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没什么事,正准备回家呢。今天我小姨子一家去我家吃晚饭,老婆打电话来让我早点回家。”这纯属杨喻义瞎编,他的小姨子远在北京经商,根本就没回来,怎么可能去他家吃晚饭呢。他这样说,是觉得像小姨子来家里做客这等完全可回去可不回去的小事情,季子强是不是还会坚决的让他回去。

    “小姨了来了?那你就自己决定吧。”季子强笑了笑,说,“不知你那小姨子脾气怎么样,得罪了不要怪我。”

    杨喻义听季子强的意思,还是要他回去为好。这样想着,就说:“那我还是回去吧,我那个小姨子脾气也不好,她知道我今天没什么安排,所以才说要去我家吃饭的,若不回去,定不会饶我。对了,季書記,徐海贵那边,我会让李局长和杨局长他们去做好工作的。”

    这个时候,杨喻义就没有提易局长了,但不管是季子强,还是屈舜华副書記,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季子强说:“行,那你快回去吧。”

    杨喻义就带着秘书离开了。

    “屈書記,我们上去吧。”薛明汉说。

    两人上了楼,進了季子强办公室,屈副書記抢着帮季子强把水倒上,对季子强这个年轻的書記,屈舜华从心底是一直不服气的,但他也只能隐忍下来,虽然自己一直和杨喻义关系不错,但在季子强和杨喻义的这几次交锋中,屈舜华都暗自在保存实力,没有出面和季子强做对,他和杨喻义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他在没有摸清季子强的底细之前,轻易的是不会发起攻击的。

    何况在最近,他越看季子强,越是觉得可怕,季子强强悍和睿智让屈舜华暗呼侥幸,好在自己一直没有和季子强翻脸为敌,这就给自己留下了很大的進退空间,自己还要在看看。

    两人坐了下来,对徐海贵的这件事,屈舜华副書記心里也有点不舒服,自己是分管信访工作的,这个徐海贵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自己丝毫不知情,这不是让人难堪吗?

    现在屈舜华副書記也弄不清徐海贵到省里告状到底背后有没有杨喻义的支持,如果说没有杨喻义的支持,好像说不过去,这个徐海贵就是杨喻义找来的,但要说杨喻义支持了徐海贵,他怎么不提前给自己透个风。

    “屈書記坐吧。”季子强喝着茶道。

    季子强先坐下,他见屈書記还站着,就跟屈書記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你也坐吧,我一个人坐着心里不踏实。

    屈舜华坐了下来,心里还在想着这件事,上次为大桥的事情群众到省政府闹事,省里好几个领导都批评过他,现在只要一听到某地群众又去省里上访了,某老上访户又把举报信捅到北京去了,他就异常紧张,害怕省里领导会说他工作不得力。

    实际上季子强并不是想和屈舜华研究什么徐海贵的事情,季子强只是想找这个借口和他多接触一下,平常两人都忙,很少有机会坐在一起这样聊天的,而季子强要见李云中还有一段时间的,就想加强一下彼此的交流。

    在宫老先生家里的时候,虽然季子强最后还是选定了走自己的路,但多多少少的,季子强还是受到了一些震动的,所以刚才他也想把杨喻义留下一起坐坐,希望在今后尽可能的受一点冲突,另外,季子强也准备好了,对易局长的调查,不再深挖了,就限于易局长本人,这样也就起到了警示别人的作用,牵连过多,真会让人有一种排斥异己的看法,这对目前的工作不利。

    可惜杨喻义会错了季子强的意思,以为季子强唉赶他走。

    现在季子强和屈舜华聊了起来,两人先是谈了谈下一步的维稳工作,屈舜华也说自己是分管信访管稳定的领导干部,心中始终在绷紧一根弦,自己会及时掌握不稳定因素,积极摸排、调处纠纷矛盾,避免非正常上访事件的发生。

    谈话的时候,季子强和屈舜华面对面坐着,就像和朋友坐在家里聊天一样,季子强每说完一个设想后,还会带上“你们觉得这样做怎么样?”“这样做行不行?”“我想听听你意见”之类的话征求屈舜华的意见。这让屈舜华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季子强也试图在今后这段时间里,慢慢的加深和屈舜华的融合,在多次的会议上,屈舜华都没有站在杨喻义那面和自己对着干,这给季子强了一点把他拉过来的信心,就算拉不过来,能稳住他,不让他跑得太远,也是好事。

    在一个,季子强心里也担忧着徐海贵的事情,怕他下一步闹事,这都是需要屈舜华的配合和支持,季子强说:“屈書記,徐海贵的事情,回头你征求一下杨市长的意见。另外,北江大桥工程很可能还会生出些事端来,我们要有充分的准备。”

    屈舜华都表示一定会全力做好维稳工作,让北江市平平安安地修好大桥。

    两人再谈了一会,季子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才分手,值班室的干部听说季子强要出去,也赶忙准备好了小车,季子强就到省委。

    季子强的车是不需要在省委门口登记的,不过季子强还是要先给李云中的秘书去个电话,落实一下见面的事情,那面说李云中書記正在看材料,让季子强现在就上去。

    季子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上了搂,要是没有在宫老先生家里听到李云中的一些想法,或许季子强此刻还是坦然的,但知道了李云中对自己的想法,这就让季子强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李云中在北江市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左右自己命运的人物,特别是他的倾向将对自己的工作带来无法估量的影响。

    踏上小搂了那暗红色的地毯,季子强一路就到了李云中办公室的门口,李云中的秘书点点头,客气的说:“季書記请吧。”

    季子强也客气了一句,就敲了一下门,然后直接推开,走了進去。

    李云中抬头看了一眼刚刚走進来的季子强,平平淡淡的说:“没有耽误季書記的休息吧?”

    “那里那里,書記你都在办公室忙着,我耽误一点休息时间算的了什么。”

    “嗯,坐吧。”李云中指了指那个沙发,自己也站了起来,伸了伸胳膊,长吁一口气,皱了过来。

    秘书也把季子强的水泡好了,还把李云中的杯子也端过来,见李云中挥挥手,秘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办公室,这里也就只剩下了李云中和季子强两人。

    季子强拿出了香烟,但李云中摇下头说:“现在不想抽,你自己抽吧。”

    季子强不好自己一个人抽,又把烟装了起来,说:“我准备给書記你汇报一下大桥招标的事情。”

    李云中点一下头,说:“叫你来就是想听听你的解释,这不是我不信任你,但事情总要有个原因。”

    “是啊,我理解。。。。。。”季子强就开始说了起来,他从徐海贵和车本立两人招标的报价开始,一直谈到了最后自己参加招标会的情况,他也说了自己的想法,说了自己也希望车本立中标,这不仅可以让北江市减少300万投资,还因为这个徐海贵让自己有点担忧,怕他会把一些不好的风气带到北江市来,给北江市增加一些不稳定的因素。。。。。

    李云中听的很仔细,在季子强回报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说,季子强一面回报,一面想要观察一下李云中的表情,不过那纯粹就是枉然,李云中的神情根本都不会让季子强看到一点点的含义,那表情深如潭水,波澜不惊。

    在季子强说完时候,好一会,李云中都没有出声,两人都沉默着,季子强终究是没有李云中的耐性,就提起了话题说:“李書記感到这样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李云中这才抬起头,神色肃然:“子强同志啊,你说的是有一些道理,但我可以不可以这样理解,那就是除了你上述的原因之外,你有没有一种想要通过这件事压制别人的想法?”

    说完,李云中深深的看着季子强,车本立的事情,李云中也是听说过,如果这个人不能中标,肯定会打击到季子强,所以季子强势必要扳回这局,对这一点李云中也是可以理解,但问题在于,季子强对杨喻义的打压不是这一件事情,两件事情了。

    当然,也不是说每次都是季子强惹起的事端,但就算是杨喻义引起的,但你季子强也要知道适可而止,为什么非要斤斤计较。

    季子强在李云中这话说出来之后,犹豫了一下,不错,自己肯定是有一种那样的心理,这一点都不奇怪的,现在李云中能说出来,他自然不是无的放矢,季子强也就不想回避。

    “这应该也是一种因素吧,但李書記,实事求是的说,假如事情刚好相反,徐海贵的价格比车本立的价格低很多的话,我肯定也会这样做,也会让徐海贵中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