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于是他便笑吟吟地冲着刘老板举杯道:“我这点微末的酒量自然不能同你们大老板相比。这杯酒总是要喝干了的!”说着便一扬脖又一杯酒便又下了肚。

    刘老板见状,豪气干云地说道:“季書記这样不成,刚才同二公子干了两杯,现在却要同我喝一杯,不行、不行。”

    这时他却听见二公子大声道:“大家喝得开心,我看我们提升酒的质量,换酒、换酒!”说着便朝门口的一个女服务员示意道:“姑娘,把你们经理叫过来,我要点酒!”

    服务员诧异地望着众人,怎么点酒还要找经理啊,她也不敢多问,赶快出去了。

    片刻的功夫,一个三十多岁的瘦长男人变双掌合十地走了進来,客气地向众人问好道:“各位好,小姓江,大家有事吩咐叫我小江就行……”

    二公子随意地笑笑,端了一杯酒道:“江经理,久仰了。我们兄弟今晚在贵处消遣,让你费心不少,无论如何也要敬你一杯的。”

    江经理闻听,不由得面露难色,但毕竟禁不住众人的劝说,便一口将那杯酒关了下去,喝下酒他似乎才意识到什么,脸色顿时显出不自然的神色。

    二公子却翘着大拇哥说道:“江经理果然爽快!这样吧,这个酒呢太冲,我们兄弟几个喝得不痛快?你给我们上别的酒好吗?”

    “这个……”江经理却一时语塞了。

    二公子却微笑着道:“江经理,我二公子在省城从来都是掏钱买酒,你还不想卖怎么地?”

    不料那江经理闻听却如豁然开朗一般,连连点头说道:“不用、不用,既然是二公子你请客,酒水便不收您的费用了……”

    季子强变知道,这经理恐怕是听说过省城的二公子大名的。

    二公子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过了许久才悠悠的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江经理!”

    江经理闻听顿时如得了赦免一般,忙不迭地去了。

    那刘老板开始喝得猛烈,一直通红着一张脸在一旁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过了许久才大声问大家:“怎么,酒都喝完了吗?”

    二公子压低着嗓门在季子强的耳边低语道:“哥哥,假酒伤身体,尽量少喝才是。”

    季子强也暗自佩服二公子,看来二公子应该也觉察到适才喝下去的是假酒,只是他能不做声张的处理这事,看来果真长進了不少啊。

    不一会儿的功夫,服务员将新的酒端了上来,却是酒鬼酒。看来这家酒店的老板自知理亏,也许是更加不想得罪了二公子这种人,只得下了血本拼命讨好。待酒入了杯后,季子强不动声色地深深地闻了一下,便觉得一股子清醇的酒香直入肺腑,与方才的酒完全不一样,于是便端起酒杯继续与刘老板理论方才的二杯酒。

    这刘老板倒也是个酒风颇佳之人,当下便同季子强喝了之后,又和其他几个人各干了满满的几大杯,喝完后便只能窝在座椅上一言不发的犯迷糊了。

    几人说笑间,便有三、四瓶白酒下了肚。二公子探身瞅瞅众人的酒杯道:“我看我们差不多了,否则他们的经理得哭了。”

    一直都不怎么说话的徐海贵这个时候淡淡的说:“没事,今天大家随便的喝,我做东。”

    二公子一笑,说:“徐老板你客气了,说好的我做东,怎么能让你出钱。”

    徐海贵不阴不阳的说:“应该我出钱,今天见到季書記,还和季子强一桌喝酒,我很高兴啊,所以我来。”说完,徐海贵就瞅着季子强嘿嘿的笑了两声。

    季子强心里却很是奇怪的动了一下,觉得这徐海贵笑容之中有那么一种奸邪的味道,但今天是什么,却一下说不出来。

    二公子绝不答应,说:“你要想请客也可以,改天再说,今天不要和我争。”

    徐海贵也就笑笑,不说话了,但每当他看到季子强的表情的时候,总是有股子让季子强很奇怪的感觉。

    于是待众人干了杯中酒,二公子便吩咐外面的服务员安排买单,正说话间一个四十出头的光头男人推门進来,抱拳说道:“诸位,在下本店的负责人曾维国,不好意思,小店条件有限,照顾不周,诸位如果不嫌弃的话,今晚用餐就算是小店做东了怎样?”

    季子强暗暗赞叹这位曾老板的活络,反倒令自己这些人觉得不好意思了,只见二公子客气地拱手说道:“曾老板不必客气……”只是他的话并不说完,显然是乐意接受二公子的这份人情。

    这酒店的曾老板本就是个聪明之人,自然瞧出了二公子的意思,便满脸堆笑的与众人互换起名片来,二公子接了他的名片后,却略带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今天出来的匆忙,名片没有带在身上。”

    其他几个老板则不好再同他摆架子,便纷纷将名品给了他,那曾老板不免又是一番恭维之词。

    临别前,二公子握着季子强的手,轻声说道:“子强兄弟啊,最近那面的工程太忙,柯小紫也身体不好,所以我们见面的机会少,但需要我们家老爷子帮忙的事情,你只管说!”

    季子强情知他今天也喝的不少,说得是酒话,但心里却仍然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二公子带的有司机,让司机先送季子强回去,季子强也不客气,钻了進去。刚一坐下,他便觉得沉沉的困意扑面而来,毕竟车子还没有开出酒店,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失态,便强行坐直了身子,扭脸往窗外看。

    另外一辆车子开过来,强烈的灯光打在路边,季子强却发现那徐海贵正在路边对几个人说着什么,恰好徐海贵回过头来,汽车灯光将他的脸照得惨白而诡异。

    季子强心头不由得咯噔一下,一阵狂跳,他总觉得今天心里有点什么事情的。

    电话响了,是江可蕊来的,:“没喝多吧,子强。”电话那头江可蕊的声音黏黏的,仿佛是睡梦中的私语一般,令季子强听得心动。“没有,我正往家里赶呢,很快就到了。”

    “嗯,嗯,那就好,路上慢点。”

    回到家里,老爹他们都休息了,卧室里面幽暗的橘色灯盏仍然亮着,房间里低低地响着辛晓琪的《味道》,倒真似有个凄楚的妇人对着墙角的一隅娓娓叙谈:“今天晚上的星星很少,不知道它们跑那去了,的天空,星星多寂廖,我以为伤心可以很少,我以为我能过的很好,谁知道一想你,思念苦无药,无处可逃……”

    季子强站在卧室的门口静静听着,眼睛里竟然隐隐地有些润湿了。

    “子强,想什么呢?”江可蕊静悄悄地站在侧门内,眼睛里带着笑意。

    季子强并不回答她,却快步走了过去,一把将她的身体揽在了怀里,江可蕊多少有些意外,但只是“嗯”了一声,整张脸便被季子强拥在了胸口上,她听见季子强的一颗心在胸腔里“咚咚咚”地乱撞,便微微扬起脸,轻轻问道:“怎么啦?心跳得这么厉害?”

    季子强情不自禁地将脸埋在了江可蕊的秀发里,贪婪者呼吸着她发间的幽香,渐渐的,怀抱中的江可蕊的呼吸声也开始凝重了起来,她也紧紧的搂住了季子强,两人就这样相拥着,过了良久,江可蕊才柔声问道:“子强,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季子强是有点心慌意乱的,但此刻便故作轻松地说道:“没有啊,就是想你了。。。。。。”

    “开玩笑呢,我们老夫老妻的了,还当是谈恋爱的时候啊。”江可蕊玩笑着说。

    “老夫老妻怎么了,那也能想。”季子强强词夺理的说。

    江可蕊伸出一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在他的鼻梁上刮了几下道:“女人的都是很敏感的,你有半点异常,我都是能感觉出来的。”

    季子强闻听,不由得心中一热,暗道:这个女人真的是实心实意地待自己了,否则哪里会将自己的这点喜怒哀乐看在眼里呢,想到这里,季子强很凝重的说:“我也说不上来,只是今天看到那个韩阳市的徐海贵,我心里总有点慌慌的感觉。”

    江可蕊听罢,忽闪着一双眼睛道:“你怕他?还是你怕他惹事?”

    “怕他惹事?因为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阴冷和疯狂。”

    江可蕊想了想,说:“这样的人在很多时候确实很可怕的。”

    季子强怔怔地望着江可蕊的晨星一般的双眸,心中却有种隐隐地不祥之感。

    是的,季子强今天的这个感觉一点都没有错,就在他拥着江可蕊睡到正香的时候,在北江大桥的建筑工地上,一场大火开始蔓延了,空气中弥漫着烧糊的焦味,并带着炙热的温度扑向了正在熟睡的民工们。

    “咳咳咳。。。。。。”临时搭建的帐篷中诱人因为吸入浓烟,发出一连串的咳嗽声。

    “起火了,起火了,大家快起来啊。”有人从昏睡中醒来,望着眼前的熊熊大火喊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