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杨喻义还是忍住了,他铁青着脸,好一会才忍住,他不能和邬清源一般见识,这里还有一个更危险的人物在那里坐着,这个年轻人才是自己的强敌,自己不能让邬清源把自己的锐气消耗掉,更不能纠纏在和他邬清源的对攻上,那样做很不明智。

    季子强没有想到邬清源这么快就发言,他也就笑笑,说:“邬局长的想法也是有些道理的,这话丑理端,现在是一个发展飞快的时代,我们不能按部就班啊。”

    季子强的鼓励让邬清源更是高兴,他还想说点什么,帮季子强压压阵。

    可是还有个人也想说了,那就是发改委的主任吉琼玉,吉琼玉为什么想说,一个是上次在季子强的办公室她已经领会到了季子强相对棚户区动动的想法,自己是必须要声援一下的,不然为什么季子强把自己也通知过来参加本来自己没有资格参加的常委会?

    总不能自己第一次参加的常委会,最后是自己一句话没说?那才搞笑。

    在一个,吉琼玉对那个方圆房地产公司的纪悦一直是耿耿于怀的,现在事情已经走到了这里,季子强也是想要从纪悦头上开刀,自己就要把事情挑明,给季子强找个切口。

    “我说两句吧?”吉琼玉笑着说。

    大部分常委是不会反对一个漂亮女人的发言的,过去每次开会都是暮气沉沉的,一堆大老爷们坐在一起,思想开个小差都没有对象,今天可好,这有个美女在,大家精神头也足一点,这就是女搭配干活不累。

    “刚才听了你们几位常委的发言啊,我站在我这个角度说,王稼祥同志的这个设想是很好的一个设想,可以从根本上改变北江市的整体形象,我表示支持,但现在大家面前还有一个重要的障碍,那就是过去的难民营搬迁项目现在是一个半拉子烂尾工程,我觉得既然要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就一并解决掉,实在不行啊,我建议和方圆房地产公司解除合约,另外找其他公司来。”

    如果这样的会议可以像韩国,日本,或者台湾的议会开会那样,此刻的杨喻义一定就会提起屁股下面的椅子砸在吉琼玉的头上的,这臭女人也太歹毒了,上来就是这猛话,直接想要解除合约,你生怕现在还不够乱是不是?

    但问题是这里不是刚才说的那些地方,所以杨喻义狠狠的瞪着吉琼玉,他要用他的威严让吉琼玉闭上那张臭嘴。

    只是他没有特异功能,所以吉琼玉对他理都不理,继续着自己的论述,让会议室里的火药味更为浓烈起来。。。。。

    杨喻义到底还是忍不住了,他再也不管自己一直担心吉琼玉和自己曾经有过的关系了,因为相比起来,方圆房地产公司的利益才是最大的关键,现在方圆公司和搬迁户的协商一点效果都没有,自己也试过很多种方式,但还是不能得到解决,这吉琼玉再煽风点火的一说,搞不好季子强真的就有动作了。

    杨喻义就声色俱厉的反击了:“琼玉同志,我感到你的话根本就是乱参谋,难道你认为政府在棚户区搬迁上的工作都是在闹着玩,解除合约就那么容易,最后对方的这个损失谁来承担?”

    吉琼玉马上说:“我没说闹着玩的话,但事情总不能一直拖着吧,不行就上法庭。”

    “法庭?你以为法庭就是你开的,琼玉同志,既然你说的这样简单,那好吧,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发改委处理,你来负责解约怎么样?”杨喻义将了一军,量她吉琼玉也没这个胆子接怎么麻烦,她就是看热闹不嫌事情大的人,真让她处理,吓死她。

    果然,杨喻义的话把吉琼玉给震住了,说真的,她才不敢接手这样的麻烦呢,她愣在哪里,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可不是充英雄,装好汉的时候。

    季子强眼光一闪,知道该自己出面了,单单凭吉琼玉是抵挡不住杨喻义的攻击的。

    季子强呵呵一笑,说:“喻义同志啊,吉主任也是希望事情早点解决,出发点是好的,你也不要急躁吗,呵呵,至于解约的事情,我看发改委就不用负责了。”

    季子强的话给吉琼玉解了围,让她一下轻松了,她也很感激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还是季子强好啊,关键的时候一点都不会含糊,只是杨喻义的这个话也太刁钻,直接就奔着具体的事情来了,这谁接得住啊。

    同时,季子强对杨喻义的话中也满含了讥讽的意思,吉主任说说而已,你杨喻义紧张什么呢,是不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啊,所以季子强的话一说完,杨喻义就是一阵的心悸,自己有点冲动了,说好的自己不要和别人计较,怎么还是没有忍住呢?

    杨喻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说:“是啊,季書記说的不错,吉主任的心意还是好的,只是事情不像她想的那样简单,这里面涉及很多方方面面的问题,就说到底让谁来处理呢?这就是个问题啊。”

    杨喻义心中也是想好了,在座的各位,谁会愿意惹这个麻烦,嘴上说起来谁都会说,真要具体操作起来,恐怕都躲了。

    但季子强却出乎于杨喻义意料之外的说:“至于解约这个事情,我看就不用麻烦别人了,我会亲自负责,不过在解约之前,我们还应该先对这个方圆房地产公司做一个详细的审查,所以下一步工商,税务和审计部门都要动动。”

    季子强的话彻底的震撼了整个会议室里的热,不用说,谁都没有想到季子强敢于直接的接手这个件事情,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作为市委書記的季子强敢于在这个会上把麻烦够揽过来,肯定是要下大工夫对付这个方圆公司了,而且一定会有个结果,否则,季子强将来的脸面也难看。

    这会议室里受到震动最大的当然首数杨喻义了,他难以置信,这季子强真的如此疯狂,刚刚结束了大桥方案争斗,在硝烟未灭之际,他竟然又挑起了战端。

    但很快的,杨喻义知道自己错了,明眼人谁都知道季子强在开启了战端,但从事情上来说,自己又无法插手过于阻止,毕竟自己和方圆公司有着让人猜测的空间,自己参与过多,就会让自己更加被动,而且季子强解决棚户区的事情不管放在什么地方也都说得过去,在这个事情上,自己的位置是很不利的,自己绝不能和季子强对攻。

    杨喻义有点沮丧的想,这一次自己只能回避季子强的锋芒了。可是光回避也不成啊,季子强会不会就是冲着自己在方圆公司的股权问题上来的,要是在的话,自己更要小心,不要让他抓到了什么把柄。

    季子强在说完自己负责之后,见会议室很安静,他就微微的笑了起来,他就是要的这个效果,就是要让这件事情演绎的逼真,只有如此,才能给不管是杨喻义,还是纪悦带来最大的恐惧。

    “同志们还有什么其他意见和建议啊,有的话都是可以谈谈的。”

    大家都在摇头,季子强又转向了杨喻义说:“杨市长你呢?有什么要讲吗?”

    杨喻义讲什么,他什么都不好讲,他不可能在说什么反对的话了,今天的常委会应该是杨喻义这些年来卡的最窝囊的一次,在手下的这些人,包括屈副書記,一个个都让对方压制住了,单靠自己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啊。

    杨喻义摇摇头,说:"既然是季書記拉亲自解决这件事情,那我们当然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希望啊,这件事情能在季書記的亲自主持下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了。"

    这时候杨喻义并没有觉得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不是还有纪悦在吗?只要她顶住季子强的恐吓,能最好的运用法律的手段,未必季子强这能打赢官司,纪悦只要用好一个‘拖’字,就完全可以战胜季子强,因为季子强拖不起。

    这样想着,杨喻义又多少恢复了一些自信。

    会议结束了,现在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杨喻义没有回家,他把车开到了街边,给纪悦挂了个电话,但振铃了好一会,电话都没人接,杨喻义想了想,就开上车,跑了一二十分钟之后,体耐了一个健美中心的门口,因为这个时候,纪悦要是不接电话,通常是在健身房。

    上了搂,杨喻义隔着窗户就看到了里面果然纪悦也在。

    音乐变慢,纪悦正跟随老师做最后几分钟的和缓动作,“弯身向前,双手放在地上移向前,用脚尖撑起身体。”老师的声音配合音乐的节奏慢下来。纪悦做过这动作不下百次。

    杨喻义在外面,一肩斜靠门框想着什么,目光追寻着纪悦,她真很美,很让人心动。

    所有女人都背对他,臀在空中,将身子重心由脚尖栘到脚跟,就在那一刻,纪悦透过分开的两脚往后看到他。他在这里做什么!他怎么跑来这里了?纪悦有点惶恐的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