自己一会回避叶眉的追问,搪塞叶眉的责难做好铺垫,让叶眉知道,安全问题自己很重视,所以围绕这安全问题,自己必须做出一些措施,哪怕是过了一点,也在所难免。

    叶眉皱了一下眉头,姜还是老的辣啊,自己还没开口,李云中就先设定好了防御阵地,好整以暇的等着自己冲上来。

    那就冲吧,叶眉心一横,说:“安全的确是个大问题,但我觉得,也不能因为这个问题,就搞起派别斗争,这样不好。”

    叶眉是以独特的女性委婉,温驯传诵于北江市的政坛,所有人都说她涵养最好,没有人见过叶眉发脾气,她在处理任何问题的时候,都能和颜悦色。

    但今天,显然的,叶眉抛弃了她一贯的谨慎,说出来的话也是咄咄逼人,火药味十足,这不得不让李云中心里一震,看来叶眉要为季子强冲锋陷阵了,这也难怪,季子强是叶眉一手带出来的,她是不会允许别人轻易的伤害,但这次啊,恐怕由不得你叶眉了。

    李云中眉毛一挑,严肃,冷静的说:“紫云書記啊,你这话有点偏差了,怎么是派系斗争呢,你说的有点危言耸听,我知道,你说的是北江市的问题,也知道你对省政府这样处理季子强的事情有看法,但是,同志啊,我们不能想当然,更不能先入为主的做出一些过激的判断。”

    “过激吗?我到不觉得过激,试问一下云中書記,他政府怎么能把一场火灾扯到招标的问题上去,这是不是牵强夸大,无中生有,我也理解,苏良世同志并不喜欢季子强,但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来看待,而不是无限的上纲上线。。”

    李云中觉得自己今天恐怕有麻烦了,一向都温婉客气的叶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样的锋芒毕露,这样的咄咄逼人,自己今天要是不能压制住她,那么对北江市的事情也就只能半途而废了,要知道,一个省委副書記也是很够资格和自己对垒一把的。

    “紫云書記啊,我觉得你今天情绪有点不太对,事情虽然是北江市的,但省政府怎么就不可以做出他们的判断呢?你有你的看法,这很正常,也可以保留,但省政府也有他们的自主权利,要知道,我们不能事事都想凌驾在省政府的上面,有的事情我们可以过问,但不能瞎指挥。”

    叶眉端起了茶水,喝了一口,说:“我也没有想要凌驾在省政府的头上,云中書記,我这不是来和你商量的吗?我觉得,有的事情作为省委还是要出面干预一些问题的,不然我担心,不管是北江市,还是北江市,都会因为这件事情变得不太平静。”

    叶眉这话说的很是客气,但话意中那锋芒依然是犀利的,她在隐隐约约的告诉李云中,假如这件事情李云中没有处理好,恐怕会给北江市带来很多不确定,不团结的状况,作为叶眉,当然心中也明白李云中此刻的心态,没有哪一个新上任的领导愿意局面混乱的。

    是的,李云中是有这样一个担心,但要知道,李云中更有对季子强的一种担心,季子强和颜教授配合默契的对自己進行着攻击,自己是不能就此罢手的,那样的话,季子强会在北江市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北江市这是一块举足轻重的地盘,绝不能丢失,更不能失控,在涉及到巩固权利这个大命题中,李云中是态度坚决的。

    所以在李云中一阵的沉默后,他静静的笑了笑,说:“紫云同志啊,你把事态夸大了,你要相信省政府,也要相信我李云中,事情到不了那个地步,北江市的天还塌不下来。”

    李云中话中藏刀,已经是明白无误的告诉来叶眉,在他和苏良世的联手下,北江市是没有什么可以撼动局面的,他们是能应对任何人,任何势力的挑战。

    叶眉明白了,她听出了李云中的心声,看来这一次李云中是铁定了心要对苏良世支持一把,自己该怎么办呢?叶眉一时语噻,实事求是的来讲,叶眉也知道,在北江市要是目前这样个状况,自己是无法力挽狂澜的,这是一个很真切的现实问题,但叶眉还是决定拼一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