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见季子强言辞犀利,弦外之音已是不言而喻,不由得暗自心惊,这个季子强真是能言善辩啊,杨喻义知道,在很多场合,很多的事情往往都是形式远远大于内容的,比如说季子强与小商品城的业主们的这场座谈会,不过是将大家都懂、都能想得到的大道理当着更多人的面说了出来。仿佛只要如此,心怀不满的人们的情绪便能平复了,一切郁积的矛盾便消迩了。

    但这只是一般人的想法罢了,他们谁都不懂季子强的想法,是的,所有人都不懂,只有饥饿的狼一个人懂,因为书是他写的,季子强真实的想法有两层含义,一个他必须借着这个机会来洗刷自己在搬迁问题上和颜教授等人的牵连,而这个小商品城的围堵政府更是巧合中的巧合,季子强要是不撇清这个嫌疑,就会让李云中认为这一些事件的背后都是季子强在捣鬼,季子强不过是想要达成不搬迁小商品城这个目的,使用出来的阴谋诡计。

    这一点季子强是有自知者明的,本来自己就恶名在外,狡诈已经在某些时候和自己的名字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季子强第二个目的,那就是在撇清自己嫌疑的同时,还希望上层,特别是李云中听到,看到这场见面会的情况,让他知道,搬迁小商品城确实是个错误的规划,这比起自己三番五次的找李云中效果更好。

    所以在整个谈话中,季子强就要把持一点,既声色俱厉的面对商户代表,还要留有让他们说话和反击的机会,因为不管是自己的话,还是商户的话,都是要给某些人听的,至于今天和商户们谈论的结果,季子强并不很在意。

    果然,这个孙海波在季子强说完之后,就义正严词的说:“那么听季書記的意思,就是小商品城现在搞得好,我们挣到了钱,所以就应该把他折腾垮吗?我们在引深一点,就是假如现在小商品城并没有红火,生意很清淡,商户都没钱,那是不是就不用搬迁了。好吧,如果这个理论成立的话,那就是说,市委和政府并不想让大家过的红红火火?”

    季子强听的也是一阵的惊讶,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古人诚不欺我。

    没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生意人,也能找到自己留下的这个隐蔽的漏洞,刚才自己还想接下来怎么引导他走進这个轨道,现在看来不用了,这个孙海波是可以说出很多问题的。

    季子强就摆出了一副冷涩的模样来,厉声说道:“难道搬迁远一点就会搞垮一个商品城?你说的有些危言耸听的,同志,好酒不怕巷子深,我们小商品城既然过去能办好,换个地方也能办好,不就是進货的那些贩子多跑几步路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呵呵,多走路还能锻炼身体呢?所以我不同意你的这个论调。”

    季子强这个玩笑让下面传来了一阵的笑声,但孙海波没有笑,反唇相讥说:“既然是这样的话,一号线也罢,地铁也罢,不修都可以,大家走走路,上班跑跑步,这不是又省钱,又锻炼身体吗?一方两便的事情?”

    这话就把季子强给问住了,明显的,大家看到季子强脸色变了几变,最后铁青着脸,说:“行了,我们现在不扯这些,就说说搬迁的事情,你们口口声声说搬迁对你们影响很大,对北江市也好似一个损失,我倒向问一下,这小商品城有你们说的怎么重要吗?”

    孙海波立即就说了起来,什么小商品城对北江市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很多前来進货的客户也是通过了小商品城才对北江市有了更多的了解,有的后来留在北江市做起了投资和生意,还有流动人口给北江市带来了多少间接和直接的其他收入,还有一年小商品城可以为北江市缴纳多少税费,能带动小商品城外的多少行业,消化多少万人的旧业等等。

    毫无疑问的说,这个孙海波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他们说出的数据在很多时候比季子强知道的都详细,你比如说消化就业这一块,季子强知道的只是个大概,但人家孙海波就从几千个商户的产品分类上给出了详细的数据,哪个商品背后有几百人的一个厂子,哪个商品是好几个县联合生产,最后统一组装,一旦小商品城垮了,就会有多少个厂子跟着垮掉。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为小商品城供货的厂子都是一些乡办,街道办的小厂,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国营企业庞大的资金和支持,他们解决的也都是下岗工人和无业人员,真的垮掉之后,他们根本都难以转型和重新获得生存。

    季子强自己也是听的暗自心惊,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要照此说来,一旦这个小商品城真的垮了,不完全是近3千户商户,上万人的吃喝问题,它的背后可以还有几千个,上万个家庭问题,所以季子强这次不是假装,是真的沉默了。

    等对方说完,好一会,季子强才说:“是啊,你刚才说的和我知道的情况差不多,但现在的问题在于这个事情并没有计划和决定,所以你现在有点想当然了,你想一下,我们政府能不顾事实乱搞吧,肯定不可能,你这道听途说的消息很不准确。”

    季子强这话就有点强词夺理了,是没有宣布,没有最后的结果,但人家不来闹一下,最后宣布了在找就来不及了,可是季子强这话对方也一时找不到漏洞的,是啊,万一人家根本都没有这样决定呢?

    孙海波有点犹豫的说:“那季書記你能保证不拆迁小商品城吗?”

    季子强就哈哈的大笑,说:“我只能说现在还没有这样考虑,但你让我保证,我拿什么保证,因为这个工程严格意思上说是省里的,也是国家的,我不过是拆迁负责,但从我知道的消息来说,并没有一定要拆迁你们商品城的设想。”

    季子强是真着眼睛说瞎话,明明就是那样计划的,他现在说的牙板硬硬的,让对方也有点犹豫不定了。

    孙海波和几个代表想了想,说:“季書記真的没有听说拆迁小商品城。”

    季子强说谎说惯了的人,头点的很快,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说:“我没听说过。”

    这些人都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了,人家市委書記都没听说过,会不会是谣传啊,现在这谣言满天飞的,根本有时候都分不清了。

    季子强就抓住了这个时机,说:“大家的意思我们也都明白了,这样说吧,我们下来就开始研究这个问题,至于会怎么决定,放心的,提前我们一定会通知大家的,不会说偷偷的定下来,最后给你们高突然袭击。今天我看大家都先散了吧,既然你们这么关注小商品城,那就赶快把店铺开开,先把生意做起来。”

    刚才季子强也是听到文秘书长汇报了,小商品城今天为了抗议,大部分商铺都歇业关门了,但季子强还是想,这些生意人其实比自己对他们的生意更关心的,关一天门,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很无奈的举措,他们会更心疼的。

    季子强又说:“做好现在的生意才最重要,你们这样关上门来抗议,实在是很不值得,万一最后没有搬迁呢?你们这不是浪费了大好时光,还把很多客户推到了别的商户那里,对不对?。。。。。。”

    季子强進行了长篇大论的忽悠,这是季子强拿手的好戏,虽然不至于把活人说死,把死人说活,但把你正常人说成神经病,这一点口才季子强还是具备的,所以在他滔滔不绝的劝告下,这些商户各自考虑起了自己的笑算盘。。。。。对啊,最近隔壁的老王老是想把我生意拉过去,好像今天他没来抗议,那他是美日踏了,今天的营业额绝对翻翻,妈的,老子在这里闹,他们在家里收钱。。。。。。

    这很多事情就看你怎么引导,季子强慢慢的把他们都引导到了这个挣钱的思路上来了,这些人都有点坐不住了,有的人装着尿尿就溜了,这样要不了多长时间,最后就剩下67个代表了。

    季子强一看,自己两个目的现在都已经达到了,该撇清的也撇清了,该让上面知道的道理代表们也帮自己说了,那就散摊子吧。

    季子强站了起来,对商户代表头头孙海波说:“孙老板,我看赶快让大家先做好生意吧,不然啊,以后很多人会怪你的,你看看,几十个代表,这会已经跑完了,我们今天的对话也到此为止吧?”

    孙海波和其他几个代表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会说不出话来了,只好也站了起来,季子强微笑着点点头,率先离开了会场。

    季子强带着王稼祥和文秘书长等人出了会议室,就见政府大门口的人已经散去了一半,估计那些提前溜号的商户代表们出来说了情况,所以很多人觉得事情未必如此,心里都惦记着回去开门做生意,慢慢的撤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