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个让杨喻义沮丧的就是,这多少领导纪检委不查,偏偏的选上了易局长,明眼人一看就是季子强对易局长的报复,这很有一种杀鸡给猴看的味道,易局长倒了,更能让季子强在北江市的威望得到提升,那些本来眼中并不太在意季子强的干部,也会从易局长的事件中闻出一些味道来,只怕从此之后,在难有人敢于和季子强明目张胆的叫板了。

    而自己呢?也会因为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让很多干部开始疏远自己。

    杨喻义想到这些事情,心中更为焦虑不安,那面的招标会议他心中也牵挂,他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季子强故意让田書記他们来在这个时间汇报工作的,因为从工作习惯和程序上讲,今天田書記来汇报,本来就是有点怪异和反常,但怎么办呢?杨喻义已经无法兼顾两头了。

    汇报完之后,田書記和省纪检委的几个同志,又说起了有几个项目的问题,这里面就和杨喻义多少有些关系了,这一点也是杨喻义最为担忧的事情,他也最想知道自己和易局长的案情到底有多少关联,它们会出现在调查的哪几个环节上,只有知道了这些,自己才能思考对策,洗刷干净。

    就这样,他们谈谈停停,说说想想的,硬是把两个小时给混过去了。

    等田書記他们几人离开之后,杨喻义忙让秘书小张看看,那面的会议开的怎么样了。

    小张出去用了不到5分种,就回来说:“杨市长,招标组的会议已经结束了。”

    杨喻义自己都有点不敢问会议的结果了,他对固副市长能不能顶住季子强是很怀疑的,这个会,会不会把徐海贵否定掉,易局长真的是心里没底。按理说,这次招标投标管理委员会的成员除监察局是市委部门外,其他的比如审计局、国土局等等都是他所管辖的政府部门,这些人和杨喻义都非常的熟,加上有几个副市长他们的搧风点火,杨喻义应该有这个自信打赢这场“夺标之战”的。

    但是,北江大桥新方案的通过让杨喻义受了不小的打击,而接下来的纪悦的事情,更让杨喻义吃了个闷亏,所以他对季子强的能量是有所领教了,今天由他亲自坐镇,而自己又没有到场,那些市局的一把手,除几个还跟过去一样跟自己心贴心之外,其他的已经与他渐行渐远了,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这些人,谁掌权,谁说话管用,他们的热脸就往谁的屁股上贴。就拿副市长岳苍冥来说吧,过去在自己面前可是唯唯喏喏的,政府那一块的事情,断然不敢先向叶眉汇报再跟自己打招呼,可现在呢,招投标的事情岳苍冥不跟他这个市长汇报反倒先向季子强汇报。

    这说明什么?杨喻义心里清楚得很。

    鉴于这些考虑,杨喻义对这次定标大会就显得信心不足。

    但就算他不问,小张还是要给她汇报:“杨市长,事情对我们很不利,据说会上已经否定了徐海贵的招标资格了。”

    杨喻义一下就睁大了眼,狠狠的盯着小张,看了好一会,小张知道杨喻义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话,生怕说错话挨批。

    杨喻义倒不是对小张发脾气,他只是难以接受这个结果,虽然他已经对这个结果有了预感,但亲耳听到之后,他还是大受打击,杨喻义缓缓的拿起了一只烟来,小张悄无声息的帮他点上,杨喻义猛吸一口,被呛到了,他干咳两声,小张也只是默默地过去给杨喻义倒水,递手纸,不敢说上只言片语。

    “小张,你把杭正固副市长联系一下,对了,还有参加会议的几个局长也联系一下。”杨喻义把一根只吸一半的烟往玻璃烟缸里一扔,说道。

    小张看看表,说:“叫他们都过来吗?”

    杨喻义犹豫了一下,说:“算了,别来我这里了,找个清静的地方吃饭,边吃边聊。”

    小张就答应了一声,回自己办公室安排去了。

    一会,杭正固和几个今天在会上帮着徐海贵说话的几个局长便按照杨喻义的意思,在一家僻静的酒店订了个豪华包间,这个酒店离市政府略远,但离党校很近的,就有人把易局长也叫了过来,在他们的想象中,易局长和自己都是杨喻义这一锅的,应该参加这个聚会。

    订好包厢不久,杨喻义就带着秘书小张也到了,進门杨喻义刚和他们一打招呼,就看到了易局长也在,杨喻义的脸色有点微变,这个时候他可是不希望和易局长再走的那么近了,但杨喻义还是很沉的住气,对易局长点点头,什么都没有表示出来。

    大家招呼过后,也就一一落座了,杨喻义眼光扫视了一圈,淡淡的说:“看你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肯定是吃了败仗。”。

    “是啊,吃了败仗,心里头堵得慌呢。”杭正固没精打采地说道。

    易局长先来的,刚才也听到了几个人给他介绍了会上的情况,心里正有气,这件事情说来确实是很郁闷的。本来呢,眼看就胜利在望了,正想着等徐海贵中标后举杯祝贺呢,徐海贵还答应过给自己一笔不小的酬金,谁曾想车本立不仅不服输,反而会在舆论上做文章,让局势瞬间发生了逆转,把沾沾自喜的一堆人反倒推到了危险的边缘。

    “我看了岳苍冥和吉琼玉是铁了心向季子强那边靠扰了。”易局长愤愤不平的说。

    刚才这几个人在说道今天会议失利的时候,都把矛头指向了副市长岳苍冥,说他吃里爬外,讨好季子强。

    杨喻义一听这话就来了火,说:“这事都怨你们,要是你们平时对他尊重一点,他也不至于不跟我们一条心的,过去你们谁把他岳苍冥放在眼里了?”

    这杨喻义的话也好似有点道理的,过去副市长岳苍冥先后分管过交通、财贸,城建,但不管是固副市长,还是易局长他们,依着与杨喻义的关系,从来不把岳苍冥放在眼里,大事也好,小事也罢,都是绕过岳苍冥直接向杨喻义汇报的。

    尽管如此,岳苍冥也是忍着,但去年的一件事,让岳苍冥和易局长的关系走到了冰点,去年年终时,易局长向省里报一个公路改造方面的材料,没征求岳苍冥的意见,直接就报上去了,事后岳苍冥知道了,很不高兴,在一个会上批评易局长目无领导。

    易局长却不买帐,在会场上当即就反驳了起来,说那份材料杨喻义市长看过了,同意报省里的,这一下就弄得岳苍冥颜面尽失,深说,浅说都不好说了,二人的关系从此降至冰点,一僵不可收拾。

    现在听杨喻义这样说,易局长却不服气,说:“我看他岳苍冥就是一个小人,看到季子强更强势,就想拍季子强的马屁,为明年的政府换届铺路。”

    “先别说这些废话,现在事情这样了,多想想怎么跟徐海贵交差吧,徐海贵这人一身痞气,如果他知道没中标,肯定是要兴师问罪的闹点事情的。”另一个局长说。

    怎么跟徐海贵交差,这还真是个难题。易局长和杨喻义他们可都是向徐海贵拍着胸脯保证过不会出什么意外的,人家徐海贵钱也没有少花,这些天请吃请喝,送红包的折腾的够呛。

    现在这种状况,徐海贵知道肯定是要恼羞成怒,而且还会嘲笑他们无能,弄不好,还会把徐海贵也推向季子强那边,让季子强又多一个实力雄厚的帮手。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怎么?都成哑巴了。看你们,平时说起来天花乱坠的,一碰到问题就卡壳了。”杨喻义说,“我看这样吧,徐海贵那边还是易局长你叫上李局长,杨局长去做工作吧,把你那个韩阳市的朋友也叫上,一起做做徐海贵的工作。还有,大家也看看,手头还有没有什么工程可以照顾徐海贵的。”

    有几个局长都说有。

    “还有,你们设法派人盯住徐海贵,别让他闹出什么难以收场的事情来。”杨喻义说。

    此时,杨喻义有些后悔请了徐海贵跟车本立来竞争。对这个江湖道上的徐海贵,他总是有些不放心,觉得徐海贵这种人是难以掌控的,随时都很可能惹出点什么麻烦事来。

    但现在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了,事情走到这个份上,几乎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季子强在会上也亲自拍板了,大家也都同意了,在想闹腾个变局出来,也是不大可能。

    大家都只能想想后面该如何的善后,这个饭吃的一点都没有情趣,所有的人都萎靡不振,只是杨喻义从开始到最后离开,都一句没提今天纪检委给自己汇报易局长的调查事情,这也是杨喻义经过反复考虑的,从纪检委掌握的那些情况来看,几乎杨喻义自己都能肯定那些情况是真的,所以他也知道易局长已经是完蛋的人了,这样的人,你是拉不住他,也救不上来的,他就像你身上长下的一块烂肉,唯一的办法那就是切割,果断的切割,除此别无他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