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喻义还要在易局长不知不觉中,尽快的把自己和易局长有瓜葛的事情做个整理,搽干净自己的屁股,免得到时候惹火烧身。

    吃过饭后,杨喻义有事先行离开了酒店,剩下的人这才慢慢恢复了一点精神劲头,他们在包间里打了几圈麻将,然后又去酒店的美容部一人叫了一个小姐,

    易局长分到的是一个南方的小妞,说话嬌滴滴的,很多字都吐不清楚,穿着制服裙装,白晰修长的**露出一小大截,晶莹剔透般的肌肤,带着水润軟绵的飘然。

    不过易局长也不是完全的满意,因为他发现这女人妖,妖得有点过火,虽然她的姿色绝对是一流,但这类女人,太张扬,太霸道了。

    在易局长来说,女人的美有两种,一种含蓄、内敛,青山绿水似的,诱~惑总是藏在深远处。

    另一种则像这个小妞一样,透着一股野性,咄咄逼人,举手投足都给人压迫感。这种女人典型的亲和力不足。

    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人家生意大都开张,能找来这么漂亮的一个也就不错了,易局长也暂时放弃了自己的审美观点,先过把瘾再说。

    他们几个人都在这里开门了房间,易局长坐到了床沿上,笑问道:“大美人儿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谁惹你了?”

    他一边嬉笑着一边低下了头去闻芳芳身上的香味儿,少女的身上那种味道是非常特别的,他喜欢闻。

    “谁不高兴了?”芳芳冷冷的说,她倒不讨厌此时易局长,关键的是她害怕喝过酒的男人,上次就是一个喝醉了的老男人,把她折腾的够呛,一会是用手掏,一会是拿脚磨,让她难受了好多天呢,差点长脚气。

    “嗯,我看这样绷着也不错,像个冷美人儿了!好好修炼,哥看好你哟!”易局长从床沿上起来的时候,还轻轻的拍了几下芳芳那粉嫩的脸蛋儿。

    这芳芳就叹口气了,只好看运气了,希望这个男人不要醉的太厉害。。。。。。

    此刻季子强也在一个酒店准备吃饭,他是和王稼祥,文秘书长一起来的,刚才还专门给岳苍冥去了个电话,请他也一起过来,现在岳苍冥没来,季子强三人就闲聊着等他,季子强问文秘书长:“你对岳苍冥的印象如何。”

    文秘书长自然是明白季子强指的那个方向了,就说:“岳苍冥虽是副市长,但却并无什么实权,别说下面几个和杨市长关系好的局长不买他的帐,就是其他市政单位的一把手,也都是近杨市长而远岳苍冥。所以,岳苍冥其实是一个夹缝中挣扎的人物,只要有人拉他一把,他必然会心存感激,肝脑涂地,而且不得不说,这个岳苍冥工作能力还是有的,就是受到打压的太严重,无力展示而已。”

    文秘书长说完后不见季子强答话,便转过头去,看到季子强正闭着眼睛,一副沉思的样子,于是也就没有再说话。

    再过了一会,岳苍冥来到了包间,几个人就寒暄几句,季子强对岳苍冥的表现其实也很满意,今天岳苍冥在会上立场坚定,据理力争,重挫了那些人的嚣张气焰。当然了,最令季子强满意的,是岳苍冥用他自己的那张嘴,说出了季子强想说而又不能说的话。

    季子强点着头,说:“这次的招标,岳市长让我耳目一新啊,也验证了多年前我在柳林市就听到的你的威名,确实难得。”

    岳苍冥客气的说:“季市长你是过誉了,对你,我才是久仰大名,不管是你在柳林市,还是新屏市,那都干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大事,相比季書記你,我就是班门弄斧。”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算了,我们两人也不要在这样互吹相擂了,一会文秘书长和王市长要牙酸了,不过苍冥啊,你的能力在现在的位置上确实有点委屈你了。”

    季子强有抛诱饵的意思,但也有一些真心的想法在里面,很早之前,他在心中也是对政府几个首脑做个一次客观的评价,觉得常务副市长杭正固軟弱无能,其他几个副市长也是能力平平,唯独岳苍冥和副市长邓梅清两人还堪大用,当然,现在多了一个王稼祥,但王稼祥资历太浅,刚开始独挡一面,对北江市也不是很熟,自然只能在他现在的位置上历练了。

    而副市长邓梅清为民主党派人士,能力有,却终究是女流之辈,缺少了叶眉那种果断和霸气,所以也只能在她现在的位置好好配合,不足以撑起一片天空。

    唯独这个岳苍冥,多年的副市长资历,而且能力深厚,要是给她一个好的平台,是完全可以成就一番事业的,在季子强心中已经有过这个的想法,只是现在季子强刚来,时机并不成熟,只有假以时日瞅机会了。

    但季子强的话无疑让岳苍冥是感激的,大有千古遇知音的感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北江市,这两年自己是受尽了排挤,空有一腔的抱负无法施展,而季子强刚来这么短的时间,就看到自己的潜力,这样的知遇之情,最为可贵。

    再喝一会,季子强就对岳苍冥说:“你回头跟车本立联系一下,就说市里已经决定让他中标了,要他好好准备一下。”

    岳苍冥点头应允。

    王稼祥就说:“季書記,我看就这样通知车本立也不好。"

    季子强问:“为什么?”

    王稼祥说:“应该先敲他一下的,这小子可是很少请客。”

    季子强就笑了,说:“这倒也不是,他也请过几次了,只是我没去,这次就让他好好的请一下苍冥吧,你就算了,不要总想蹭莫莫白喝酒。”

    几人都一起笑了。

    当晚,几个人心情都是不错,这酒便也喝了不少,季子强喝得一个脑袋是又胀又痛,最后还是王稼祥把季子强送回了住处,王稼祥少不得又给江可蕊说了半天的道歉话,不过王稼祥和江可蕊也很熟悉,所以江可蕊也没怪他。

    还别说,这车本立得知了自己中标之后,还真的有宴请了一次,不过季子强没有去,他找了个借口推了,让秘书小刘代表自己去了一下,季子强觉得自己应该回避,什么时候喝车本立的酒都可以,但现在自己要和他疏远一点,免得别人说闲话。

    据说车本立请的这场酒很是奢华,连海鲜都是从南方直接空运过来的活物,宴会上还有北江市很多知名企业的老板,像华总,权总,安子若等人都在,这些人见季子强没来,也都很是遗憾,但就算季子强没有来,整个晚宴上,季子强的名字还是成为了在坐所有人津津乐道的,因为他们看到了季子强不同寻常的强势。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一面喝茶,一面问秘书小刘:“昨晚那顿饭吃得怎么样”?

    小刘说:“挺好的,岳副市长和车本立都很高兴。”

    季子强便没再说什么,把电话打到杨喻义办公室,电话是秘书小张接的,说杨市长刚出去办事去了,估计很快就能回来。

    不一回会儿,杨喻义果然回了电话,说刚刚和招商局的几位同志陪一个客商出去走了走,问季子强找他有什么事情。

    季子强说:“杨市长,这北江大桥招标的事情已经定来了,请你督促相关部门抓紧落实,使大桥项目尽快开工。”

    杨喻义“嗯嗯嗯”的应着,心里却极不平衡,语气也自然就冷漠了许多。

    季子强理解杨喻义此刻的心情,说:“喻义同志,徐海贵这次没有竞得北江大桥工程,心里可能会有些想法,我想其他局手里应该还有些工程项目吧,你看怎么安撫一下他,他是外商,能照顾到的地方我们还是要尽量照顾照顾的,别打击了外商投资北江市的积极性。”

    说到底,季子强和徐海贵也是无冤无仇的,这次徐海贵的飞标,也只能怪徐海贵的运气不好,他没有弄清楚北江市的政治气氛,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陷入了季子强和杨喻义的斗争漩涡,他不过是杨喻义用来打击季子强的一个抢,而季子强当然为了防卫,必须折断他徐海贵的希望。

    杨喻义心中冷笑一声,你季子强到现在了却装出一副宽宏大量的心态,你给谁看啊,从你到北江市来,你就不断的给我找事情,我看你是想在北江市一手遮天吧,不过恐怕事情不会按你想象的那样進行,来日方长,我们的游戏并没有结束。

    小刘还是有点不太理解季子强的做法,在季子强打完了电话之后说:“季書記,您干吗还给杨市长他们找台阶下呢,徐海贵是他们请来的菩萨,怎么安撫怎么送走是他们的事。”

    季子强本着开导小刘的意图,说:“徐海贵在韩阳市的事情这些日子我听了一些,这个人一身的痞气,我是怕他没中标闹事。北江市现在要发展,除了需要项目,需要资金外,还需要稳定。社会不稳定,投资环境不和谐,经济建设也就搞不好。北江大桥是我到北江市后建的第一个工程,可以说是上到省委领导,下到平头百姓,都在关注这个工程。现在招标定下来了,我只希望这个工程能够早日动工并顺顺利利地完工。省里刚开完信访稳定工作会,这个节骨眼上,我可不想生出些影响稳定的事情来。”

    季子强的话不无道理,现在是稳定压倒一切,地方经济搞得再好,不稳定不和谐的事件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上级领导不但不会满意,弄不好,还来个一票否决。什么“三个文明”年终考核一票否决,个人先進一票否决,至于提拔重用,更是免谈。

    所以,从乡镇到县到市,都有这么一种怪现象,有些一把手宁可守业也不愿创业。守业,平安稳定;创业,纠纷不断,矛盾不断,信访量蹭蹭上涨,弄不好,乌纱帽都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