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苏良世的秘书一直在收拾东西,没有说话,现在看杨喻义离开了,才很恭敬的对苏良世说:“苏省长,难民营的搬迁据说是季子强一手负责的,好像在这个件事情上,杨市长落了下风。”

    秘书的话只能是点到为止,他不想让苏良世对这个问题有太深的误解,万一在某个场合,苏良世真的把这个工作说到了杨喻义的头上,那是会闹出笑话的。

    苏良世一听秘书如此一说,也是一愣,好一会才说:“嗯,知道了,那就取消到难民营的活动吧。”

    秘书点点头,又低头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苏良世却一时难以平静下来,这个季子强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要说能力,确实太强了,省钢的搬迁,北江大桥的变更,杨喻义几个手下的受罚,以及这棚户区老大难的顺利解决,这些工作都展现了一个强者的风范,这个人啊。。。。。。

    苏良世摇头叹息了起来。

    果然,在过了几天之后,北江市所有的干部都知道了难民营搬迁户撤离现场的消息了,这对拖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麻烦事高度关注的干部们是一个很稀奇的话题,季子强和杨喻义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此次话题的中心,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这话说的很好,于是季子强的形象在很多普通干部的心中就被拔高了许多。

    季子强却和过去每一次一样,在获得掌声最强烈的时候,变的更为低调,他总是客气的对那些赞美自己的人说:“这都是我的运气好。”

    但不管谁都知道,这绝不是运气,这是季子强又一次的击败了杨喻义的证明。

    杨喻义的尴尬和失意是难以描述的,有时候,他分明就感觉到那些人正背着自己在窃窃私议,不管他们在说什么,杨喻义都感觉那是在说自己,是的,肯定在说着自己的无能,每当想到这段时间的事情,杨喻义都有股子怒火在胸中燃烧着。

    他想,自己一定要扳回一局,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季子强太好过,自己的狙击战那就选在北江大桥的招标上吧,让所有人看看,到底在新屏市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杨喻义当天就叫来了常务副市长和主管交通的王树明,还有国资局,政府采购中心的主任等人,对北江大桥的招标做了一个暗示,这些人都是跟随了杨喻义多年的部下,对他的理解程度也都很深刻,他们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但每一个人都心知肚明的理解了杨喻义的含义。

    特别是当他很隆重的推出了韩阳市的徐海贵老板的时候,这里负责此次招标的领导都心领神会的一起点头。

    他们带给了杨喻义更多的信心,让杨喻义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季子强压制和击垮,自己还有实力,还有本钱来和季子强做一次抗争,较量,**就曾经说过,农村包围城市,自己要用每一个自己能动用的所有力量,包括一些并不起眼的干部,来和季子强做一次较量。

    时间过的很快,北江大桥的新方案省里已经批了下来,有李云中的直接干预,所有的程序都不敢拖延,而资金也逐步在落实,一些大老板,比如大都房产的老总权鸿永,还有省城传媒大王的华总等人也和王稼祥谈妥了新大桥的事宜,打来了他们的资金,设计院的扩充设计也出笼了,招标等各项工作也一直在有序的進行当中。

    对新大桥的设计图几经修改后季子强感觉很满意,当然了,再此其间,不仅仅是杨喻义那里,就是季子强的办公室里,也有很多对这块肥肉感兴趣的人来来往往的找上门,几乎三天两头有人找季子强,实在找不到季子强本人,他们也会想尽办法找到秘书小刘,或者文秘书长,要他们帮忙递个话什么的。

    当然,对这些企业老板,季子强能够接待的,一律亲自接待,但有一个原则,只谈工程,不收钱物。

    这一点很快也就成了北江市的一个美谈,这里是省城,各种消息漫天的飞,人也多,嘴也杂,季子强不收钱物的性格本来在省城官场就是个异类,所以好奇和稀奇就让季子强这些特性传播的更快了。

    车本立在取得招标文件后,心里也是有些担心的,也旁敲侧击地探过季子强的口风,想看能不能从季子强嘴里探出一些风来,季子强当然什么都没有说,不过他还是提醒了车本立,别想通过北江大桥这个工程赚到多少多少钱,要他把眼光放眼些。

    北江大桥工程开标的那天,下着倾盆大雨,季子强是不可能到招标现场的,不过在此前,季子强还是通过电话询问了王稼祥一些事情,特别是季子强担心车本立会报价过高,对车本立这样的上染,季子强还是心中有些担忧。

    不过王稼祥的回答很干脆:“季書記,我找车本立谈过这件事情,他也向我承诺过,这个项目他不求多少利润,只求拿下它,当作自己公司的一个标志性项目来做,为自己的公司树立一个品牌效应。”

    季子强听了王稼祥的话,多少有点安慰,说:“希望他可以这样想也这样做,不然事情会让我们都很被动的,这次我之所以不参与到招标中,也是有很多的顾虑的,这样的项目总会让人想入非非,而我作为此项目的变更者,更要回避一下。”

    “我理解書記的顾虑,应该问题不大,车本立给我的感觉还是很真诚的,事实上他也知道杨喻义等人可能采取的一些干扰,说起来啊,他比我们还要小心呢。”王稼祥安慰着季子强,但也仅仅是安慰。

    “嗯,嗯,那就好,但愿如此啊。”

    有了这个电话,季子强在今天招标时候才能坦然。

    招标地点设在市招投标中心二楼交易大厅,王稼祥是去了现场,季子强则坐在办公室等待招标的最新消息,车本立能否既合理,又合法地取得北江大桥的工程,这是季子强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从某些迹象上看,这个招标已经演变成了一次隐隐约约的博弈,外面的人是看不懂,但身为季子强和杨喻义两人,都很明白这个道理。

    认为车本立会中标的人还真不在少数,今天车本立一進交易大厅,很多人就围过来对他提前祝贺,车本立嘴上说着未开标,祝贺尚早的话,心里却乐开了花。虽然,他报的价格,并不能让他赚到很多钱,但只要能中标,他就高兴,他就认为是成功。

    招标还是相当的正规的,分两个阶段,今天是投标,议标,过段时间才能开标确定,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招标在中国,几乎就是个摆设,特别是这种限价招标,作弊的机会就很多了,谁能早点知道标的,最靠近标的,中标的可能性也就最大了。

    会议室里经过初次筛选之后,剩下的也就三五家公司,大家静静的递上了密封的标书,在严肃而紧张的气氛中,副市长王树明当着所有招标公司和评标砖家的面,一一的打开了每份标书,开始唱标。

    然而,唱标的结果让车本立和那些坚信车本立会中标的人大为意外,韩阳市徐海贵报的价格是是5769万元,竟然低于标底价一万元。

    而车本立虽然比标的要低300来万,但显然的,韩阳市徐海贵的报价更靠近标的,这就让形势变得严峻起来,这样的限价招标,并不是以价格多少作为依据,而是看谁更能靠近标的。

    唱标之后,现场许多人嘘吁不已,随车本立一起来的几个好友都觉得徐海贵的标书肯定有猫腻,哪能如此靠近标的,这在招标历史上是很少发生的事情。

    “别自己标的价低就在这嚷嚷,我的公司在研究标书上是有强大的实力的,能不能靠近标的,那就是要看公司的实力,招标委员会会有自己的看法的。”面对大家的质疑声,徐海贵冷涩的说道。

    “徐海贵你厉害,我们走着瞧!”车本立气得脸色铁青,甩手而去。

    王稼祥当即用电话把这件事向季子强作了简单的汇报,季子强听了后要王稼祥马上赶到市委,把开标的整个过程向他作详细汇报。

    王稼祥匆匆忙忙的走進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很详细的介绍了今天招标的情况,最后说:

    “从韩阳市徐海贵公司的报价上看,他们应该是早有准备的,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表明他们提前知道了标的价格,但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得不让人怀疑。”

    季子强慢慢的摁息了手里的烟蒂,说:“是啊,只能是怀疑了,但这样的事情根本无法说清,更不要提什么证据了。”

    “就是,看来事情很麻烦,我听招标的砖家的议论好像都是倾向于徐海贵公司,说什么价格过底会出现很多质量问题,说偏离了标的,那就是一种异常。”

    “看来啊,车本立这次是遇到对手了。不对,应该说,是我们遇到对手了。”季子强静静的说。

    王稼祥看了一眼季子强,说:“您是说那个徐海贵是杨市长的人?是他们专门用来对付车本立的公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