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并不看他,继续说道:“那个孙海波可是比很多老信访高明得多,人家兵分两路,据刚才一个朋友说,他们已经邀请了北京《时代瞭望》的记者,记者昨天已经住到北江市了!”

    杭正固和其他的几个副市长的脸不约而同地涨得通红,杭正固颤声道:“这些人想、想什么?到底要干什么?”

    副市长王树明则是啪地一声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咬牙切齿地想说些什么,却正迎着季子强一张冰冷的面孔,顿时戛然而止,畏畏缩缩地往杭正固的身后退了过去。

    季子强却回身向邬清源招了招手道:“老邬,你这边辛苦一下,无论如何不要发生冲突。另外啊,还要麻烦你一下,用最快的速度给我查出《时代瞭望》记者住在那个酒店。”

    邬清源会意地点点头便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季子强知道这位邬清源向来以干练著称,他既然表现得这般从容,想来是必有把握的。

    季子强又转身对秘书小刘说道:“你现在打电话给宣传部的席建安部长,让他通知电视台、广播台、北江在线网站三家媒体立刻赶过来,做好直播准备。”

    小刘听得云里雾里,却不敢多问便连连称是地在手机上找宣传部部长席建安的电话。只听见季子强继续对杭正固,文秘书长二人说道:“你们立刻联系孙海波,就说我季子强要代表市委、市政府同他们对话!”

    文秘书长忙问:“什么时候开始?”

    季子强就看了看这静坐的人群,说:“在过两个小时吧,现在媒体还没有过来,另外你们也和这些人沟通一下,让他们选出代表来,在市政府的大会议室对话。”

    文秘书长就赶忙去安排了,季子强看看局面现在还不算太乱,也不再多说什么,带着其他的一些人,上了政府的办公楼,准备起来。

    这个时候,季子强又接到了几个电话,有李云中書記的,还有苏良世的,还有叶眉的,他们也几乎是一个口径,就是让自己妥善处理好这次**,不能发生流血冲突。

    这一点季子强感觉不会的,今天来的都是商贩们,而且也都是挣了钱的商贩们,这也就避免了他们的乱闹,终究他们也都是为了想更好的挣钱才来到这个地方的,要是小商品城真的都不挣钱,你搬不搬,迁不迁的,他们肯定也就不会关注。

    不过在刚才的电话中,季子强还是听出了李云中口气中少有的强硬,虽然他也在强调不要流血冲突,但显然的,李云中这次是很生气的,他不希望在自己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大举措刚刚实施,就出现这样的局面,同时他也坚信,省委和省政府的地铁工程是没有错的。

    季子强也能理解李云中的心情,但接下来准备更好的控制住局面,安撫好这些商户,季子强是需要仔细的想想,他不能靠别人,地铁的搬迁工作本来也是自己在全面负责,自己责无旁贷的要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季子强坐進了王稼祥的办公室,抽着烟,静静的想着。。。。。

    时间不长,杨喻义也赶了回来,他表现的很是愤怒,见了季子强就说:“这些人真不像话,季書記,我看干脆给他们来点硬的,全市都知道修地铁是好事,群众都拥护支持的,他们瞎闹什么?”

    季子强淡淡的说:“是啊,事情确实是好事,但他们或许也有自己的理由吧,等一会我们可以听听,道理不怕讲,事实也不怕辩,对不对?”

    杨喻义干笑两声,说:“嗯嗯,那到也是,一会我也参加。”

    季子强不置可否的笑笑,心里想,只怕这样的事情你不想来也不敢不来。。

    杨喻义离开之后,公安局的邬清源局长一个电话打了進来:“季書記,你说的这个报社记者我们找到住的地方了,现在怎么办?”

    季子强抬腕看了看手表,觉得时间还够,说:“嗯,很不错,这么快就找到人了,这样吧吗,你们暂时不要采取行动,我马上过去见见这个记者。”

    “你亲自见他?”邬清源估计是感到有点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个记者吗?自己把他弄到是政府来就是了。

    但季子强是不敢和他一个想法的,现在的记者,那都是无冕之王,真惹上了,麻烦不断,自己要亲自处理一下,不能让他满嘴乱说。

    季子强很快就离开了市政府大院,带着秘书小刘,在市公安局组宣传处一位姓周的副处长的陪同下在一家叫作太阳井的宾馆里见到了来自北京的《时代瞭望》记者黄涛。

    三人敲开黄涛房间门的时候,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开了门,一边将身子横在门前,一边不无警惕地用眼神审视着二人。季子强见他个子很高,有些微微的驼背,黑框眼镜后面躲闪着一双缺乏神采的眼睛,想他应该就是记者黄涛了。

    季子强同媒体打交道的机会不多,所以对黄涛并没有几分了解,可那会接到苏厉羽的电话,说抓住这个记者就是40来岁的一个男子,现在看样子,应该是他了。

    “您好,您是黄涛黄记者吧?我是北江市市委的季子强,刚刚知道您到北江市了,特来拜访。”季子强索性开门见山地自报家门,这倒是黄涛没有预料到,他又见三人态度甚是谦和,似乎找不到什么拒绝三人的理由,便退回到门里边,给三人留出了一个通道。

    显然的,他并没有听清季子强说的名字,在他的想象中,一个市委書記也是不可能亲自过来的。

    季子强便侧着身子往房间里走,见这个记者黄涛却贴着左侧的墙站着,便微笑着朝他点点头,岂料黄涛的目光却在同季子强交错的一刹那,赶紧避开了,也许,季子强身上固有的霸气让他感到了惊慌。

    季子强心中立刻便有了几分底气:这个黄涛可能不是一块十分难啃的骨头,那么《时代瞭望》也就不一定是有备而来。

    几人坐定后,季子强并不急于开口,而是和小刘他们互相对望几眼,又环顾黄涛的房间。房间只是个极普通的标间,白灰墙,瓷砖地板,对着两张小床的写字台上放着一台老式的海信电视机,窗户很小且紧闭着,宾馆里的特有气味同鞋袜的味道混在一起,令季子强感到房间中异常憋闷。

    季子强没有说话,陪他一起来的市公安局组宣传处周副处长打开手机,拨通了市政府一家协议宾馆的电话,订了个豪华套间后方转向黄涛道:“黄记者,真是非常抱歉,让您住在这种简陋的地方……”

    岂料黄涛却很不客气地说道:“不必、不必,我是来工作的。。。。。。”

    季子强微笑道:“黄记者不要客气,既然到了北江,就是我们北江数百万人民的客人,当然也是我们市委,政府的客人,照顾好您在北江的起居是我们的责任。”

    黄涛见他说得冠冕堂皇,心中自是不以为然,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应对,索性便强硬地说道:“几位请不必为我操心,我还有稿子要写,恕不奉陪了!”说罢,便起身示意三人离开。

    季子强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看出了这个姓黄的记者并不善于周旋,更算不得什么老手,季子强索性不再兜圈子,轻声说道:“黄记者此次来北江市无非是为亿超小商品市场几千商户围堵市政府之事而来的吧?”

    黄涛一愣,看来自己的底细对方都知道了,他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自会据实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周处长截住他的话头说道:“你真的能够保证你所报道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吗?”

    黄涛颇有不屑地说道:“你什么意思?”

    周处长道:“黄记者住的这家宾馆叫作太阳井,档次在北江市很不入流,名气却很大,黄记者不会也是慕名而来吧?”

    黄涛听得发毛,复又问道:“什么意思?”

    周处长冷冷地说道:“这里正好处在北江市的三不管地带,黄赌毒泛滥,早就恶名昭彰了,公安局每个月都要过来检查好几回。。。。。。”

    他顿了顿又说道:“黄记者,你可能一到北江市就存心不想让我们找到你,可是我们不用半个小时就知道你住在这儿,而且还知道你在昨晚干了些什么,那个叫丽丽的女孩在我们治安大队是挂了号的。”

    黄涛一下就傻了,这些人真是可怕,连昨晚自己找小姐的事情都知道了,他颤声道:“你、你威胁我吗?”

    周处长笑道:“我可没这么说过。”

    季子强连忙摆摆手道:“黄记者别当真、别当真,我们这位周处长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不过这个地方的环境委实不好,我看黄记者还是要搬出去才是,您看呢?”

    黄涛的额头上似乎已经起了一层细汗,他不由自主地揩了一把脸,却支支吾吾的没有个所以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