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换了个坐姿,没有回答车本立这个问题,却问:“徐海贵不是北江市人,应该是韩阳的吧?”

    “是韩阳市人。原来是韩阳梦幻天堂娱乐城的打手,是个不要命的角色,后来在一次斗殴中被人打断脊椎,便再也站不起来了。梦幻天堂的老板见他成了废人,就要赶他走,他不从,联合一些弟兄设计把老大送進了大牢,威胁利诱,低价从老大的老婆手里盘下了梦幻天堂娱乐城,靠娱乐城起家,短短几年时间就发迹了。”

    季子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韩阳市徐海贵的情况,听完沉默了一下,说:“看来是个狠角色啊。他原来也到北江来揽过工程吗?”

    “没有。”车本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不,继续说,“徐海贵在韩阳市是个很霸道的人,跟我,跟权总,黄总他们都为在韩阳市争工程发生过冲突。”

    季子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车本立说的黄总是谁,便问车本立:“哪个黄总?”

    车本立说就是上次在他家一起吃饭的,季子强这才记起来。

    “徐海贵这人虽很霸道,但他有一个原则,过去就是只在韩阳市辖区内揽活,其他地方不伸手的,我们那几次冲突,也都是发生在他们韩阳市。”

    “那他这次怎么会跑到北江市来跟你抢大桥这个工程呢?这让人费解啊。”季子强心里其实已经很怀疑是杨喻义和易局长等人搞的鬼,但他想这个话最好不是出之自己的口中。

    “我听说易局长和这个徐海贵关系不错,据说啊,杨市长在最近见过徐海贵的,道上的朋友也曾经说过,好像杨市长答应过徐海贵让他中标,但我无法确定消息的真假。”

    季子强明知故问:“车老板啊,你的消息不会有误吧,杨市长怎么会和徐海贵扯上关系呢?”

    “季書記,这现在事情明摆着,杨市长他们不希望您提高北江大桥的造价搞标志性建筑,而我偏偏大力支持您的新方案,这样一来就把他们得罪了。他们是铁了心不让我拿到北江大桥这个工程呢。”

    其实就算他不说这些,季子强心里也是清楚的。

    季子强今天有自己的想法,他绝不能在这一场争斗中让杨喻义等人领先,这包含了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车本立中标可以为北江市节省300万元的资金,虽然现在季子强不会因为300万元而紧紧张张的,但钱再少,那也是钱啊,虱子很小,也有肉呢,省一点,总比不省强。

    第二个原因,季子强是不能让杨喻义通过这件事情来打压车本立,这不是车本立一个人的问题,还关系着自己在所有北江市生意人中的口碑和威望,假如大家看透了自己连一个为自己出过大力的人都帮不了,以后谁还会愿意接近和听从自己的指挥。

    所以,季子强就决定要对这个件事情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了,这似乎有些不合游戏的规则,但无可奈何,很多事情只能超越常规来处理。

    季子强沉默了一会儿,问车本立:“车老板,在徐海贵已承建的那些工程当中,有没有哪个工程因质量问题被人投诉的?或者施工过程中发生过严重安全事故的?”

    车本立有点茫然的摇摇头,说:“这个事情我不是很清楚,因为徐海贵那面我去的少。”

    季子强冷冷的说:“你花点心思,好好去查一查这些年徐海贵承包的工程,假如有问题,那么,或许你的事情还有挽回的可能,当然事情还是要你自己做,我不过是提点想法而已。”

    车本立立即就明白了季子强的用意,当即把在外头等候的助手叫進来,吩咐助手去调查。

    “车老板,另外我要提醒你一下,徐海贵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你要有思想准备。你记住,千万别跟他发生正面冲突,明白吗?”

    车本立点了点头,说:“季書記,您放心吧,真要有什么事情,我会跟先跟您汇报的。”

    “很好。”季子强站起来,说,“今天就先这样吧,有事保持联系。等定标后,我们一起去宫老先生那里走走。”

    “好呀,前几天我还和宫老先生通过电话,他还提到你呢。”车本立说,“到时我给宫老先生捎些好茶过去,让他乐一乐。”

    “还是你想得周到,会哄宫老先生开心。”季子强微微一笑说。

    三人又聊了一会,车本立就先走了,季子强和王稼祥晚走了一会,王稼祥给季子强倒了杯开水,说:“季書記你要釜底抽薪啊。”

    季子强摇摇头,感叹一声说:“稼祥,对大桥招标,我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所以才想做点准备,当然,事情还要看徐海贵给不给机会了。”

    王稼祥点点头,没说话,等着季子强说下文。

    “车本立和徐海贵原来都是在社会上混的人,为这个工程,谁也不会让着谁,尤其是徐海贵,既然破例地把手伸到了北江市,那就是志在必得的。一旦他没能中标,他很可能就会放手一搏。”

    王稼祥皱起了眉头:“您是说他会乱来?”

    “很有可能。现在为了抢一个工程打架斗殴的事情比比皆是。我是真不想桥还未建,就弄出什么大的麻烦来啊。”

    “应该不至于吧,徐海贵是杨市长他们叫来的,徐海贵若真想闹点什么事,杨市长也应该会阻止的。”

    季子强把身子往沙发靠背上靠了靠,说:“你不太了解道上的人,怕就怕徐海贵犯起痞性来,到时杨市长的话他也未必听得進去。”

    王稼祥觉得季子强分析得有道理,但看到季子强忧心忡忡的样子,王稼祥又忙着安慰说:

    “季書記,也许不至于,你不要太过担忧。”

    季子强苦笑一声说:“毕竟新方案是我提出来的,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来,别人少不了背后说三道四的,那样我们可就被动了。所以刚才我嘱咐车本立有什么事情先跟我汇报,千万别跟徐海贵发生正面冲突。这两个人手下都有不少人,真闹起来,可就是大事情了。”

    王稼祥嘴里劝着季子强,但心中也有了一层顾虑,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是推测,所以季子强很快就放过了这个话题,和王稼祥说起了别的工作,两人将近十点了才离开。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车本立就忙了起来,他利用了他在韩阳市所能利用的关系,终于打探到了一件事情,但这个事情对车本立来说,心里还是没有什么底,因为事情真的太小,是什么事情呢?

    这件事情说起来有此微不足道,且与修桥毫无关系。车本立了解到,徐海贵在韩阳市开发的一个楼盘中,曾出现过顶层漏水问题。住户跟徐海贵反映,徐海贵不仅不采取补救措施和相关赔偿,反而叫人打伤了带头反映问题的一个业主。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就看怎么运作了,所以当车本立把这个情况给季子强汇报之后,季子强只是淡淡的说了声:“炒作!”

    车本立在北江市还是有些人脉的,再加上手里有钱,自然会有很多人忙他操办起来,到了

    第二天,《北江日报》第三版“一家之言”栏目登载了这么一篇署名为“义眼”的评论文章,标题为“定标要看标价更要看人品”,文章由北江大桥工程招标一事引开,谈及韩阳市某出身黑道的开发商置业主利益不顾,房屋发生质量问题不仅推卸责任,还把业主打伤入院一事,進行点评,论述,最后文章一语概括阐述观点:工程招标定标时既要看标价更要看人品。

    文章中所说的韩阳市某开发商虽没有指名道姓,但人们一眼就能看出文中说的就徐海贵。

    这篇文章见报后,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还有市招投标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被“群众”打爆了,当然,这些群众也未必就是真的群众,他们异口同声的称不能把北江大桥工程交由徐海贵这种黑道出身的开发商承包,否则不仅大桥的质量不保,北江市的形象也会被抹黑。

    事情就反馈到了季子强的面前,早上季子强到办公室刚坐下,发改委的吉主任就过来了,问季子强看了今天的报纸没有,季子强说刚才匆匆瞄了几眼,还没来得及细看。

    不过见吉主任这样问,季子强觉得有事发生,便拿起报纸翻了起来,在吉主任的指引下找到了那篇文章。看完文章,季子强笑了笑说:“给北江市抹黑?这是不是说得夸张了点?”

    吉主任就把电话被被群众打爆的事情说了:“我也觉得夸张了点。但徐海贵确实是社会流氓出身,文章中所说的他打伤业主的事情也基本属实,所以,我觉得如果这次是他中标的话,还真可能不是什么好事情。”

    季子强好像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说:“嗯,有道理。”

    “季書記,北江市的社会治安在全省一直是排在前列的。很多群众觉得徐海贵一旦中标,就等于他的势力也在北江市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这样一来,北江市可能就不会安宁了。但是……”

    “但是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