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请问季書記你说什么?”

    季子强就笑了笑说:“我说你很好,没有让我失望。”

    王副局长就很憨厚的笑着说:“季書記的指示那就是最高指示,我肯定会认真落实的,不过季書記啊,我们局到现在还没有组织人员到方圆房地产公司去检查,我感到很惭愧,我也在会上提过几次了,但局长他。。。。。。”

    季子强打断了他的话,说:“这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处理的,谢谢你啊。”

    “不用,不用客气。”

    季子强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事情看来和自己推测的一样,在这几天里,方圆公司确实开始处理一些遗留问题了,她们妄图抹平所有的漏洞,动作真快啊。

    季子强不自觉的摇摇头,沉思起来。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一阵香风把纪悦就送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抬头看着纪悦,若有所思的看着,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纪悦今天的脸上没有过去几次妩媚和妖艳,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从穿着,到神情,都比起过去庄重和得体,而眼中也流露出了一种哀怨,怅然。

    季子强不知道她怎么会这样,也不知道纪悦经历了上次杨喻义对她的侮辱后心灵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她认识到自己的悲哀和可怜,她真的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她想要堂堂正正的做一个老板,做一个女人。

    “季書記,听说你要见我?”纪悦小声的说,她再也不敢伸出手来让季子强握,在季子强面前,她已经没有了太多的自信,而会想到在酒吧中的那一幕,纪悦感到羞愧,会想到送季子强回到市委家属院的时候,季子强说的那句话,纪悦更感到难受。

    季子强站了起来,很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说:“是啊,我是想和你好好谈谈,记得那个晚上我就说过,抽时间我们好好聊聊的,当然了,前提是你要把我当作朋友。”

    纪悦了点傻傻的看着季子强伸出的手,她有点发晕,难道季子强一点都没有鄙夷自己吗?他的笑容是这样的亲切。

    纪悦一下抓住了季子强的手,使劲的摇了几下。

    季子强淡淡的看着纪悦,说:“坐下吧,我给你倒点水,你喝茶吗?”

    纪悦要下头说:“我不喝茶,”说到这里,她又忙站起来,补充说:“我自己来,自己来。”

    季子强用手势制止了她,说:“你是客人,你坐吧。”

    纪悦今天感到自己变得很没有一点主意,她根本都不敢和季子强反着说话,哪怕是客气的话,她都不敢,她乖巧的坐了下来,紧紧的并拢了膝盖,一点都没有平常的得意和洒脱,在这个男人面前,纪悦觉得自己很微不足道。

    季子强帮她倒上了水,也端着自己的茶杯坐了过来,自嘲的笑笑说:“我都有点不知道自己应该先说什么了,呵呵,你的紧张让我也紧张了。”

    纪悦呡呡嘴唇,说:“你肯定是要说棚户区的事情。”

    “奥,为什么你这样肯定?”

    “因为我已经听说你在常委会上的讲话了,你也决定要和我们打一场官司,你还要派一些部门到我公司去检查,对不对。”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我是说过那些话,但未必真的就需要走到哪一步,你看,他们不是还没有到你们公司吗?这也就是说,一切也许还有转机。”

    纪悦在这个时候,突然的对季子强有点好笑了,男人啊,果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个季子强也是一样的,难道哪些部门没有到我公司去检查是因为你季子强的缘故吗?你骗小孩去吧?那还不是我用身体换来的几天时间,现在到成你季子强的好意了,真无耻。

    纪悦一下就感到轻松了许多,再也没有刚来时候的压抑和愧疚了,因为她发现,这一切还是在博弈,自己面对的还是一个想要让自己受到损失的一个普通的领导,还是一个满嘴假话的人,自己没有必要对他内疚。

    季子强静静的看着纪悦从表情,到身体的变化,知道她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季子强却不以为意的拿出了一支香烟,示意一下纪悦,说:“我可以抽烟吗?”

    “这是你的办公室,你做什么我都无权干涉。”纪悦冷冷的说。

    季子强缓慢的点上了自己的香烟,轻轻的吸了一口,皱起了眉头说:“或许你觉得他们不去检查是杨市长给你的帮助,这样想也是对的,但你要知道,假如我真的一定要让他们去?谁能阻止呢?谁又敢于消极怠工呢?”

    季子强的话让纪悦一下愣住了,她绝没想到,自己心理上发生的一点点变化,季子强都已经觉察到了,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劲敌,纪悦忙打起了精神,再也不敢小看和鄙夷眼前这个男人了。

    季子强在茶几上那个加厚的玻璃烟灰缸中蹭掉了本来不多的一点烟灰,又自顾自的说:“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那样做吗?因为我不忍心让你的公司毁于一旦,毕竟,每个人都不容易。”

    纪悦怔怔的看着季子强,她无法分辨出季子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季子强也没有打算让她来回答什么,继续说:“就算多给你几天的时间,你真的就能把一些过去的痕迹抹平吗?我看很难的,再说了,抹平了又能怎么样,我依然可以动用我的权利和关系,让你在接下来的官司中败北,是啊,你会说你手里有协议,不错,你是有,但我只需要搭上一个王副市长,就可以让你的协议成为废纸一张,你要知道,假如和你签约的当事人本身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你的协议在没有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完成,那么,这个协议一点效果都没有。”

    纪悦一下睁大了双眼,这个歹毒的季子强,连这样的方式都想的出来,她努力的摇摇头说:“你错了,季書記,这个协议里面并没有什么猫腻,我更不会给王副市长什么好处。”

    季子强就桀桀的笑了,他很不屑,也很好笑:“谁信?”

    “不管你信不信,我们就是没有什么利益往来?”

    季子强像是认输了一样,说:“好吧,你算没有吧,但你能保证他没有其他的问题?只要他有其他的问题,最后我们就能让他仔细的回忆起你们协议为什么会这样签,也许那就会牵出另一些人来,比如刚刚给你转让股权的那些人,总之,不管谁牵连到了你这个协议中,你都注定会输,何况我还有其他的手段。”

    纪悦彻底的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过去这些年见过的任何的一个官员,这个季子强具有细腻的,敏锐的嗅觉,他已经发现了最近两天自己做的事情,不错,那样的话,可能就会牵出杨喻义,这样一来,不仅仅是这个项目的问题了,恐怕自己这个公司都要面临极大的危险,这些年要说自己没有行贿受贿,没有偷税漏税那是扯淡,自己做下的每一个工程里,都少不得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想到这里,纪悦刚才那短暂的轻松又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她再一次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季子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一个市委書記真要和一个辖区内的生意人较劲,恐怕不管这个生意人多么的强大,最后还是会低头认输的,权利永远是第一。

    季子强徐徐的吐出了一口烟雾,把自己的表情都笼罩在了这烟雾中,说:“但是,我不想这样做,我准备给你一条另外的路走。”

    纪悦抬头看着季子强,她在分辨季子强说的话的可靠程度:“你是说你未必和我打官司?”她小心翼翼的问。

    季子强很清楚的点点头说:“是的,我是不想那样做。所以才给了你几天的时间。”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

    季子强慢慢的表情凝重起来,说:“因为你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因为你试图做我的朋友,还因为,我希望棚户区尽快的得到启动,不想来浪费时间。”

    纪悦一下感到自己的眼眶中充盈了泪水,无疑,季子强的话每一句都击中了纪悦的心灵,这几天萦绕在纪悦脑海中最多的词汇就是可怜这两个字,她觉得自己确实挣扎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太不容易,也太可怜。

    她低下了头,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季子强在烟灰缸中摁息了烟蒂,也没有说话,他们都沉默着。

    这个时间应该是延续了好一会,足足有56分钟,纪悦才嘘了一口气,抬起头,正视着季子强说:“说吧,你想要我走什么路,只要不很过份,就凭今天你的这些话,我也可以配合。”

    季子强没有急于回答纪悦的问题,他站了起来,来回的在办公室走了几步,在站定了脚跟后,说:“第一,把你在更远郊区新修的那个搬迁小区好好的收拾一下,投入一笔资金,完善所有的配套设施,医疗,超市等等,而我会和交通部门协商,往那个地方增派几路公交。”

    纪悦皱了一下眉头,这本来是应该做的,但过去之所以没做,是因为那样下来会多花费很多的钱,杨喻义也不想多出钱,不过现在纪悦还是点点头,她要听季子强还有什么话。

    “第二呢?季書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