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在看到建设局杨局长的那一刹那,是愣了一下的,不过很快的,季子强就露出了一副标准的神情,礼貌而客气的说:“杨局长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坐坐,呵呵,稀客啊,来来,坐坐,可蕊,给杨局长泡杯茶。”

    江可蕊也笑着招呼了一声,就去泡水,慌的杨局长连连摆手说:“江台长,这不敢当啊,我自己来,自己来。”

    季子强就伸手招呼着,说:“坐坐,你坐你的。”

    杨局长畏畏缩缩的坐了下来,顺手把一个包放在了沙发边上,有点尴尬的笑笑,说:“来看望一下季書記,也没什么好带的,知道你喜欢喝茶,给你带了一点。”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着,伸手提起了那个包,嘴里说着:“谢谢,谢谢,来就是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这样季子强就打开了包,看了看,里面确实是两包茶叶和两条好烟,季子强也就放了心,他还是对这个杨局长心里有所防备的,万一这东西里面夹的有现金什么的,那不是坑自己吗?

    江可蕊给杨局长倒上水之后带着小雨进了卧室,客厅也是有季子强他们两人了,杨局长难为情的笑笑,说:“没有打扰书记你休息吧?”

    季子强就看了看杨局长,这杨局长本是十分清瘦之人,现在加上这衣服低头哈腰的样子,的的确确的有点猥琐,季子强对这位说话语气极轻且满脸谦卑之色的局长向无好感,平素不过是保持了面子的客气而已。

    上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季子强把他们弄倒党校学习了,这段时间两人很少见到面,季子强心里在想,自己应该同样的让杨局长厌恶吧,。

    季子强说:“没有打扰,现在休息还早呢。”

    季子强也不提起话头来,见他有些心不在焉般地眼神游离,却不想与他多说些什么,他估计今天杨局长过来啊,肯定是有什么使其能够要说的,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说下一步的工作问题,因为党校的学习也快要结束了,而季子强最近的强势让杨局长和财政局的李局长都心慌慌的,还不知道学习结束之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888

    杨局长也是好一会没有说出话来,两人就把气氛弄得有点窒息了,季子强也不来调和这个气氛,随便它继续的加深和蔓延,对这样一个人,没必要太过关注,希望他也能明白自己并不喜欢他的这个实情,早点离开。

    这样两人枯坐了一会,到底杨局长自己忍不住了,说:“季書記,今天省政府的调查组找我谈了话。”

    “奥,连你也找了?”这到让季子强有点意外,火灾的事故,应该说和杨局长没有什么关系的,他早就没有管事上班了,调查组怎么会找他谈话?

    季子强带着疑问看了一眼杨局长。

    杨局长添了添嘴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在谈话之前,杨市长也找我谈过一次话?”

    季子强就眯上了眼睛,今天杨局长说话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是很奇怪的,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东西,季子强就没有说话,拿出了一支香烟来,杨局长赶忙帮季子强点上,他自己却不抽。

    “季書記,我过去有很多地方没做好,上次的事情让我反省了许久,我今天要给你好好的检讨。”

    季子强用夹着香烟的说轻轻的一摆,说:“算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你今天到底想谈点什么?”

    杨局长迟疑了一下,说:“我就想弃暗投明,以后好好在季書記的指示下工作。”

    “奥,这样啊。”季子强应付了一句,只是声音不咸不淡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对这样一个人,季子强怎么能听凭他表白两句就心花怒发呢?不值,一点都不值。

    杨局长也看出了季子强对自己并不感兴趣的样子,就连忙说:“当然,我不是主要说这件事情,我要说的是,这次调查组是冲季書記你来的,你一定要做好防备措施啊。”

    季子强心中有那么一丝的惊讶,但脸上却全然没有显露出来,淡淡的说:“这话从何而来啊,这是调查火灾的事故,怎么和我扯的上关系,你多虑了吧?”

    “我没有多虑,杨市长今天找我谈话的时候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说这次是苏省长专门派韩副省长过来的,目的就是要把火灾的问题和车本立联系在一起,然后在扯到招标的问题上,最后把火灾的事故算在你的名下,而调查组谈话的内容也都是针对你的,问了我很多关于你和车本立的关系问题,暗示我提供一些证据。”

    季子强这一下算是彻底的相信了,不错,火灾之后的会上杨喻义已经有那个想法了,不过当时让自己给封堵回去,但既然他有了这个思路,未必苏良世就不能采纳,说到底,苏良世省长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自己,不说自己曾经欺骗过他,就是那块石壁的事情,苏良世也一定会把自己恨之入骨的,那可是一块宝物啊,最后苏良世迫于形势,不得不送给了博物馆。

    看来事情也确实正向着这个角度在移动,今天自己就觉得这样的事故省政府出动了一个日理万机的常务副省长有点小题大做,当时没觉得什么,现在就很清楚了,那是因为苏良世单行别人过来不能左右整个调查风向,更不能对有的人施加到足够强大的压力。

    点点头,季子强慢慢的邹起了眉头,说:“你为什么?”

    季子强说的没头没脑的,但杨局长对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却马上就理解了,回答:“我想他们这样做是阴谋诡计,我不能随波逐浪的跟着他们瞎混。”

    季子强就看着你和杨局长,最后实在无法忍耐,笑出了声,这话怎么像电视剧里的台词一样,你还有这样高的觉悟,真是笑死人了,本来现在季子强已经感到震惊的紧张的,但只在憋不住了。这杨局长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发现自己说的这个理由是有点虚假而牵强了,但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一个理由,他早就对自己的前途有了担心,从让他进党校学习的时候起,他就灰心丧气了,再加上后来季子强雷厉风行的一举练翻了交通局的易局长,杨局长心中的恐惧就达到了极限,他开始算着,季子强打击的对象会不会下一个就是自己?

    这个想法对他是一种折磨,让他再也难以吃好,睡好了,他自己的小名自己知道,真要是季子强把他列到第二个打击对象,自己只怕比起易局长会更惨,这些年自己从来都不是两袖清风。

    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化险为夷的机会,自己要拿出最大的真诚来给季子强通风报信,让他对自己改变看法,让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至于这个消息吗?在杨局长的心里,也并不是一个太值钱的东西,因为这就是一个时间差,等过一两天,季子强肯定也就会知道,和自己一样心思的人有的是,就算自己不来说,难保别人不说,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用来做一个人情,到最后季子强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那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季子强要是运气好,度过了难关,他就要领自己这份人情,他渡不过这关,下台了也和自己没有一点伤害,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问题在于已经怎么说。

    杨局长憋了好一会,才支支吾吾的说:“季書記,我们。。。。。我们党校的学习很快就结束了。”

    季子强也理解了他的意思,自己敲山震虎的效果还是出来了,这个杨局长是怕了,他要考虑他今后的政治生涯,他也对杨喻义的能力和威信产生了怀疑,他担心自己扛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会对杨喻义的党羽展开更加无情的打击。

    这就好,这就是自己处理易局长要的结果,用他做反面教材,告诫和恐吓其他那些想要犯错和正在犯错的领导,也同时消弱杨局长在北江市盘踞多年的实力。

    季子强静静的想了想,他觉得现在杨局长已经是小问题了,自己将要面临更为严峻的危机,所以打发掉杨局长在好好思考:“嗯,我知道,你们快结束了。”

    杨局长已经头上有点冒汗了,决定他命运的时刻马上就要来领了,他真的很害怕从季子强嘴里说出那些他一直都做着噩梦的话。

    “扬局啊,你先回吧,也做点准备工作,好长时间没有到建设局上班了,再回来可不要感到手生了。”

    杨局长一下子就像是迷失在深林中的人看到了灯光,他有点哆嗦,有点激动的连连说了好几声的谢谢:“谢谢,谢谢季書記,我一定好好的,努力的工作,以后我会经常给你汇报工作,那面有什么最新的情况,有什么不利的消息,我也会及时给你汇报的。”

    季子强有点愕然的看着杨局长,叹口气说:“好吧,今天就先这样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