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路上,两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季子强是无力多说话,纪悦是感到羞愧和惊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沉默着,车厢里的气氛奇异而尴尬。

    这样车走了好一会,才到了市委的家属院门口,纪悦停下车,想要来搀扶一下季子强,被季子强抬手推开了她,这轻轻的一推,又让季子强一阵的心跳,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手分明碰到了纪悦的凶,那样的柔軟是不可能在其他地方的,季子强脸一红,下意思的说了声:“对不起,我可以自己走。”

    纪悦摇摇头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是官员,我是草民。”说这话的时候,纪悦的语调充满了一种浓浓的伤感和悲哀。

    季子强本来是要转身离开的,但纪悦的这句话还是让季子强心头生出了许许多多的感伤,扪心自问一下,要是纪悦不求自己,她难道也愿意这样贴上身体来陪自己吗?不可能的,自己算什么,自己是潘安再世?

    而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的如此下作呢?没有谁会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柔軟和矜持,都有自己的情感、梦想,现在纪悦这样做,不过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好感,想要得到自己的庇护,如此而已,自己何必这样冷酷。

    季子强想到了一个故事,在印度,有位菩萨伸手救出面临危难的蝎子,却反被蝎子蜇了一下。旁人不解,责怪菩萨好心没好报,可是菩萨却说:“救他是我的天性,蜇人是他的天性,我们各自按照自己的天性做事,有何不对?”

    试问,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份淡定与境界呢?纪悦是商人,她的性质决定了她对利益的贪婪和摄取,自己是官员,自己的身份也注定了自己对百姓的维护,这或许就是自己和纪悦之间最大的不同,但自己不能轻视和蔑视她,在这个社会里,想要好好的生存,本来就很艰难。

    季子强的眼光柔和了许多,他叹口气说:“纪悦,假如你把我当成朋友的话,我们可以抽时间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你不需要这样作践你自己,我理解你的情非得已,本来你完全可以过的很好,很有尊严。”

    季子强的话让纪悦这地的愣住了,她痴痴的看着季子强,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对自己理解和包容,他看出来了自己的苦,自己的心酸,在这茫茫的人海中,谁能如他这般的体会到自己心中的苦楚,老公吗?不,他什么都不懂,杨喻义吗?他更不行,他就是爱的自己这个身体,爱着公司那巨大的利益,只有这个相逢短暂的男人,他什么都不为,但他却读懂了自己,这样想着,纪悦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回到了家中的季子强对这个问题思考了许久,他现在不仅仅的是需要维护住百姓的利益,他还想着尽可能的不要彻底粉碎纪悦的希望,是啊,不管纪悦过去使用什么方式发展到今天,但事情总是有两面性的,她也肯定为这个社会做出过贡献,一个公司发展到今天是不容易的,其中那许许多多的酸甜苦辣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和体验的到啊。

    很晚了,季子强还是斜靠在凉台边若有所思的想着问题。现在他的酒已经完全醒了,家属院里不多的几户人家里亮着灯,季子强的眼光是散漫的,他并没有去注视什么特定的目标,他只是在想着棚户区的事情,这个事情带给了季子强很大的困惑,想要完美的处理好这个事情,不管对谁来说都是很有难度的。

    特别让季子强感到为难的是,北江市的政府已经在过去和纪悦签订过合同,对于这份合同,季子强没有看,但大意还是听汇报知道一些,合同条例中规定,搬迁的事情由政府出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如何让纪悦放弃这个合同,让她从兜里再拿出一些钱来,或者让她退出棚户区的改造,这都是有困难的。

    搂下的花园里,花儿已经有很多都在盛开了,夜晚的空气中充满着浓郁的花香。

    季子强点上了一支烟,习惯性的趴在凉台的栏杆上,这是他在这个家里抽烟的老地方,除非家里来了客人,季子强陪着抽烟的时候,其他时间只要季子强想抽烟,那就只能在凉台上,不要说他是一个几百万人口大市的書記,在这个家里,他的地位并不很高。

    过去吧,还有儿子小雨可以垫背,现在小雨也懂点事情了,有时候也会经常给他下达一些命令的,怎么办?季子强只能听从。

    伏在栏杆上,看着手中烟蒂的火光在黑夜里流动,季子强轻轻的嘘了一口气,思绪再一次回到了棚户区的改造上,现在的问题还不单单是一个纪悦,从各种迹象上来看,纪悦的房地产公司还有杨喻义的一些股份,那么自己要面对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了。

    从商人的手里拿钱,那无异于虎口拔牙,而对一个掌管着北江市政府权利的杨喻义使用其他手段,也无异于班门弄斧。

    杨喻义对自己目前的状况是很明了的,他知道季子强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因为白纸黑字写的都清清楚楚的,就算季子强有什么权利,恐怕也是不能超越法律之外。

    想到这,季子强摇摇头。

    “怎么了,老公?”季子强的身后响起了江可蕊的声音。

    季子强回过头来,就看到江可蕊穿着睡衣,披着一件外套看着自己。

    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遇到了一点麻烦事情。”

    “很难吗?”江可蕊关心的问。

    “是啊,很难。”季子强强迫自己放松自己的情绪,暂时不要去想这些东西。

    “那就不要想了,没听说过船到桥头自然直吗?说不定一觉醒来,什么麻烦都解决了。”江可蕊在安慰着季子强。

    季子强笑笑,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江可蕊也说的对,有的事情啊,也许自己多虑了,说不定纪悦和杨喻义自己一害怕,就放弃了这个项目呢?

    季子强发现自己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问题上了,就忙停住了心思,说:“你快点進去吧,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

    “不要担心我,到是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在外面时间太长。”她愉快地说:“我们回去睡吗?”

    季子强拥着她的肩膀,回到了客厅里,江可蕊很安静,刚才夜晚的微风吹开了江可蕊额角上的发丝,季子强一只手帮她拢了拢头发,感觉到两人火热身体紧紧靠在一起,季子强立即产生一种触电的沉默。

    江可蕊也顿时感觉呼吸困难她的心在肋骨下颤抖,月光从窗户泻入,照着他冷峻突出的颧骨和坚毅的鼻子及下颚,并在他眸中投入阴影。

    他缓缓伸手拂开她脸上的长发,目光由她的头发移至地的脸上,鏖黑的眸中闪动着炽热的火光。

    江可蕊知道他想要吻自己了,她把自己的目光从他着迷的眼中移开,但这个动作比她所想的更困难,她信任他的微笑。她有种惬意的感觉,仿佛他是只猫,她则是老鼠,如果他决定扑上来,她会一动不动。

    他如果想吻她,他最好快点行动,她瞇起眼他的脸,他却微笑着。

    “你在笑什么?”江可蕊好奇地问,透过一排浓密睫毛下偷瞄他一眼。

    “我在想应该怎么爱你。”

    “那你想好了吗?”江可蕊屏住气息等待。

    “是的,想好了。”他注视着她,眼角露出笑纹

    “怎么爱?”江可蕊歪着头望着他。季子强低头注视她,月光的光圈下江可蕊脸上无邪的美丽。

    “让我们死去活来的爱。”他的目光扫过她的脸,几乎像是**的接触,江可蕊的心又在肋骨下欢快地悸动起来。

    季子强没有在浪费时间了,他温柔地用自己温暖的体重将她定住靠着墙上,并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臂圈住他的腰。他倾身将另一只手臂靠在她头上方的墙上。

    江可蕊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反抗,几乎被他整个人包围住。她可以感觉到他修长、温暖的躯干轻轻压着她全身。她仰头看他。他的脸只距离她几吋,他呼吸时,热气吹拂过她的脸。

    她的小手放在季子强的胸上的感觉增加了季子强呼吸的急促。她柔軟的曲线在他底下,使他的心悸动,血压上升,全身因需要而紧绷。他就想着这一刻,可是知道她睡衣底下什么也没穿,更使他的激动达到极限

    “老婆,你想要。”他急促地说,原始的需要使他平时低沉的声音变得粗嗄。

    “吻我。”江可蕊喘息着说。

    季子强亲吻过她的眉毛、额角,开启的唇游移过她的颧骨和鼻尖。她闻到刮胡水、香水和一股男人的皮肤味道。他的唇品尝她时,并深深吸着江可蕊特有、令人兴奋的香味。她闭着的眸子眨动,他轻吻过她的长睫。

    江可蕊注视着他,他的眸中充满热情,肌肤紧绷,两颊燥热。他的目光离开她的脸往下移,像是一只猎豹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