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轻轻的嘘了一口气,感觉这事情是坏事,但也是好事,正好帮了自己一个不大不小的忙,季子强正在想着,身后就传来一声清喉嬌啭的妩媚细语:“季書記,你也不感谢一下我给你的通风报信。”

    季子强蓦然转身,就见苏厉羽正站在自己的身后,两人差一点撞在一起,苏厉羽也是吓了一跳,嘻嘻嘻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见苏厉羽玲珑的曲线,呈现出少女独特的美,宛如一朵含苞的花蕾幽香绽放,清淡的沐浴露飘香,暗暗袭来,黑发如云,随风而拂动,一手捂着胸口,抑制着气喘的狂动,一脸的潮红,如胜似火,嬌艳的青春颜色,在她的脸上,呈现得更是浓郁,那凝脂白玉般的肌肤,带着淡淡的晶莹,而极有个性的脸庞,温情脉脉。

    季子强愣了几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嘴里赶忙说:“谢谢,谢谢你啊。”

    “怎么谢呢?”苏厉羽歪着脑袋问。

    季子强不好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你今天也来采访啊。”

    “季書記亲自出面和商户对话,这样好的题材,我这个小记者当然是不能放过了,对不对?”

    “对,对,是应该来,不过我要纠正一下,不是小记者,是大记者,名记者。”

    “嘿嘿,那小女子真是荣幸之至。不过你不要转换话题吗,还没回答怎么谢我呢。”苏厉羽是不会让季子强混过去的,她很固执的追问。

    王稼祥几人都站在旁边呵呵的笑着,看他们斗嘴,不说话。

    季子强见躲不过去了,说:“好吧,那你想让我怎么谢谢你呢?”

    苏厉羽想想,说:“至少应该请我吃顿饭吧,这要求不高。”

    季子强摇摇头说:“要求很高了,还不高。”

    “什么啊,什么啊,就一顿饭都算高啊,也枉费我对你。。。。。”

    说到这里,苏厉羽说不下去了,脸色更红,季子强也像是在心头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感到一阵的心慌,而身边还有文秘书长几人,再加上现在来来往往的领导又都不断的和季子强点着头,很奇怪的看看他们两人,让季子强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忙说:“好吧,好吧,那就吃饭去,吃饭去。”

    “哼,这还差不多。”

    季子强就对秘书小刘招招手,说:“你安排一个地方,我们陪苏记者吃个饭。”

    但苏厉羽倒也干脆,还没等小刘联系,就说:“我们就近解决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个饭点。”

    季子强当然是没有异议的,他带着王稼祥等几人,一起出了政府,季子强坐在了苏厉羽的车上,王稼祥他们开上了一辆小车,跑了一会就到了一个地方,这个饭店,无论是外观还是里面的装修,都还适中,算是中档吧,非常符合季子强的意。

    包间里的几位都是北江市混得不错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济济一堂,谈笑风生,气氛好不热烈,一个个兴高采烈红光满面,菜陆续地上来了,然后才突然想起来还没定喝什么酒呢?于是有人说五粮液,有人说茅台吧,还有说洋酒的。

    季子强说:“依我看,主随客便,苏记者今天是主客,还是由她定吧。”

    众人都点头称是。

    苏厉羽莞尔一笑:“那好吧,小女子恭敬不如从命,在如今名酒如林的时代,我一向还是比较偏爱我们的国酒茅台啊!”

    众人于是都说:“好,那就听苏记者的,上茅台!”

    服务员应声而去,季子强摇摇头,这丫头今天怎么点上这高度酒了。

    不多时,苏厉羽就喝红了连,脱去了外套,带着她那精致的五官、如玉如雪的肌肤、乌黑的秀发、绝妙袅娜的身材到了季子强的身边站定,手捧一盒装帧高档精美的国酒茅台,宛如仙人。

    天,这是幻觉,还是现实?季子强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了,此刻的苏厉羽别有另一种风情,本来正在谈笑的众人也都不约而同地蓦地停了下来,纷纷举目望向苏厉羽。

    季子强想,只要是男人,都在此一刻感觉惊艳吧?是的,就是那种惊艳的感觉!虽说这个时代早已美女如云,但是,真正令人惊艳耐看的女子却是不多。

    “好,好啊,美酒美人,美肴美境,真良宵也!今儿个,咱兄弟几个不醉不归!”王稼祥咋咋呼呼的说道。

    众人也都齐声附和,男人在美女面前,不是英雄也是英雄了,这个时代无需上战场冲锋陷阵,那么,在酒桌上、或者在女人身上冲锋陷阵,也是一样豪情万丈啊。

    苏厉羽抿唇低头一笑,千嬌百媚,千古妖娆,连大诗人徐志摩也曾赞叹女人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嬌羞。美啊。

    季子强只觉得自己的心底深处的某一个从来不曾打开的地方,忽然在这一瞬间倏地打开了,忽然在这一秒钟深彻地柔軟了一下子,虽然很短暂,但确实是有那种感觉的。

    当苏厉羽娴静却又娴熟地将那瓶茅台酒打开,她要给季子强斟酒的时候,因为挨得近,季子强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儿,和着面前杯中的酒香,哦,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啊!

    这时候,季子强突然的冒出了一个想伸出手去,摸一摸她那柔婉白皙的小手儿的想法,但是,季子强明白,这只能是想法,是的,绝不能成为行动。

    这顿饭,季子强吃的有点恍惚,也有点心不在焉,他总是感到苏厉羽的那双眼睛一直在看着自己,就算是她和别人喝酒嬉笑的时候,她都在看着自己。

    季子强今天倒是喝的不多,在整个包间里,他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一个人,当然,苏厉羽喝的也不多,终究是女孩,还有那样的一个身份在,大家也还是相对客气的,但因为有美人在旁,大家似乎都兴致倍增,不知不觉,其他人酒都喝高了。。。。。

    吃完了饭,大家都准备离开了,小刘他们几个秘书当然是不能喝酒的,他们把来的时候王稼祥等人的车开上,准备送所有的人离开。

    季子强觉得内急,去卫生间方便了一下,苏厉羽就对小刘几个说:“你们先走吧,季書記我来送”。

    小刘迟疑了一下,说:“你开车行吗?”

    “你说呢?”苏厉羽说。

    小刘看到苏厉羽的样子像是有点生气,在面对这样一个美丽而身份特殊的女孩时,小刘是有点畏惧的,不过他也感到,苏厉羽虽然是喝了一点酒,但现在站在那里一点都没有反应。

    几辆车都要开走了,这时候季子强也从卫生间出来,走到酒店门口,他很奇怪,怎么车都走了,把自己甩下了,他东张西望的正要下台阶,一瞥眼间,看见了苏厉羽,她正看着季子强微笑着,原先盘起来的秀发也松散开来,整个人清爽洁净,秀美如荷。

    季子强的心又那么无可抑制地軟了一下子,这许多年,在脂粉堆里泡着,妖艳的女子见了无数,早就麻木了,看到苏厉羽的清纯,季子强自然有一种对青春的回忆。

    季子强紧走了两步,到了她的身边,问:“他们人呢?”

    苏厉羽轻轻一笑:“走了啊,我就是留下来送你的。”

    季子强说:“你送我,你能开车?”

    “你季子强小瞧我了吧。”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这么晚了麻烦你蛮过意不去的。”季子强赶紧解释。

    “上车吧,”苏厉羽不由分说,这就是她的做事风格,说一不二,“越耽搁不是越晚?”

    苏厉羽就到了自己的车旁,隔着几米按响了车门的遥控锁,然后向车子走去。

    季子强紧赶几步,却走向驾驶室的门,说:“我来开吧,你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

    但苏厉羽比季子强的反应还快呢,她已经坐進了驾驶室。

    季子强笑笑,坐進后排。为什么要坐進后排呢?也许是一种坐车的习惯,也许是季子强觉得假如自己坐到前排她的旁边,自己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把持不住,做出什么不太合适的事儿来,而坐在后排,和她保持一点距离,自己心里也少了一些蠢蠢欲动的压力,到可以相对心平气和地说说话了。

    苏厉羽似乎对季子强坐在后面有点不解,她回过头来看了看季子强,好一会就那样就看着,她的眼睛如夜色中的两汪湖水,水汪汪亮莹莹的。

    后来苏厉羽悠悠的叹口气,说:“为什么要坐后面,是怕我,还是怕你自己?前面来坐。”

    季子强尴尬的笑笑,就只好下车,坐在了苏厉羽的身边。

    苏厉羽像是很高兴的样子,启动车子,车子缓缓地向前驶去。她说:“你可别怕哦,我技术不是很好呢。”

    季子强哈哈一笑:“上了你的车,就是你的人了,你看着办吧!”

    她扑哧一笑:“我怎么听这话儿有点怪怪的。”

    “我说的不对吗?现在,这一刻,在这车上,我们的命运是紧紧相连地。”季子强说。

    苏厉羽笑而不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