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颜教授觉得自己的事情有望得到最终解决了,自己最近东躲西藏的日子似乎就要结束了,自己总算是没白受那些颠沛流离之苦。

    他下午的时候接到女儿颜菲菲的电话,才知道女儿、女婿已经到了北京。

    颜教授一听说女儿、女婿到了心中自然欢喜,便同二人约好在新落成的盛世大厦前见面。

    盛世大厦处在京郊新规划地段的中心地带,是一处集商贸与办公于一体的综合建筑,是以周边人流穿行,颇为热闹。颜教授并不着急,便在大厦前广场上一个长条凳上坐下来,静静看着大街上匆匆的车流。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看见广场北面的路口上走过来一男一女两个熟悉的声影,是女儿女婿到了!颜教授赶紧站起来朝着女儿女婿的方向使劲地挥手。

    这时就见几个身穿深蓝色制服、头戴特警钢盔、胸前印着“特勤”二字的人走了出来,恰好挡住了颜教授的视线。颜教授生怕女儿、女婿看不见自己,便作势要跑到前面去迎他们。

    岂料不待他动身,那群人中的其中一个箭一般地朝他冲了过来,不待他有所反应,那人突然挥起一拳猛地捣在他的小腹上,颜教授本就文弱,哪曾受过这等击打,他顿时觉得小腹部一股钻心的钝痛,“哎哟”一声便手捧着肚子弯下腰去,那人却不罢休,抬起一只穿着军靴的脚猛地踢在他的小腿肚子上,颜教授吃不住劲儿,扑通一声重重地跪在岩石的路面上,一股剧痛几乎令他昏厥过去。

    颜教授本就是极倔强不知变通,如今又受了这等莫名其妙的攻击,如何能不发作,当下便扯开嗓子骂将起来。随后赶过来的一个人,怒喝一声“老实些!”随即抬脚结结实实地蹬在他的嘴巴、鼻子上。

    颜教授只觉得鼻腔中奇酸,嘴巴里又苦又咸,张嘴使劲呼吸之际,一道粘稠的血流自鼻孔、嘴巴中喷薄而出,好几颗牙齿也被血水裹着掉了出来。那人却并不罢休,又就势一脚将颜教授踢到在地,一只脚重重地踏在他的脸上。

    颜教授的脸颊紧贴着冰冷、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目光绕过前面纷乱的脚腿,恰好看到女儿、女婿正和自己一样被人死死地踩在地上,他听见女儿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他何曾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北江市的一枝花啊,习惯于被人瞩目、被人夸赞的一支花啊,今天竟然被人像狗一样踩在地上,像个疯子一样歇斯底里地嚎叫。

    颜教授听着、看着,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口中再也喊不出什么话来,只剩下断断续续的低号。。。。。。

    这里季子强当然不知道颜教授在北京的事情了,不过从这天起,季子强对此事就多了一份关注,他也通过自己的一些渠道开始打听颜教授的事情,有一天纪检委書記田展照来汇报别的工作的时候,无意间说到了颜教授的事情,说颜教授从北京找到了。季子强就忙问:“找到了,那他是不是已经回到北江市了。”

    田展照不说话却一直在叹气,喝了一阵子水方缓缓地说道:“季書記,你知道吗,颜教授现在躺在医院里,据说是因为脑溢血,已经昏迷了好几天,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季子强闻听不由得惊出声来,问道:“怎么这样?。。。。。。”

    田展照狠狠地咬了咬牙,继续说道:“北江知道了颜教授上北京上访,苏良世省长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生气,省委信访办一直在北京找不到颜教授,苏良世省长就把这事情安排给了杨喻义市长处理,杨喻义在北京寻了一家保安公司,给他们签了份合约,让他们负责拔钉子,拔掉一个便给他们一万。可巧合该这颜教授不走运,他竟然带着女儿、女婿在盛世大厦逛街,被那帮假扮成特警的保安抓了个正着。”

    田展照顿了顿用手比划着继续说道:“季書記,你不知道啊,据说那个场面惨啊,颜教授和他的女婿都是白面书生啊,被他们打得嘴里牙都不剩几颗了。他闺女颜菲菲——就是号称第一美女的那个,衣服几乎快被保安们当街扯光了啊。”

    季子强听得又是吃惊又是恍惚,只听见田展照说道:“颜教授也是好面子的人,一口气没上来,脑——溢——血!已经在床上躺了几天几夜了,据医生说最多就能落得个植物人啦!那这个杨喻义呢,还觉得自己给苏省长办了一件大事,最近乐呵呵的。”

    季子强听着听着便觉得两耳轰鸣,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田展照见季子强听后反应平常,亦觉得索然无味,摆摆手告辞离开了。

    季子强十分机械地挥手与他道别后,便一屁股颓坐在沙发里,脑袋里仿佛被掏空了般,一片茫然。他感到难受,为颜教授,也为杨喻义。怎么可以这样做呢?他们不是敌人,他们不过是有不同看法的同志啊,你们也能下的了手。

    但面对这样的一件事情,季子强又确实不好插手進去,一个是季子强顾忌李云中对自己的看法,在一个季子强也无从插手,毕竟这样的事情本来也不在自己的分管工作中,北江大学也不是北江市管辖的范围。

    下午,季子强陪着副市长岳苍冥在北江国际大酒店接待了兄弟城市的一支考察团,吃饭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季子强在离家属院不远的地方下车,他想走几步,消消食,走在行人稀少的街上,阵阵凉风迎面吹来,季子强觉得自己清醒了很多。

    待他回到家中,江可蕊和小雨都已经睡了,最近江可蕊电视台的工作也很忙,所以每次回来,江可蕊都很疲惫,季子强却没有半点的睡意,他帮着江可蕊盖好了被子,索性便将自己关進了书房,鬼使神差地又翻出了抽屉的最底层摆放着的上次马宏春给自己的那个蓝色的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自那天马宏春交到自己的手上后,他一直没有很详细的看过,那天只是随意的翻了几页,就不敢在继续的看下去了,总之他隐约感觉到那个笔记本就仿佛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揭开,恐怕自己就永无宁日了,他也曾经考虑将这东西交给李云中或者叶眉,可是思虑再三后还是决定暂时隐藏这个秘密。

    但季子强此刻还是忍不住想要仔细的看看了,越看,他就越加的心惊,上面一行行,一页页都想在述说一个恐怖的故事,让季子强不仅是心惊,还有许许多多的后怕。

    季子强合上笔记本,好长时间端然坐在书房中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愿意想了。

    而在医院里一直处于睡眠状态的颜教授据说已经离开了医院,回家去休养了,马宏春的儿子、儿媳妇则完好无损的回到了北江市,据说两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刺激,现在变成了一副呆傻的样子。

    马宏春却以为儿子媳妇能够平安回来全仗了季子强从中周旋,千恩万谢的来电话话说了好几通,季子强心中好不尴尬,却也只能虚言些空道理,劝他从此安耽下来,不要再声张此事。他知道这马宏春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恐怕再也不敢有什么举动了。

    而一号线的主站位置也在最近做出了修改,小商品城是保留住了,主站换到了一个距离小商品城不远的地方,季子强最近一直在忙着为地铁站点的搬迁工作,这是一个比较繁琐的事情,好在大部分的群众对地铁的修建还是支持的,要不然啊,季子强真不知道会成个什么样子,有时候季子强自己都在感慨,人民群众就是好啊。

    而交通局的易局长也在最近受到了惩罚,他手上经办的很多项目工程都存在着一定的受贿情况,而且数额还不小,至于他生活作风那些问题,根本都没有查,因为那些问题和这些相比已经算不得问题了,就这些问题,季子强听纪检委的田書記说,易局长恐怕要坐10多年大牢了。

    交通局在易局长离开后空下来的位子也就成了很多人竞争的目标,不过在人事安排上,季子强是不会让别人随便上手的,他很快就定了下来,让交通局过去的那个江副局长接任了,这应该也是季子强一个明确的信号,让北江市的领导们感觉到自己的权威,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从易局长被检察院立案之后,北江市领导们对季子强的态度就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

    因为谁都知道易局长是杨喻义的铁杆嫡系,连他都栽在了季子强的手里,其他人就更不要逞强了,诚服和归顺就成了最近一个阶段在北江市干部中的主基调。

    面对这样的一个局面,身为北江市市长的杨喻义也很有点无可奈何,他帮不上易局长什么忙,他到想也想找寻一点季子强或者手下的什么事情来,可惜,季子强就没有几个算的上铁杆的手下,杨喻义也一时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