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只是点点头,笑都不笑一下的坐在了中间的主位上,会场上的人便马上都恢复了极其恭谦、肃穆的深情。

    坐定之后的苏良世,环视一圈见与会的各个部门已悉数到场,他并不言语,随手端起热气腾腾的茶杯,轻轻地吹了吹,啜了一小口,又不经意间瞥了季子强和杨喻义一眼,对坐在不远处的建设厅厅长点头示意一下。

    会议也就开始了,建设厅的厅长瓮声瓮气地说起了省城地铁的情况,当然,无外乎就是各种好处啊,优势啊,意义啊什么什么的,在讲完话最后说:“。。。。。这个地铁项目,省委和省政府都分非常的重视,作为北江市地方领导,已经确定了筹建小组,苏省长为组长,我和季子强同志为副组长!。。。。。。”

    季子强有点惊讶的提起了头,这怎么和自己扯上关系了,自己是書記啊,就算筹建小组,也应该是杨喻义参见才对啊,他诧异的看着苏良世。

    苏良世却脸平平的,看都不看他一眼。

    季子强实在是有点搞不明白了,但自己现在也不能提出异议啊,这是会议,而且是省上的会议,不是自己北江市,季子强只能耐心的听下去。

    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协调地铁线建设规划沿线的拆迁事宜,等建设厅的厅长谈完之后,苏良世如以往一样直入正题,指出省建设厅、尽快完成行政裁决的前期准备工作;各有关区域也都要组织人手,進入拆迁现场办公,与拆迁居民谈话、了解情况并及时指导拆迁工作;北江市里由季子强同志挂帅的拆迁指挥部应及时成立,加大宣传动员力度,省,市、区住建委抽调人员与有关街道办事处干部参与一线工作,分片包干,全力加快拆迁工作進度;各部门必须高度重视地铁工程建设的重要性,仔细研究工作方案、加大拆迁工作力度,力争一个月内完成全部拆迁任务,满足地铁施工進度要求。

    苏良世说罢,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示意大家发表看法。

    季子强也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个麻烦事情了,同时,季子强还知道苏良世这番发话倒未必是本次会议的重点,是以也并不会有什么有新意的回应。果然,接下来众人不过是依次一二三四五地列了一些大同小异的思路、方法,听得满屋的人哈欠连天。

    待众人一一发言完毕,苏良世又接着说道:“地铁建设的规划的各个站点均是省铁路建设研究院的专家们和省里的领导们,结合北江市省城的现状、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作出的精心选择。这些站点将成为北江市依托地铁时代这一契机实现经济再一次跨越式大发展的关键点。根据专家的建议,我的想法是要紧跟当下全国、全省房地产逐渐進入黄金期的大趋势在地铁沿线打造一大批高端房地产项目。这既是我们北江市经济大发展的巨大动力,又是我们造福北江市老百姓的善举啊!”

    苏良世顿了顿,见不少人正望着自己不住地点头,便继续说道:“当然,这也必然存在着一个风险。所以我要提醒在座的各位,要保持警惕,千方百计将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消除于未然阶段。”

    苏良世分别点着建设厅、国土局、商业厅的几位负责人道:“大雅是一号线的中心站点,该站点北通301国道,南面毗邻北江大学大雅校区,一旦地铁开通此处必然成为我市的经济重心,周边房地产升值潜力无可限量。问题是那里有个聚集了近千下岗再就业工人的亿超小商品市场。所以你们三家要及时做好市场内商户的工作,抓紧时间为市场选择新地址、抓紧时间规划、抓紧时间建设!”

    苏良世的声音越来越洪亮,那些原本低头走神的头头脑脑们不由得都高高地举起了脑袋。

    对这样的提法,季子强却还是有点疑虑的,他分明记得李云中書記在年初的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地提出过要‘将转方式、调结构作为主攻方向,把提质增效、跨越发展作为首要任务,把项目建设、招商引资、经济开发区发展作为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现在季子强想,究竟是在地铁站点周边造房子好呢,还是留作他用更好呢?这个问题是需要认真的考虑一下的,就自己知道的那个小商品市场,对北江市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商业集散地,多少外省的客户都来到这里進货,这不仅仅是养活了几千下岗职工的问题,还是北江市的一个窗口,就这样动了,实在有点可惜啊。

    但当苏良世讲话的时候,他不能现在就提出来这个问题,他只能表态说自己回去一定尽快的成立专门的小组,来完成北江市所有搬迁工作。

    季子强一面发言,一面观察能够進入自己视野的每一张脸:苏良世倒是面带微笑地望着大家,仿佛随和慈祥的长者;其他人却个个如木雕泥塑一般面色沉静,只是杨喻义却在微微的笑着,季子强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总觉得那个笑容是很不正常的。

    会议结束后,季子强带着满腹的疑虑回到了北江市市委的办公室,季子强一面给各处下达着指令,让大家准备起来,准备迎接北江市地铁建设的各项工作,一面让秘书小刘过来,通知他起草一个关于成立拆迁办公室的公文。

    就算季子强心中对此事并不认可,但工作还是要一步步的来做。

    而杨喻义在会议结束之后却没有离开省政府,他到了苏良世的办公室,看着正在准备东西,准备下班的苏良世说:“苏省长,这项工作对我们北江市的影响很大啊,我想问问,我还应该做点什么?”

    苏良世就停住了正在整理东西的动作,说:“你准备好在拆迁之后的地铁沿途打开开发房地产项目吧,这次你也看到了,我没有让你负责拆迁工作,把最头疼的事情交给了季子强。”

    杨喻义嘿嘿的笑着说:“是啊,这个小商品市场将来肯定是个麻烦的,那个地方不好动啊。”

    “这就对了,正因为如此,所以事情才要让季子强去做,要知道,这个项目不仅是省里的重点项目,还是国家的重点项目,最后谁耽误了项目的進程,自然是要负责任的。”苏省长在说道这些话的时候,脸色冷冷的。

    从一开始在确定地铁站的时候,苏省长就意识到这个地方的不妥,但那些砖家们却都只是从理论上人为这里很合适,苏省长也就没有据理力争了,因为他要让季子强尝到一次真正的麻烦,不管季子强怎么做,做好还是做差,最后季子强都不能落到好。

    搬迁不力,影响地铁的進展,这不用说,肯定是有人会怪罪他的。

    而搬迁顺利,那就会让商品城几千的商户怨声载道,这同样会对季子强形成不良的影响,所以接下来,苏良世只需要根据事情的進展和走向,来决定自己是否对季子强展开打击。

    杨喻义也点头说:“恐怕商品诚的商户不会轻易就搬迁,搞不好还会闹事的。”

    苏省长只是笑笑,并没有回应杨喻义的这个问题,到是转换一个话题说:“对了,据说你们省钢旁边的难民营已经开始动起来了,很不错啊,这个工作做的踏实,也做的很及时,我看下一步省钢搬走后,可以把棚户区一并开发起来,那样的话,北江市的整个面貌就会大为改观啊。”

    杨喻义脸上是一阵的尴尬,好在苏良世并没有太注意他的表情,杨喻义暗自叹口气,看来季子强的扩大新城建设规模是对的,连苏省长都这样人为,可惜啊,为什么不是在自己手上来完成,而且难民营最麻烦的事情也让季子强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这消息还传到了省政府,不知道过几天北江市市委和政府的干部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怎么暗地来说自己的无能。

    杨喻义讪讪的一笑说:“北江市也有这个规划,没想到和苏省长你的想法吻合了。”

    苏良世有点兴奋起来说:“好啊,好啊,这样的话省城就要旧貌换新颜了,你最近的工作成绩很不错,特别是处理了遗留的难民营搬迁工作,什么时候我去看看,给你助阵。”

    苏省长想了想,又对正在收拾办公室的秘书说:“对了,你看看,明天,或者后天吧,安排一个时间,我到难民营去露个面。”

    秘书很谦恭的点头说:“行,我看看苏省长这两天的工作安排再定。”

    杨喻义心里那个苦啊,但他也不好说这些工作都是季子强做的,更不能不让苏省长去现场视察,他勉强的笑笑说:“所有工作都离不开省里的领导和北江市全体干部的努力,我也不过是集思广益,做了一点份内的工作。”

    苏良世摇摇头说:“喻义同志啊,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有了成绩这不用谦虚,好好干,争口气,在前一阶段的工作中,你是输给了季子强,但我希望在下一步的工作中,你能迎头赶上,这样遇到事情,我才能更方便的帮你说说话。”

    杨喻义连连的点头,不过心中却很不是滋味的,本来他还想在今天邀请苏省长一起吃个饭的,现在心里却感到很不自然,所以提出来之后,苏良世一说自己晚上有事,杨喻义也就不敢勉强了,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省政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