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静静的,闷闷的坐着,他要检讨自己的错误和大意,一直以来,季子强都知道哈县长是不会对自己放弃进攻,特别是在自己发现了哈县长的一些蜘丝马迹之后,自己更应该小心谨慎,但自己怎么就这样的大意,这样的无视一个在宦海中多年沉浮的高手的存在,自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乾坤,扭转局面。

    自以为自己可以纵横捭阖,满堂华彩,如同一位一切尽在掌握的将军,现在呢不是一样败的一塌糊涂吗

    他太伤感和寂寞了,他静静的坐着,一杯一杯的喝着茶水,那杯中的茶叶多好啊,在南方碧绿的茶山之上,茶在快乐地生长,每日与阳光和空气自由对话,与风雨雷电玩起游戏,看着夕阳与朝霞捉迷藏,在一棵不知名的茶树上生长,看青山与绿水,取天地之精华,这是茶的生命中令人神往、为之抚掌的极致之美。

    在生命最为华美的时候,茶经历了春夏秋冬,吸吮了天地精华,不就是为了这一瞬间的美吗

    那是一种怎样的美

    而自己呢。自己的美丽又在那里爱情失之交臂,理想化为灰烬,前途无限渺茫,剩下的仅是一副臭皮囊而已。

    “咣咣咣”门上传来几下声响,季子强没有起身,也没有喊“进来”,这不是小张惯常的敲门声,那么自己又何必在去理会呢找自己做什么,签字自己永远不会在有那种机会了。

    安慰自己谁有能安慰的了呢

    空洞的同情和怜悯,又能给自己带来多少平静算了,你走吧,不要在进来了。

    然而,门还是被推开了,季子强低着头,看着水杯中的茶叶,连眼神都没有移动半分,他的脸上,眉间,神情都挂满了寂寞和悲哀。

    来人在进来以后,也没有说话,就那样紧紧的盯着季子强,看着他的伤心和哀愁。

    5秒,10秒,20秒,这漫长的时间里,办公室没有一点声响,这样的寂静让季子强受不了了,他还是抬起了头。

    季子强看到了,他的脸上开始有了变化,一点点,一丝丝的变化起来,惊讶,欣喜,笑容都慢慢的从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胞,肌肉里渗透出来,固然,这种笑容是有点僵硬,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笑了,这样的笑对他很重要。

    “悦莲,悦莲,悦莲,真的是你吗你来看我了,你不会在扔下我不理睬吧”季子强喃喃的说着,他站起来,走了过去。

    他想马上拥抱住华悦莲,把她抱在怀里在不放手,但他不敢,他怕惊扰了这个美丽的梦幻。

    华悦莲痴痴的看着季子强,众生芸芸中,自己偶然遇见了他,这是必然的缘份,后来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自然到不知不觉中季子强已经藏到自己的心灵深处,于是,每天驻守着一份等待,一份期盼,一份梦幻,一份缠绵。

    自己幸福了,自己得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爱情,沉寂在心梦里,伴着月色相遇,如那相拥的并蒂莲,相融于静谧的夜色里。月光无语,夜风无语。

    然而,这样的美丽犹如是雨后的那道彩虹,是那么短暂,短得只剩下温馨的瑰丽。

    华悦莲伤感着,她已经知道了季子强的情况,她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着他,她现在已经不在乎季子强当时对自己是那样的绝情,在自己病倒后都不来看一看自己,也不给自己打个电话,她也不在乎季子强过去有个什么绯闻,因为自己没办法去计较,自己对他的爱已经超越了一切。

    华悦莲不希望季子强就此颓废下去,在她的想象中,季子强是强大无敌的,是公正无私的,他总是会站起来,一个如此睿智和坚韧的人,就算是倒下去了,在不远的将来,也是一定会再造辉煌,她期待着,也充满了信心。

    华悦莲也用只是他们自己才明白的那种眼光端详着他,没有说话,眼光始终在圈定着他,那湿润的眼睛流露出特别温暖的光芒,这种光是她心灵的闪光,眼神在迷离中传递着爱意,在安静中透着温和,蕴满了关爱;又像一条汩汩流淌的小河,不断地流进季子强的心里。

    季子强的目光也开始变的温暖起来,目光中有一种喜悦也有夜色一样的深邃。

    现在华悦莲说话了:“怎么样,还挺的住吗”

    见她只是这样柔情的看着自己,季子强感到非常的欣慰和舒心,有这样的关爱,那么就算自己倒了下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收藏了这份情感,获得了如此的爱怜,还有什么奢望呢。

    季子强就感觉自己的身上恢复了那么一些力气,她的柔情就是季子强精神的食粮,她今天的突然到来,又为季子强的心灵医治了痛伤,季子强微笑了,他坦诚的说:“挺不住也要挺,就算倒下也要有个倒下的样子。”

    华悦莲的眼中就有了一抹灿烂的笑意,或许,她是在强忍住对季子强的怜悯和同情,刻意的装出这种表情,但这就足够了,季子强的坚毅和性格,使他不可能在一个弱女子的面前显得无助和软弱,他骨子里那种冷酷和顽强,就在华悦莲的眼光中被再次激活。

    他淡定起来,也恢复起往日的气势,这种变化是在瞬间完成,几乎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还可以这样笑看人生,淡对沉浮。

    华悦莲安静的笑着,她缓缓的靠近了季子强,她黑色的长发散在胸前,双颊红似苹果,眸子媄如紫罗兰,她展开一抹微笑,纯甜如蜜;然后,笑容遁去,她的视线定在季子强的脸上。

    她轻轻的走上一步,张开了双臂,拥抱住了季子强,把季子强摁在了雕花椅上,用自己温暖的胸膛紧紧的包裹住了季子强的脸庞。

    季子强也把自己的头深深的拥埋在华悦莲的胸前,这个时候,他是看不到华悦莲的表情了,华悦莲没有了刚才的灿烂和微笑,她的眼中留下了晶莹的泪珠,一滴,两滴,三滴,四滴

    她的脸上也出现了一种悲伤,她是为季子强在哭啼,她是为季子强的凄凉,她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打击对一个官场中人来说,它的致命的,也是不可逆转的沉沦。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就这样,就这样相拥着,他们彼此的爱怜,彼此的情感,在心意紧相连中,期待着永恒的生命。

    季子强几次想要挣脱出华悦莲的怀抱,他不想显示自己的无助和脆弱,但华悦莲坚定的抱紧他的头,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季子强卸下伪装,换上一个真真的他。

    终于,华悦莲说了:“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也不管你是得意或者失落,请你记住,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哦瞧她的口气多苍凉悲观、多么的愤世嫉俗,季子强想到她如梦的眼眸,纤柔的模样及甜美的声音,不由得产生一种于心不忍的感觉。

    季子强过去的那些年里,应该一直是个快乐的人,没遭逢过大挫折,这些年他应该都是都生气勃勃,愈活愈有意思,但此刻,他仿佛真的体会到了痛苦,好似她每一句话都是拨划在他的心上。

    华悦莲的整个心神思绪变得更加烦扰不安,华悦莲不想放开季子强,也是怕自己的伪装被季子强看穿,此刻除了对季子强极大的忧伤外,华悦莲也想到了其他很多,季子强那含著令人怦然心动的笑意,多少次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自己也每每总会在极难耐的热度中惊醒,然后是许久的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整个人陷入一种从未有过的缠绵情思中。

    她知道这些不应该存在的,但又不由自主的梦见,只好醒来之后,在冰冷的地上走来走去。天上月儿圆,但却一样千古以来皆寂寞,还满怀希望,常在月夜中伫立,在黑暗的空间,只有月亮泛着冷冷的微光,那月色的柔美和慈悲,不但没有给她宽慰,反而让她想哭。

    华悦莲用一只手,悄然的搽去了泪水,她放开了季子强,这个时候,她的脸上又充满了笑意,她说:“好久没抱过我了吧,谈谈感想。”

    季子强也恢复出往日潇洒的样子,用舌头舔一圈下嘴唇,说了两个字:“想吃。”

    两人都在笑,其实都在伪装自己,都在迷惑着对方,都在用笑容欺骗着彼此,似乎在告诉他,或者是她,这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过上两年,一定会重新翻起的。

    季子强就笑着问华悦莲:“你还没吃饭吧,我带你上外面吃好的。”

    华悦莲摇了下头,眼光还是没有离开他说:“我一点都不饿,今天来想和你好好谈谈。”

    季子强就说:“那行吧,我们先聊,一会饿了在说。”

    华悦莲这个时候才里里外外的走了一圈,说:“还行,没有收拾的太邋遢。”

    “那是当然了,我本来就是一个很讲卫生的人。”季子强自豪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