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说自己已经洗过了,季子强过去一把将江可蕊抱住,两手就往江可蕊的胸里钻。

    “子强,先洗个澡吧。”江可蕊嘴上说着,却不阻止。

    “完事再洗。”

    经季子强这么一挑拨,江可蕊的火也被挑起来了,开始热烈地回应季子强,几分钟后,俩人滚到一起,两人的亲热也开始進入白热化阶段,一个喘着粗气,一个嬌喘着连连

    季子强终于败下阵来缴械投降。

    江可蕊仍然抱着季子强不放,说:“累坏了吧,让我再好好抱抱。”

    抱了几分钟,季子强爬起来,说:“我洗澡吧。”

    洗完澡,江可蕊看到一个包,以为是季子强的,便打开来看,拉开拉链一看,里面装了三万块钱。

    “子强,子强。”

    季子强正在卫生间刮胡子,听到江可蕊喊他,赶紧出来,见江可蕊手里举了两沓钱,诧异地问道:“你取这么多钱干嘛?”

    “什么我取这么多钱啊,不是我的。”

    江可蕊拿起那个包晃了晃,说,“明明是你包里掉出来的,就这个包。”

    季子强一惊,想了想说:“肯定是车本立给塞的,这家伙,我喝酒的时候就看他在我挂包的地方转悠了一会,这不是给我找麻烦么。”

    “那现在怎么处理?”

    季子强说,“算了,明天让小刘退回给车本立。”

    江可蕊整理了一下头发,说:“车本立为什么给你送钱啊。”

    季子强说:“据说他在北江大桥招标上面遇到了麻烦,几个副市长对她的公司都在抵触,他想让我干预一下的。”

    “奥,那你不好干预吧,那是政府的工作。”

    季子强打个哈希说:“到时候再看情况吧,不管怎么说,车本立在大桥方案的事情上也出过不少的力气,只要是合情合理的招标,我一定给他一个公正,睡吧。”

    两人就不再说话了,相拥着一觉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起来,季子强到了单位就让小刘把钱给车本立还回去,到下午的时候,车本立赶了过来,在季子强的办公室说自己看季子强平常手上不宽裕的,这点小钱就做零花钱用,又不多。

    其实也也就是投石问路的想试探一次,看能不能把季子强直接拉下水来,没想到季子强板着脸,批评了他几句。

    说起来啊,这车本立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之所以在北江大桥这件事上这么明目张胆地支持季子强,就是想讨好季子强,把这个工程弄到手。只要他拿到了这个工程,那他和季子强的关系就将更为密切,对季子强就更有利对他就更有弊。

    但杨喻义也是有自己的想法,车本立的企图杨喻义是绝不容许他搭成。尽管他现在还摸不清季子强是否有把工程交给车本立的意思,但感觉车本立自己,对这个工程应该是满怀信心,志在必得的。

    杨喻义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设法让车本立在北江大桥的招标当中计划落空,一无所得,让车本立对季子强彻底失望。

    而现在在党校学习的几个局长,更是对季子强他们心怀不满,聚在一起就是说季子强的坏话,原来几人在一起玩总是有说有笑,开开心心的,可现在,他们坐在一起,要么就是没话说,要么就是发牢骚,对季子强骂骂咧咧,很是无趣。

    愁归愁,骂归骂,他们见了季子强还得笑哈哈装作没事一样。

    今天交通局的易局长就到了杨喻义的办公室,杨喻义问他:“你没课吗?怎么到这来了。”

    易局长说今天下午没什么课,还是他们几个局长约好了,要介绍个人给杨喻义认识。

    杨喻义问:“是什么人。”

    易局长笑着说:“到了市长你就知道了,现在保密。”

    杨喻义笑笑,也就懒得再问了,当即交待秘书小张,说他要出去办点事。

    刚上易局长的车,季子强就打来电话,说有事找他,杨喻义不得不让车停住。

    “谁啊?”易局长问。

    “季子强。”杨喻义冷冷的说。

    “他找你什么事啊?”

    “没说,就说请我过去坐坐,商量什么事情吧,你先回去吧。我过去看看。”杨喻义说。

    “那我们等你。”

    “等我电话吧,我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好吧。”

    杨喻义很快就到了市委季子强的办公室,一進门,却见车本立就站起来招呼:“杨市长好。”

    车本立一如以往看到杨喻义那样笑着。

    杨喻义就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车老板,笑得这么夸张,不会是心怀鬼胎吧?”

    季子强接上了话:“杨市长你还真说对了,他就是心怀鬼胎,他是奔着北江大桥工程来的,听说马上要招标了,跑来打探点情况呢。还没坐几分钟就给你打电话,说要请你和我吃晚饭。”

    其实,车本立并非刚到,在这坐了一会了,他反复的说起北江大桥政府那面排挤他的事情,请季子强一定要帮帮,季子强想了想,决定把杨喻义请过来,当面探探情况。

    “车老板啊,季書記这么忙,这种事情你就别三天两头来烦他了。季書記说了,这次招标,务必要公开、公平、公正、透明,决不充许暗箱操作,徇私舞弊,你找季書記,季書記也不会把工程拿给你。我说得没错吧,季書記?”

    “是啊,喻义市长说得没错,一切都要按照兑标程序来。”季子强停了停,又说:“车总,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的公司也是有桥梁工程承包二级资质的,花点心思做好兑标的准备工作,中标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再说,你是北江市的知名企业家,为我市的税收做了不少的贡献,新区的开发你又积极参与,这些市委、市政府都在你的功劳簿上记上的,在各方面条件相当的情况下,我跟喻义市长还是会照顾照顾你的。”

    季子强看似在附和杨喻义的话,但说道后面口气就变味了,开始把杨喻义往这上面引导起来,杨喻义自然也是听得出来季子强的意思,他心中冷哼两声,但面子上还是说:“那是当然,那是当然,这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季子强与杨喻义的一将一顶,把车本立完全夹在了中间,他笑了笑,说:“若能得到季書記和杨市长的关照,那当然好。如若真要真刀真枪地和别人竞争,我车本立也不怕别人。好了,不说了,去景宇山庄坐坐吧,这春光明媚的大好时光,你们领导也不能天天为人民操劳,不和大自然接触吧。”

    季子强有点不想去,自己还有一堆的事情,就推口说:“现在才几点多,去吃饭早了点。”

    车本立就说:“先去钓钓鱼、下下棋什么的。”

    “喻义市长,你看呢?”季子强问。

    杨喻义说:“季書記,你去吧,我要赶着去外市一下,见一位客商谈谈投资,今天恐怕去不了了。”

    “车总,杨市长有应酬去不了,要不就改天吧,等杨市长有时间的时候再去。”季子强说。

    杨喻义连连摆手,说:“你们去吧,改期就不必了。”

    “我看还是改期吧。”季子强不咸不淡的说。

    “那就改期。”车本立有点失望的说道。

    杨喻义见没什么事了,便借故赶着去外市向季子强告辞了。

    从季子强那出来,杨喻义收到易局长的短信,说建设局杨局长和财政局李局长在交通局等他,要他马上过去。杨喻义走到一楼才记起自己没有开车,赶紧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来接他。十分钟后,车子来了,杨喻义没有回市政府,直接去了交通局。到了交通局,杨喻义没让司机跟着,让司机把车开回了市政府。

    “怎么去了这么久?”财政局的李局长问。

    “别提了,车本立要请我和季書記去山庄吃饭,我说要去外地办事,推了。”

    “你不去,不怕季書記有想法?”李局长问道。

    “怕什么,我们老大怎么也是一市之长,也有自己的工作和应酬,不可能一天到晚跟在他姓华的屁股后面吧。。。。。。”易局长不以为然的说。

    杨喻义摇摇头,没让易局长继续说太难听的话,自己说:“我看这个车本立对北江大桥工程是志在必得呢,易局长啊,你可得想想办法,找个高手出来跟车本立比比高低啊。过去车本立是对我们不错,可我们对他也不薄,有什么工程处处关照他。现在季子强一来,他翻脸不认人了,我们也就不必讲究什么情面了。”

    易局长他们几个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杨喻义不解地道。

    “老大,你还不知道我们带你去韩阳市见谁吧?就是去见一个比车本立还厉害的角色。”

    杨喻义问:“是谁”?

    易局长不说,李局长和杨局长他们也不说,说到了韩阳市再给你介绍吧。杨喻义对这些个人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的,他们和杨喻义的关系早就非同一般了,不过杨喻义听说有比车本立还厉害的角色,心中也是一动,说:“那现在就去韩阳市吧。”

    几个人就一起上了车,往韩阳市奔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