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沉吟了片刻说:“你们只是去调查事故的原因,并不是去处理和下结论,后面的事情我会和云中書記商量的。”

    这句话让韩副省长和冯厅长如获大赦,有了苏良世的这话,他们就可以不用和季子强发生正面的冲突了,当然,从苏良世的口气中也能感受到他的决心,一旦他有了李云中書記的支持和默许,事情就会向着有利于苏良世的方面发展了,要是那样的话,事情的结果就明了了许多。

    两人都笑笑,韩副省长说:“那行吧,我们就去调查一下事故的原因,对了,这事情需要不需要和省委那面联系一下。”

    苏良世脸上显出了一丝不悦的情绪,说:“这就是调查事故,又不是处理干部,和他们联系做什么?”

    韩副省长碰了一鼻子的灰,脸上也有点尴尬,好在苏良世很快的缓和了语气又说:“老韩啊,我们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最好不要惊动省委那面,我怕你两头为难啊。”

    韩副省长想想也是,那面一汇报,叶眉等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最后让自己难做,他就嗯了两声,说回去先开个会,成立一个事故调查小组,争取今天進驻北江市。

    看着他们离开了办公室,苏良世还是有点犹豫,这件事情这样处理的话,最后能否获得李云中的支持呢?对李云中最近这一年半年的行为,苏良世真的越来越摸不着脉络的,有时候苏良世感觉李云中对季子强很有防范的戒备,但还有的时候又觉得李云中对季子强是赞赏有加,到底李云中会倾向于哪个方面,很是让人费解。

    苏良世也绝不是一个冲动和草率型的人,他也有所有官场中人的城府和心机,他绝不可能让事态游离于自己的掌握之外,单单靠运气来处理问题,那是很危险的。

    所以很快的,苏良世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自己还要给李云中烧一把火,让李云中完完全全的站到自己这面,只有这样,才能对季子强形成一次迎头痛击。

    想到了这里,苏良世很快的拿起了电话,拨号,等待,电话接通:“喻义啊,马上省政府就有一个事故调查小组進驻北江市了,你要好好的配合他们的工作,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好搞马后炮。”

    杨喻义那面明显的就能听到他略带兴奋的回应:“嗯,嗯,好的,这一点请苏省长放心,刚刚还有大桥招标组的几个局长在我这发牢骚呢,说要是当初季子强不强行换标,现在肯定就没这场事故的发生了,再说。。。。。。”

    苏良世很快的打断了杨喻义的婆婆妈妈,说:“嗯,这事你们实事求是的汇报就成了,我要说的还有一件事情。”

    “奥,苏省长还有什么吩咐?”杨喻义刚忙集中精神,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一点小问题都可能左右局面的走向。

    苏省长说:“我刚刚听说啊,那个颜教授好像清醒了一点啊,你说他会不会又在网上乱发什么东西?”

    “不会吧?”杨喻义摇着头,在电话那头想了想说:“昨天谁还给我说好像颜教授还是老样子呢?”

    苏良世问:“昨天吗?”

    “是啊,就是昨天我听说的。”

    “喻义同志啊,但现在是今天了,我还是担心,万一他在网上就弄出点名堂来,会影响云中書記的情绪啊,好像这个人对季子强同志还是满敬佩的”。

    “这。。。。。。”杨喻义虽然从来都算是老奸巨猾的一个人,但他还是让苏良世给弄得有点糊涂了。

    但这样的时间并不太长,仅仅是三五秒之后,杨喻义的一下恍然大悟了,他呼的一下睁大了眼睛,连连说:“嗯,嗯,是啊,是啊,我也听人说起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季子强同志有好感。”

    苏良世也就不用在说什么了,他缓缓的放下了电话,在他的想法中,只要这步棋一走,李云中書記也就没有退路了。

    到了上午10点左右,季子强又跑了一趟大桥的工地,现在已经没一点燃烧的火苗了,但有的地方还是有烟雾在慢慢的飘荡,季子强有点心痛的看着烧毁的材料,他无法估算这会值多少钱,看起来损失不会少,而市政府就在几天前才刚刚给车本立支付了一千万元的工程款,只怕这些钱也抵不上昨晚上的大火损失。

    而最终的火灾搜救清点工作也完成了,人员重伤7名,轻伤20多个,最遗憾的是后来在一个帐篷里还发现了一具尸体,这样算下来,就是三人死亡,那几个重伤的人员也算万幸,现在都脱离的危险。

    但就是这三个人的死亡,对季子强来说也是很有压力的,这压力来之两个地方,一个是刚开年就弄掉了三个安全指标,让后面的安全工作都紧张起来,在一个是季子强内心的不安和负疚,他一直在责怪自己,要是自己每次多说一下安全,或者就能避免这次事故的发生。

    到了下午,以省委常委常务韩副省长为组长的火灾调查小组就到了北江市政府,对这个举措季子强没有感到多少意外,唯一有一点意外就是感觉这次调查组来的级别很高,当然了,想到有三个人非正常死亡,季子强也就没有多想什么了。

    大家在一起先是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在会上韩副省长痛心疾首的表达了对火灾的沉痛,也说到了省政府和省委对北江市此次火灾的关注,强调做好善后工作,并总结这次事故原因,以达到引以为鉴的作用。

    季子强也做了汇报,对他的汇报,不管是韩副省长,还是调查组的其他成员,都表示了肯定和理解,韩副省长还语重心长的安慰了几句,说有时候啊,天灾**是躲不掉了,让季子强心里不要太内疚,还要好好的做下面的善后工作。

    从季子强和韩副省长的级别上来讲,韩副省长的这些话有点牵强了,他像是用一个跟高级别的领导对下级说话一样。

    但从两人的岁数和季子强现在的心态上来说,韩副省长的这些话又好像很正常一样,至少季子强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他很感激的说:“谢谢韩省长和调查组同志们的理解,我们一定做好要后面的工作,对于省里的调查,我在这里表个态度,一定大力配合,绝不遮遮掩掩。”

    韩副省长微笑着拍拍手,说:“好好,有季書記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这样吧,你们各位工作也都忙,我们就不耽误了,接下来我们想到现场看看,也想找相关的干部了解一下情况,季書記和杨市长就不用再陪了。”

    说话中,韩副省长就离开了座位,过来和季子强亲切的握手,在握手的过程中,还略微使劲的用了一点力气,眼中沉充满了对季子强的理解和支持,让季子强的心里还有点热呼呼的。

    调查组的人走了,季子强也忙起了其他的一些事情,他到医院去看望了受伤的那些人,给他们带去了水果和慰问品,代表市委,市政府表示了关心。。。。。。

    这样忙忙碌碌的东跑西跑了一个下午,季子强才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家里,

    吃过晚饭,季子强陪着江可蕊和小雨看电视,若是在平日,季子强是很喜欢和小雨说说话,逗他玩的,可是今天季子强却有些心不在焉,敷衍了小雨几回,便对着电视屏幕发呆,心中老是想着火灾的场景,根本提不起精神。

    江可蕊也知道季子强心里不舒服,就很温柔的靠在他的睑板上,拉着他的手,也不打扰季子强,这个时候让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最好,自己老公合适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很多时候比自己的心肠軟。

    不过这都是相对的,有的人是具有两面性的,季子强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复杂的人,他有多愁善感,也有冷峻严厉。

    季子强也难得这样一个清静的时间,最近他太忙,很少坐在家里这样享受天伦之乐,这一日,季子强心道自己总算是可以从容安静的过一个属于自己和家人的晚上了,不由得慢慢的心情好了起来。

    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依偎着过了一会儿,门外有了轻轻的敲门声,不待季子强回应,江可蕊就站起来开了门,季子强便见一个人轻轻地将门开了一条小小的缝,然后偏着身子轻手轻脚地挤了進来,此人竟然是建设局的杨局长,这完全的出乎了季子强的意料之外,怎么会是他来了?

    从自己搬進来这个市委大院,杨局长是从来没有到过自己的家里,这也难怪,作为建设局杨局长本来就是杨喻义的铁杆嫡系,还有人传言,他和易局长,财政局的李局长,还有杨喻义是结拜的兄弟。

    这自然是传言了,谁也没有真实的证据,但毋庸置疑的说,杨局长和杨喻义具有极深的交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