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痴痴的坐在那里,今天一大早他刚刚缓和过来的情绪又一次的跌入了深谷,他擦干了眼泪,脑海一一片的空白,他不知道该想点什么,也不知道想了又没有用,一直的他就这样坐到了会议召开的时候。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秘书小张轻轻的敲了几声门,走进来说:“季县长,还有一会就开会了,你是不是现在过去。”

    季子强机械的站了起来,小张的问话认识是委婉,但他明白是自己到场的时间了,小张每次都是掐准了时间才回来叫他的。

    季子强有点木然的拿起了笔记本和笔,低头走了过去,小张想说话,不过看到季子强的脸色,他什么都没说了,他从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也快步跟上了季子强,一同到了会议室。

    宽大,敞亮的会议室里已经做了好几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方菲也到了,他现在已经是洋河县的常委了,她顶替了统战部部长的常委位置,那老头今年就要退休,让出了这个位置。

    会议室里有人在说着笑话,季子强没有听清,好像在说一个村长晚上敲人家寡妇门什么的,方菲不愿意和他们同流为伍,一个人在那摆弄手机,玩手机已经成了无聊的代名词。

    坐下来没等多久,哈县长就板着脸走了进来,他脸上一般是看不出多少表情的,他每次到会议室也不大看别人,只有当他坐下以后,才会慢慢的扫视一圈,看看该来的是不是都来了,但今天显然他不是最后一个到来的,还有吴书记和副书记齐阳良没到,哈县长脸上滑过了一点的厌恶,他抬腕看看表,后来想象,干脆就把手表撸了下来,绑在了会议桌上,一句话不说的等待这两位书记的到来。

    季子强还在想着华悦莲,他对今天的时间是没有多少概念的,至于后来吴书记到了以后,哈县长和吴书记一人做了很长时间的报告,讲什么防火,防盗,计划生育什么的,季子强都没有怎么听的进去,直到会议室的门一下子打开,从外面走进了市监察局的女局长方巧和她手下的几个办事员。

    会议室里的所有在座的人都站了起来,这响动太大了,季子强也倏然一惊,赶忙随着大家一起站了起来,他伸长脖子,再往方局长身后看看,没有见到刘永东。

    季子强就就奇怪了,怎么刘永东没有过来,他就细细的看了看方局长,他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方巧了,她还是那样的风韵犹存,她是一位中年女性的样子和过去一样,依旧是长发盘起来啊,在后脑松松挽一个结,用大夹子一夹,细细一看,眉间也有些皱纹。

    吴书记和哈县长显然是知道她们几个人的到来,哈县长就腾出了自己的位置说:“方局长亲自带队来了,刘书记没来。”

    方局长也没有过多的谦让,她缓缓坐下说:“刘书记今天人不舒服,所以临时让我来了,对了,这很多同志我还不熟悉,哈县长和吴书记给我介绍一下。”

    吴书记就笑吟吟的站起来说:“方局长啊,以后可要多来我们洋河转转,你这一来,我们洋河就增色不少。”

    方巧笑笑说:“老太婆了,还有什么色,呵呵。”

    吴书记也就不再开玩笑了,把手一摆说:“大家都坐下,我给你们先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监察局大名鼎鼎的美女局长方巧同志,大家欢迎。”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来,季子强也跟在后面拍了几下,他就有点纳闷,他们今天怎么来了,不会是为救灾粮的问题吧,但想一下,不为那事情,还能为什么事情,这样一想,季子强就心里咯噔的一下,感觉到了危险,他刚才神游四方,但现在一点都不敢大意了,人也开始冷峻起来了。

    吴书记很是耐烦的一一把这些人给做了介绍,方巧有认识的的就点头笑笑,不认识的就多看两眼,戴吴书记介绍到季子强的时候,方巧笑笑说:“小季啊,我熟悉的很,他在市政府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见面,你不用介绍了。”

    季子强也笑笑,点个头,说:“欢饮方局长来洋河县指导工作”。

    方巧就勉强的笑笑,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唉还是太年轻啊,看不清状况。

    这样一圈的介绍完毕,也是化了一点时间的,吴书记就说:“大家也都相互的认识了,现在我们请方局长给大家讲话。”

    大家就又是一片的掌声,方巧用手势压了压掌声,转过头来问哈县长:“你们刚才在开会是不是,要不你们县把会开完,我再讲话。”

    哈县长忙回过头来说:“我们都是例行的工作会,你没来以前已经开了好长时间了,现在该安排的安排完了,你讲就是了。”

    方巧点点头,坐正了身子,翻出包里的几份文件,信纸什么的,这才说话了。

    她的脸色也没有了刚才的亲切和谦和,冷冷的目光犹如利锥般扎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她说:“同志们,今天我来是受市委和市政府的委托,调查和处理洋河县关于擅自动用储备粮的事件,这里是一份洋河县白龙乡粮站的举报信,对季子强同志未经县委和政府同意,私自调动十万斤粮食的情况反映,这个事件我想大家都是知道的,今天我们就先听一听大家的看法。”

    在座的人刚才都市有个预感,知道监察局来肯定不是好事,都怕落在了自己的头上,等方巧一说出事件来,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这和自己没关系,刚才还虚惊了一场。

    但所有人又都是一阵的惊讶,救灾动用了粮站的粮食不假,他们也不太清楚其中的细节,但应该不会是季子强擅自做主的吧,只怕他没这个胆子,就算有这个胆子,至少他也是懂得其中的厉害关系的。

    大家就都不说话了,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当时处理灾情是哈县长和季子强两人,所以大家就把眼光一起的投向了哈县长,他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方巧见没人说话,就自己又说:“这样吧,请当事人季子强同志说说具体的情况。”

    在这个时候,季子强没有懵,他已经有了一点预感,只是他没有想到那个白龙乡粮站的赵主任会写什么情况反应,昨天他设想过很多可能性,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点,看来对方的计划很完善,很周详,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他站了起来,说:“方局长,还有在座的各位领导,既然让我先说,那我就实事求是的把情况给大家解释一下。”

    季子强停顿了一下,他考虑是不是需要说出这件事情自己得到过哈县长的同意,因为他已经明白这个陷阱张开了,自己说哈县长他会不会认帐呢

    看不说出他来,自己怎么解释这个事情,季子强想一想,他还是决定那实际情况说,就算他不认账,至少自己不需要在编谎话,有时候,编谎话也是很累的一件事情,他说:“当时的实际情况确实很紧急,不过我还是不会忘记组织原则的,这件事情我给哈县长和吴书记都汇报过,方案也是得到了他们两位领导的首肯,所以我感觉用擅自调动这个词是不大准确的。”

    说完这话,他就把眼光投向了吴书记,对哈县长他已经不敢保任何的希望了。

    吴书记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对季子强的辩解他没有一点反应,既没有点头认可,也没有惊讶否认,他毫无表情的眯着眼,看着虚无的前方。

    而哈县长到是脸上有了一些诧异和愤慨,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季子强说:“小季啊,这个事情是很严肃的,要实事求是,你的心情我们是理解,但这是一次调查,不是儿戏,你千万不能信口开河。”

    毫无疑问,哈县长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你季子强在胡说八道

    方巧看看季子强,她真的有点吃不准这件事情的原委,今天本来是刘永东来的,但他昨夜突然的身体不好,没能来,华书记就点名让他过来,走的时候对她说:“小方,你这次去先不要给这件事情做出定论,听听大家的看法,在听听他们县上的意见。”

    当时方巧就答应说:“我今天就去听听,怎么处理,那是以后的事情。”

    在她听说是季子强的时候,她其实心里是有点疑惑的,季子强她认识,也多少有一定的了解,他怎么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呢这有点说不通。

    同时她也是知道华书记和叶眉的关系状况,那么这会不会是一个局

    在来的一路上,方巧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后来她还是停止的自己的想象,因为她也很明白,就算是一个局,自己是局外人,只怕也不能进去的太深了。

    现在哈县长的话已经让季子强走向了危险,方巧只能把最后的一点希望帮季子强找出来,她转头看看吴书记说:“书记啊,我想听听你对这件事情的了解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