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更是第一次有肌肤接触,感觉面前这个女人,浑身对他都有挑战味。尤其细长的腿,柔軟细腻的肌肤,令他不能不心痒,女人不动了,两只眼睛呆呆地看着季子强,闪现出一种奇怪而又吓人的目光。

    季子强心里骇然,这女人像是一瓶贮存满了的火药,瞬间就能炸开。

    季子强赶忙站起来,为女人沏茶,趁机也让自己平定,女人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笑出了声:“一个大書記,就这点小事,就把你折腾成这样,真没出息。”

    这话让季子强从容了许多,想想也是,有啥紧张的,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能吃了他?

    他就笑笑,问:“你认识我?”

    “刚刚在你揉脚的时候,我想起了你,你是季子强,是北江市的書記。”

    “奥,既然知道我是谁,相比也知道我的来意“。

    “来意?我的家垮了,我老爸瘫痪了,我老公也要离开我了,他觉得是我们颜家给他带来了不幸,他要和我离婚了,所以你的来意对我实在意义不大。”

    说到这里,这个女人再也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伤感和嚎啕大哭,这样的哭声带给了季子强一阵阵的凄然和伤感,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但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本来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让颜教授给毁了,这怪他吗?他有错吗?似乎也不是。

    但他这样做就对吗?好像,这个。。。。。。季子强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女人哭的时候依然是美丽而楚楚动人的,犹如梨花带雨,她一面垂泪,一面唏嘘着说:“因为老爸的事情,我们单位也让我停止工作了,季書記,你能帮帮我吗?我还有个儿子需要照顾,我不能没有工作。”

    季子强一股凉气就从后背传到了大脑,说:“你叫颜菲菲是吗?”

    “嗯,是啊。”

    “你在那里上班?”

    “我在北江市歌剧团。”

    季子强点点头说:“好吧,我会想办法让你尽快的恢复工作,至于你和你老公的事情,我理解你们,但希望你们能共同度过难关。”

    颜菲菲苦笑了一下,慢慢止住了哭声,说:“晚了,晚了,这老马家的人,就是那种扑红踏黑,锦上添花,落井下石的人,过去老爹是教授,他们还能勉强好好的对我,自从老爹的事情闹起来,我们已经吵过很多次了,老公在下面县上是公务员,他最怕有人影响到他的前途,现在单位也把他停职了,他见了我眼睛都黑了。”

    季子强叹口气,这样的情况他能理解的,从老马那性格上就能看到他儿子的影子了,对一个从政的人来说,毁掉了他的政治生命,这比要他的人命都恼火,所有阻碍其仕途的因素,他都不会原谅,何况现在的颜教授已经成了北江市高层眼中订,抛去这个关系,割断这份联系,肯定是这个女人的老公的首选。

    季子强有点无力的说:“你也不要难过,好好和他谈谈吧。”

    颜菲菲就摇摇头说:“我也累了,不想谈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继续上班,这样我就有对儿子的监护权,我要是没有工作,儿子也不能判给我照顾,季書記,你帮帮我好吗?为了儿子,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让我继续上班,我做你二奶,做你情人都成,绝不影响你家庭,也绝不要你一分钱,好吗,好吗?”

    季子强的心开始在流血了,这个女人仅仅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就是要有工作,能照顾自己的儿子,就愿意付出自己的身体,这难道是母爱?这样的爱是对是错呢?

    季子强今天才发现,每天在办公室里根本接触不到这些老百姓的生活,今天自己的心灵也遭遇到好几次的撞击,他也遇到了很多需要思考的东西。

    犹豫了好一会,季子强才说:“你会恢复工作的,我帮你。”

    颜菲菲的脸上就一下出现了一种艳丽的生机,她痴痴的看着季子强,好一会,好一会才说:“谢谢季書記,谢谢你,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了。”

    季子强将沏好的茶递给颜菲菲,嫩绿的叶子在玻璃杯中慢慢舒展开,让人生出无限联想,季子强看着绿叶,让自己慢慢的沉淀了下来,悠悠的说:“不,你不是我的,我们是朋友”。

    “朋友?我和市委書記是朋友?”颜菲菲有点难以置信的重复着季子强的话。

    季子强很认真的说:“是的,我们是朋友,所以我应该帮你,至于其他的东西,你不用考虑。”

    颜菲菲摇起了头,她的目光忽然又火辣辣的,望住季子强,季子强一阵热,顿时又不自在起来,颜菲菲妩媚一笑:“我愿意为你付出,从你帮我揉脚的时候,我就看出了你是一个难得的好人,我需要感谢你,也需要你给我带来生活的希望。”

    这眼神,又让季子强想到她刚才抱住自己的那股疯狂劲,还有她裸~体时候,全身的那种美丽和妖娆,季子强心就怦怦跳得收拾不住。

    季子强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把胸中的热浪都吹出了身体,一字一顿的说:“真不要这样。”

    季子强的表情是严肃的,也是庄重的,这就让颜菲菲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好色的官员,他不会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更不会包什么二奶,三奶的,他是真心的相帮自己。

    这样想着,颜菲菲的眼中又滴下了泪水,不过这一次是感激的泪水。

    好一会,她才想起:“对了,一直没问,季書記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季子强也才恍然的想起了自己今天过来的任务,他就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详细的说了颜教授那个博客的事情,也暗示了颜菲菲,这样在弄下去会出大麻烦的。

    颜菲菲很诧异的听着季子强的话,在季子强说完,颜菲菲摇摇头,说:“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绝不是我老公或者我认识的人写的,更不会是我老爸和我写的,因为所有我认识的人,现在都在躲避着我们,你想下,谁会帮老爹?”

    季子强其实在没有说出这番话之前,也在心里早就排除了颜菲菲,至于她的老公,从目前的情况看,也绝不会在为颜教授受到牵连的,但,要不是他们写的,又会是谁呢?

    连黄涛自己都排除了,剩下的人根本就想不出来,季子强觉得自己今天可能会无功而返了,不过他也不后悔,至少认识了颜菲菲,让他对这个社会又多了一些理解,多了一些深思。

    季子强还是有一个疑点,那就是颜教授这些内幕材料是怎么的来的,季子强看过,很多东西不是内部人员根本都拿不到这些一手资料,他不过是一个教授,应该和省政府像个很远,他们本来不会有相互交集的地方?

    季子强想了想,问:“你父亲好像掌握了一下东西?是这样的吗?”季子强没有说出笔记本的事情,他想从另一个侧面了解一下事情的内情。

    颜菲菲对季子强的问话最初是有点警觉的,她犹豫着看了好一会季子强,不过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男人不是坏人,不仅不是坏人,自己的心里还多少对他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她咬了一下嘴唇,决定告诉季子强:“是的,我老爸有一个学生,在省办公厅工作,他掌握了很多内幕,我老爸还有一个笔记本,但不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了,我一直都没有找到,所以到底他掌握了一下什么,现在我也说不清楚,但肯定的,他是知道一些什么。”

    季子强心中也就释然了,这就对了,只有这样,颜教授的信息才能得到,但他真是过于迂腐了,还是知识分子那种性格,他哪里知道现在的官场是什么样子,单单凭着一腔正直,一腔坚韧就像成为垃圾清理者,太幼稚了,他不仅让自己变成如此的模样,也让他的家人整天为他担惊受怕,唉!

    季子强站了起来,看来事情有点复杂起来了,自己还是在从其他的角度来思考一下这些问题吧。

    季子强离开了颜菲菲的家里,回到了市委的办公室,这时候已经快下班了,季子强在办公室又想了一会事情,才回去吃饭,吃完饭儿子小雨有点困了,季子强也有了倦意,带着儿子倒头大睡,一会江可蕊收拾完了厨房,看着江可蕊酣睡时舒适的表情,不由喜上眉梢,这些日子他可没少操劳。

    “你们爷俩就睡吧,好好的休息一下。”江可蕊也不打扰他们,悄悄的到客厅。

    到了季子强快上班的时候,江可蕊有進去看了一趟,儿子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的,已经坐在床上玩起了玩具,可老公季子强还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跟个死猪一样。

    江可蕊走到老公身边,朝着季子强额头亲吻道:“懒猪老公,快起床,该上班啦,哈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