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岳苍冥一笑,说:“你说得很对,论能力,徐海贵和车本立确实差不多,但是,车本立是怎么发起来的?他是把自家的房子卖了开个小砂矿赚了点钱,又贷了些款才办了公司开起医院的。这一点,不仅在座的各位了如指掌,就是随便在大街上拉个群众,他都能说出个大概来。但徐海贵呢?一个黄、赌、毒俱全的娱乐城的打手,他是怎么从一个打手摇身一变成娱乐城老板的?又是怎么一步步积累使其事业快速扩张的?在座的有谁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呢?您们知道吗?”

    所有人都摇摇头,说不知道。

    “王局,你是韩阳人,你知道吗?”岳苍冥又问审计局王局长。

    王局长说他对徐海贵了解有限,不清楚徐海贵是怎么发达起来的。

    岳苍冥这才说:“断定一个人仅凭猜测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讲究的事实,车本立控股骨科医院后,为30多位贫困骨折患者免费实施了内固定的安装和拆除手术。车本立前前后后资助了10多名学生,这些都说明什么,说明车本立懂得感恩,懂得回报社会,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就是一个胸怀天下的人,这样的企业家,才是我们需要的企业家。”

    季子强在岳苍冥说道这些的时候,心中也是大吃一惊,自己和车本立关系还算比较近了,但对车本立的这些事情却都一无所知,自己仅仅是凭借自己的感触在判断着他的为人和性格,却没有像岳苍冥这样详细的了解,这就是自己过于官僚的缘故啊。

    现在看来,岳苍冥对此事也算是有备而来了,他用细心的观察,周密的调查,无懈可击的论述,来为自己挽回一局,真不错,果然有大将的风度。

    岳苍冥确实也一直想在这件事情上给季子强送上一份大礼的,从招标刚一开始,徐海贵的价格擦着标的一出笼,岳苍冥便知道露标了,肯定有人给徐海贵放了水,自己也经见过太多的招标,但这样靠着标的走的招标,还真的没有见过。

    那么谁会给徐海贵放水呢?

    思考着这个问题,很快的就把岳苍冥的思路带到了这次招标的暗战中来了,他明白了,这一次是杨喻义要对季子强展开的一次围剿,在招标上,杨喻义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他要让季子强败的彻彻底底。

    看透了这一点,岳苍冥变认为,自己要想办法帮季子强,用这个事情来表达自己投靠的决心和献礼,他开始对车本立和徐海贵都做了详细的研究,但很遗憾,好几天过去了,他却找不到扭转乾坤的方法。

    直到今天早上看到了这篇《北江日报》的报道,他才找到了机会。

    岳苍冥现在继续着自己的侃侃而谈:“相比之下,徐海贵他为社会做了些什么?他一身痞气,动不动就用武力来摆平问题,今天报纸上发的那篇文章,从干部到群众都对徐海贵议论纷纷,不少群众建言把徐海贵的标判为废标。大家意下如何呢?我的意见是,这次工程招标改为车本立中标。这样做,不是我们一味的听民言,顺民意,也不是我们存有私心,暗箱操作,照顾北江本土的企业家,而是综合两人的资质、标价及双方人品等要素才做出此番决定的。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些个人看法,大家有什么不同的看法,都可以说出来,争取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拿出个结论来,也好跟对此事给予关注的广大市民交差。”

    岳苍冥的话,让会议的势头出现了逆转,刚才一直不说话的那些领导,包括吉主任等人也开始纷纷发言,支持改由车本立中标,而作为招标组组长的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却在季子强的威严下战战兢兢的,他从来胆小怕事的性格决定了他只能沉默。

    尽管还是有一些和杨喻义关系特别好的领导仍然坚持由徐海贵中标,但最后表决的结果并未如他们的愿,超过2/3以上的领导站在了车本立一边,不!准确的说是站在了季子强一边。

    那些人他们很遗憾,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会议,杨市长你却不到场呢,你不来,谁敢于季子强争锋,谁又能和季子强争锋!!

    那么杨喻义是不想来吗?不是的,他心里急的跟猫抓一样,问题是他走不开,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拌住了他,让他分身无术。

    就在季子强快要来开会的时候,接到了纪检委書記田展照的一个电话,天展照说要给季子强汇报一下对交通局易局长的调查情况,问季子强有没有时间听汇报。

    季子强现在还真的没有时间,他就要参加招标办的这个会议,他知道,自己要是不去参加会议,单凭副市长岳苍冥和发改委主任吉琼玉等人是压不住阵脚的,会议上还有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在,他可以左右会议的风向,到那个时候,一旦招标办完全的确定了这个投标事项,自己再要挽回,又要大费周折。

    季子强就说:“我听不成汇报,现在要到政府参加一个会议。”

    田展照也就不能勉强季子强,说:“那只有等市长你结束会议了再说吧,我先陪着省纪检委的几个同志再研究一下易局长的案情。”

    季子强就答应了,说:“行吧,你们先研究着,我估计也就两个小时会议就结束了。”

    季子强刚要挂断电话,却想到了另一个更好的方案,他忙说:“等等,田書記,我看这样吧,你现在就带上省纪检委的同志,过去给杨市长先做个汇报。”

    田展照迟疑着,好一会才说:“季書記,这不好吧,你也知道,杨市长和易局长的关系,再说了,这事情我看不需要给他先汇报吧?”

    从理论上讲,纪检委的工作的确不是杨喻义分管的,当然,他有权利要求和指挥纪检委的工作,但要说到管理体系上,纪检委更侧重于市委两个書記的垂直管理。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这一点我很清楚的,但我需要你给他汇报两个小时。”

    田展照最初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但只是那么几秒钟之后,他就也笑了起来说:“季書記,两个小时时间够吗?”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够了,应该没问题。”

    “那行,我现在就过去找杨市长汇报。”田展昭说。

    放下电话,季子强便知道今天这个会议自己会轻松很多了,对付一个軟弱的常务副市长和几个行将就木的局长,自己还是完全可以胜任的,没有杨喻义的亲临现场,他们是不足以成事的。

    所以杨喻义就走不掉了,固然,在办公室见到田書記带着纪检委的几个同志来的时候,杨喻义是有点奇怪的,但后来一听说是汇报易局长的调查问题,杨喻义就不得不坐下来认真听取了,因为易局长和他的关系非比寻常,他的事情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的,都会对自己形成一些影响,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也一定要听一听调查的情况。

    不过说真的,杨喻义心中还是很不舒服的,纪检委调查一个自己手下的局长,怎么能不提前给自己打个招呼呢?这分明是有点越轨的倾向,可是他没有办法来显示自己的不快,因为这个案件是好几个人大代表实名揭发举报的,田書記也说的很清楚,本来并不想立案调查,只是想回应一下那几个人大代表,但没有想到,这假戏却在调查中变成了真戏,一不留意,查出了易局长很多的问题了。

    杨喻义只好耐下性子问:“这事情给季書記汇报了吗?”

    田書記摇头说:“还没来得及,書記好像有事情,让我们先给你汇报一下。”

    这一说,杨喻义就记起了马上召开的招标会议,他这脸上有点紧张起来,就想说自己要开会的话,却听田書記又说:“在调查易局长的事情中,有几个问题还想请杨市长给与证实一下,以免最后易局长把问题扯到市长的身上。”

    这话一说,杨喻义就只能坐下了,是啊,自己和易局长是有很多说不清的事情在,今天来的还有省纪检委的同志,自己不把这事情摆展,麻烦就会更大,杨喻义想了下,说:“那行吧,你们谈谈案情的情况。”

    这田書記的不慌不忙的给杨喻义回报起来,这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杨喻义暗自惊讶,好小子,他还贪了怎么多啊,比老子的油水都厚。。。。。。

    在清楚的事实和严谨的调查面前,杨喻义已经知道易局长完蛋了,不管从性质上,还是目前易局长和季子强的关系上,他肯定是逃脱不掉收到惩罚的结局,而杨喻义也很快想到了自己要面临的两个问题,其一就是怎么才能让自己从易局长的事情中摆脱出来,毋庸置疑的说,自己肯定要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但那些都是远虑,自己能不能和易局长划清界限那才是近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