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刚要说话,就见省纪检委的黄副書記也敲门走了進来,招呼说:“李書記,你找我啊。季書記也在啊,呵呵,好久不见。”

    李云中点点头,拍拍身边的沙发说:“你坐下吧。”

    季子强和这个纪检委的黄副書記那更是老相识了,过去两人有过几次的遭遇,但这个黄副書記最后始终也没有把季子强弄倒,这不得不说是他的一个遗憾,但黄副書記对季子强也是更为敬重,现在没想到时过境迁,季子强摇身一变,职务就超越了自己。

    李云中指了指季子强手中的那个大字报问:“这怎么回事啊,搞的跟过去文~革一样。”

    黄副書記就忙说:“我刚才了解了一下情况,北江大学的这个颜教授啊,就是一根筋,大字报是他写的,也是他贴的,很多人都说他神志错乱呢。”

    季子强却觉得这颜教授不一定真如众人想象得那般不堪,他这番不痛不痒的举动难保不是在敲山震虎,那些在地铁项目中暗渡陈仓的人未必不会心有余悸,特别是对小商品城的搬迁不满,这也多多少少和自己的想法有点相同的。

    季子强正在想着,却听见李云中冲着自己点点头道:“子强同志,你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

    季子强一时却瞧不出李云中的态度,且他打心眼中还是同情颜教授的,便含糊地说道:“颜教授这种做法自然是不妥,我想黄副書記这里应该采取点措施,否则终归会有不好的影响。”

    季子强觉得,既然李云中把黄副書記叫来了,肯定的是想让他处理这事,自己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

    李云中想了想,颔首道:“这个颜教授啊,这么做了,北江市还留得下他吗?”

    季子强听罢,不由得心头一惊,不由得偷眼去瞧那黄副書記的表情,只见他神色肃穆,只顾一个劲儿点头称是,季子强不由得心生同情。

    黄副書記也说:“是啊,要不就查一查他?”

    李云中沉默片刻道:“子强啊,你认为怎么样?……”他说着,却拿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盯着季子强看。

    季子强很是犹豫,要说颜教授这样做确实有点添乱,但这事情也到不了上纲上线的地步,

    季子强说道:“那个颜教授毕竟在大学待了几十年,也算老学究了,我想事情不要搞的过激,否则他到处乱讲,真真假假的,难保不会出什么乱子。”

    纪检委的黄副書記恨恨地说道:“这个老家伙就是破罐子破摔!不行我回纪检委合计合计,找个机会把他给双规了!”

    季子强听得心惊肉跳,却平静地说道:“黄書記,我看不妨通过他的家人做做他的工作,能够息事宁人就算了吧。”

    黄副書記道:“这个法子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那颜教授实在是强横,口口声声说自己非要将北江市的天捅破个窟窿不可。要是对他客气了倒显得在纵容他了!再说颜教授现在又不见了,据说他曾经撂下话说要去北京上访,这不,信访办的同志已经带着人去北京寻他去了。”

    季子强情知,如果颜教授赴京上访的消息传出来,不知道要让多少人睡不着觉呢。

    季子强沉吟着说:“虽然颜教授在这上面写的有些夸张,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上面说到的这个小商品城的搬迁问题啊,其实我也有同感,觉得修地铁本来就是为了方面大家,但不能为了这个事情,影响到本来就发展正常的另一些问题。”

    李云中眉毛一挑,脸色几变,说:“修地铁是大事。”

    季子强也在心中叹口气,看来李云中并不喜欢自己这个说发,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搬迁相比地铁那都是小问题了,但季子强认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大利益能不危害小利益那是最好了,当然,地铁作为李云中的一大政绩,他确实没有少操心,就算过去王書記在的时候,李云中为地铁的项目也算的上呕心沥血了,现在有人大放厥词,他不高兴也是正常的。

    季子强要考虑一下自己对一号线站点的搬迁问题是否应该在今天来说了,或许应该错过这个时间说更好一点。

    正在季子强思考中,李云中又问:“子强,你今天来准备说点什么事情?”

    季子强忙说:“我想听听李書記对地铁搬迁还有什么新的指示没有。”

    李云中摇下头,说:“这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吧,对了,上次我说的话你想通了没有。”

    季子强当然不能说自己已经想通,并觉得自己没有错。

    他就很小心的说:“嗯,想通了,所以我会把交通局易局长的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

    李云中眼光闪动了一下,点点头,说:“好,这样就对了,要从大处着眼。”

    季子强也就附和着点点头,季子强想,今天只能这样了,小商品城搬迁的事情,只有改天再说,这颜教授一闹,搞的自己都有点不好张口提这事情了。

    同时,季子强还觉得李云中将颜教授事情的化解寄希望于黄副書記的想法其实是行不通的,黄副書記所擅长的无非是那套习耳熟能详的围追堵截、軟硬兼施的法子。那颜教授毕竟是在大学中浸淫了数十年的主儿,黄副書記的那一套倒未必能够奈何的了他。这恰恰是季子强最担心的:若是颜教授真的激怒了李云中,只怕让小商品城的搬迁事宜更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想到这里,季子强的心中不由得一紧,却笑着对黄副書記说道:“黄書記,这个颜教授可不比寻常,他毕竟是北江大学的老教授,据说他的那些同学中可是有不少人物是不容小觑的啊。”

    黄副書記一张光溜溜的白面却早已被不安染成了黑紫色,他低声叹息道:“季書記啊,我何尝不知道这一节啊,我听说信访办的人今天已经赶去北京了,驻京办那边也已经到处去去找他了,那可是北京城啊。我们也只是仅仅人力而已,真不知道这老头中了什么邪火……”

    黄副書記说得兴起,却发现李云中只顾低头转着手中的茶杯,知道自己说得多了,忙不迭的住了口。

    李云中见黄副書記住了嘴,才说:“这样吧,还是按季書記的意思,先找到人做做他的工作,尽量说服教育,不要把事情弄僵了。”

    黄副書記也忙着答应了,见没有别的事情,他就告辞离开了。

    季子强也准备告辞。

    李云中有想了想,留住了季子强,说:“子强同志,你谈谈一号线主站的搬迁问题吧,我感觉你今天应该是来说这个问题的吧,那就痛快一下。”

    季子强本来今天是不想说的,但既然李云中问到了名下,季子强也就不好在推辞了,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最后啊,我就希望省委和政府可以考虑一下,把主站偏移一点,错开小商品批发市场。”

    李云中就闭上眼想了好一会,季子强也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好吧,这事情我和良世同志碰个头商量一下。”

    “那行吧,我等書記你的消息。”

    李云中的心情似乎今天很不好,季子强也就不敢耽误,忙告辞离开了。

    从李云中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季子强的心情也有点惴惴不安的,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摸清李云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季子强真有点后悔起来,自己要是换个时间过来见李云中,效果应该比今天好的多,李云中已经对自己有了一些看法了,自己在搬迁舞台上和他想法又发生了分歧,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多心。

    这样想着,季子强就下楼不由的走到了叶眉的办公室门口了,季子强一愣,站在门口想自己怎么走到这里来了,他正发愣呢,就见叶眉的门打开了,叶眉的秘书一下走了出来,看到季子强很亲热的招呼:“季書記是来找秋書記的吗?请请,書記刚忙完。”

    这个秘书也是知道季子强和叶眉关系密切的,所以每次都对季子强格外的客气。

    季子强只好说:“嗯,我顺道来看看秋書記。”

    这样说着,秘书又推开了叶眉的门,季子强一眼就看到了叶眉,叶眉正在办公椅上坐着,见是季子强,招手笑着站了起来。

    季子强就给叶眉问过好,秘书刚要给季子强泡茶,叶眉说:“你不管了,我来给季書記泡点咖啡。”

    季子强这才发觉,叶眉也端着一杯咖啡。

    秘书出去了,叶眉给季子强泡上了一杯咖啡说:“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突然想喝咖啡了,刚好你陪陪我。”

    季子强勉强的笑笑,今天他心情异乎寻常得差,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多了一份对李云中的担忧,他静静的靠在宽大的沙发椅上呆呆地看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咖啡杯出神,却见叶眉笑盈盈的看着自己,季子强胸腔中顿时满盈了淡淡的暖意。

    “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叶眉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

    季子强笑笑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是心神不宁的。”说着话,从茶几上轻轻地握住了她温暖柔軟的小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