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局长也不敢多在这个地方停留了,他一直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再来人看到了自己,现在季子强既然答应了放他一马,他也就满嘴的讨好,一步步退出了季子强的客厅。

    季子强有点鄙夷的看着杨局长的身影,他根本没有想到过,一个杨喻义如此铁杆的兄弟,说背叛杨喻义,也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背叛了,让季子强哭笑不得的是,好像自己现在有了一个卧底了,这怎么跟电视上的谍战片一样啊。

    但这样的心情没有维持几秒钟的时间,季子强就马上又陷入了恐慌之中,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对方将要出招的位置和手法,那就必须赶快找到破解的招数,自己是绝不能让他们得逞的,既然对方已经磨刀霍霍了,自己也要动作起来,至少要封住他们所有進攻的路线。

    季子强再一次的点上了一直香烟,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慢的抽了起来,他想到好几种化解的方式,最后季子强也只能确定出一个线路,这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线路——争取李云中对自己的支持。

    有了李云中的支持,再加上叶眉和谢部长等人的支持,凉他一个苏良世也把自己奈何不得,但接下来又有一个问题了,那就是怎么才能让李云中像上次北江大桥新方案的通过一样站在自己的身后呢?

    这就是一个战术的问题了,既然宏观的方向已经定了下来,季子强相信凭借自己的智慧一定能找到一条出路的,这样想想,季子强慢慢的也就不再惊慌失措了,他甚至心中还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他想,自己要奋起反击,再下一城,让北江市的老少爷们看看,好好的看看,谁才是北江市真正的强者。

    江可蕊出来了,她用手扇了几下客厅的烟雾,瞪了季子强一眼,说:“你看来个客人把你高兴的,是不是可以好好的抽烟了。”江可蕊来迟了一步,他没有看到刚才季子强的惊慌,她以为季子强现在的心情很好。

    季子强是已经心情好了,就连着点点头,有点赖皮的说:“呵呵,你才知道啊,这个时候才是我在家做主人的时候,可惜啊,这样的时间太少。”

    “且,什么心态,好像我们家里虐待你一样。”

    “这还不是虐待啊,我都感觉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刚说道这里,季子强家里的房门又有人敲响了,江可蕊摇摇头,今天自己是管不住季子强了,怎么他们消息这样灵啊,难得季子强回来休息一个下午,都来找他了。。。。。。

    这个晚上,到季子强家里来的人有好几拨,而且还有很多的电话打進来,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给季子强通风报信的,但这所有的人却发现,季子强没有他们预想的那样惊慌失措,季子强淡定,沉稳,谈笑风生着,似乎这对自己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这就更让这些人感到佩服了,看看人家,这就叫豪情。

    可是或许季子强轻松的有点太早了,等到了明天,等苏良世的第二拳击打过来的时候,季子强才真正的陷入到了绝境之中。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就做好了决定,准备一会到李云中那里去坐坐,借着汇报火灾的情况,把苏良世和杨喻义相要对自己发起攻击的事情给李云中挑明,这样自己就能主动一些,也算是寻求了一种李云中的支援。

    当然,去完李云中的那里,还应该到叶眉和谢部长等人的办公室坐坐,把自己眼前的处境给他们说说,在获得他们的支持后,相信是可以抵御住苏良世和杨喻义的攻击的。

    刚坐下,秘书小刘了给季子强泡好了茶水,准备给季子强汇报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了。

    季子强抬手摇摇,说:“小刘,今天我恐怕什么活动都参加不了,一会我要到省委去给李書記秋書記他们汇报工作,你和文秘书长研究一下吧,把今天的活动妥善处理。”

    小刘就忙收起了笔记本,说:“那好吧,我去叫车。”

    季子强说:“在等一会,我先和李書記联系一下吧。”

    说完,季子强就抓起了电话,准备拨号。

    就在这个时候,却见文秘书长急急忙忙的走了進来,脸色有点慌乱的说:“書記,有点新情况。”

    季子强抬头看了看他,很沉稳的说:“什么事情?”

    文秘书长也不多说,过来先打开了季子强的电脑,很快的找到了一个网页,对季子强说:“你看看这个。”

    季子强低头就认真的看了起来,这是一个名字叫《颜教授杂记》的文章,季子强一看标题,暗道:莫非这颜教授神奇地康复了?

    但转而一想,并不可能,那么。。。。。。季子强只觉得耳际嗡的一声响,心道:不好!

    这是一个博客文章,博客的创建日期恰好便在昨日,仅仅只有这一篇文章,说是文章,更像是日志。

    日志的内容倒也简单:“我是颜永福,北江市人,也就是前段时间在北京被假冒特警的保安戕害成了植物人的北江市颜永福。请不要认为我已经从昏迷状态清醒过来了,我也许只能永久地沉睡了。所幸的是在沉睡中我的思维仍然活跃,我清楚地记着自己所见、所闻的一切。。。。。。我自认为自己为人勤勉,果敢踏实,无奈数十年来徒见宵小逢迎之徒春风得意,然而自己事业却始终是裹足不前。每每临镜自揽、扪心自问却道不明其中究竟。。。。。”

    开头部分不长,季子强见这段文字虽然简短,却也是情真意切,颇能道出颜教授的心境,但是颜教授毕竟是一直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自然只会是那黄涛假借颜教授之名在故弄玄虚了。

    但后面写的东西却越来越让季子强惊讶和恐惧了,颜教授说在北江市他观察过后,也就是季子强算的上一个清官,好官,为民做主的官,说季子强比起很多身居高位的领导都要如何如何的好。

    这词语之中竟然有遥指李云中只为政绩,不管民生的味道。

    这还得了,季子强的心就揪在了一起,这要是让李云中看到,他不多想才是怪事呢,季子强认定这是黄涛在利用颜教授的事情在敲诈,而且这文章对自己的危害很大,但季子强还是不想在黄涛的面前做出任何示弱的举动,便很快的打通了黄涛的电话:“黄记者,我希望你尽快删掉这篇颜教授自述的博客,不然我也就不客气了!”

    季子强态度强硬,声色俱厉。

    黄涛在那头好一会没有了动静,季子强想象着那人的一张得意洋洋的脸因为自己不期然的漠视而扭曲的样子。

    好一会,黄涛才说:“季書記你说的什么文章,我现在也懒得管你们北江市的破事情了,你不要什么事情都往我头上扣好吧,会写文章的人多了去了。”

    季子强就有点发愣了,难道真的不是黄涛写的?如果是他写的,他不会不承认的,因为他写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敲诈,那样的话他不会不承认的,但从现在的情况看,难道真的另有他人,是颜教授的女儿,还是颜教授的女婿写的?

    季子强不由得有些气馁,心中暗暗后悔自己方才是有些多此一举了。但转念一想,颜教授现在对于北江市的官场而言,当算是个极为敏感的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足以触动中北江市很多高层的神经。

    自己小心也无大错,何况这篇文章不合时宜的对自己進行了表扬,这真的让季子强有些尴尬了,因为表扬自己的这个对象太危险了,他的表扬一点都不能让人感到荣幸和高兴,只能让自己胆战心惊。

    季子强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办法找到这个撰写博客的人,要让他赶快删掉,在别人没有看到之前把这个影响降低到最小的范围。

    季子强沉吟了一下,对文秘书长说:“你帮我联系一下颜教授的女婿,或者女儿,我想去拜访一下。”

    文秘书长犹豫了一下说:“现在?”

    “嗯,现在,不能耽误。”

    文秘书长点头就很快离开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季子强接上一听,是李云中書記的,季子强赶忙问好一声:“李書記你好,我还正准备一会到你那里给你汇报一下工作呢?”

    “嗯,汇报什么?”

    “是关于火灾的问题。”

    对面停顿了一下,李云中淡淡的说:“那就不用过来了,省政府的火灾调查小组一会就过来给我汇报调查的情况。”

    季子强心中震惊,这苏良世的动作也太快了,这就给省委書記开始汇报调查结果了,那个结果大概的自己也知道,就是针对车本立和自己而来的,自己还说早点见见李云中给解释一下,现在看来还是晚了。

    季子强就有点急切的说:“我还是想亲自给書記你汇报一下。”

    季子强当然知道什么叫先入为主,如果李云中全听调查组的汇报,那对自己很是不利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