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温言说道:“是在李那里受气了吗?”

    季子强苦笑着含糊地说了原委。

    叶眉正色道:“我也知道颜教授这个人,是一个很古板,很固执的人啊,不过你今天真不该在这个时候和云中書記说起小商品城搬迁的事情,你要知道,云中書記为地铁是费尽了心血,对你们的异议,放在谁身上都很难受的。”

    季子强点头,有点后悔的说:“我本来不想说了,但后来还是说了,唉。”

    “怕就怕最后云中書記对你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意思?”

    叶眉眯上了眼,好一会才说:“你帮颜教授说了那么多的好话,又提出了他一样的观点,这是很容易让人联想的,如果放在我身上,我也会怀疑你是不是和颜教授有什么联系。”

    季子强大吃一惊,这时候他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心神不安了,是的,自己在内心其实也是有这个担心的,只是自己没敢往这个上面多想,现在叶眉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自己想要回避,已经不成了。

    季子强稍微用力捏捏她的指尖道:“我从来都不认识这个颜教授,只是听说过这个人。”

    叶眉见他说得真切,便十分动情地将他的几根手指捉在掌心,用力握着,道:“我知道,不过你也顺其自然吧,也许事情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沐浴在叶眉温柔的眼波中,季子强感觉自己的一颗心慢慢的平静下来了,是啊,或许是自己多虑了。

    离开了省委,车刚启动,季子强便开始闭目养神了,想着心事,人也被小车摇晃地恹恹欲睡,却只能一味强忍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如今已经是身居高位的季子强会经常的反省自己,特别是在车上的时候,连秘书小刘都知道他的习惯,知道他到了反省自己的时候了。

    车经过河底隧道的时候,因为隧道内的气流逆冲,季子强只觉得耳膜嗡的一声之后,整个耳朵竟如灌了水一般,似乎一下子便远离了原本的世界一般。汽车引擎的轰鸣声、车轮碾压路面的脆响声都变了飘渺而不真实。

    这时手边的电话却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季子强低头一看,电话号码很熟悉,是文秘书长的电话,季子强赶紧揿下了接听键。

    这一会季子强的听力有碍,只能听见对方仿佛是在极为嘈杂的人群中说话,就只有高低起伏的音调却听不见半个字,他心中着急,便连声喂喂喂同对方呼应着,幸而这时汽车驶出了隧道,整个世界便如同突然扯掉了蒙盖多日的幕布一般,顿时恢复了本该有的清晰。

    电话的那头竟是文秘书长,他身边的嘈杂声似乎更加大了,于是他的嗓门便也大了起来:“書記啊,你赶快回来!”

    季子强倒是从未见文秘书长如此失态过,预感到市委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索性便直截问道:“文秘书长,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文秘书长在那面大声说:“書記,小商品市场的商贩们将市政府围起来了!”

    季子强听罢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市里最近为了响应省政府的指示,已经着手为搬迁工作做准备了,因为现在还在规划阶段,所以这些事情季子强大部分是委托文秘书长在操作,按省里的意思,要将小商品市场拆除,取而代之以一座现代化的大型商贸城,目前正处于动迁的规划和准备阶段,虽然决策层一再强调不能将这一规划外漏半点,估计还是有人将这消息捅了出来阿,这势必会引起市场中的商户们的极度不满了。

    季子强素知文秘书长为人谨慎克制,如今突然面临这种万分紧急的状况,肯定很是紧张,季子强是不能紧张的,对着电话沉声说道:“秘书长,是不是已经通知公安局的老邬了,你尽量心平气和地同他们谈,不要与他们发生任何冲突,天不会塌下来!”

    “嗯,我已经通知了。”

    “那杨市长呢?”季子强很奇怪,商户们围了政府,杨喻义在什么地方。

    文秘书长说:“杨市长我也通知了,但他说正在接待重要客户,抽不出身来处理,让我先顶着。”

    季子强鼻中冷哼一声,看来这杨喻义是准备看笑话了,季子强说:“好吧,我很快就到了。”

    说罢,季子强便轻轻地合上了电话,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没有一件事情是让人省心的,看来有人是要给我难堪啊!”

    小刘在前面听得出季子强所指的人应是市长杨喻义,却不便明说,只是低声道:“季書記你当然是在为北江市的长远做打算,但总有一些目光短浅的人只能盯着脸面前的那些东西。”

    季子强若有所思地看了小刘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这时季子强身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铃音是那首经典的《忧愁河上的金桥》,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手机,扭过头去,低声道:“您好,苏大记者啊,什么?你说北京《时代瞭望》的记者昨天已经住到北江市了。。。。。。”

    不一会的功夫,季子强“好好好”的说着,收了线,小刘见季子强面色越发的凝重起来了,轻声道:“周师傅,开快些吧。”

    小周自然领会,便加大了马力,全速向市政府驶去。后排的季子强一言不发,小刘猜想他是在考虑回去以后的事情,便不敢发出半点的声响。

    车很快,一路鸣笛、抢道,竟然躲过了沿途的所有红灯,小刘知道小周司机有意要在季子强的面前逞能,却只是装着闭目养神,浑然不觉一般。

    车很快到了市政府不远的地方,季子强便看见市政府门前的空地上人头攒动,秘书小刘不由得暗暗吃惊,忙示意小周放慢了速度,回头轻声问道:“季書記,您看我们是不是先……?”

    季子强大手一挥道:“开过去吧,文秘书长他们怕是快要顶不住了。”

    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人丛附近,季子强已经决意要同上访的人群直面,索性便打开车门立在了车外,一条红底黄字的横幅横在市政府的移动门上,上面写着:“亿超小商品市场全体业主向市领导问好!”,不下千人秩序井然的静坐在门前的大理石地面上。四下围观的闲人却明显要多得多。

    季子强看得出这些人是保持了相当的克制有备而来的,在四处看看,还有市里的几个副市长也在,文秘书长正在那里对人们说着什么,市公安局局长邬清源倒是威风凛凛地守在大门前,十余名干警一字排开,显然是预防人群冲進去。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则脸色铁青的在旁边值班室的檐下侧身立着,副市长王树明正指天画地地对他说着什么。

    这时,季子强已经打开了车门,径直向大门前走过去。周围自然有不少人识得他,嘁嘁喳喳地私语声明显大了许多,更有一些无所事事的闲汉尖着嗓子大声起哄。季子强却仿若未闻,不疾不徐地在静坐的人群中穿行。

    常务副市长杭正固远远地看见季子强,立刻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快地迎了过来,他的脸上都挂着无法掩饰的欣喜:“季書記,您总算是来了,您瞧这算是怎么回事呢。这群人就这么不言不语、死乞白赖地在这儿坐着,整个一群癞蛤蟆,不咬人,他们可是够膈应你。依着我,就让老邬他们过来该抓的抓、该关的关,没有什么同他们好客气的!”杭正固副市长情绪激愤,说得嘴角都起了一层白沫,却没有觉察到季子强的脸色已经罩上一层寒霜。

    倒是文秘书长瞧出了季子强的不快,轻轻了撫了撫杭正固的后背道:“老杭,情况你比较熟悉,给季書記汇报一下吧。”

    情况其实十分简单:市政府在亿超小商品市场地段规划现代化商贸城而将市场迁至郊区的三里湾的消息不胫而走,大多要依赖这个市场讨生活的商户们顿觉未来生计无望,连夜聚集了起来商议对策。

    据说这些人中起头的是个叫孙海波的商户。这个孙海波原本是北江市印染厂的业务员,企业破产重组后便在小商品市场内做起了个体户。这孙海波在小商品市场内干得如鱼得水,几年内便在市场内盘下了四五个铺面。市里也曾将他作为下岗再就业的典型進行过报道,北江日报的重要版面上还登载过杨喻义市长同他亲切握手的大幅照片。

    孙海波也算是个经多识广、颇有见识的人物,竟能够在一夜之间将这么许多人组织到市政府门前来,且他们不叫不闹、秩序井然,反倒是令一向习惯于血泪控诉、恶言相向的副市长杭正固感到束手无策了。

    季子强听副市长杭正固描述得绘声绘色,但季子强的表情却瞧不出半点端倪来,这些人委实摸不准他的想法了,杭正固似乎也瞧不出季子强的心思,两片肥厚的嘴唇一张一合着待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季子强大手一挥打断道:“这次只怕我们都有麻烦了,处理不好,大家都要倒霉。”

    杭正固闻听不由得“哦”了一声,一双小眼睛瞪得溜圆,仿佛要中深陷的眼眶中滚出来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