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自嘲的一笑,说:“看来啊,你们北江市的这个政府采购中心和招标组根本就是多余的,你就是一个没有规矩,意气用事的人,你往往凭借着你的感情在处理很多问题,要知道,这是人治,不是法制,既然有招标办,事情就应该按设定的原则来执行,对不对?”

    季子强在李云中的这一席话后有一种懵懵懂懂的感觉,不错,从理论上来讲,李云中的话是对的,或许自己在管理一个庞大的集体的时候,自己这样的方式是很落后的,因为自己毕竟是一个人,不是上帝,自己的眼光也不可能看遍北江市所有的土地和几百万的人事。

    自己只有让每一个人都遵守一个法度,也或者说是规矩,这样才能把所有的工作干好。

    难道说自己错了吗?

    季子强有点混乱了,他在李云中强大的逻辑推理和精深的理论分析中,找不到自己的方向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对的,但又在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错的,他无法分辨到底自己应该听从心中的那一种声音。

    李云中静静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又说:“我还听说你对交通局易局长也展开了调查,而且也没有和其他的常委商议,这样做我就有点怀疑你的出发点了,你到底是在反腐,还是想树立你个人的威望,以达到你对杨喻义同志的压制。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有点提起你担心了,你在走上一条唯我独尊的道路。”

    季子强也只能沉默了,他不想解释什么,同样的,李云中说的也没有错,自己在对待易局长的这个件事情上,也确实是存在了那种私心的,为什么偌大的北江市自己谁都没查,就偏偏查上了易局长,是因为有人举报?

    开玩笑呢?在北江市成千上万的干部里,被举报的恐怕也不是易局长一个人吧?

    季子强感到后心有点发凉,哪应该是冷汗吧,季子强在一次自问,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李云中叹口气说:“我不是想批评你,我只是觉得你还有很好的潜质,千万不要毁在自己的个性上,你现在听明白了,北江市需要一个稳定的局面,北江市也是一样的,谁要企图破坏这个局面,我,我李云中首先就不会答应,不管他是谁。”

    季子强有些黯然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那么你准备怎么样来修正你的这个错误呢?”李云中平静,但很冷峻的问。

    季子强却很茫然的摇摇头说:“我现在有点混乱,很多事情我还没有想清楚,我需要对書記你今天的很多话做一个彻底的理解之后,才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李云中的眼睛就眯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让季子强彻底的诚服,但毋庸置疑的说,自己用自己的虚幻的理论,已经让季子强有点动摇了。

    不错的,一点都不错,季子强是觉得很迷茫,从李云中書記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他就感到头有点晕晕的,李云中的那些话一遍遍的在季子强的耳畔回响着,季子强便像一个走火入魔的武林学子一样,在正邪不同的秘籍面前,有点茫然了。

    自己难道这些年都错了吗?既然设定了那么多的法律法规,还有各种原则,自己本来就应该去遵守他们,但现在显然的,自己是在破坏他们,是在带头践踏那些规矩和原则,这应该是错的。

    可是问题在于,自己要是不那样做,显而易见的就会让国家和百姓受到损失。

    但每一个人要是都这样来做,那还要规矩干什么。。。。。?

    季子强晕晕谔谔的在省委大院走着,还没走到自己的小车跟前,身边突然的就停住了一辆小车,这让正在沉思的季子强吓了一大跳,赶忙往旁边躲开,车窗上的玻璃就滑开了,叶眉有点想笑,又没有笑出来的脸就出现在了车窗上:“想什么呢?傻傻的样子。”

    季子强刚才是想的太专心了,所以才受到了惊吓,现在一看是叶眉,也忍不住笑了笑,说:“我刚从云中書記哪里出来,有几个问题还没有彻底想清楚,你这车也不摁喇叭,真把我吓傻了你是要负责的。”

    季子强本来是一句玩笑话,但听的叶眉脸色一阵的红晕,她就有那么一小会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这怪不得叶眉,每当和季子强在一起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有点木木的,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了太多的幻想。

    她抬头看季子强,他没穿便装,他穿的是合身的灰西装、白衬衫和灰蓝相间的领带,黑皮鞋一尘不染,他看起来不过去更英俊,

    叶眉一动也不动地注视他好半晌,突然发觉,季子强带着有趣的表情微笑地看着她。她立即回过神,别开目光,她知道自己还在爱他,要说起来,这些天里,叶眉一直都在克制着自己,努力不让自己去想季子强,叶眉希望自己可以在冷却这段感情之后,两人能回到一种正常的关系中来。

    但是,叶眉似乎并没有成功,对于一个痴心的女人来说,却是很难做到的,因为叶眉注重情感,她知晓茫茫人海能有缘相识走到一起并且真情相爱来之不易。每次想到了季子强,叶眉的心灵就不再孤寂,她的生活也有了寄托,脑海被经常都被季子强满满占据,再也没有一丝空隙,她像痴情无悔的守望人,守望着梦中人来温情纏绵。

    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叶眉的心中必然也会隐痛和撕裂,那些不经意的片断,总是在脑海里出现,唤醒那些沉睡的记忆,要说起来,在情感的世界里,叶眉真的已经很疲惫,很疲惫!可是,唯有季子强,一次又一次地掀开叶眉那沉静的纏绵,虽然痛着,却让叶眉欲罢不能!

    是前世的修行,是今生的缘分。是美丽的邂逅,是天意的安排。

    “秋書記,你怎么今天也没休息?”季子强的声音把叶眉惊醒了过来,她脸色潮红的说:“我哪个周末能好好休息呢?”

    “是啊,总有忙不完的事情,对了,现在你干什么?”季子强也有点感慨的说。

    “回家啊。”叶眉说。

    季子强说:“奥,我也准备回去了。”

    叶眉就迟疑了一下,说:“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季子强也是很久没有和叶眉在一起好好聊聊了,加上他今天心中感觉很烦躁,情绪也低沉,李云中的话让他第一次感到了一种迷茫和恐慌,他真想找个人好好的说说,而在北江市这个茫茫人海还,叶眉无疑是最能为季子强分忧解惑的人,从季子强整个的宦海生涯中,都潜移默化的受到了叶眉很多的影响,叶眉可以说即是季子强的伯乐,也是季子强的启蒙老师。

    季子强没有迟疑,点点头说:“行,那你等我一下,我给司机说声,让他先回去。”

    叶眉情意绵绵的点了点头。

    上车后的季子强和叶眉一起坐在后面,多长时间了,他们两人都没有如此亲密的坐在一起,此刻两人都突然的有了一种拘谨,好一会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就这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默默无语。

    司机也是有点奇怪的,这两个领导,怎么上车连招呼都不打,也没有官场中见惯的寒暄和客套,他当然是不敢多问了,但后面两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说送他们去什么地方,司机就只能照着回叶眉家的路线开了过去。

    这样跑了一会,叶眉才说话:“感觉你今天的情绪不是太好。”叶眉很敏锐的觉察到季子强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

    季子强点下头说:“是啊,可能是疲惫了。”

    “你们北江市的事情确实不少,听说下一步你还要为地铁的事情忙,真难为你了,不过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啊。”叶眉的关切是真诚的。

    季子强‘嗯’了一声,两人又都不说话了。

    今天周末,又是快要吃饭的时间了,所以路上的车就很少,没有平常的堵车现象,等季子强和叶眉都想起要到什么地方吃饭的时候,车已经快到叶眉的家里了,叶眉在恍然的醒悟过来,看着季子强说:“看来今天要为你省一点钱了,我这附近没有高档的酒搂。”

    季子强也笑了,说:“那就在这下吧,你看看那个饭点,还记得吗?我们过去吃过一次的。”

    叶眉当然记得,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次季子强到省城来办事,两人在这个饭点吃了饭,尔后,尔后。。。。。叶眉的脸一下就烧的滚烫了,那次多美好了,自己到现在还经常回忆到,真的很美丽,很荡人心魄。

    叶眉就对司机说:“就那个饭店门口停下吧。”

    车轻轻的滑到了酒店的门口,季子强下车扶了一把叶眉,两人下来之后,司机当然是不能参加这样的聚会,叶眉让他回去,说自己不用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