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华悦莲嘴一撇:“算了吧,不要给我吹,床垫你敢揭开吗看看下面有没有臭袜子。 ”

    季子强笑了,这次是真的笑了,不错,还确实让华悦莲说对了,自己那下面真的就有一双袜子。

    华悦莲走到了窗前坐下,柔情的看着季子强,而季子强,也似乎回到了过去的状态,他的眼光中,又出现了往昔的冷峻和嘲弄,一缕讥笑从他的嘴角荡漾开来。

    后来两人就说到了那次分手后的一些情况,季子强惊呼的问:“你住院了啊,为什么住院的时候不带手机。”

    华悦莲也吃惊的说:“你不知道我住院,我不是让老妈给你打个电话吗”

    季子强用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说:“你老妈哪给我打电话了,我给你打过去,她告诉我你不想见我了,再后来你手机就一直关机,停机。”

    两个人对望着,望了好久才一起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如此聪明的人,被这样一个老套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方法就给糊弄了,华悦莲一下子站了起来,扑到了季子强的身前,抡起了两个小小的粉拳,在季子强的胸膛上捶了起来,嘴里说:“你笨啊,笨啊,你怎么就相信我老妈的话呢,你就不动动你的脑筋啊。”

    季子强哭丧着连说:“我那个时候脑袋都是木的,光知道伤心难过了,谁能想到堂堂的李科长也会骗小孩啊。”

    他们又一起笑了,这时候一阵的芳香袭来,季子强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看欢乐中的华悦莲,却见那一段脖子冰肌玉肤,滑腻似酥,再看看那腕白肌红,手如柔荑,季子强的心头就是一阵的荡漾,看看门外没有人,就在华悦莲那皓如凝脂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华悦莲一时也没防备,一下就打住了欢笑,神情有点扭捏,满脸绯红,季子强见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更是心头一阵的涟漪,季子强就不再犹豫了,他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香颈,使华悦莲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呵气如兰的小嘴,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的娇躯季子强迫不及待的,不断的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小口,堵着她的嘴,不让她再说什么。

    两人吻着,移动到了门口,季子强腾出手反锁上了房门,在一把抱起了华悦莲,到了里间,他已经不想等待了,他要放任自己的激情。

    季子强开始疯狂了,他急促的说了句,“我开始啦”

    华悦莲情不自禁出一声惊呼,发出呜咽之声,吐著深深的气息,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娇嫩的喘息在轻颤。

    大概半小时后,季子强终于结束了,华悦莲抬起头,甩了一下头,长长地吁了口气。

    下午季子强和华悦莲就在政府的伙食上吃了饭,当然了,他们没有直接到食堂去,是小张帮他们把饭菜端上了办公室。

    现在他们两人很安静,都在回味今天的幸福。

    一边吃饭,华悦莲一边说:“明天我要上班,我要回去了。”

    季子强点点头,刨了一口饭,说:“嗯,我送你回去。”

    华悦莲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吧。”

    季子强说:“那不行,我要看着你安全的到家,我要和你多待几个小时,这会让我很幸福。”

    华悦莲羞涩的笑笑,她也有一种很幸福感觉了,就算是车里两个人不能有一点亲密的行为,但可以互相的看着,那也是一种幸福。

    华悦莲点头,说:“好吧,我们一起走。”

    吃完饭,季子强问办公室要了一辆车,办公室的黄主任已经下班回家了,他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虽然知道季子强很快就要在洋河县消失,但还是没有为难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说:“一会我让值班的车在办公楼下等你,你什么时候想用都可以,这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季子强很感激的,他又对黄主任说了几句客气话,但黄主任比他还客气,最后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季子强和华悦莲两人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洗个脸,提上包到了楼下,就见车已经开在办公楼的台阶下正等着他们。

    司机是小王,他看着季子强和华悦莲下了办公室,他的心里也有点不忍,这个季子强自己和他一起出车的机会不少的,感觉真是个不错的领导,但这样一个好人怎么说完蛋就完蛋了呢,这都是怎么一回事情啊。

    他快速的拉开了车门,自己跑过去接过季子强手上的包,又很恭敬的帮季子强把后座的车门打开,这些工作司机做的一丝不苟,但季子强知道,这是司机对自己的一种感情表达方式,在过去,因为有秘书,司机是不必如此殷勤的,政府的司机不必比有的单位司机,他们在平常也有点牛。

    季子强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他轻声的对小王说:“油够不够,到市里去。”

    小王很干脆的说:“够,我接到通知就专门去加满的,黄主任还说了,你想到哪去都可以,没有路线的限制。”

    季子强默默坐了上去,他的心中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好人还是很多,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的心里,善意总是存在的。

    季子强和华悦莲坐在小车的后排,他们看着初冬的野外,那荒野盖上了厚厚的被子睡了,四周静悄悄的,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这一片萧杀,其他的什么都不存在了。

    看到这一切你就会理解冬天,冬天也有温柔,它的温柔是落叶吗。当更迭的季节定格在冬天的时候,最后一片落叶挣扎着飘在空中,被干了脉的叶子,犹如一位老在风中唱着最后的挽歌,然后随风飘散而去。历经了的锐意新绿和夏的繁荣茂盛,在秋的落寞中坚持,最后,它们带着昔日的繁华,回到了大地的怀抱。

    季子强感慨的说:“又到冬天了,时光流失,一年又结束了。”

    华悦莲也说:“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会来到这里吗”

    话说出口,华悦莲有点后悔了,她知道季子强已经回不到这里的,但自己却在快乐中忘掉了这件事情,她胆怯的偷偷看看季子强的表情,怕自己会让今天这难得的快乐过早的结束。

    季子强显然也发现了华悦莲的变化,他宽厚的笑笑说:“如果明天的这个时候你还想来看看,不管我们在那里,我都可以带你回来。”

    他没有因为华悦莲的口误就败坏了心情,这算什么,想通了也不过如此,权利只有当你使用的时候才感觉到它的真实,对自己来说,华悦莲的回心转意,已经远远的超越了手握权柄的那种感觉。

    他转头看了看华悦莲怯怯的样子,又安慰她说:“悦莲,以后我回市里上班了,我们是不是更方便约会了,想一想这样的事情,我都会兴奋。”

    华悦莲脸就红了,好像“兴奋”这种词汇是不能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说,她悄悄的移动了一下手,在季子强的屁股上就掐了一下,季子强呲牙咧嘴的忍着疼,也不能叫出声来。

    华悦莲就窃喜一阵,想想又很郑重其事的对季子强说:“你什么时候邀请我到你家去拜见一下伯母,伯父啊,我好想看看你过去生活的地方。”

    季子强也很专注的说:“你到底是想拜见伯母伯父呢,还是想看其他的”

    华悦莲恨恨的瞪他一眼说:“我都想看,怎么了。”

    季子强也呵呵一笑说:“想看就想看呗,能怎么着。”

    两人斗着嘴劲,一路就回到了柳林市里,季子强不想马上就和华悦莲分手,他就说:“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吧”

    华悦莲也有此意,就说:“到哪去坐呢”

    季子强想想说:“好长时间没吃过南小巷的小火锅了,有时候还真想呢,我们去那吃顿。”

    华悦莲嘻嘻的笑了说:“你也喜欢这家啊,我过去经常来吃的。”

    季子强奇怪的看看华悦莲说:“那时候怎么就没有遇见你。”

    笑笑,季子强就对司机小王说:“走,吃饭去,你转右面那条道,我给你指路。”

    现在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店里的人不是太多,他们几个去了还有个包间空着,季子强又给自己的哥们赵远大打了一个电话,说请他过来聚一聚。包间里陈设比较简单,小火锅,就是一个不大的铁炉,中间掏空,放的蜂窝煤,四周一圈是放汤和菜,要煮好汤以后才能吃,这一家据说是祖传的汤料,味道很是鲜美,烧了一会,汤就沸腾起来了。

    这时候赵远大就推开了门,人还没进就大呼:“哥哥,你今天怎么有时间”

    一眼看到华悦莲在,他就打住了话头,仔细看看说:“哥哥,在哪找的这妹妹,漂亮的不是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