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走進了饭店,里面的人真多啊,好像全城的人现在都不在家做饭了一样,季子强到前台一问,很是遗憾啊,这里现在爆满,不仅没有包间,连散座都没有了,季子强和叶眉对望一烟,说:“怎么办,换个地方?”

    叶眉却一点都没有遗憾,说:“那就到我的家里去吧,好像我冰箱还有点菜,是前几天女儿回来帮我买的,我一直没时间做。”

    季子强看看这附近,也确实没有什么像样的饭点了,说:“那就要麻烦秋書記一次了。”

    “看你说的,怎么变的生分起来了,走吧。”

    季子强和叶眉很快的就到了住的地方,这里季子强还是比较熟悉的,最近没有来过,但这里留给季子强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经常季子强都会想到i这个地方,上楼,开门,换鞋,当季子强置身在叶眉的这个房间中的时候,蓦然的,一种久违的,熟悉的,温馨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让季子强有点痴痴,有点暖暖的。

    这个时候,季子强就看到了叶眉沉默柔情的那一缕目光,季子强也微笑地看着她,使她全身一阵燥热,她不自觉握紧手里的钥匙。

    “你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叶眉喃喃的说。

    “我经常会想到这个地方。”季子强说,声音更低沉、沙哑。

    叶眉望着他固执的表情,仿佛像个没把握的小男孩,她不自觉心軟:“我经常会想到你在这个的情景……”

    “谢谢你,也感谢你的回忆,我和你一样。”

    “真的?”叶眉无法呼吸地说。

    “真的。”他肯定地答,他的目光撫过她仰着的脸,掬饮她酡红的两颊,他渴望解开她的整齐发髻,和她黑白色保守衣领套装下的苗条身材。

    叶眉注视他的眸子显得不确定,她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她真的很想吻他,她踮起脚亲得到他,并把双手放在他胸上保持平衡。他低下头迎接她时,她不由自主地闭上眼。他的唇温暖而干燥。

    他嗄哑地急促说:“你应该爱上别人。”

    “我试过,但很难。”她声音也显得颤抖而沙哑。

    季子强叹息着说:“唉,我很矛盾,希望你有新的生活,可是又怕你有新的生活。”

    叶眉怜惜的轻轻撫摸了一下季子强的脸颊,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算了,我给你弄点吃的吧。”

    叶眉不舍的离开了季子强,她走过走廊到屋子后面那个方形的厨房去了,叶眉的厨房是流线型而且实用,客厅和卧室的家具纯朴、单调,房间相当整洁,不过没有像温暖家庭的动人鲜花、舒适椅势或美丽桌布。

    季子强在客厅的坐了几分钟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到厨房去搭个手,所以他来到了厨房,这个时候,叶眉正她踮起脚,翻着橱柜上层的架子,由于她身体在尽量的往上伸展,那衣衫下摆也就提过了许多,叶眉依然的苗条的腰就露了出来,洁白,细腻,看的季子强一下有点晕了,那白花花的身体,完全的冲击了季子强的视觉和灵魂。

    叶眉也发觉了身后的声音,她蓦地转身,就看到了季子强近乎于痴迷的表情。

    “子强!”叶眉放下了脚跟和伸长的手臂,喘口气,一手按着胸,深吸了口气:“太高了,我够不着!”

    “让我来吧。”他说。

    “嗯,好。”叶眉很难一直看着他的脸,而不去看他肌肉结实的宽胸。他的肩膀、手臂及胸部的肌肉都很结实,腹部至腰形成倒三角吗,叶眉猛将自己着迷的视线拉回他脸上,发现他热烈的目光。

    季子强想走过去将她拉入怀中,可是他依然很矛盾,他在努力的控制自己,所以他站在原处,肌肉明显地因努力控制而颤抖。

    叶眉知道他在挣扎,他在矛盾,她也知道他要她作决定,叶眉不记得是如何奔向他的,只知道他们紧紧拥抱好一晌没动,沉醉于两人身体完美契合的奇迹中。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他很放松,但这样的轻松没过多长时间,季子强就又想起了李云中带给自己的那个很深奥的理论,一想到这个,季子强就有些迷茫了。

    叶眉抬头看了看季子强,“怎么了你有心事”

    “没呢。”季子强言不由衷的回答。

    “说说嘛,”她俏皮的说着。

    安静了一会儿,季子强开口了,“我有点弄明白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做的是对是错?过去我总人为我这样的工作方式是对的,今天云中書記却让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叶眉听了季子强这句话,沉默不片刻说:“你对自己的理念和行为缺乏自信了。”

    “也可以这样说吧,我是不是经常在破坏着原则和规矩?”季子强问。

    “是的,但这又怎么了,只要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你就不用怀疑自己的对错。”叶眉说。

    季子强想了想:“但是,我本来应该带领别人来遵守这些规矩啊,换句话说,我应该是这个社会规范的维护者,而不是破坏者。”

    叶眉摇摇头,很认真的说:“你被云中書記的理论给绕進去了,其实啊,很多理论都是矛盾的,不错,你看似在破坏规矩,但问题在于,很多规矩并不完善,也就是说,从理论上讲,全民都提高了社会也就進步了,问题在于怎么样才能全部提高?其实做好自己,从自己开始,只要是对的就坚持,只有每一个人都这样做了,社会才能不断的進步。”

    “每一个人都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季子强回味和重复着这句话,慢慢的,季子强笑了起来,是啊,是啊,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自己不过是用人力来弥补很多规矩和原则上的漏洞,季子强这样想着,一下就有了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他嘿嘿的笑了,自己差点就让李云中那高深的理论给绕進去了。

    季子强就低下头去,在叶眉的唇上又深深的吻了起来。。。。。

    风平浪静的几天过去了,韩阳市徐海贵却没有等到省委对北江大桥招标的干预,而宣布中标之后的北江市就再也没有准备更改招标结果的意思了,这让徐海贵感到怒火中烧,自己费尽心机的第一次到省城来发展,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还是北江市的市长亲自相邀自己前来的,这样的打击对混迹黑道多年,一直也都桀骜不驯的徐海贵来说,实在是难以接受。

    当然了,易局长等人也答应给他一两个项目的,但这些小项目根本都不是徐海贵心中的菜,他从来也都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在韩阳市宣布自己要来省城发展的时候,各路官员,朋友们也都对自己表示了支持和庆祝,现在自己就这样灰头土脸的返回韩阳市,这以后自己的老脸还要吧?自己在韩阳市还混吗?

    徐海贵在宾馆中气愤着,他用双手把轮椅推到了那房间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芸芸众生匆匆忙忙的身影,看着对面高低不一的大厦,心中久久没有平静下来,这个地方自己不能离开,自己一定要在这里站住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火的洗礼了,那就从这个,从今天开始吧。

    徐海贵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刀疤,你马上带几个精明能干的兄弟到省城来。嗯,挑顺手的,勇猛的,另外啊,来了之后你们先租上一些房子住下来,等兄弟们都熟悉了省城,我们在详谈。”

    这‘刀疤’是徐海贵多年的一个兄弟,徐海贵每一次行动都少不了他的支持,两人关系是不用说的,关键这个刀疤还是一个很舍得拼命的主,一身上下可谓是伤痕累累,刀疤的称呼也并不是说他脸上有刀疤,他唯一没有留下伤疤的也就是脸上。

    在徐海贵团队中,也就算他最为心狠手黑,冷酷凶残了,这些年在徐海贵抢生意,争地盘中,刀疤每次都是首当其冲的一个人,自然了,徐海贵给他的信任和恩惠也不再少数,韩阳市所有徐海贵的场子,刀疤都可以畅行无阻的享用那里的小姐,钱就根本不在话下,徐海贵每月都给刀疤超过常人的薪水,还另外划出了一条街道给了刀疤,那里的所有保护费都不用上交,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所以刀疤对徐海贵也是言听计从,以命相赠。

    徐海贵在挂断了刀疤的电话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号码,这应该是韩阳市公安局的一个朋友,徐海贵就比较客气起来,说:“黄兄弟最近可好啊,呵呵,我很好,我在省城,那里那里啊,是这样的,省城警方你有朋友吗?嗯,好好,帮我介绍几个。”

    对面那个姓黄的就犹豫了一下,说:“徐总,你在省城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只是我以后准备在省城发展,少不得要多结交一些各路的朋友。”

    “奥,这样啊,好吧,我在省城还有几个铁哥们,我一会把他们的电话发给你,见了面你就说是我老黄的朋友,绝对靠得住事情。”

    “嗯,嗯,谢谢黄兄弟,改天我回韩阳一定坐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