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狠有点得意洋洋的笑笑对华悦莲说:“这是我一个哥们,不过你不要随便搭理他,他有个毛病,见了美女爱流鼻血。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赵远大装出生气的样子说:“哎,哥哥,美女面前不要这样埋汰我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个人物。”

    季子强呵呵的笑笑,给他们做了介绍,一听华悦莲也在市里上班,还是个警察,赵远大就问:“妹妹,那以后车让扣了我可是要找你帮忙的。”

    华悦莲很认真端详了一会说:“你准备给我多少好处费,让我帮你徇私舞弊。”

    几个人一起大笑起来,赵远大又说:“不容易啊,认识季子强这么久,从来没见你带过女朋友吃饭,今天真是难得,难得,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也有女朋友的这一天。”

    季子强眨眨眼说:“低调,低调,别让人家感觉我发育不正常就好。”

    赵远大也接了一句:“管别人说什么啊,鲁迅曾经说过:“说自己的话,让别人走去”。”

    说完他看看季子强和华悦莲在奇怪的望他,就又说:“不是鲁迅说的吗。”

    季子强很正经的说:“是鲁迅说的,记得那是在一个“红叶疯了的时候”他说的。”

    饭桌上几个人嘻嘻哈哈笑这吃着,一混就过了个把小时,再后来季子强身上没烟了,就到外面买烟,司机要去,季子强摁住他,说自己去买,今天给小王师傅服务一次,赵远大也说他去买,季子强就说:“那行吧,你陪我出去买。”

    走出包间,赵远大才有点沉重的问季子强:“兄弟,我今天听你们中学的李校长说,你怎么让人给坑了,挺严重的是不是。”

    季子强淡漠的笑笑说:“是啊,打了个盹,就让人把我灭了。”

    赵远大骂了一句什么,又说:“那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季子强摇下头说:“有打算,但现在还没想好,以后跟你干吧。”

    赵远大嘿嘿的笑了说:“你小子,还调戏我,说吧,有什么我能出力的地方你就说。”

    季子强想想说:“下一步的打算真还没有想好,这样吧,今天晚上你睡觉晚一点,我路上在想一想,回到洋河县了给你打电话。”

    赵远大满不在乎的说:“行啊,我睡觉本来晚,你就想好,要是想到市里做点什么生意的,我钱不多,但只要你开口,我都会想尽办法给你解决,这点不是吹的,哥们在柳林还是耍的开。”

    季子强拍拍赵远大的肩膀说:“好,等我电话,我已经有个大概的构思了。”

    两人买好烟,季子强要结账,赵远大死活不肯,最后季子强也只好由他买单了,回到了包间里,季子强给司机小王也扔了一包说:“今天是辛苦你了,吃好了我们就准备走。”

    几个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一起站了起来,走出了饭店。

    赵远大和季子强有说了几句话,就各自上车分道扬镳了,季子强他们的车子到了市委大院门口的时候,季子强让车停下了,我犹豫着说:“只能送你到这个地方了。”

    华悦莲当然很理解他,他是不会现在去见老爸的,今天虽然季子强没有提过一句老爸,但就自己的感觉来说,他这次调离洋河,受到处分,肯定和老爸是有关系的,只是事情实在太复杂,自己真的搞不懂。

    华悦莲就轻轻的握了一下季子强的手说:“我先回家了,你回去的路上慢一点,记得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季子强手上也用一点劲,握一握华悦莲的手说:“嗯,我知道。”

    华悦莲下车,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说:“记得每天早晨打电话叫我起来上班啊。”

    季子强就笑了,在夜色中他的牙齿和眼睛都烁烁的闪亮。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很少说话,到是司机小王跟到很好奇的问:“季县长,你那女朋友怎么调市里来了,她们家还住在市委大院,那一定是有点来头的。”

    季子强帮小王点根烟,怕他疲乏,一面给他递烟,一面说:“是啊,来头还不小呢。”

    小王长长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堆浓烟后说:“季县长,那你这事情你就没有想下,通过你女朋友家里的关系给活动一下,通融一下。”

    季子强有点好笑了,就叹口气说:“难啊,就怕她家不给帮忙。”

    小王忙问:“这小季是谁家的闺女,关系硬实不”

    季子强说:“硬,相当的硬,她是华书记的女儿,你说她家关系硬不硬。”

    小王一下子就瓜了,好半天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只好摇摇头,说:“唉,想不通,想不通。”

    两人一路再也没有说其他的话了,晚上车少,也好跑,要不了多久就到了洋河县,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给华悦莲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到办公室了,一路很顺利。

    挂上电话,季子强在房间里来回了走了几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给赵远大又挂了个电话,两人在电话中唧唧歪歪的说了好长时间。

    这个夜晚对季子强来说是很幸福的,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做到过愉快的梦了,而今夜,他梦到了鲜花和云彩,梦到自己躺在万花丛中,身边的彩蝶翩翩起舞,天上的云彩色泽美丽,他再也没有了忧愁,华悦莲呢好像后来也过来躺在了旁边,他们卿卿我我,一直到天色大亮。

    从第二天开始,季子强又和往常按时的工作和上班了,该跑的地方,什么郊区啊,工地啊,种植示范园啊,他都是没事了转转,所有人看他的眼色都不太对,有怜惜,有同情,还有不以为然的,认为他都马上要走了,何必呢还给洋河县卖的什么命,有那时间不知道自己休息一下啊。

    但季子强不这样认为,他就算是要走了,也要走的光明磊落,也要走的让人无话可说,所以他继续着这让人摇头的工作。

    吴书记和哈县长也是不在来招惹季子强了,对于一个战败的将军,最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他们都回避着季子强,就算遇见季子强给他们请示什么问题,他们也毫不犹豫的放行让道,是啊,就让他再享受几天权利的滋味吧。

    这几天,季子强的电话明显的少了很多,有很多不重要的事情,别人就不用来找他了,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也不必来找他,他说了只怕也执行不了。

    当然了,还是有一些关心和慰问的电话,大都是来向他表达一种哀思和同情的,这样的电话不来还好,来了徒增季子强的烦恼。

    他不希望有这样的烦恼,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等待,等待最后那一刻的到来。

    那一刻已经来了,一大早,在柳林市为华书记的办公室里,纪检委的刘永东书记正手拿一份调查报告和处理意见书,站在华书记的面前,华书记大概的浏览了一下,上面清楚的写着对季子强这种缺乏党性,脱离组织的违纪行为给予党内警告处分一次,同时调离现在的工作岗位,而在这份意见书后,还有一份组织部门的人事调动任命书,上面也赫然写着免去季子强的洋河县副县长一职,调任到市供销社,担任副主任一职。

    华书记不用在细看了,此事已经算结束了,他对刘永东说:“永东同志,下午吧,下午你和组织部联系一下,就跑一趟洋河县,在辛苦一下,把这件事情落实了,对了,我已经给洋河县人大也打过招呼了,你们去了先和他们联系一下,你们还是按正常的程序走,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刘永东心里为季子强有点不值,这样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怎么就看不清柳林市的局势,非要和最高权利来抗衡,没听人常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这话吗

    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一块好钢。

    刘永东淡然的说:“行,我一会就和组织部联系,看他们是谁过去,华书记要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了。”

    华书记郑重的在处理书上面签上了字,把它递还给了刘永东,很严肃的说:“其他没什么事情,你去吧。”

    看着刘永东的离开,华书记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歼灭战打的很漂亮,不仅砍断了叶眉的一支触角,还在常委会上压制了叶眉的气焰,让那些左右摇摆的常委,做出了最终的选择,投向了自己的麾下,那么接下来这个骨牌效应就会像瘟疫一样的开始发酵,蔓延,要不了多长时间,在整个柳林市里,就会出现一边到的政治格局,而自己选择的这个时间点也恰到好处,叶眉想要挽回败局,想要发动反击,都来不及了,重整旗鼓那是需要时间和契机的,现在这两样她已经都没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