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想了想,说:“这样吧,你送我回去之后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先送你回去吧?我一会打的回去。”

    “这不好吧,说的先送你。”

    “但是,你是女孩啊,女士优先,听我的。”

    苏厉羽想了想,似乎觉得季子强说的也有道理,笑笑说:“那好吧,为了维护你绅士的风度,就先送我。”

    季子强问:“你现在住哪儿?是省委家属院还是过去单独住的地方?”

    苏厉羽调侃的说:“我知道地方啊,我现在是自己送自己呢。”说完,就嘻嘻的笑。

    “可是,我也很想知道嘛。”季子强笑道。

    她说:“车子一路开过去,你不就知道了嘛?”

    “鬼丫头!”季子强心中笑骂。还没人敢跟自己这么说话呢。可是,对她,季子强却怎么也生气不起来。奇怪。但季子强更觉得奇怪的是,她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男朋友?追她的男人,应该是一抓一大把的啊,季子强产生了好奇心,人说“好奇心是会害死人的”呢,可是,此刻,对这个女子,季子强还是抑制不住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与好奇。

    季子强说:“对了,苏厉羽啊,怎么一直没见你男朋友?你岁数也不小了,该找一个了。”

    她不说话,叹口气,摇摇头,继续前行,她开了音响,一首钢琴曲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抒情,清悠悦耳的音乐流泻开来。似乎很符合现在的情境,也很符合现在的心境。

    季子强和苏厉羽彼此都没再说话,沉没在音乐里,季子强闭上双眼,靠在椅背上,全身放松,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是手机的鸣叫吵醒了季子强,一看,是老婆江可蕊打来的,季子强慌忙接上:“你没休息啊。”

    “晚上回来吗?”江可蕊问。

    “回来啊,一会就回,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季子强说,挂了电话,他知道江可蕊是关心自己,他把手机放回兜里,说:“我老婆。”

    “知道。”她说:“你睡了一个多小时,睡得很香吧?”

    季子强咂咂嘴:“是啊,意犹未尽。”

    她笑笑,没再说话。

    但季子强马上反应过来了,怎么自己睡了这么长时间,他慌忙一看,这才发现车子一直停在路边。深夜的大街上显得异常空旷,昏黄的路灯无力地洒下光亮来,偶尔有一两辆车驶过。这是个美好的夜晚,为什么美好,是因为有她吗?

    季子强惊讶的看着马路,说:“实在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长的时间,走吧,送你回家。”

    她点点头:“我先送你吧。”

    “不用了,我现在一点事儿也没有了,还是你先回去吧。你一个人回去,我会担心的。”季子强说的是真话,现在社会也很复杂,这么晚了,让一个女孩单独回家,季子强还是担心。

    她沉默了一会,突然说:“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季子强的心里又是一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说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幸福?”说着话,苏厉羽像小猫一样倾斜着身子,偎進了季子强的怀里,闭上了双眼。

    季子强有点慌乱起来,不知道是应该推开她,还是拥抱她,但恍惚中,却借着路灯的光亮,看到了苏厉羽眼中的泪水正从她美丽的脸颊滑落。季子强也一下的有了一种心疼和怜惜交织在一起的感觉,这种心情从来都没有过。

    “为什么她会觉得幸福?”季子强在心中问自己。

    不知有多长时间,她轻声说:“我该回家了。”

    苏厉羽从季子强的怀抱中轻轻的离开,她继续开车,也不看季子强一眼,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车子很快到了她家住的楼下,还是好几年前二公子带季子强来的那个小楼。

    她下了车,冲季子强挥挥手,说:“车你开回去吧,明天让小刘给我送报社去。”说完,也不能季子强回答,苏厉羽就進了小楼。

    季子强在下面呆呆的看着苏厉羽的身影消失不见,那栋楼的窗户都黑暗一片,季子强没有立即走,坐在车里,看着那些窗户。片刻之后,二楼的一扇窗户亮起了灯,她探身从窗口看楼下,季子强从车窗向她挥了挥手,启动车子,走了。

    几分钟后,季子强收到了她的短信:“如果,还有机会,我还想在你的怀抱里——厉羽”。

    季子强减慢了车速,缓缓的删掉了这条短信,他没有回复,他觉得不能回复,车子在深夜空旷的街道行驶着,天忽然落起了雨来了。。。。。。

    第二天的《北江日报》刊登了一篇名为《北江迎来信访工作新时代》的专题报道,在文章中最醒目处是北江市市委書記季子强与众商户代表座谈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季子强神色坚毅、侃侃而谈,而商户代表们却只是贡献了一排光怪陆离的后脑勺。

    而著名的《时代瞭望》杂志大篇幅登载了黄涛的一篇名为《一场危机的化解——北江市信访工作侧记》的文章,黄记者文章以铺陈的表达方式,极富渲染力的笔调将北江市的上访事件描写成一场剑拔弩张的灾难**件,而季子强则被刻画成一个临危受命、力挽狂澜的孤胆英雄,那是一种很高大,很让人仰望佩服的巨人形象。

    季子强看完文章后,不由得哑然失笑,便将杂志草草收了起来,但他还是拨通了黄涛的电话,很客气地说道:“黄大才子,刚刚拜读了您的大作,实在是了不起啊!”

    黄涛自然听得受用,却只是装作懵懂道:“哎呦,季書記谬赞了,我们就是做这个的,每天到处投稿,不知道又是什么不成样子的东西让您看到了。”

    季子强听他洋洋自得之意溢于言表,完全没有了在酒店时的恐惧与猥琐,不由得心生鄙薄,只觉得牙根痒痒。季子强就想起了当时小刘给她红包时候的样子,他极不自然微眯着一双眼睛。。。。。。季子强看得出他虽然绷着脸,但那些小欢喜还是如同破了的塑料袋中的水一般溢得自己满脸都是。

    季子强暗自的摇摇头,就准备挂断电话,黄涛却在这个时候说道:“季書記,有个事情我正想同你了解一下:北江大学的颜教授在你们北江市被人排挤得无法落脚,我想你们那边的做法简直是不可理喻!作为媒体工作者,我们是有着监督责任的。”

    季子强一听,竟然又是同颜教授有关系,不由得暗生诧异,便半真半假的笑着说道:“颜教授的事情我是知道一些的,不过黄大记者同志,您批评人可是要有凭有据才好啊。您在北江市的行程我们可是都做了记录,我可是有公安局的同志在身边的,我们普通老百姓也同样有监督你大记者的责任吧。”

    黄涛闻听,果然语塞,赶紧降下了调门,俨然一副言听计从的声色,季子强仿佛看到一条突然塌了脊梁的哈巴狗。

    一番言说之后,季子强才知道:那个北江大学的颜教授竟是黄涛的远房表叔!

    季子强就解释了几句,因为说真的,这个姓颜的教授自己还没见过呢,但这次差一点点,在李云中的心中就把自己和这个人联系在一起了,好在自己和商户的一番对话能洗刷一下自己,不然真有点麻烦。

    季子强说:“你那个叔叔啊,有点固执了,你该劝劝他,有什么建议可以走正常的渠道,何必把自己搞的那样危险。”

    黄涛说:“他没走过正常渠道吗?问题就在于正常渠道谁理他啊?”

    季子强有点语噻,这话没人的时候季子强自己也说过,现在很多事情不闹出动静来,谁理你呢?就比如很多群众受到百般刁难,多少年无人问津,只有那天出了人命,这一下才有相关部门出来说话,所以想想也真有点忏愧。

    当然,这是季子强内心世界的话,对黄涛,季子强却还是正儿八经的说了一席相信组织,相信政府的话,这才把黄涛安撫住。

    他们这里说的热闹,在省委的李云中办公室里,李云中也在想着这个颜教授和季子强,李云中面前放着几份报子,上面都无一例外的刊登的季子强和小商品城商户的对话新闻,其实在昨天晚上的北江电视台,已经对当天的对话有了报道,开玩笑呢,现在的季子强是市委書記,在北江市电视台除了省委,省政府的几个重要领导之外,他的新闻那也是重要新闻。

    这个对话李云中是全部看完的,现在他还在想着这些问题。

    从商户的口中,李云中也觉得因为修地铁就对小商品城拆迁似乎也有些问题,过去他也留意过这个小商品城的,但说实话,他对这里的经营和详细的情况并没有太多了解,毕竟没有对那里太深入的实践,根本都无法体会那么多。

    可以说昨天的季子强和商户对话,就像是一场大辩论一样,让那个本来不很明显的事情通过了双方的辩论显得有为清晰,李云中意识到,地铁应该修,但商户的利益,小商品城的影响也都要考虑,不能因为做了这件有益的事情,就算损害另一些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