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只是懒洋洋的朝江可蕊挥了挥手,示意不要打扰他的美梦,气的江可蕊掐着腰刚想发作,但看到季子强菱角分明的面孔,高挺坚毅的鼻梁,她却怎么也叫嚷不起来,心想算了,还是让老公多睡一会吧,最近工作忙,压力大,他太辛苦了。

    “儿子,你以后可不能跟你爸那么懒啊。”嘴上虽这么教育儿子,但心里却为他老爸心疼着,女人就是这么的刀子嘴豆腐心。

    儿子小雨朝江可蕊憨厚可爱的笑了笑,也不知道他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江可蕊抱起儿子亲了亲,小孩子就是惹人喜爱,自从有了孩子,江可蕊感觉自己的一生似乎才有了光彩,从两年前在医院生儿子时起,就决定将一生都奉献给老公和儿子,要将儿子培养成一名超级天才,不过季子强却认为,小孩子只要开心就好,能平平安安就好。

    但不管怎么说,江可蕊后来还是要把季子强叫醒的,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公可是从来都不会迟到的。

    季子强起来之后,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准备离开了,江可蕊更好也要走,就说:“等下我,我送你过去。”

    季子强喜欢走路过去上班,这里反正也不远,但看到妻子那样子,也不能扫她的兴致,季子强就笑着说:“好吧,我们一起走,今天要沾老婆大人一点光了。”

    江可蕊嘿嘿的一笑,挽着季子强下了搂,刚上车,季子强想到了一个问题,就说:“对了可蕊,有个事情恐怕得你帮忙一下。”

    江可蕊发动了汽车,一面起步,一面说:“什么事情啊?还说的正儿八经的?”

    季子强说:“我想让你帮忙调个人,调到你们电视台去。”

    “奥,谁啊?”江可蕊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颜教授的女儿,颜菲菲,现在她在省歌舞团工作,我看和你们业务上还有相近之处。”

    “颜菲菲?就是那个北江第一美女之称的颜菲菲?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你为什么要帮他调动?你和他什么关系?。。。。。。”

    季子强在江可蕊连珠跑一样的询问下,头有点大了。

    季子强就耐心的给江可蕊讲起了事情的经过,也说到了自己为什么要帮颜菲菲的想法,当然了,季子强会把最让他热血沸腾的那一段省略掉的,这也可以理解,要是我,肯定也不会说的,何况季子强呢?

    季子强的讲诉让江可蕊也动了恻隐之心,说真的,江可蕊从来都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人,在季子强说到颜菲菲因为父亲的事情,快要家庭破裂,失去儿子的撫养权的时候,江可蕊自己都听的热泪盈眶了,后来她重重的点点头,说:“行吧,我今天就给台长说一下,找找这个颜菲菲的特长,把她商调过来。”

    季子强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说:“嗯,嗯,好,那就麻烦老婆大人了。”

    江可蕊转过头,等了季子强一眼,警告说:“不过你听好,不能有其他的什么想法。”

    季子强马上就指天画地的说了起来,说自己怎么怎么的忠贞不贰啊,怎么怎么的守身如玉啊,嘿嘿,我们读者同志都是知道他实际上是一个什么嘴脸的,他就装吧,装吧。懒得揭发他。

    车就到了市委大门口,江可蕊停下了车,说:“对了,那你怎么处理这个颜教授的博客的问题呢?现在搞不好李書記心里对你已经有看法了。”

    季子强叹口气说:“是啊,这个问题是很麻烦呢,现在只有先找到撰写博客的人,撤掉帖子再说吧。”

    江可蕊却摇摇头说:“难,只怕很难找到这个撰写博客的人了。”

    季子强略带惊讶的问:“为什么?”

    江可蕊说:“你要知道,那种博客其实谁都可以注册的,万一是一个对你有意见的人,故意这样写一篇,你还能找得到?所以我觉得难?”

    季子强却在江可蕊这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愣住了,江可蕊的话一语惊醒了梦中人,这蜻蜓点水的无意之言,对季子强来说,犹如醍醐灌顶般的让他醒悟了过来,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季子强心中便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了,这个思路很明确,已经不用在去判断和思索了。

    季子强慢慢的下了江可蕊的车,低着头往办公室走去,一面走,季子强一面不无感慨的摇着头,真厉害啊,自己还是小看了杨喻义和苏良世了,自己只考虑到他们会在火灾上面做文章,忽略了他们更为精细的设计,他们也看出了自己的退路,所以他们这一套组合拳就接踵而来,他们用颜教授一个虚构的博客,就完全的封杀了自己想李云中求援的线路,不要说此刻的李云中不会帮自己,他会不会转而站在苏良世他们的一面来收拾自己都极有可能了。

    季子强觉得自己正置身在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四周是一片的黑暗,自己的身体不断的随着漩涡在下沉,在没落,没有人能帮自己。

    季子强的情绪跌落到了极点,他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去采取适当的方式来阻止事态進一步的恶化,他只能等待,等待事情最终的演变结果。

    如果说季子强还有一点点希望的话,那就只能是希望省委在对待这个问题的时候能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一下,能明白火灾和招标根本都没有必然性,当然了,这事实上只是季子强的一个希望,会不会这样走,现在很难说。

    季子强想的一点都没错,是很难说的,就像现在苏良世正坐在李云中的办公室想的一样,到底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和季子强联系在一起,就要看坐在自己对面的李云中最后的态度了,刚才,苏良世已经把省政府韩副省长和办公厅调查火灾的情况给李云中做了一个汇报,在汇报中,苏良世几乎是没有掩饰的,很直接的就把火灾和招标联系在了一起,而且还把招标和季子强联系在了一起。

    不过到现在为止,李云中并没有说话,他一直在听着苏良世的汇报,偶尔的,他会眯起眼来思考一下,但也仅仅是思考一下,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苏良世说完了,他抱起了茶杯,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口,放下了水杯,想了想,又说:“云中書記啊,你看看这事情该怎么处理?”

    李云中缓缓的松开了一直皱着的眉头,说:“调查的情况如实吗?”

    “当然了,这是韩省长亲自带队做的调查,要不我让他过来?”

    “那到不必了,但这样似乎有点牵强,第一啊,火灾到底是因为什么发生,现在还没有一个定论,这应该等消防局有了鉴定之后才能得出结论,第二吧,好像怎么说也不应该和季子强同志有太大的瓜葛,就算他作为北江市第一负责人吧?但似乎也不能上纲上线吧?”

    苏良世眼光中闪过了一丝黯然,这李云中还在保季子强啊,要是这样,自己岂不是白费心机了,他忙说:“单单是一个火灾确实算不得什么,但云中書記啊,正式因为这个火灾,才让我们发现了在北江市管理和领导中存在的很多不正之风,权利是什么?是为了维护公平和公正用的,但显然的,北江市季子强同志在招标过程中使用了不当的权利,这一点想必你也是有些了解的。”

    苏良世还在苦口婆心的说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换做别人,事情好办的多,但偏偏是季子强,是一个省委常委,这就让事情有些棘手了,没有李云中态度明确的支持,凭自己是很难撼动季子强的。

    李云中当然是了解的,从招标结束之后,徐海贵就通过了他的秘书把季子强告了,而且,李云中还知道,季子强在改变招标结果中,多多少少有一种想要杨威立万的心理,同样的,现在苏良世他们要把这个火灾转嫁到季子强的头上,也是为了打击和压制季子强在北江市不断冒起的威望,单单这一个火灾来说,是打不垮季子强的,只能说让他受到一次阻击,让北江市的权利不再完全的倾斜于季子强。

    这对李云中来说是一道很难权衡的问题,要说起来,最近他对季子强也是感到有些棘手,特别是季子强在这次颜教授的问题上,总让李云中感到疑虑重重的,太多的巧合都出现在季子强的身上,这就有点讲不通了,为什么每次颜教授的事情后面,都会有季子强隐隐约约的影子在。

    李云中心中也多次想要否定这些,可是事实胜于雄辩,他不得不对季子强加强防范了,那么同意苏良世的建议,给与季子强一次教训?让他收敛一些,老实一点?

    李云中沉吟了好久,让苏良世也紧张了好一会。

    “那么良世同志啊,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李云中总算开口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