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阳市是仅次于省城的一个地级市,由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连接北江市好几个市区的中转地,所以各项经营都很发达,对北江市来说,这个地方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个城市。

    在发展不太均匀的北江市,除了北江市之外,也只有柳林市能和韩阳市比一比,其他的地市,那就差的太远,太远了。

    女人在晚上最迷人,所以也有人说夜晚是属于女人的,当然了,凤姐除外,而韩阳市也是如此,一到晚上,耀眼的车灯便与多彩的霓虹交织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把人带入一场视觉的盛宴当中。若是站在临江大道的天桥上观赏韩阳市的夜色,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向前看,灯火璀璨,车流如潮;向左看,是韩阳市体育中心,在灯光的衬托下,体育中心显得更为宏伟无比;往右看,是韩阳市楼层最高、档次最高的国安酒店,抬头望去,流光闪烁、不断变化色彩的“国安酒店”四个大字分外靓丽引人。

    杨喻义他们赶到韩阳市的时候天翼决黑透了,他们此时就在国安酒店的一个大包房里正喝着酒。

    “来来来,杨市长,我敬您一杯。”举杯的是位中年男子。这位男子有些特殊,坐着轮椅,面部削瘦,尖嘴猴腮的样子,没有半点富态之相。

    易局长说的那个比车本立还厉害的角色就是这个人——徐海贵。

    徐海贵是韩阳市商界的一颗新星,但他和车本立一样,名下拥有多个产业,如韩阳市的第一家四星级酒店国安酒店、韩阳市最大的休闲娱乐城梦幻天堂、承建过韩阳市新区望江大桥的韩阳市天海路桥工程有限公司,这些企业可都是徐海贵一人创办起来的,并且运营得相当成功。

    徐海贵在发迹之前,只是一个社会混混,在梦幻天堂做打手混口饭吃,他的瘫痪就是在当打手时被人打断脊椎造成的。后来,梦幻天堂的老板因组织卖淫**被判刑,徐海贵就成了梦幻天堂的老板,到于他是怎么当上的,鲜有人知。社会上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徐海贵够义气、够胆量,在梦幻天堂的众多打手中可以做到一呼百应。

    因公致残之后,梦幻天堂的老板想把他当包袱甩掉,众人不服,便唆使徐海贵设计把原来的老板送進了大牢。徐海贵接手梦幻天堂之后,三年不到的时间,来了个大翻身,成了韩阳市商界的新秀,从此穿梭于官商权贵之间。

    这次他听说了北江市要修一座规模宏大的桥梁,他就有点蠢蠢欲动了,这些年,虽然他的生意从来没有涉足过北江市,但还是在好几年前就认识了易局长等人,前几天两人在电话中说起了大桥的事情,易局长就想到了要压制一下车本立,对这个小子,易局长是恨透了,可是在北江市的地盘上,不管是人脉还是实力,车本立都难有敌手,易局长提起了话头,说可以帮助徐海贵在这个项目上中标。

    这一下也正对了徐海贵的心意,两人一拍即合,易局长决定让徐海贵见一见自己的老大杨喻义,只要杨喻义没有别的想法,事情也就差不多了。

    今天双方一见,也都还谈得来,易局长自然心中乐滋滋的,他不仅能对车本立报仇雪恨,还能平空的得到一大笔酬谢,这样的好事,何乐不为呢。

    此刻,杨喻义举起酒杯,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徐海贵说:“多谢徐老板的盛情款待,以后没事就常来北江市走走啊,到时候我也尽一次地主之谊。”说完,杨喻义一饮而尽,徐海贵也赶忙端起酒杯来,陪着喝了。

    今天的整个晚宴,在易局长,杨局长和李局长等人的大力“推动”下,气氛一直非常的好,每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借助融洽的气氛,易局长等人把北江市要斥数几千万把北江大桥打造成北江市标志性建筑的事情说开了。

    徐海贵也心领神会,知道这是易局长给自己递话,他就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问了许多有关北江大桥的问题,慢慢的就把话头送到了杨喻义的面前。

    杨喻义是什么人,也早就知道今天几个局长请自己来的意思,不过杨喻义也是有此打算的,自己也想给车本立找到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从这个项目上对车本立展开一次强有力的打压,也警告那些一直跟着季子强屁股后面乱跑的生意人,让他们知道,在北江市,自己还是有能力掌控局面的。

    而今天一见徐海贵,杨喻义就心中已经决定用他了,因为车本立身后有季子强的支持,没有一个相当实力的公司,没有一些合乎情理的借口,也很难就挤掉车本立。

    不过刚才杨喻义一直还在矜持着,只有大家都说起了这个话题,杨喻义才像是突然的想到了徐海贵,说:“对了,徐老板,你也可以到北江市去试一下啊,总不能老窝在韩阳市吧,外面的天地还是很广阔的。”

    徐海贵给杨喻义斟满了酒,说:“我也想去了省城发展啊,但过去从来没有涉足过省城的项目,就怕人生地不熟的,站不住脚。”

    财政局的李局长就哈哈哈的大笑着说:“徐老板啊,你没看坐在这里的都是谁,杨市长既然说了话,在北江市就没有行不通的路。”

    易局长也连说:“就是,就是,你也太胆小了。”

    徐海贵就看着杨喻义说:“那以后到北江市就全靠杨市长的提携了,我这里先喝一杯,以示敬意。”

    杨喻义呢,在大家都这样说的情况下,就以市长的身份,诚邀徐海贵到北江市投资兴业,并承诺凡是照顾别人九分的,一定照顾他十分,以体现北江市对徐海贵的诚意。

    有了杨喻义的这一番表态,徐海贵自然是心花怒发,生意人,谁怕挣的钱多呢?他就更显得热情起来,宴会的气氛也更为热烈。

    易局长等人又是大谈北江市的“工业强市、城建靓市”战略,称北江市发展潜力巨大,让徐海贵对素未踏足的北江市变得更为神往。

    饭后,徐海贵有特意的安排了洗浴和唱歌等等活动,让易局长等人都大为满意。

    回去的路上,易局长问杨喻义:“老大,通过这次见面,你对徐海贵的印象怎么样?”

    杨喻义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色,说:“老易啊,这个徐海贵是黑道出身,身上有太多的谜团,与这种人交往要小心谨慎,保持一定距离,要不然他不仅帮不上什么,反而会被他所拖累。”

    易局长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能说动让他来参与北江大桥的投标,对我们总是有利的。车本立若拿不到北江大桥工程,必然会恼羞成怒,感到季子强也不过如此,他从此对季子强敬而远之的。”

    杨喻义说:“嗯,季子强没有车本立给他牵线搭桥,他就对北江市很多生意人就要生疏许多,这对我们是有好处。”

    易局长连连的点头,感觉应该如此。

    这个时候,王稼祥正陪着季子强在一个茶楼喝茶,下午本来季子强要回家,临时又有了一个应酬,就和王稼祥一起陪着客人吃了饭,后来季子强见王稼祥喝了酒,不让他开车,就近两人找了个茶楼,准备休息一会在回家。

    两人闲扯着就说到来北江大桥的事情,王稼祥问季子强:“季書記,我感觉北江大桥招标恐怕会有的问题的,你发现了吗?”

    季子强喝了一口茶,说:“是啊,我今天还听车本立说过这事,不过要说起来,只要不超出大原则,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一下车本立,这人在大桥的事情上没少出力,而且啊,本来也是专业做桥梁建筑的,可靠一点。”

    就北江大桥的事情,按季子强的本意来讲,他是希望北江大桥工程的招标能够公平、公正的,不愿搞什么暗箱操作。车本立帮了他的忙,他确实有在适当的时候可以给予车本立一些照顾,比如税费减免等等,但季子强从来也是有自己的大原则的,绝不会因为车本立给自己帮过忙,自己就无原则的支持。

    “季書記,我觉得杨市长他们不会就这么轻易让车本立中标,他们肯定会做什么手脚。”

    “车本立在北江大桥的事情上帮了我,杨市长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我听交通局副局长说,今天易局长,李局长等人一起和杨喻义出去了,我估计啊,他们也正在摩拳擦掌的准备着。”

    “所以我觉得最终不管谁中标,都少不了麻烦。”王稼祥说道,“车本立中标了,杨市长他们肯定会不甘心,到时就放出话去说招标暗箱操作,领导干预什么的,把矛头直接指向您。但如果车本立没拿到工程,会让那些北江市的生意人对你改变看法啊。”

    季子强其实现在也担心这个问题的,一面他希望自己可以坚持原则,一面他有希望能帮车本立一把,这对自己在生意人中建立威信也是有帮助的,季子强若有所思,说:“这事也只有边走边看了,但愿啊,这个车本立不要太重利益了,招标的时候能把价格降下来。”

    “是的,要不抽时间我和他谈谈?”

    季子强一想,这样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