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四面都是燃烧着的材料,有竹板,有木料,还有各种模具,火势很大,并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物体在高温下燃烧爆裂的声音,在这四面燃起的熊熊大火照亮了整个工地,浓烟滚滚,在空中翻腾的黑烟将整个工地都笼罩起来,而在这弥漫着黑色的浓烟的火海之中依稀可以听到了人们仓皇逃窜时所发出的惊恐的尖叫声。

    “快跑啊。。。。。救命啊!”模糊不清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向哪里逃?”看着周身火势越来越大,很多民工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

    “不能死在这,要。逃。出。去!”有人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了。。。。。。

    季子强是让电话给惊醒的,一般情况下,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很少有人敢于在深更半夜给一个市委書記来电话,除非你不想混了,惊扰了書記大人的睡眠,那后果会相当的严重。

    但既然有电话打進来,季子强肯定是要接听的,当然,这对季子强很不习惯的,他从当上了新屏市的市长到现在,真的没有半夜接过电话,所以在季子强稍微清醒过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感到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麻烦。

    “喂,哪里?市委值班室老王啊,嗯,什么?你说什么?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季子强的语气中出现了震惊的焦急。

    刚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又把电话拨过去:“老王,过来一辆车到家属院门口等我。”

    季子强惊讶的声音让本来迷迷糊糊的江可蕊也一下坐了起来:“怎么了?子强?”

    季子强一面打开灯,找到了衣服,一面说:“北江大桥工地着火了,我要过去看看?”

    江可蕊一听,也找起了衣服,说:“我也过去。”

    说着话,江可蕊就给电视台打起了电话,让台里值班人员赶快赶到北江大桥的工地。

    季子强现在是顾不得等江可蕊了,他穿的很快,女同志自然要慢一点,罩罩啊,衬衣啊什么的也比较繁琐,而且作为江可蕊这样的女性,再紧张的情况,出门也肯定要洗个脸稍微收拾一下,她比不得季子强,该同志连裤头都没有穿,直接套上裤子就出去了。

    到了大门口,就见市委的值班车已经在门口停下了,季子强还没有上车,后面想起了市委屈副書記的声音:“季書記,等等我。”

    季子强答应了一声,坐進了后面的座位,屈副書記一路的小跑,气喘咻咻的赶了过来,门一关上,季子强就急急忙忙的说了声:“开车!”

    车像利剑一样的冲了出去,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遇见了红灯,司机习惯性的刹住了车,季子强在后面说:“走!”

    司机赶忙一脚油门闯了红灯。

    这一路上季子强就再也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话了,屈副書記几次张口想说点什么,但看到季子强紧缩的浓眉,焦虑的样子,也是不敢多说话,车子很快的就出了市区,还没到北江大桥的工地,季子强老远就看到了火光,季子强暗自吃惊,看来火势不小啊。

    在跑几分钟,车就停了下来,已经到了工地的边上,季子强抬起头,看见前面堵得水泄不通,很多人挤在路上,几乎全是民工,好多辆消防车也响着喇叭,在工地上忙着救火,一辆消防车架起了云梯车,从高处往下喷水扑救。

    “没水了,快换车!”现场时不时传来消防员更换水车的声音。

    还有的消防队员在搜救并疏散人员。

    火势最猛的地方堆积了大量木质模板,消防员无法進入里面,只能采取从外部喷水扑救的措施。迷幻的光影把整个工地照得通红,仿佛上帝把一桶巨大的红色染料打翻在了这个地方。

    季子强下车,和屈副書記一起,拨开人群快步走了过去,一个消防队员正准备挡住季子强,但看了看季子强的服饰,犹豫了一下,季子强说:“我是市委季子强,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个消防队员估计也就是个新兵蛋子,他才不知道季子强是谁呢,不过看到季子强穿戴还算整齐,有点像是领导的样子,当然,他是不知道季子强没穿裤头的,这大头兵就愣了一下,转身喊了一句:“队长。”

    他摸不透季子强到底是干什么的,所以也不敢随便的回答问题,就喊他们的队长过来了。

    很快的,过来一个军衔是少校的人,这个人一下认出了季子强,因为季子强参加过一次消防支队的会议,这人一个立正,说:“报告書記,北江消防支队正在执行救火任务,请指示!”

    季子强皱了一下眉头,说:“好了,好了,告诉我一下现在的情况。”

    这个队长就说:“报告書記,现场扑救工作仍在進行中,火势正逐步控制,人员伤亡情况有待進一步核实。”

    季子强最关心的就是有没有人员伤亡:“这个队长啊,有人受伤吗?”

    “报告首长,目前重伤4人,轻伤较多,还发现了两具尸体,其他情况正在核实。”

    季子强的心一下就如坠冰窟,已经发现两具尸体了?有两个人已经去世了?

    季子强有点痛心,也有点茫然的一下就靠在了身边的一堆钢筋上,黯然中,摇摇头说:“怎么这样啊,对了同志,那就请继续救援吧,有需要市里协助的地方吗?”

    这个队长想了一下,点头说:“想请市里供电部门的同志过来做好准备,一但火势控制之后,这里需要接通临时电源,我们需要大瓦数的灯光协助做最后的搜救和检查。”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对屈副書記说:“老屈,马上给供电局打电话,直接找局长,让他赶到现场。”

    屈副書記忙拿出电话,在一边联系去了,就这一会的功夫,市长杨喻义,还有几个副市长,包括市委常委的所有领导都陆续的赶到了现场,一个个都拿出了电话,开始做各种安排,管文教卫生的就给医院联系,让他们准备床位,召集专家大夫。

    管交通的就给交警联系,让他们一会过来疏导这附近的交通。。。。。。

    而在救援的现场,车本立也是烟熏火燎的样子,哭丧着脸,在那里清点人数,查验人员。

    慢慢的,火势控制住了,好多消防车开始对最后的一些地方進行复查,防止死灰复燃,季子强也很疲惫,他不是累,而是心里在紧张之后,感到疲惫,他看着渐渐熄灭的火势,开始要考虑善后工作了。

    这场火肯定是一个重大的事故,在接下来的处理中,自己该作协什么工作?季子强想着这些,抬腕接着灯光看了看手表,还是凌晨5点20,这个时候不能给省里汇报,在坚持一两个小时吧。

    季子强缓缓的放下了手,对身边的王稼祥和文秘书长说:“你们守在这里,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特别是伤亡状况要弄清楚。”

    王稼祥和文秘书长都凝重的点点头,说:“好的,请季書記放心。”

    然后季子强又对其他的领导说:“我们都先回去吧,到市委开个会。”

    说完,也不等别人有什么反应,季子强就径直出了工地,秘书小刘也带着车赶到现场了,默默无言的帮季子强打开了车门,好多辆车就一路返回了市委。

    季子强没有回办公室,他直接到了小会议室里,其他的领导,包括杨喻义和屈副書記等人,都跟了進来,市委办公室的几个工作人员早就知道领导们要到会议室来,所以准备了茶水和洗脸的热毛巾,一一递了过来。

    季子强檫完脸,端起了茶水,大口喝了半杯,这才深深的嘘了一口气,说:“同志们,今天的事情应该说是一个让人心痛的事故,我很内疚,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我们的眼皮底下,要是我们各部门,各位领导多关注一下北江大桥的工地,或者这次事故就有可能避免,在此,我向各位先做一个检查。。。。。。”

    对季子强来说,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故肯定是要有人站出来承担错误,自己也确实有些大意了,好几次到北江大桥的工地去,自己都没有对火灾问题考虑过,每次都得意洋洋又很自满的认为自己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工作,可以修建一个在北江市绝无仅有的大桥,这就是自己能力的展示啊。

    正因为这种骄傲自满,自己放松了对危机的考虑,也因为一点点的成绩就忘乎所以,麻痹大意了。

    假如自己在这好几次的工地检查中多提醒一下安全问题,特别是火灾的防范,那么也不可能发生今天这样的悲剧了,自己每次都觉得工程还没有正式展开,不会出现什么工伤事故,等开工的时候自己在专门的强调一下这个问题,正是由于自己的这种情绪和大意,才造就了悲剧的发生。

    季子强是真心的自责着,他也做好了准备,一旦这件事情上面追查起责任,自己就挺身而出,为这个件事情承担应有的惩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