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纪悦似乎并没有发觉季子强有任何异常,她对着季子强轻轻眨了眨眼睛,毫不做作地点头,微笑,说话和劝酒,季子强只能勉强回应,却感觉到自己紧张地面部肌肉几乎是僵硬的,不觉后背已经冒出了一层汗水。

    季子强觉得很不自在,头顶上一盏吊灯将昏黄的光直射在他的脸上如同有一直蚂蚁在眉间悄无声息地爬动。他几次想找个话题打破眼前的尴尬,却瞥见钟菲依面带微笑,眼观耳,耳观鼻,鼻观口,口观心,镇定自若。

    整个包厢里顿时弥漫着清香的酒味,钟菲依非似乎是被这香味勾起了酒虫,不待客套,便稍微举杯示意一下,一杯酒便咕咚下了肚子,然后钟菲依说道:“子强啊,纪悦人很不错的。。。。。”说着颇有深意的望了望季子强,又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纪悦。

    纪悦的脸有点红晕起来,好在灯光朦胧,看着并不显眼。

    钟菲依继续道:“子强,有些事情是很复杂的,你也不要太较劲了,我知道你的性格,但纪姐真是值得交往的人。”

    季子强当然是明白钟菲依的意思,可是他无法回答什么,他只能沉默着,端起了酒杯,喝了起来。

    三人都不说话,每个人似乎都在想着心思,他们的酒量也都相当,但季子强还是有点醉了,因为他实在是喝不惯洋酒,他就要站起来告辞,纪悦却幽怨的说:“难道季書記就不能和我们在一起多坐一会吗?我们就这样让季子强讨厌?”

    说着话,她也站起来,挡在了季子强的面前,季子强没有办法去推开她,他只能坐下来继续喝酒。

    各位读者朋友,请投出你们手中的月票吧,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谢谢你们啊

    钟菲依叹口气,脸上略有倦态,便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道:“纪悦,我出去方便一下。”

    季子强刚要说话,抬头之际,恰又遇到纪悦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腔子里不由得又是一番震颤。

    季子强心情今天不太好,在单独和纪悦相处的时候,他也只能喝酒,不想说话,一会,包间门就打开了,季子强以为是钟菲依回来了,打眼一看,進来的却实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一个穿着粉红色短袖衫、白色中裤、黑色高跟鞋,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身材尤其出众,瘦瘦高高,前凸后翘,腿又直又长。

    另一个年轻女子,跟红衣女子一样时髦漂亮,但衣着更加性感印花短裙、黑色小外罩、黑色热裤、高跟皮鞋。

    在季子强的诧异间,她们两个就站在了包间中间的空地中,开始扭动起来,季子强身边的纪悦就轻声的说:“季書記,这是现在最流行的舞蹈。”

    季子强此刻已经有点迷迷糊糊的感觉了,洋酒的后劲越来越打头,但季子强的心里却很清楚,这不过是钢管舞而已,自己看过,当然,那是在电脑上看过,和此刻的真人相比,终究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就像是电视上和电影院看大片的区别一样。

    不可否认的说,大多数男人都会喜欢看这样的舞蹈,他们看的侧重点自然并不是舞蹈本身的艺术了,他们更多的是看女人那种灵活、柔韧、纤细,看她们如同在水中穿行一般的水蛇腰。

    男人喜欢揽着女人的腰,行走、漫步、跳舞那种运动中女人的腰传给男人手中的感觉,是让男人浮想连篇的。当然,不同女人的腰的纤细和柔韧度,给予男人的感觉也是截然不同的,腰部的优美和纤细程度,决定了女人对男人誘惑的程度,也决定了女人能够给男人多少身体的感觉。遗憾的是,现在的女人,基本放弃了用腰来展示女性身体的最大魅力。

    看过肚皮舞、街舞的人会有体会,女人看热闹,男人看感觉,舞女腰部的扭动、快速的律动,给男人以强烈的刺激,男人会有被电击的感觉,各国的男人都喜欢看钢管舞,这种舞表现的就是女人的腰。

    季子强也无法控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女孩,那个红妆女子抓住了钢管,伴随着强烈动感的音乐疯狂的摇摆抖动着妖媚柔軟的身体,她撩人的动作,火辣的眼神,尽展妖娆魅惑之魔力,真可谓是春光烂漫风情万种在魅惑之中带着几分猥亵放荡的狡黠,展现无尽的风流姿彩。

    她展示了她性感火辣的身姿,用手把握着直竖的钢管,在钢管上做绕钢管游走、伸展、扭动、蹲起、挺腰、踢腿和進行高难度的空中盘旋,一会她爬到钢管的高处,手抓钢管做旋转展体等各种动作,然后用双腿夹住钢管后放开双手,让身体倒挂而随着音乐扭动盘旋,充分展现了她完美的曲线和波霸身材。

    而另一个女孩就站在了季子强的对面,大胆的扭动起来,那分胯,挺胸,甩臀,一次次的冲击着季子强的视线和心灵。

    固然,季子强是一个有足够定力的人,但面对这样的刺激还是难免的心潮澎湃,特别是当那个在面前跳舞的女孩突然的甩掉了上衣,露出了洁白的凶的时候,季子强自然的有了反应。

    身边的纪悦一直在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当看到季子强皱起了眉头的时候,她知道,季子强并不是厌恶,而是他某一个地方让他感到开始不舒服了,纪悦就靠近一点季子强,慢慢的用身体来挤压起来,再后来。

    季子强醉了,可是他还是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知道自己身边这个幽香丰盈的女人是谁,他想站起来马上离开这里,他不准备继续等钟菲依了,可是身体却没有随着大脑一起行动,而且纪悦的身体也几乎伏在了他的腿上。

    但季子强必须离开,他努力的睁大了双眼,看着纪悦,用冷静的口气说:“送我回去。”

    纪悦的动作就是一顿,她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季子强还能如此的冷静:“我们等钟菲依回来了一起走吧?”

    其实纪悦知道,钟菲依是不可能回来的,这也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一幕,虽然对这样的安排钟菲依心里并不是很愿意,她宁愿自己来陪着季子强,甚至是自己来挑逗季子强,那样做钟菲依也心甘情愿,但终究这个件事情还是要以纪悦为主,钟菲依只能带着有些酸楚的味道离开了这里。

    在钟菲依的心里,季子强是躲不过这场遭遇的,纪悦的魅力是足以让任何男人拜倒在裙下,包括季子强也是一样,因为说到底,季子强也是个男人,是男人就会喜欢美色,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但季子强却拿出了超乎寻常的定力来:“我现在就要离开这里。”

    有一点季子强是清楚的,这个伏在自己腿上,并不断的用芊芊玉指盘弄着自己的女人将会是自己不可回避的对手,自己今天的失足会让自己陷入到一种尴尬的局面中去,所以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离开这里。

    纪悦呆呆的看着季子强,她惊诧于这个男人的强大,她迟疑着,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继续坚持一下,挑起季子强更大的**,或是就此罢手,放开季子强?

    纪悦有点矛盾,她手中按住的是季子强已经蓬勃火热的位置,知道季子强已经到了爆发的极点,或许在有那么一下,他就会抛弃一些顾虑,投身到自己的怀抱中来。

    同时纪悦又有点担忧,季子强会不会突然的翻脸,那样的话,季子强会把自己当成仇人对待,那可能会弄巧成拙,所以她有点徘徊不定。

    纪悦说:“好吧,好吧,我收拾一下东西,我送你回去。”

    说着话,纪悦就对那个在季子强面前跳舞的那个女孩点了点头,猛然的,那个女孩不自己手在腰上什么部位动了一下,她那本来就短小皮裙就一下脱落了,展现在季子强面前的就是一具光洁无暇,柔韧丰盈的身体了,季子强也是大吃一惊,这,这女孩怎么没有穿

    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假如季子强不是一个天天喝茶给自己降火的人,我想,他现在应该是一腔的鼻血喷射出来,正因为他每天都在降火,所以现在就算有点头晕眼花了,有点憋的难受了,但季子强还是长出了一口气,对纪悦说:“我不希望明天你这个酒吧被查封掉。”

    季子强用近似于冷峻的口吻在说。

    他不仅没有受到致命的诱惑,相反,季子强对眼前的景物有了一点排斥,开什么玩笑,自己是市委書記,自己是省委常委,自己怎么能在这个地方放任自己,你纪悦也太小看我了,你把我当成了其他的一些人了,所以你错了,你大错特错,那女孩的木耳是很漂亮,可是我还是能抵御住。

    季子强有点摇晃的扶着沙发站了起来,纪悦脸色有些惨白的看着摇摇晃晃的季子强,她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季子强能成为一个传奇似的人物,也知道了今天自己的彻底失败,她一声不响的挥了挥手,让那两个女孩停止了跳舞,都在墙角的沙发上坐下,而后,她扶着季子强,从包间走了出来,一路上,季子强力图让自己稳定的走,可是却全身乏力,不得不依靠几月的肩膀来支撑自己的体重。

    到了外面,凉风一吹,季子强才觉得清醒了许多,但还是有些服不住酒,他弯腰干呕了几声,慢慢的站直了身体,对纪悦说:“我们走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