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很快的说:“不用了,我今天很忙,我只想问一下,那个颜教授的博客是怎么回事?”

    对于他的这个问题,季子强一下就感觉到很突然了,这李云中怎么会如此快的就看到了那个博客,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但是季子强却不想让李云中知道自己一直都同黄涛保持着联系,便小心地说道:“我刚才了解了一下,颜教授目前还处于昏迷阶段,所以可以肯定这个博客是有人在假借颜教授之名制造噱头,未必可信。”

    李云中沉吟道:“看来你的朋友对北江市可是关心得紧,而且这两次的帖子你也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

    季子强就觉得李云中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了,自己的朋友?李云中指的是谁?是黄涛吗?他是自己的朋友吗?看来连李云中都人为这个博客是黄涛写的,而且他还认定了自己和黄涛的关系很好,因为上次黄涛在《瞭望》上的文章,对自己也也大加赞誉。

    想到这里,季子强就觉得冷汗开始冒了出来,因为他刚才就觉得眼熟,现在一想,这个博客上很多用词和语句,包括对自己的赞誉,几乎和上次《瞭望》上黄涛的那片文章很相似,写作手法也接近,这发现让季子强一下就毛骨悚然了。

    “李書記,我正在联系颜教授的家属,查找一下这篇文章到底是谁写的,我会尽快的让他们删除。”

    那面李云中轻描淡写的说道:“删不删也没什么关系的,我也不是第一次让人唾骂了,只是我希望你告诉他们,事情不过做的太过份了。”

    季子强突然的就有了一种裤裆里抹上黄泥巴,是不是屎说不清的感觉了,从李云中的口气中,似乎他已经认定了自己和颜教授的关系,但这个事情根本不好解释,特别是涉及到这样的误会,根本不能多说,深说,浅说,都会越说越麻烦的。

    季子强瞬间就头大了。

    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的情况下,对面李云中酒吧电话挂断了,季子强手里拿着话筒,呆呆的坐在办公椅上,好一会脑袋都是空空的,不由的,季子强真想骂娘了,骂颜教授,骂那个写博客的人,这个时候写这玩意,不是害我吗?

    自己本来正想着找李云中支持一下,来抵御苏良世的攻击,现在看来,不仅李云中不会支持自己了,说不定他心中对自己更加的猜疑,对官场中的每一个人来说,猜疑和防范是必有的性格,李云中也不例外,他要是一个心里不装事情的人,只怕也走不到今天。

    季子强有点沮丧的慢慢放下了电话,没想到电话有响了起来,季子强再次接上,是文秘书长的,他说:“我刚刚联系了一下,颜教授的女婿电话不通,我问了他的父亲,他说这孩子回来之后,单位就停止了他的工作,他也是心灰意冷的,害了一场大病,住院呢。”

    “奥,这样啊?”季子强觉得既然住院中,肯定是不会写这个东西了,那还有谁,对,颜教授的女儿呢?

    季子强刚想到这里,就听文秘书长说:“颜教授的女儿到是联系上了,是我找政协老马要的他儿媳的地址,我说你想见见,所以老马就告诉了我。”

    “他们没在一起住?”

    “嗯,单独住在的。”

    季子强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见见这个女人,不管怎么说,帖子要赶快删除。

    文秘书长就在那头说起了对方的地址,地方倒好找,小区也不远,季子强从哪附近过了几次路呢。

    季子强想了好一会,还是决定去看看,至少要告诫一下对方,这样的东西写出来会惹上麻烦的,不仅仅是给自己麻烦,说不上写的人也会有麻烦。

    季子强也不准备带人一起去,现在李云中对自己和颜教授的事情已经是有了很多的怀疑,让人知道自己接触颜教授的家人,会让自己更说不清的。

    季子强给小刘叮嘱了几句,说自己要出去一趟,小刘说派车,季子强也拒绝了,他下楼到了市委外面,又自己往前走了一段路,这才招手挡了一个的士,坐在了司机的身后,尽量的回避开司机后视镜,这样就不会让司机认出自己了。

    车在街道开了起来,季子强本来心情不是太好,偏偏有遇上了一个话痨司机,废话很多,季子强只能听着,跑了一会,司机又问季子强:“哥们,听歌吗?”

    季子强想,听歌也好,免得他废话,说:“听听吧。”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给季子强用他自己的嘴唱了一路。。。。。。这货唱到兴起还自言自语地喊着:“掌声在哪里?”随后按几下喇叭。

    这还不是**,这奇葩又喊着:“你们的双手在哪里?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季子强正纳闷着,然后看到他启动了雨刷。。。。。。

    季子强是摇着头下了他的车的,这货还问季子强返回吗?要是时间不长,他可以在小区门口等季子强,季子强哪敢麻烦这奇葩,说自己不回去。

    季子强找到了颜教授女儿住的单元,上了三楼,看清门牌,季子强摁动了门铃,好一会,里面都没有什么声音传出,季子强就继续的摁了两次,还是没有动静,季子强倾斜着身子,用耳朵贴近房门,想要听下里面到底有没有人。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一下拉开了,季子强本来身体倾斜的,用手支撑着门板,现在门一打开,后果可想而知,季子强就一下扑進了房里,这也就罢了,问题在于门里面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啊,不然谁能开门?

    季子强觉得自己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个身体上,也或者说撞到了一个**上更为恰当,因为他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手掌抓到了一陀东西,我不说,读者自己都能猜测出来是什么了,那是一个很年轻女人的凶,更让季子强尴尬的是,他揪住了还不说,还用上了力气,就像是溺水中的人抓住了一把稻草一样,根本不能放手,就那样抓着。

    耳畔想起了一个女人的惊呼声:“呀,这。。。。。哎呦。”

    女人脚步不稳,不仅让季子强抓了凶,季子强还把人家撞倒了,你说季子强尴尬不尴尬啊,一个堂堂的市委書記,今天却伸出了魔掌,对人家素不相识的女人直接暴力了一次。

    季子强面红耳赤的嘴里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时候手也当然离开了那个部位,刚才我描写的是慢镜头,实际上季子强也就摸了那么短暂的几秒时间。

    他就过去扶人家,这才发现,地下的是一个绝对美轮美奂的女人,嗯,说少妇更贴切一点。她很美,宽松低领的睡衣让她显得有点飘逸,她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淡淡阳光照在她脸上,是那么让人心神激荡,但见她眉梢眼角间隐露皱纹,约莫有三十,一二岁年纪,脸上不施脂粉,肤色白嫩,瓜子脸蛋,眼如点漆,清秀绝俗,不可逼视。

    这女人挣扎着往起来站,却脚下一軟,倒地上动弹不了,痛得呲牙咧嘴,季子强有点难为情的扶住了她的胳膊,不过她穿得也太那个了,季子强往她面前一站,稍微的一弯腰,里面那一大片风景就到了眼里。

    季子强忙移开了眼生,扶起她,说了句:“对不去,对不去。”

    女人看了季子强一眼,也不像坏人,就嘴里说:“你谁啊,怎么就这样冲我家里来了。”一面说,她一面心翼翼往地上试了试,痛得“妈呀”一声,就扑到了季子强怀里。

    季子强赶忙搀扶着他,往客厅的沙发上走去,说:“你先坐下,看看伤的严重吗,用不用去医院?”

    女人摇摇头,说:“我还不至于那样嬌气。”

    两人就往沙发上落泪过去,这中间季子强嗅到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很特别,跟之前季子强闻过的女人喷出的香气有点相同,却又不同,这香更多的发自肌肤。

    女人半个身子依在季子强怀里,让季子强喘息有点加重起来,好在这女人也没过多注意。

    将女人弄回沙发,季子强满身是汗,此时已是五月,天气早已腾起热浪,加上季子强心理上的那种热,更是了不得。

    坐在了沙发上,季子强问:“还疼不,要不要去医院?”

    女人瞅瞅季子强,说:“你是谁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当然不好说自己的官职了,那有点和今天的场景不搭调,就忙说:“是市委的,想找你了解一点事情,刚才给你公公老马去过电话了,他给的地址。”

    女人皱下眉头,说:“奥,刚才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好像老爸来电话说谁要来什么的。”

    “嗯,嗯,就是我啊,你真的还疼吗?”

    女人呲了一下牙,说:“有点,不过可以忍受,你帮我揉揉,那不是有酒么,帮我搓搓。”

    季子强犹豫一会儿,但觉得这事情本来就怪自己,是自己把人家扑到的,要是在街上,说不定人家还要讹诈自己多钱的营养费呢,季子强拿了茶杯,倒了酒,给她热搓,女人的脚好美,不是那种肥嘟嘟的胖脚,也不是瘦得没肉的那种细长脚。她的脚不但有型,而且……而且什么呢,季子强一时也说不出,我来帮他说,应该是手感很好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