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点头:“据说前些天杨喻义带着几个局长到过一趟韩阳市,是不是找徐海贵就不得而知,但这样的巧合还是让我怀疑,假如不是他的人,怎么会标的价和招标价格如此贴近,这不明摆着是背后有人串通好跟车本立对着干吗?”

    王稼祥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季書記,现在也还不确定谁中标。徐海贵的公司最终会不会中标,要等评标、决标后才知道。车本立出的标价按说还是有些优势的,至少可以节省300来万的投资。”

    季子强摇摇头说:“现在很难说了,我预感啊,车本立这次要飞标了。”

    王稼祥叹口气说:“徐海贵当时气焰非常嚣张,把车本立气得脸色都变了,我估计车本立很快就会来找您的。”

    ”找我也帮不上忙啊,这样的事情我怎么方便干预呢?“

    这时,季子强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季子强一看,是车本立打来的,便没接。响了三遍,便没再响了。

    “是车本立打来的吧?”王稼祥问道。

    “嗯,他肯定是想找我,刚开完标,我还是不见他吧。”季子强摆摆手说。

    接着,王稼祥的手机也响了。

    “書記,车本立把电话打到我这来了。”王稼祥说。

    “你跟他说我在开会,约他晚上7点半到上次的茶楼去。对了,你让车本立顺便查查那个徐海贵的底细。”

    王稼祥便接了电话,把季子强的意思转告给了车本立。

    这里王稼祥刚刚挂断了车本立的电话,杨喻义就带着秘书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名意上是来给季子强汇报招标的情况,实际上杨喻义是来确定最后的招标结果的,对这样重大的项目,他也是很谨慎,知道季子强不吐口,自己定下来也是麻烦。

    当然,自己给季子强设的这个局,季子强只怕也无法解套,毕竟这是一个公开的招标,季子强想要用手中的权利来破坏这个游戏规则,那也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除非他敢冒政治风险,不过这一点杨喻义是放心的,他理解季子强,也相信季子强不至于如此的幼稚,要真的那样做了,或许对自己更好。

    杨喻义一坐下,就把北江大桥工程开标的事跟季子强说了,在杨喻义说的时候,他自己也是一脸惊诧的表情,好像徐海贵公司的标价那样的接近标的他事先一点也知道的样子。

    “季書記,看来这件事情也只能按招标的规定来办了。”杨喻义最后说。

    季子强却岔开了话题,说:“听说车本立的报价很低啊,若真能一下子节省下几百万元资金,也很不错。几百万对任何一个地方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杨喻义却淡淡的说:“季書記,我倒觉得质量才是我们这次应该关注的重点,现在很多公司都是用低价招上了标,然后又分包给其他更低级的公司,这样转包下来的结果,就是最近新闻里经常出现的那些豆腐渣工程啊,所以在招标中有个限价,就是杜绝这些问题的出现。”

    季子强一时无语,这杨喻义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很多工程也确实是如此操作的,但问题在于,难道高价揽下的工程就不会分包出去吗?难道低价中标就一定会分包?其实问题不再这里,关键的地方是监管机制是否真的做到认真负责。

    可是在杨喻义偷换了这个概念之后,季子强也不能找到合适的,有利的理论来反击杨喻义。

    王稼祥也感觉到季子强一时难以回答,就赶忙出来干扰一下,说:“杨市长,您觉得最终韩阳市的徐海贵会中标吗?”

    杨喻义一笑,说:“这个我就不好说了。最终决定谁中标是招标委员会的事情,我们就只好静静等待,不便妄加猜测了。不过,站在北江市长的立场,我倒是希望车本立中标,毕竟北省下的几百万元可以为市里做很多事情,问题在于,做什么都有自己的规矩,我是不能去干预招标的,对不对。”

    “杨市长真不愧是一市之长,处处都在为北江市精打细算。”王稼祥笑着说道。

    “稼祥啊,你也知道,这不当家不知油盐贵,等哪一天你们像我一样,管着一个市的时候,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精打细算了。不信你问问季書記,过去他当市长的时候,没钱了他比我还着急呢。”

    季子强看着王稼祥笑了笑,说:“杨市长说得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穷家难当啊。”

    他把眼神转到杨喻义身上,说,“不过,杨市长有能力、有魄力,熟悉北江环境,又会精打细算,有他跟我搭班子,我有信心把北江的经济搞上去。”

    杨喻义听了这话笑了,说:“季書記您就别取笑我了,我要是有能力的话,就不会蹦来蹦去都还有北江的地盘上了。北江的群众都说,季書記是有着一套农业稳市、工业强市的先進经验,不出三年,北江市一定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季子强听出了杨喻义话中那充满了讥讽的味道,但他只是笑了笑,没有针锋相对的反驳,说:“为了共同的目标,我们一起努力吧,至于这个项目的招标,杨市长,你在好好的思考一下,我们抽时间再细聊吧。”

    季子强不想在继续的和杨喻义纠纏了,这个人今天已经把难题摆在了自己的面前,和他说再多,也都是无用功,与其如此,不如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怎么才能破他的局。

    杨喻义也觉得该说的话都说了,该显示的威胁也都显示了,自己还要稍微的缓一下,看看季子强有没有其他动静,然后在确定下一步的步骤,他就站起来说:“季書記,那您忙吧。有什么新情况我马上向您汇报。”。

    季子强淡淡的看着杨喻义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心里明白,此刻的杨喻义一定是带着嘲笑的心态在想着自己,对于这件事情,杨喻义已经站在了一个很有利的位置了。

    季子强本来不想插手这件事情的,他希望这是一场公正,公开,公平的竞争,但形势迫使他还要再一次的出手,有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不得不让季子强深思起来。

    下午季子强也没有回家吃饭,他和王稼祥就在市委的伙食上随便吃了一点什么,王稼祥的老婆最近就要过来,市里也给他安排了一套临时房子,王稼祥还没有顾得收拾,现在到了北江市之后,王稼祥干劲充足,每天就像是一台加满油的汽车,奔跑在北江市的各个地方。

    晚上季子强要见见车本立,所以就把王稼祥也叫上一起去。

    这是一个离市委不远的茶楼,说去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特色,季子强之所有选定这个地方,除了离家近之外,还因为这个茶楼的生意并不很好,相对于繁华路段的那些茶楼,这里更显得冷清,季子强要的也就是这种安静。

    他和王稼祥踏進茶楼的时候,这家茶楼的老板娘就欢快的招呼起来:“二位老板好,是打牌,还是喝茶啊。”

    老板娘很热情,就像茶壶里刚泡的茶水一样,热气腾腾有有滋有味,因为她本来也算得上一个风韵的女人,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她没有过人的胸膛,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她魅力的存在。

    季子强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王稼祥说话了:“我们约一个朋友喝茶。”

    “奥,刚才有一个老板坐在流云包间的,好像说等两位朋友。”快嘴的老板娘反应很快的说。

    季子强点点头,对王稼祥说:“估计他来了。”

    两人就在老板娘的引导下,走進了那个叫流云的包间,推门一看,确实是车本立。

    这小子今天情绪有些沮丧,一个人蒙着头在抽烟,桌上的一壶茶动都没有,看到了季子强和王稼祥,他赶忙站起来,掐掉了香烟,过去打开了包间的窗户,说:“季書記,王市长,你们吃过没有。”

    季子强说:“吃过了。”

    老板娘一听这怎么又是市长,又是書記的,就咋咋舌,赶忙很殷勤的帮着季子强和王稼祥他们把茶水添上。

    季子强客气的说:“谢谢你,我们自己来吧。”

    老板娘还有点不舍的样子,但看看实在也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留在这里,只得磨磨唧唧的离开了包间。

    季子强坐了下来,他端起了茶杯,先喝了几口,才对车本立说:“这次你有点紧张了吧?”

    车本立显然没料到会有人比他的报价更接近标的,他报这个标价可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是经过公司内部的好几个技术人员一次又一次讨论,一次又一次更正的才确定下来。

    要换作以前,他肯定不会报这么低的价的。就拿这次投标来说,其他公司都要高出6700万的样子,他之所以保这个价钱,就是想先把这个大桥拿下来,作为一个样板工程,为下一步新城的建设揽到更多的项目,没想到还是低了300万元,现在成了这个危机局面。

    “季書記,我以为这次工程非我莫属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报的价居然如此接近标的,書記啊,您可一定要帮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