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该说整个北江市的局面正在往季子强有利的方向在发展着,可是有一点是季子强没有料到的,那就是李云中虽然同意了一号线主站位置的变迁,但这并不意味着李云中就对他季子强感到理解和佩服了,相反的,李云中心中对季子强和颜教授,以及那个黄记者的关系更为忌讳了,李云中觉得自己应该从现在起对季子强加以防范,如果季子强和黄记者等人真有密切的关系,恐怕以后还会给自己制造其他的麻烦。

    季子强确实一点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他自认为已经把自己洗刷干净了,也给李云中書記表明了自己和此事绝无一点关系,假如他听到了当时苏良世对李云中说到的黄记者和颜教授是亲戚的话,假如他看到了李云中当时的表情,他就不会如此乐观了。

    正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忙着,也快乐着,今天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正准备到北江大桥的工地去看看,却接到一个北京的电话,只听见一个中年男人阴恻恻地说道:“季書記,一向可好?……”

    季子强迟疑了许久才想起对方是那个《瞭望》杂志社的黄涛记者,一听出是他的声音,季子强立刻想到了变成了植物人的颜教授来,季子强心里一怔,杨喻义这件事虽然做的隐秘,但一定还是哪个环节走漏了消息,这个黄涛说不上又是说这件事情的。

    季子强却仍然要故作镇定道:“呦,黄大记者,我们可是好久没有您的消息了,什么时候来北江市指导指导工作?”

    黄涛却不接季子强的话茬,只是冷笑道:“季書記,我瞧您也是个敞亮的人,坦白地给您说,对于我表叔颜教授的事情我始终很怀疑,他到底是谁打伤的?我不会就此罢手的。”

    季子强已听出他并没掌握什么消息,却也不知道他打电话来的意图,便笑着说道:“黄记者,颜教授出现这种情况,我们也都很为他不安,说到底,他之前的做法是不明智的,要说起来啊,修地铁是有了些问题,但又不是什么不可调和的敌我矛盾,难道除了这种极端、激烈的做法就没有别的途径了吗?颜教授向来都是老实本分又知书达理的,我看定是得了什么用心险恶之人的蛊惑,才会除出下策,要不然怎么会遇到这种飞来的横祸。黄记者,您是专家,您就这件事情深入地思考一下、挖掘一下,向全社会报道报道颜教授的沉痛教训。。。。。。”

    季子强一边说着,心里却也有些沉重,但还能怎么样呢,现在只有先让事态平息下来,闹得动静越大,牵连的无辜就越多啊。

    那头的黄涛记者也早已听不下去了,便像嗓子眼卡了草叶的驴一样不停地干咳,然后直截打断季子强的话,说道:“季書記,是这样的,我表叔在北京期间曾给过我一个日记本,上面记载了一些你们可能感兴趣的事情。。。。。。。”

    黄涛说到这里却停了下来,显然是在侧着耳朵观察电话那头方明远的反应。

    季子强一听,暗道:嘿,又是日记本,难到说颜教授的笔记本还有两份?

    但他知道这个黄涛一向是龌龊而贪财,想来是想借着这件事情敲上一笔,便笑着问道:“黄记者,不知道上面会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会感兴趣的?”

    黄涛冷涩的说道:“这个我在电话里面不方便说罢,反正你们到北京来就知道了!”

    季子强是什么样的人,哪能让你一个毛头小子就骗住的,他心里立马便明白了:黄涛是在公然的讹诈!日记本可能是有的,但也许在自己手上,至于黄涛所谓的大家“感兴趣的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季子强本来一想到颜教授的这个个事情就心绪不佳,又加上现在黄涛这个无赖的夹纏,不由得心头火起,于是便冷冷的说道:“黄记者,我们怎么说也算是老朋友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大可直说,我们自然会尽力去做我们该做的、能够做的事情,何必拐弯抹角地想出这许多不着边际的由头来呢?话说回来,您黄大记者在北江的所作所为,我要是找人写份材料恐怕也是个不错的噱头吧?您说呢,黄记者?”

    黄涛闻听早已语塞得说不出话来,季子强早已没有了同他继续掰扯下去的心情,暗骂一句“无赖!”,便揿了电话,他很不耻黄涛的所作所为,既然你和颜教授是亲戚,他现在都成植物人了,你却还想借他的名字来骗取财物,真是黑心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了。

    没过多久,一条短信发了过来,季子强打开一看,仍是黄涛的,内容却是一条网址的链接,季子强还没有去电脑链接这个网址,但心头顿生不祥之感,说不上自己的推测是错误的,这个黄涛还真的掌握了一点什么东西呢?

    季子强赶紧在电脑里输入了那条链接,原来是一家知名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待他仔细去看那条帖子的内容,不由得大吃一惊。这条帖子的主题是“实拍暴强的街头执法!”内容是几张抓拍的照片,这些照片显然是用手机拍出来的,像素不高,画面凌乱而模糊,其中一张图片上几个特警模样的彪形大汉将一个满脸鲜血的人踩在脚下,那人挣扎间抬起的痛苦与绝望的脸正好对着镜头——却正是颜教授!

    季子强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季子强短暂的思考了一下之后,赶紧将那条链接转发给了省委纪检委的黄副書記。

    三四分钟后,省委纪检委的黄副書記将电话打了过来,火急火燎地说道:“季書記,哪来的?知道是什么人拍得不?”

    季子强也顾不得与他计较什么,只是说道:“一个外地朋友上网的时候偶尔看到后转给我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向省宣传部那边问问他们能不能通过什么关系将这条帖子撤下来。”

    黄副書記粗着嗓子道:“撤下来?这怎么撤啊?”

    季子强说:“这条帖子上传的时间不久,所以还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但是一旦看到的人多了就可能迅速地通过各个论坛、博客传播,到那个时候你就是想堵也堵不住了。所以事不宜迟,我们要争取时间、争取主动!”

    黄副書記似乎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便连连答应着,挂了电话。

    季子强对这件事情也没法超然视之,因为在目前的状况下,北江市以李云中为代表的高层领导都还是希望有一个和谐稳定的局面,特别是颜教授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李云中書記的不满,现在的情况更加复杂,恐怕还要涉及到苏良世省长和杨喻义等人,在这样的一个形式下,这件事情只能先稳住,这不仅对颜教授有好处,也对许许多多其他人都有好处。

    要是形式不能加以控制,说不上会把李云中書記逼到另一个极端去,一旦李云中因为这件事情不得不靠近苏良世等人,和他们结成了一个统一战线,这就会引发整个北江市的大动荡了。

    但事情的发展似乎比想象的还要糟糕。那条名为“实拍暴强的街头执法!”的帖子几乎在一天的时间内出现在国内所有的新闻门户网站、论坛的首页上。在某门户网站的一个新闻博客中有上百万人参与了对这则消息的讨论,参与评论的人几乎是众口一辞,无不指责执法人员的猖狂、无法无天,喊打之声不绝于耳。更加要命的是竟然有网友通过发动“人肉搜索”锁定了颜教授的身份,随后便有好事的知情者立刻将颜教授此前的一些闹剧同这件事情联系了起来,又大肆渲染地发挥了一番后上传到了网上。

    一时间“北江颜教授”一词成为了互联网上的热门词语,各地的媒体也是闻风而动,带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们纷纷涌向北江市。

    李云中書記在得知消息后紧急召集了苏良世省长和省宣传部长、公安厅的厅长、省信访局的局长等人。

    据说李云中当场大发雷霆,以至于这些人出来的时候个个都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

    杨喻义也有点紧张起来,抓紧时间召集市政府全体领导以及各相关部门的紧急会议,商议应对之策。。。。。

    这个事件在整个北江市闹腾了好几天,省宣传部等部门,也安排专人紧急处理,还算好,总算删掉了网络上主要论坛的大部分帖子,让事态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但事后证明,不管是李云中还是杨喻义,他们对网上发帖的事件的反应是过于紧张的,网民们的愤怒与责难尚不至于将整个北江市淹没,如今网络是空前的发达,舆论的力量貌似空前强大,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人们的话语权显得十分的富足。

    其结果却是言论的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化,这无形中便造成了网民言论的随意性、非理性的加剧,因而在某种意义来说,网络所反映的问题严重程度、网民的热情程度往往都是被成倍放大了的,许多人早已习惯了层出不穷的暴力执法,颜教授的这起事件无非是在人们的复杂记忆中再添一道划痕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